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四十章 天尊守战场,天庭做防线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8      字数:4285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曼陀罗花神身上花香浓厚,姿容绝美,红色纱衣下的肌肤像花瓣一般晶莹细腻,在女性神灵中,美名不弱月神多少。
  她肉身已彻底凝聚,伤势稳定下来,道:“昆仑界是最先遭到攻击,就是你们在离恨天破境的时候。”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是有人要牵制太上,目标其实是离恨天的你们。”
  “但事后看来,地狱界的企图,乃是声东击西,将天庭的强者引去离恨天和昆仑界,随之给星空防线致命一击。幸好天尊识破了他们的诡计!”
  “昆仑界最先遭到攻击?那个时候,星空防线和无定神海的防线还在,谁敢越过防线,攻击昆仑界?”
  张若尘很担忧。
  他深知太师父的状态,在命运神殿,被磨灭了十万年,精神、寿元、魂灵皆遭受不可修复的创伤。
  每经历一次大战,都等于是在消耗自己为数不多的生命。
  如,即将燃尽的残烛,每一阵风吹来,都会加速燃烧。
  “据说,出手的乃是一位精神力九十阶以上的存在,很可能是阎罗族那位太上。”曼陀罗花神道。
  千骨女帝道:“那位太上,对天庭和地狱的战争,不是一直保持中立态度?怎会第一个出手?而且,还冒了这么大的风险,直接跨越防线,进入天庭宇宙,如此激进。”
  龙主道:“保持中立,并不意味着不会参战。当绝对有利的战机到来,做为地狱界的二十诸天之一,怎么可能不出手?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说到底,那位太上,代表的是阎罗族的利益。阎罗族,唯有上一任族长阎寰宇,才是真正反对战争和杀戮。”
  脚步声响起。
  星海垂钓者从木船中走出来,道:“阎罗族那位前往昆仑界,牵制花影老儿,引昊天离开星空防线,只是其一。其二,应该是和第二儒祖留下的始祖界有关!”
  “修为达到我们这个层次,所追求的,无非就三样。更高的境界,培养继承者和守护子孙后代,永生!”
  “其中更高的境界,是最迫切、最直接的追求。包括战争!战争的目的,绝不是单纯的杀戮和毁灭,而是为了掠夺修炼资源,以更快的速度提升修为。”
  “阎罗族那位的精神力,比老夫和擎苍都要胜出一筹,但却被锁死在瓶颈之下。破不了这个瓶颈,他能活的时日,也就不多了!”
  “恰好,花影老儿十万年前,破了这个瓶颈,成为当时宇宙中的精神力第一人。他和花影老儿交手,肯定也是在体悟更上一个层次的精神力的状态,寻找破境的契机。”
  甲板上的众人,无不露出恭敬的神色。
  精神力传奇的真身就在眼前,对神灵来说,也是不可想象的事,心中的敬重油然而生。
  张若尘道:“真的会和第二儒祖的始祖界有关?”
  “你太小看第二儒祖对精神力修士的吸引力!”
  星海垂钓者单手背在身后,道:“天下间,能将精神力修炼到九十阶的,已经是屈指可数了吧?能将精神力修炼到九十四阶的,自古以来,都很罕见。第二儒祖的精神力,至少都达到了九十四阶,甚至有可能达到了九十五阶。这是精神力始祖啊!”
  “谁不想天下无敌?”
  “谁不想万古留名,光照千秋?”
  “第二儒祖始祖界的消息,摆明是有心人故意传出。说不定,那个时候,就已经在谋划,想要借此引阎罗太上出手。”龙主专门去天庭查过此事,可惜所有线索都被斩断。
  星海垂钓者道:“若真找到第二儒祖的始祖界,你们记得通知老夫一声。”
  张若尘眉宇间的凝重无法散开,问道:“昆仑界一战,结果到底如何?”
  千骨女帝、蚩刑天的神色,随之紧张起来。
  曼陀罗花神道:“据说,星空防线破了之后,还有第二位天圆无缺者前往昆仑界,疑是命运神殿的虚天。”
  虚天若是前往昆仑界,张若尘倒是丝毫都不意外。
  那老鬼,一直觊觎幽冥地牢中的剑心,怎会放过这个机会?
  正如星海垂钓者所说,达到他们这个层次,最直接、最迫切的追求,是更高的境界。
  千骨女帝的心,已沉到谷底。
  若只是阎罗太上一人,爷爷凭借昆仑界的阵法,与地利优势,还能应对。若再加上一个虚天……
  蚩刑天急得跳脚,道:“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太上和昆仑界到底怎么了?”
  曼陀罗花神道:“虚天赶到后,昆仑界的斗法,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就退走了!据说……据说是这样!”
  曼陀罗花神毕竟在南方宇宙,关于星空防线和昆仑界的消息,都是别的神灵传来。
  太上那种层次的斗法,也不是一个大神可以清楚了解。
  她收到的消息很多,很杂乱,许多东西都只是她的猜测,或者别的神灵的猜测。包括在昆仑界出手的精神力天圆无缺者是不是阎罗太上,也只能凭推断。
  张若尘困惑,道:“地狱界两位天圆无缺者为何退走?”
  曼陀罗花神道:“据说,是不得不退走,否则将面临两位天尊和无数神灵的截杀。”
  蚩刑天彻底怔住了,面临两位天尊的截杀?
  酆都大帝要杀虚天和阎罗太上?
  曼陀罗花神见蚩刑天的暴脾气已经快压不住,立即道:“其实星空防线虽被攻破,让许多古文明损失惨重,但,那只是最初的时候造成的影响。”
  “天尊早有准备,在战争爆发到第四天的时候,天庭降临到了古文明星域,挡住了修罗星柱界和黄泉星河,并且重创了地狱界。”
  “天庭……降临到了星空战场?”
  木船上的修士,无一不惊。
  天庭,堪称是当今宇宙第一界,曾被称为圣界,是万界圣境修士的汇聚之所,是整个宇宙空间脉络的交汇之地。
  天庭外的星空中,不仅是有天河,还有许多战争堡垒和守护星球、大界。
  阵法和神纹更是多不胜数。
  这样一座大界,便是天尊想要移动,也绝非易事。
  想要在星空防线即将崩溃的数天之内,将天庭移动到星空战场,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这必然是需要多年的布置,才能做到。
  星海垂钓者目望远方,道:“天尊守战场,天庭做防线。昊天,不愧是昊天,如此气魄,如此远见,可谓非常人!”
  龙主道:“天尊显然是多年前就在秘密准备,天庭未必是要降临到古文明星域,有可能是无定神海,也可能是昆仑界,总之,必然是要在最危急的时刻,降临到战场,挡住黄泉星河,挡在战争的最前线。”
  蚩刑天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就该如此。地狱界不是要决战吗?天庭自然是该拿出绝死一战决心,就看谁更狠,谁更有气魄。”
  “这十万年来,功德战打得多么憋屈?不就是因为天庭诸神不够狠,天宫不够绝断?早拿出这种不惜一切代价死战到底的气势,地狱界诸神不被吓退才是怪事。”
  张若尘能想象到这一战的凶险,若不是天宫早有准备,地狱界大军一旦攻破星空防线,立即就能长驱直入,杀向天庭各大世界。
  这种级别的战争,一旦溃败,便是满盘皆输。
  “如此说来,星空防线是重新守住了,地狱界应该是退军了!但,为何会有两位天尊截杀阎罗太上和虚天的说法?”千骨女帝问道。
  曼陀罗花神道:“地狱界退军,其实还有两个原因。其一,就是雷族出世,夺取了无定神海的掌控权。”
  “雷罚天尊显化天尊法相,强势下令,驻扎在神海两岸的天庭和地狱界的军队,一个月之内,必须全部撤离,否则杀无赦。”
  张若尘心中早有猜测,倒也没有因此震惊,道:“天庭和地狱界,真的就从无定神海撤军了?”
  “据说,撤了!”曼陀罗花神道。
  蚩刑天已从震撼中恢复过来,怒道:“无定神海的防线,天庭各界修建了多少年,花费了多少修炼资源,说撤就撤?他雷罚天尊有这么大的脸吗?”
  “还真有!”
  张若尘道:“雷族选择了一个绝佳的出世时机,原本镇守在无定神海的诸天强者,必然去了星空战场。”
  “试想,若是地狱界撤军了,天庭不撤。一旦雷族动手,对天庭而言,就是腹背受敌。”
  “但换个思路,让雷族占据无定神海,那么天庭宇宙和地狱界宇宙之间等于是出现了一片缓冲区。地狱界若想从这个方位,开辟第二战场,首先就得过雷族这一关。”
  “换做任何人,都得撤!”
  蚩刑天抓了抓头发,郁闷道:“雷族是什么好鸟吗?玄一背后的量皇,肯定就是雷罚天尊,让雷族占据无定神海,将来肯定要坏事。不对啊,这一战天庭被动,但地狱界完全没必要撤军啊!地狱界在无定神海防线投入的资源,比天庭更多。”
  曼陀罗花神道:“其实地狱界没有那么强!十万年来,地狱界的确一直占据上风,但真正全面战争爆发,天庭各界的神灵一起出动,实力绝不逊色地狱界多少。”
  “这里就要说到地狱界撤军的第二个原因!他们几乎是倾巢而出,攻向星空防线,后方自然空虚。这种战法,本身就很有问题,太过极端,一旦不能速胜,后果就不可预料。”
  “商天、真武大帝、元界之主,带领大批神灵,从三途河,杀入了地狱界腹地。七日间,灭了地狱界一百二十六界,数万颗修炼星球化为宇宙碎石。”
  “这一战,可以说没有赢家!若是地狱界不退军,继续打下去,结局只会和十万年前一样,两败皆输,伤筋动骨。”
  “即便如此,其实天庭和地狱界也已经杀红了眼。雷族在这个时候出世,地狱界也要小心掂量,最终酆都大帝还是下令从无定神海撤军了!”
  久久的沉默后。
  “早就说擎苍、阎人寰、九死异天皇这几个人自负过头了,十万年的上风,让地狱界诸神极度膨胀,以为可以随意拿捏天庭,有此教训,他们也该清醒清醒了!”
  星海垂钓者甩袖,回了木船中。
  张若尘明白星海垂钓者动怒的原因,因为这一战,并非没有赢家!
  雷族是赢家,兵不见血刃就夺回无定神海。
  乱古魔神是赢家,在天庭不知吞噬了多少座大世界的生灵,修为急速恢复。
  像绯玛王,短时间内,居然已经恢复到大自在无量的层次。况且,她还擒拿了三座大世界的生灵做血食,只要再给她一些时间,她很可能就重回巅峰了!
  碲出世了!
  古之强者在夜土集体降临!
  若没有这一战,这些事都不会发生。
  天庭和地狱界的无量,会联手镇压雷族,剿灭乱古魔神,将碲击杀在出世之前,那些还很弱小的古之强者更是不值一提。
  杀到这个地步,双方都已经红了眼,短时间内天庭和地狱界再难有讨伐北泽长城的默契。
  曼陀罗花神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据说,有神灵亲眼看见,昆仑界那位太上身体化为虚无,有可能已经寂灭。”
  蚩刑天彻底怒了,脸上魔纹浮现,想要捶曼陀罗花神,道:“你可以闭嘴了,别再给老子据说,据说,太上不会有事的,他乃当今天下精神力第一人,元会劫难不至,怎么可能寂灭?呸,呸,元会劫难也灭不了太上。”
  曼陀罗花神被蚩刑天气到了,秀目怒视,袖中玉指结成掌印。
  张若尘连忙上前,将蚩刑天撞开,递出长卿果和两枚神丹,道:“多谢花神提供的消息,你伤得太重了,得赶紧疗伤。”
  曼陀罗花神一贯看张若尘不顺眼,觉得纪梵心爱错了人,一片真心错付浪荡子。但,见张若尘如此慷慨,加上他先前出手相救,心中对他的印象,自然改观了不少。
  见曼陀罗花神迟疑,张若尘眼神真挚,又道:“花神燃烧了太多寿元,若不尽快疗伤,怕是根基难保,此生都不可能再有冲击无量的机会。晚辈知晓,千蕊界必有疗伤神物,这点心意,只当是替梵心孝敬的。”
  曼陀罗花神眉头微蹙,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纤长玉臂抬起,香袖如风,从他手中接过长卿果和两枚神丹,道:“若尘界尊如今乃是无量至强,本神可不敢以前辈自居。多谢了,今后一定还上。”
  千蕊界自然有疗伤神物,但无法与长卿果和张若尘送出的这两枚神丹相比。
  张若尘察觉到有一双不善的眼睛在注视自己,转身看去,只见,蚩刑天臭着一张脸,眼神中还带有几分鄙夷。
  这只大猫,简直比小黑还要过分,随时都用恶意在揣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