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三十八章 千载难逢的机缘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8      字数:3244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无尽星空,一叶孤舟。
  “我得走了!”
  荒天伤势痊愈,卓绝的身形,站在满天繁星下,透着一股孤傲雄伟,却又有苍凉悲悯的深沉情感。
  身上的披风,在展动。
  铠甲早已穿戴整齐。
  无不显示出他此回石族,已做好应对各种挑战的决心。
  石斧君站在荒天身后,身形笔直,向张若尘抱拳,道:“多谢尘尊的抬爱和赏识,但本君已做出决定,要随荒神尊回石族,辅佐他执掌石神殿。”
  虽说有石天的支持,但荒天要执掌石神殿,必定困难重重。
  说到底,目前他的修为,还没有达到撑起一族神殿的地步。石族中,不服者肯定不少。
  荒天座下能用的神灵并不多,做为殿主,总不能任何事都亲力亲为?
  殿主座下第一打手,这个肥缺,石斧君足以胜任。
  对石斧君而言,从落荒而逃,再到与殿主、石天强势回归,这多有面子?多有前途?
  怎么选择,一目了然。
  张若尘能理解荒天的难处,道:“你若敢背叛荒神尊,第一个饶不了你的,必然是我。”
  “明白,毕竟少殿主是尘尊之妻。”石斧君道。
  荒天深深看了张若尘一眼,道:“你最好也记住,若是没有保护好她,第一个饶不了你的,也必然是我。”
  张若尘道:“你真的不打算与她好好谈谈?明明十分关心,却老死不相往来,何必呢?”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
  荒天转身,就要走了!
  张若尘道:“那你最好小心一些,别让她修为走到了你的前面。不然,就算你不想见她,她也会主动找上你。她会出手杀你的!”
  “永远不会有那一天。”
  荒天以神气,包裹住石斧君,化为一道光束,消失在宇宙深空中。
  “希望如此吧!”
  张若尘是真不希望看到自己妻子和岳丈生死决战的那一天。
  但,白卿儿在剑界,有日晷辅助,修为境界必然一日千里。
  从张若尘离开剑界到现在,虽说才过去两百多年,但日晷下,已经过去快十万年。况且,白卿儿还得到了逆神族大长老的传承!
  张若尘转头,盯向眼神古怪的蚩刑天,道:“看戏呢,有什么好看?”
  蚩刑天嘿嘿一笑:“你看荒天、轻蝉,还有你,都远远不如本神年长,却都破境无量,封号神尊。本神觉得自己也不差,在离恨天,也吸收了不少量的力量……那个,之前咋们答应了的事,什么时候兑现一下呢?”
  张若尘走到蚩刑天面前,感慨道:“你看这次离恨天破境多么凶险,若不是五龙神皇出手,我们未必能够活下来吧?”
  蚩刑天点头,道:“是这样,还有龙主、冰皇,星天崖的老樵夫,与雨前辈,我们的确是该记下这份人情。”
  张若尘摆手,道:“不一样!龙叔是自己人,没必要那么见外。冰皇是龙叔的至交,星天崖的两位前辈是我们的长辈。但五龙神皇不一样,他是天龙界之主,我们欠下这么大的人情,能够不还吗?”
  蚩刑天心领神会,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帮我修复修炼根基,我去还人情,做天龙赘婿?”
  张若尘一拳击在蚩刑天胸口,嘭的一声,道:“外人皆认为你是一介莽夫,唯我知晓,刑天大神智勇双全。”
  蚩刑天露出很为难的神色,道:“龙八是什么样的女子,你是见过的。没有无量境修为,本神就算能委曲求全,也是不敢的!”
  张若尘知晓蚩刑天在讲条件,道:“我肯定还要去离恨天的,到时候,助你吸收量的力量。”
  “若是如此,本神就拼了!”
  蚩刑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龙主从木船中走出来,显然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道:“娶神尊为妻,有那么为难吗?还有你张若尘,玲珑,我是见过的,容貌、品行、天资都是人间第一等,委屈你了吗?我天龙界龙族的女子,就这么不受待见?”
  张若尘和蚩刑天自觉理亏,面面相觑,不敢再多言。
  毕竟,龙八是龙主的姐姐。
  同时龙主也是玲珑仙子的长辈。
  千骨女帝跟着走了出来,道:“如今宇宙局势风云变幻,别人天龙界还愿不愿意与你们联姻,尚是未知数。”
  “八姑姑和玲珑仙子,也未必就瞧得上眼你们,就算真的联姻,也是受局势所迫,不得不做出这种委屈了自己的选择。事实是,昆仑界和剑界,更需要天龙界这个盟友!”
  “受教了!”
  张若尘和蚩刑天齐声。
  自己人之间谈话,没必要那么严肃。
  龙主看似在训斥张若尘和蚩刑天,实际上他并没有真的动怒。真的动怒,就不会说出这些话了!
  千骨女帝看似说教,实际上是调侃。当张若尘站到了与她相同的高度,有资格做她友人,她也就没那么高冷。
  人们看到的所有高冷,都是因为自己站得太低,离得太远。
  龙主道:“刚才与雨前辈交流,了解到一则信息,宇宙格局是真的要发生巨变了!”
  随即龙主将古之天尊和古之诸天集体降临的消息,详细讲述出来。
  张若尘已经见过多位古之天尊和古之诸天的残魂,心中倒也并不是那么震惊,但有许多疑惑,道:“按理说,能够将残魂保存到这个时代的古之强者,应该极少才对。为何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
  龙主道:“这其中有始祖的影子!光净山一战,大魔神的残魂曾出现。精灵始祖阿芙雅,不也现身了?”
  蚩刑天是“光净山之战”的亲身经历者,但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始祖,哪怕只是残魂,也非常恐怖。
  龙主道:“其实也并不算多!自古以来,每个时代都有诸天,如历史长河中的繁星。但,借助夜土和碲的力量降临真实世界的,总共只有数十位。并且,其中半数以上,都被雨前辈他们击杀!”
  张若尘道:“到底是谁,可以瞒过当世诸天的推算,无声无息的帮助他们找到了那么多的夺舍体?”
  以古之强者的傲气,寻常夺舍体肯定看不上。
  况且,夺舍的难度本身就很大,稍有不慎就会爆体,双双皆亡。
  但,就是这么极端的情况下,依旧有大批古之强者夺舍成功了!
  “还能有谁,肯定是量组织。”蚩刑天道。
  千骨女帝道:“古之强者等到这个时代天地规则变化才集体出世,是想活出第二世,而不是像量组织那样,想要灭世。我相信,古之强者和量组织有合作,但要说量组织会付出巨大代价,帮他们找到许多夺舍体。我认为,可能性不大!”
  “大家别忘了,离恨天真正的深不可测,乃是阎罗族!”
  阎罗族,二嫡十三神。
  这“二嫡”,指的就是离恨天阎氏和天外天阎氏。
  天外天阎氏,已经非常超然,明面上的实力,是地狱界十族第一。
  而离恨天阎氏,只存在于传说中,了解者少之又少。
  正如千骨女帝所说,深不可测。
  随着张若尘和千骨女帝踏入无量,许多隐秘和重大的事,龙主认为他们已经有资格知道,道:“雨前辈也对离恨天阎氏有诸多怀疑!”
  “这多么古之强者夺舍成功,集体出现,瞒得过真实世界的诸天,不可能瞒得过离恨天阎氏。”
  蚩刑天道:“雨前辈这是准备前往离恨天阎氏讨说法?”
  “此事,自有地狱界的天尊酆都大帝前去,剑界何须插手?我猜,雨前辈不会去蹚这趟浑水。”张若尘道。
  在情感上,张若尘不太愿意用恶意去揣测阎罗族。
  毕竟阎罗族从来没有针对过他,反而帮了他不少,欠下许多人情。
  千骨女帝道:“这些古之强者,受夺舍体的影响,或许现在还不够厉害,但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将来必然每一个都很可怕。”
  蚩刑天道:“所以,你和张若尘会非常危险!一个掌握着三成时间奥义,是时间主神。一个拥有日晷,是时空掌控者。他们想要尽快恢复昔日荣光,必定会找上你们,借时间捷径。”
  “怕什么,说不定来的不是敌,而是来投靠我呢?毕竟,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而我却是当世一品,古今无双。”
  张若尘故意这般说,冲淡了紧张的气氛。
  蚩刑天道:“对,对,对,你说得太对了,说不定某位天姿国色的古之天尊,还会以身相许。嫁到剑界多好啊,修炼资源何等丰厚?以本神看,精灵始祖阿芙雅就不错,还有石叽娘娘,啧啧,看把你美的……哈哈!”
  龙主笑道:“你们的确不用担心什么,对若尘和轻蝉而言,这或许还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龙叔这话指的莫非是?”张若尘眼睛一眯,心动了起来。
  龙主猜到张若尘心中所想,道:“你和轻蝉都是初入无量境,正常情况下,需要数十万年的感悟积累,才能达到大自在无量。”
  “但,将古之诸天和古之天尊,视为神药,猎之,夺取他们的修行感悟,每一尊都可抵数万年,甚至一个元会的苦修。”
  “当年……算了!总之,对你们而言,一定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借此尽快破大自在无量。你们若是不抓住,石天、凤天将消息传出去后,石族和命运神殿必定会有大行动。”
  蚩刑天双手一拍,道:“完了,这么说来,张若尘欲娶古之天尊,是没希望了!”
  “前面就是冥蝎星了,我们已经进入南方宇宙的地界。”
  龙主看向张若尘和蚩刑天,道:“我打算顺道回天龙界一趟!你们要不要,与我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