第三千四百三十九章 再遇绯玛王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8      字数:4059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龙主自然有担忧,毕竟宇宙发生巨变,天庭和地狱决战,但做为天龙界第一强者的五龙神皇却去了离恨天。
  这一耽搁,谁知道天龙界会不会出事?
  张若尘和蚩刑天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立即做出回应,认为昆仑界离黄泉星河更近,发生变故的可能性更大,得尽快赶回去。今后,再拜访天龙界!
  南方宇宙,是妖族聚集的广阔星域。
  妖神界,为主宰世界,势力最为强大。
  但,以天龙界为首的十族十妖界,依旧实力强劲,拥有与妖神界叫板的能力,成为南方宇宙数千座大世界中的第一序列。
  龙主站在船首,目望灿烂星海,闭目感应天庭宇宙的变化。
  可惜,宇宙浩大无边,“万亿里”也只是一个微乎其微的小小尺度,哪怕大自在无量也只能感应到一些微妙的变化。
  张若尘则取出地鼎,继续炼化玄一和苏韵。
  同时,也细细研究从赤目神王那里夺取到的“麒麟拳套”,从苏韵手中夺取到的“定神针”。
  至于从白尊身上脱下来的白袍神衣,他已送给千骨女帝。
  这种东西,他认为还是别留下好,免得被人误会,觉得他张若尘真的就是色中饿鬼,连白尊都不放过。
  当然此事还是被蚩刑天鄙视了很久,觉得他居心不良。
  张若尘懒得解释,清者自清嘛!
  都是神器,显然定神针比麒麟拳套更加珍贵,称得上是半件弑神杀器。
  破神海,碎神源,定神魂。
  只差斩精神,断生机,磨灭神灵物质。
  至于玄一身上别的宝物,除了地雷珠,全部都在战斗中灰飞烟灭。毕竟,这世间能够承受住神尊战斗的器物,本就不多。
  许多材质不够坚韧的至尊圣器都承受不住!
  这也是为何,在夜土,凤天和星海垂钓者在斗法的时候,没有将张若尘他们收进自己神境世界的原因。
  地鼎中,玄一和苏韵彻底被炼成微粒,失去所有精神意识,回归天地本源。
  不久后,一颗颗色泽不同的神丹,从鼎中倾倒出来。
  丹芒明亮,晶莹如宝石。
  张若尘将提升精神力的神丹,全部交给了渔谣。
  并不是他不需要,而是他认为,渔谣更需要。
  剩下的,提升神气、血气、神魂的神丹,则是与千骨女帝平分。
  张若尘如此大气,让一贯英飒的千骨女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拿得好处越多,欠的人情就越多。
  但这些神丹,是地鼎炼化出来,极易吸收,不会有任何副作用,足以让她在短时间内恢复伤势,巩固境界,提升修为底蕴,绝对抵得上万年修行。
  张若尘笑道:“女帝何须犹豫?若非你拼死相护,若尘未必能安然破境。再说,击杀玄一,你何尝没有出一份力?”
  千骨女帝倒也不矫情,掀起香袖,卷走神丹,想了想,指向张若尘,有帝皇霸气外散,道:“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后若遇到麻烦事,自己脱不了身,传讯于我便是。”
  千骨女帝雪葱般的五指一合,所有神丹爆开,化为氤氲丹雾。
  一缕缕丹气,被她吸引进了体内。
  肌肤下,如有明灯点亮,绽放灼灼霞光。
  坐在船舷上的蚩刑天,低声道:“狼子野心。”
  张若尘道:“尔乃小人之心,怎知君子之腹?若你达到了无量境,神丹必然也有你一份,现在给你,纯属浪费。”
  此次张若尘和蚩刑天算是真正建立起深厚的交情,为了护他们破境,蚩刑天将身上所有始祖遗物都用尽,是真的拿命在拼。
  这份人情,张若尘始终记着。
  所以,就算蚩刑天不答应做天龙赘婿,张若尘也会竭尽全力帮他修复根基,助他破无量。
  对渔谣、千骨女帝、蚩刑天,张若尘是一视同仁。正是有这一份无私,三人从内心深处,都以接纳他。
  这种接纳,指的是愿意放下心中的骄傲,以他为首。
  这一点,龙主和星海垂钓者默默看在眼中。
  无论是天资、潜力、修为,还是性格心性,唯有张若尘当得起新生一代的领军者,可以让所有人都服他,信他。
  荒天和白卿儿对身边之人,太过冷淡,可做一族之统治者。池瑶和女帝,则是太过自我,可做一界之尊。蚩刑天有勇有谋,但缺乏耐心,最多只能做一宗一门之主。
  别的修士,天资上却又差得太远。
  张若尘可以与己方的修士打成一片,对敌人,即可做到杀伐果决,也可做到收服包容。这才能做万界、万族之主!
  今后,等老一辈落幕,剑界将不会像现在的天庭和地狱一般。张若尘这个天尊,必定是有绝对的掌控力。
  张若尘如女帝一般,将所有神丹尽数吞服,慢慢炼化吸收,以增强自身底蕴。当然,提升不了修为感悟!
  随后,他拿起地雷珠研究。
  地雷珠的器灵很强硬,一直无法驯服,所以张若尘只能暂时封印器灵。
  即便如此,威力依旧不凡。哪怕不用神气催动,只暴露在虚空中,天地间就会响起雷鸣,出现明亮的闪电。
  龙主道:“天、地、风、火四枚雷珠,皆是神器。集齐四枚,威力绝对不输《太白神器章》第一章上的神器。玄一能够执掌一枚,足以看出雷族对他寄有大期望,是当成未来族长在培养。”
  “也就是说,雷族强者必定是会找上我?”张若尘笑了笑,道:“无所谓了,反正和雷族已经是结下了深仇大恨……咦!”
  张若尘突然抬头,一双平静深邃的眼睛,望向宇宙中的某一方位。
  龙主也感应到了!
  木船的速度突然加快,在空间中跳跃,疾驰而去。
  ……
  曼陀罗花神燃烧寿元,人形的身体,变得时虚时实,在无垠的虚空中急速逃遁,像一颗火焰流星划破黑暗。
  她身周,伴随有数之不尽的花雨。
  花瓣中,规则神纹交织,包裹着一座大世界。隐隐间,可以看见大世界中的山脉、河流、海洋,还有一座座雄伟壮丽的神殿。
  在她后方,数十万里外,追着一道粉红色的魔影。
  那魔影,长发绯红,如同火焰在燃烧,两只纤长而雪白的手臂,举过头顶,凝聚出一轮魔气磨盘,震动空间,向曼陀罗花神碾压了下去。
  “逃不掉了吗?”
  曼陀罗花神抬头,看着仿佛无边无际大小的磨盘,眼中充满绝望。
  她是真的到了强弩之末,寿元已燃烧了一个元会,身体逐渐开始虚弱,无法再维持巅峰状态。
  她自然是有与绯玛王拼死的决心,但千蕊界还在她身上。
  她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千蕊界毁灭,亿万生灵化为劫灰?
  但,若被绯玛王擒拿,她和千蕊界的生灵,只会更加凄惨,必将沦为绯玛王的血食。
  得做出选择了!
  “你来不及了!想要以千蕊界为食,本神不会给你那个机会。”
  曼陀罗花神脸上浮现惨然笑容,眼神逐渐坚定,决定自爆神源。
  可怜的是,她很清楚,自己连与绯玛王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做到在拉开距离后,自我毁灭,与千蕊界一起,凋零在空旷的宇宙中。
  距离太近,怕是连自爆神源都做不到。
  “花神且慢,若尘在此。”
  张若尘的声音,忽的出现在曼陀罗花神的脑海中,这让她那张明艳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一道诧异神色。
  “若尘……张若尘……”
  “轰!”
  数十万里的空间,猛烈震荡。
  张若尘跨越空间走出,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光,比恒星还要明亮。
  麒麟啸声响起。
  张若尘一拳已是击了出去,一只庞大的麒麟光影,显化在星空中,呈前扑之势,将魔气磨盘打得粉碎崩灭。
  当真是神尊威势,风姿绝世,气劲波及整个星域。
  木船随之出现,停在了远处。
  曼陀罗花神看了看张若尘,又看向远处木船上的龙主和千骨女帝,顿时,彻底放下心来,总算是死里逃生。
  绯玛王看了木船一眼,立即遁身就走,丝毫都没有犹豫。
  但,张若尘只是迈出一步,便追上她,手臂抬起,凝出一只千里大手印,从上而下拍击下去。
  “嘭!”
  绯玛王的神躯爆开,化为一片血雾。
  张若尘将血雾收走,在内部,发现一根粉红色肋骨。
  肋骨晶莹剔透,魔气厚重,煞气惊人。
  “张若尘,我们必定还会再见的!”肋骨中,响起绯玛王的神魂声音。
  “是吗?我等着。”
  张若尘持着肋骨,返回木船。
  曼陀罗花神已被千骨女帝,接引到船上。
  张若尘道:“是绯玛王用一根肋骨、血气、神魂念头,凝聚出来的分身。不过,实力已经很可怕,我推测她真身的修为,很可能已经恢复到大自在无量的层次。雨前辈,绯玛王真身可在附近?”
  木船中,响起星海垂钓者的声音,道:“相距太远了!能追上她的概率,不足一成。”
  若星海垂钓者真铁了心去追杀绯玛王,凭借张若尘手中的肋骨,绯玛王能逃生的机会,微乎其微。但,这个过程,必然很漫长。
  绯玛王不会坐以待毙,别的乱古魔神也不会袖手旁观。
  这样做,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星海垂钓者耽误了真正重要的事。同时,还会让乱古魔神将矛头齐齐直向剑界,让天庭和地狱的诸天隔岸观火,渔翁得利。
  这世间许多事,并不是做不了,而是得先考虑利弊得失。
  各方势力相互牵制,便是如此形成。
  星海垂钓者所说的追上概率不足一成,指的是,在极短时间内拿下绯玛王,让各种后续事态处在掌控之中的概率。
  当初擎天对张若尘出手,并不是没有料到后续的发展。而是错估了血绝战神的决心,和天姥对张若尘的重视,导致天南损失惨重,丢尽颜面,沦为笑柄。
  许多事,都是牵一发动全身。
  曼陀罗花神人形神躯逐渐凝实,但,脸色惨白无比,虚弱得像一个病入膏肓之人,道:“地狱界对星空防线发起了全面进攻,修罗星柱界、世界树、不死血族翼世界、六大石神星、七片骨海……全部进入星空战场。三天,仅仅三天,星空防线就被攻破了,不少古文明随之毁灭!”
  “这些乱古魔神,就是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出现在天庭宇宙后方,四处杀戮、劫掠、吞噬。”
  “他们食的是一界生灵,吞的是亿万修士,相较地狱界各族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段时间以来,绯玛王在南方宇宙,已经吞噬了二座大世界,毁灭了三座大世界,将三座大世界的生灵全部都收走了!她之所以以分身来追杀我,夺取千蕊界,应该是因为忌惮五龙神皇。不久前,我感应到了神皇的气息,他已回到南方宇宙。不过应该是去对付另一尊乱古魔神去了!”
  曼陀罗花神并不知晓追杀自己的,只是绯玛王的分身。
  因为,千蕊界外的护界大阵,是被绯玛王的真身攻破。中途,绯玛王藏真身,放分身,在她意料之外。
  说到底,就是修为境界差距太大,难知虚实。
  张若尘早就从凤天那里得知天庭和地狱全面战争爆发,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听到曼陀罗花神的讲述后,还是内心震动,无法平静。
  蚩刑天脑袋都麻掉了,“嗡嗡”直响,道:“这怎么可能?星空防线是天庭诸神一起建立起来,有昊天坐镇,怎么可能三天就被攻破?”
  曼陀罗花神道:“能挡三天,还是多亏了真理殿主,是她及时发现了潜入防线内的擎天和四阳天君。否则,各大古文明和天庭诸界的大军,只会损失更加惨重。”
  龙主显得很镇定,地狱界倾巢而出,阵势远超十万年前,大有不惜一切代价,一战打到天庭,迅速结束战争的意思。星空防线挡不住,不是什么惊奇的事。
  龙主问道:“天龙界和昆仑界呢?”
  曼陀罗花神道:“天龙界外围的星域中,护界神阵不知何其之多,这些没有恢复实力的乱古魔神还攻不破。不过昆仑界……”
  “昆仑界怎么了?”蚩刑天吼出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