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79
  我急忙叫道:“我付给你钱!”
  我冲过去打开文件柜拿出大把的假钞票向他扔过去。
  屋里突然空了。
  我呻吟了一声,又躺回到办公桌上。等恢复了一点元气我低头一看,居然满心欢喜。原来我准备呈报给皇帝的秘密文件还没有被烤坏。
  我如释重负,昏沉沉地陷入惊扰不断的睡眠之中。
  第六章
  我“嘭”的一声摔到地上。是早晨了。
  我好像听到从远远的地方传来鲍彻的声音:“你昨天只盖了一半,我让你太轻松了。还有好几个月的活儿没干完呢。”
  我睁开眼睛,只见鲍彻抱了有一码高的文件,正要从我身上迈过去把文件放到桌上。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我大概是昏过去了,因为当我睁开眼时,只见屋里多了两名办公室的职员。鲍彻正对他们说:“但是如果他现在就死在这儿,我们这些文件就再也盖不了牌了。”
  我可能又昏迷了一次,当醒来时,我已经被拖到墙根靠墙坐着,屋里又多了两个职员。
  “他可能病了,”一个职员说,“他的头很烫。”
  “但愿他别得上什么新的发烧病,把我们大家都给传染了。”鲍彻说。
  “我觉得该叫大夫了。”另一个职员说。
  “是呀,不能让他就那么死了,”又一个职员说,“他会把这地方搞得臭不可闻。这个已经够糟糕的了。”
  大概几小时以后,我又苏醒过来。我一睁开眼就看见一个大夫——我了解他。一般这个地区的妓女怀孕了就找他,他给她们开一种药丸让她们流产。他正把一个包放到我的办公桌上打开。
  他弯腰把一条带子按到我头上。我以为他是要对我电击,就艰难地摆着脑袋想躲开。他好像并不在意电击一名军官会遭到什么样的处罚。这些大夫们有时候真是如狼似虎的。
  闹了半天这条带子原来是体温计。“他发烧了。”大夫说。
  “搞不好把我们都给传染上了。”鲍彻说。
  大夫对我说:“张开嘴!”说着硬是把我的嘴给撬开了。“咽哈!舌头肿胀!”他立起身来显然是对鲍彻说:“这是从弗利斯滕星球传来的一种新的疾病,”他好像很有见地地说,“几天以后,他身上会出现黑色斑点,然后化脓。”
  “这病传染吗?”一个职员问。
  “传染性很强。”大夫说。
  4个职员马上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这些文件怎么办?”鲍彻说。
  这个问题超出了大夫的职责范围,所以他只说:“我给他开点药丸、药粉和一些奇药。这些药都不起什么作用,但是会让他感觉更舒服些。”
  “我们买不起这些药,”鲍彻说,“他身上一点钱都没有,我看过了。”
  “什么?”大夫咆哮起来,“你们让我跑了那么大老远……”他的火气还真不小!
  他撕掉药方,把他自己的东西扔到包里,噔噔地走了出去,又使劲摔上了外门。
  “看看你都给我惹了什么事。”鲍彻说完也出去了,重重地把门摔上。
  我就那么躺着等身上生出黑点再化脓。
  我大概昏睡了好长时间,等我醒来时天色也比较晚了。被巡逻船机组打开的厕所门依旧开着,太阳透过敞开的门斜斜地照射进来。
  我的司机正蹲在一旁摇我的肩膀。他变成了摄政主席的检查员,然后又变成了司机。
  “您说过不让我去那儿。可是今天中午我听说您病了,我是到机库去一趟告诉他们。”
  我晕了过去,司机把我给摇醒了。“当我告诉赫勒时,他说他很难过,并希望您尽快恢复健康。他还问他能帮什么忙。”
  大概我又一次晕了过去,他又把我摇醒了。这时他又变成了那个土耳其舞女。她用胳膊搂着我的肩膀把我的头抬了起来。
  “这是赫勒送的,”她说,“还有整整一箱。另外还有十磅甜面包。来,含着这根管子。这是绿气泡水,往嘴里吸。对,就这样。”
  这东西尝起来像波扎,一种用小麦酿制的土耳其饮料。看来这确实是那个土耳其舞女了,刚才我还担心这是幻觉。
  我可能又昏迷了一会儿,醒来时只见我的司机用胳膊揽着我让我再多喝几口。
  太阳快落下去了,他在这儿呆了大概有一二个小时了。“这罐喝完了。”说着又把我平放下来。
  我的舌头不太肿了。“那个舞女怎么了?”我低声问,“是不是我付不起她的钱她就走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办公室里已经很黑了,我的脑袋感到清醒了许多,舌头一点也不肿了。司机又把我扶起来。“这是赫勒送的面包,还有好多呢。先咬一小口嚼一嚼,别让碎末呛着了。”
  吃了几口东西以后,我的头脑越发清醒了,但是胃又疼了。
  “我付不起大夫的药钱。”我坦诚地对司机说。
  “大夫?”司机问,一副挺吃惊的样子。“噢,我明白了。其实我们想了半天才知道您已经有三天没吃没喝了。人两天不喝水就得发狂,还发烧,这是赫勒说的。斯内尔兹对他说这是一次秘密行动,他要是离开机库您会不高兴的。因为他本人不能来,就让我做了这些事。”
  司机把手伸到兜里摸了一会儿,最后拿出件东西。“瞧,他还的让我替他垫上的两克莱第,又给了我20克莱第的跑腿费。这是您的。”
  他把一张5克莱第的钞票递到我鼻子底下。
  我立刻决定今天不杀赫勒了。
  我胃部的疼痛也消失了。
  第七章
  在随后的两天里,鲍彻一直在等着我身上出黑点,然后再化脓。他大概在门上开了个小洞观察我的动静,因为他进来时,又恢复他那副老气横秋又乖戾的老样子。
  我现在没有幻觉,只是不时还要做上几个恶梦。我这两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还喝了不少气泡水,吃了许多甜面包。
  鲍彻把手中厚厚的一摞文件放到桌上。“我很高兴我们又能把这些活儿干完了,”他说,“整个处都在发疯似地赶出这些文件。要是最后不能在上面盖上牌,会影响他们的士气。”
  我现在心情很好,也不在意再干点活儿。厚厚的一摞文件一个小时就干完了。
  “这儿没什么事让你干了,”鲍彻带点敌意地说,“所以你什么时候从这儿出去呢?”他一定看出来我在想着什么别的事。“你的司机给了米丽5克莱第,把你的房间给要回来了。”
  我急忙检查了一下口袋。果然不错,那个该死的司机并没有把钱给我,而是给了米丽!看来这就意味着我必须搬出这间办公室了。
  我的兴致没有了。隆巴的阴影好像在大楼外面出现了。
  “这不是你的住所!”鲍彻几乎发狂了。
  我决定跟他来点硬的。我意识到我实际上是躲藏在这儿了,因为我几乎从不到办公室来,谁也不会想到来这儿找我。我说:“我还有几个战略问题要考虑。这是我的办公室,我完全有权呆在这儿考虑问题!”
  我得到的回答是“哼”的一声。他扭头冲了出去。
  我几乎马上就明白,为什么鲍彻想让我离开办公室了。承包商的手下闹哄哄地走进来,瞪了我几眼,大概是怨我耽误了他们差不多半天的时间,然后开始丈量房间尺寸,敲打厕所。
  就这么点小事,不可能把我赶到对我极有威胁的光天化日之下。
  我的手头一时没有事干,就回忆起了半夜的那个梦。我开始有点畏缩,随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还没对这个梦作过解析。
  首先,我得搞清楚这是个梦还是幻觉。由于根本没有办法在幻觉的基础上作梦的解析,所以我认定这是一个梦。这样我就开始了我的解析工作。
  我一边分析,一边在一张纸上作一些记号。这是我从一个原始人种学教授那儿学来的,称作“乱画”。这跟梦的解析没有关系。
  那个魔王当然是我父亲的形象,这一点很明显。那些飞船机组的鞭子是阳物的象征。啊,这样就有眉目了。父亲的形象挥动的火炬是由妒忌引起的,这理所当然地表明我想与我母亲发生性关系,因而就恨我的父亲。成了!我搞清楚了。这个梦再也不会再困扰我了。
  然而,即便我的手还在胡写乱画,这个梦的解析也没用多少时间。我的心理学知识很扎实,思维速度也很快。我的注意力又转到我自己的问题上来了。
  突然,我的心头充满了恐惧!那艘巡逻飞船!我已经从大沙漠上空来回飞了好多次,但从来也没看到过飞船的残骸!我很惊恐地想到那个机组成员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如果让他们逃脱了,如果飞船联队得知了他们被绑架的事,我在军官俱乐部遭受到的磨难就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我按了一下蜂鸣器,一个职员虽然满脸不高兴,但还是给我送来了最近的一些报纸。我把报纸翻了半天,哪儿也没看到有关巡逻飞船失事的报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是第二敢死营的指挥官把飞船和机组一并卖给走私犯了?飞船联队在各个星球打击走私行为,要是他们截获了自己的飞船会怎么办?这无疑将引发一场内战,而我则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
  我努力试图摆脱恐惧。心理学会教你怎么做。你要慢慢数数,这办法很灵。可是当我数到20的时候,我忍不住跳了起来,在屋里踱起步来,一没留神撞到一个工人身上。这个工人穿着深蓝色的外罩衣,看起来就像梦中出现的那个乘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