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416
  我不禁吓得手都哆嗦起来。为了不引起注意,我只好坐下把手使劲按在桌面上。
  我强迫自己又一次回忆起那个梦境。那个乘务长曾经说过:“长官,我们绝不告诉他,除非他用大笔的钱贿赂我们。”啊哈!问题的关键就在“贿赂”一词上。还有,那个魔王是在拿到假钞票以后才离开的!这是受贿!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梦境里的那些人,都认为我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那么这到底是什么事呢?
  我还知道他们都想受贿。
  突然之间我的灵光一现:机组的人知道一些关于赫勒的事。为什么不呢?他们和他共同生活了15周的时间!
  受贿?
  是的,可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到了斯皮提欧斯。
  再说我也没钱去贿赂别人!
  然后我又想起来,在梦中我是用假钞贿赂魔王的。
  我突然笑了。原来我的潜意识一直受到潜意识压抑力的压制,其实答案早就有了。
  原先我还害怕出门,现在又害怕呆在屋里了。
  我为我的旅行找到了一条绝妙的理由。我将告诉鲍彻说我要去打猎,这是我的一个奢侈的嗜好,我喜欢射杀小鸣禽。人一旦出门打猎就有可能去任何地方,谁也没法去追踪。
  我从我办公室的壁柜里取出打猎的行头,把猎物袋和明晃晃的猎枪挂在身上,若无其事地出了我的办公室。
  “要是有人找我就说我出门打猎恢复身体去了。”我路过鲍彻的小房间时大声对他说。
  “可喜的摆脱。”我听见鲍彻咕哝着说。
  我的计划成功了。
  第七部第一章
  太空车被用飞船联队的清洁材料打扫得干干净净、锃光瓦亮,司机穿了身新制服,甚至还洗了澡。这些都是受了赫勒的影响。我感到胃部一阵疼痛。
  “很高兴您已经好了。”司机对我说。
  我听得出来这是讥笑我。我冷冷地说:“去煽动处!”
  他关上门,我们就起飞了。当时没见到周围有人。我在这一行受过良好的训练。后面没人盯梢,我目前也没有危险。我放心地靠到椅背上。
  我手头也有一些可资利用的关系。6个月前,一个完全偶然的机会使我撞上了好运,我当时正在打探“机构”的一些高级军官们搞的一个舞会。这种舞会不常有,因为这样的场合最后往往会闹得粗俗不堪,炒出不少丑闻。舞会是在乡下的一家摇摇欲坠的破旅馆里举行的,方圆数公顷的地方都是枯死的灌木丛和腐朽的树木。我的身上带着一种很小的照相机。我那时因为没有得到晋升,心绪不佳,正到处游荡准备整一些令人尴尬的讹诈材料,帮助我在事业上拔高一节。
  我睁大着眼睛,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溜进灌木丛里,我就跟了过去。真是好运气!一名女子正坐在一张隐秘的长凳上等人,只见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溜到她身后。我一开始没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从随后发生的争吵听来,那个女的正在等一名高级军官,而那个人影却并不是她等的人!女人威胁要告发这个闯入者,这话也许让他感到害怕了,也许他根本就是喝多了。不管怎么说,他最终还是把女人给强奸了。我躲在灌木里拍了好几张照片。更精彩的是,那男的最后还掏出一把匕首割断了女人的喉咙,让她永远闭上了嘴。这一段也让我给拍下了。
  那天晚上还跟踪了其他几个目标,收获不小。我使用的照相机极其灵敏,拍出来的照片效果也非常好。
  随后辨认目标的工作很费了一番气力。“机构”的面部档案不容易拿到手,但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把照片上的主角与人名一一对上。
  最妙不可言的是,我认出那个被杀的女人是敢死营指挥官的情妇!奸杀案里的男人原来是煽动处处长!
  我首先调查清楚,这个谋杀案并不是敢死营指挥官为了摆脱这个女人而精心安排的。实际上他本人还进行了一番秘密调查。报纸上也没有任何关于此事的报道:“机构”不喜欢这个。他甚至还从蓝瓶子那儿得到一份经过核实的其他奸杀案凶手的名单。
  这样,我有一天得空来到煽动处办公室。这个处长的名字叫拉扎·托尔,曾经数次因奸杀罪嫌疑被弗利斯滕的蓝瓶子盯梢过,但最后都是因为没有证据而就此作罢。他后来被招募到“机构”里,现在已经升到煽动处处长的职位上。我把他叫到边,把那些照片的副本递给他——我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还保存了好多——并且告诉他说:“你现在很安全。出于我的职责,我把那个偷拍照片的家伙给杀了,并且拿到了那些原件。它们没有被输入到主数据库里。我不想要你的钱。”——我知道他负债累累,也根本拿不出钱,要是逼急了他没准会大开杀戒——“我只想做你的朋友。作为友谊的表示,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保全了你的名声。”他急不可待地把照片全给撕了。最后的结果,是我实际上拥有了煽动处。话又说回来,我这次拍的照片并没有帮助我得到晋升,所以我也只好随遇而安了。
  这个处专门搞陷害。当政府决定搞掉某个人时,事情就交给煽动处去办。他们派人打入到一些团伙的内部,挑动他们去犯下荒唐愚蠢的罪行,最后因此而被捕并被处死。他们还派妓女去损害一些他们认为是危险分子的人的名声,并且把丑闻向报界公开,把这些人的前途给毁了。这些都是很平常的警察工作。蓝瓶子们也搞这类勾当,但规模没有“机构”搞得大,而且也不像“机构”那样搞得大部分都是具有政治目的的事件。
  在沿维尔河一带泥泞的河岸上,有一大片乱七八糟的旧仓库。有人说在河里还有鱼的时候这些都是鱼品仓库,现在还有一些大公司在使用其中的一部分仓库。然而人们不清楚的是煽动处就在这一大片仓库中间,隐蔽得极好。
  我的太空车先是沿着汹涌的棕色河流飞行,然后一头扎进一条通向煽动处的隧道。
  我下了车,顺着摇摇欲坠的楼梯向处长办公室跑去。
  他见是我脸色有点发虚。我曾让他帮过我几次忙,但他并不甘心让我给唬住。“看得出来你提升了。”拉扎·托尔有点酸溜溜地说。这家伙很滑,跟人说话的时候还把一只手藏在抽屉里。
  确实,我身上佩戴着军衔标志。我的司机曾经建议我把它卖掉,或者在上面镶上假宝石而把真的卖掉。但我担心这样做隆巴会发觉,因为他总喜欢把人拉到眼前。即使是饿死也比引起隆巴不必要的注意强,毕竟饥饿也没那么痛苦!
  我愉快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最近见到什么漂亮姑娘没有?”这是很友善的一句话,只要能让他感觉自如。
  可是他实际上并不是个友善的人。他的手又往抽屉里伸了伸。“你想干什么?”
  “哦,还是日常管理。”
  他阴沉着脸按了一下蜂鸣器招来一名职员。“他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拉扎·托尔说。
  我跟着职员走了出去。我身后传来抽屉撞击的声响,拉扎·托尔说了声□□□!他大概伤着手指了。
  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煽动处最拿手的把戏是往人身上栽假币。这种假币制作得极像真币,一般人不注意根本辨认不出来。但是受过训练的商店店员和有探测机器的收款员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一般说一声等一下,就一边找零钱一边用脚踏住与金融警察部门连通的报警机钮。不出几分钟,使假币的人就会被抓住投入金融监狱,经过一番折磨和简短的审讯,就被处死。这种办法简单易行,而且不露声色,为国家除掉不少不满分子、批评者和竞争者。总而言之,这些假币的威力很大!
  我们从一排排各种样式和尺寸的服装中间穿过,路过鞋类廊,路过存放许多财物的部门。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来自陈尸所、事故现场和战场,基本上都没清洁过,所以散发出来的气味比斯皮提欧斯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路过私人财物部时,只见几千平方码大的地方,存放着来自每一个能想得到的地方、能想像得出的任何物品,大多数是从死人身上取来的。这些东西都很重要,能让煽动处的特工扮什么像什么。我往几个放钱包的抽屉里仔细看了看,因为有时候钱包里能找到真钱,不过这儿的抽屉大概让某个职员提前看过了。
  我们又走了大约200码的距离,两边都是存武器的地方。在这儿,任何一种疯狂的犯罪工具都能找得到。他们用这些武器去装备“革命力量”,让他们搞疯狂的政变。这些武器大部分能爆炸,这确实很聪明。惟一能让人放心的就是刀。即便如此也要仔细检查一下刀柄,看看里边有没有在刀刃触及皮肉时能引发爆炸的发火装置。
  我们终于来到他们的“钓饵办公室”。这儿的保险箱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假货:能让人因为使用它们而被捕的假宝石、假金子,使用时能自动报警的假身份牌,甚至还有假学业证书。可以说件件都是天才的杰作。
  还有钱!我站在一个大保险柜前,示意钓饵办公室的职员把它打开。陪同我的职员说:“他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他们打开了保险柜。
  这些东西看起来真是太美了。“机构”对这些东西的俗称是“手纸”。看着这成堆成堆美丽可爱的金色纸币,真让人心旷神怡,虽然知道这些都是假钞票。
  我因为太缺钱了,所以做得也有点过了头。我先拿起一堆1/4克莱第的钞票,觉得太零碎又扔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