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95
  “极地漂移了,”赫勒说,“它漂到海洋里别的地方,后来冰帽融化,淹没了殖民地。可怜的考卡尔西亚王子。”
  “可怜的家伙。”女伯爵也说。
  “经过一定就是这样的,”赫勒说,“我们绝不能让这种事再度发生,把他的后人也淹没了!”
  “要是那样会很可惜的。”女伯爵又说。我得把这事搞清楚,他们俩现在赞同这次使命!而我就是要忠于事实——当然除了牵扯到“机构”的那些——我不能容忍建立在不合逻辑的东西上的愚蠢的伤感。“可是赫勒,我们没有证据,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曼科星亚特兰大省的考卡尔西亚王子,在地球上的一个岛屿上建立了一块殖民地,并把它称做亚特兰蒂斯!而你的阔人们也没有加入那次迁移!”
  赫勒看着我,眼睛微微闭着。“这样更有诗意。”他说。
  我的老天,他是一个战斗特工吗?还是一个脑筋顽固的岩石、金属、炸药技工?
  “还有,”赫勒说,变得越发地不合逻辑,“她喜欢这样。”
  克拉克女伯爵很赞同地点点头。
  谈话停止了。开始,我以为是因为我的意见与他们相左,他们只是看着我。后来,我逐渐意识到我在这儿是个多余的人。
  “这儿走廊里还有你能睡觉的空房间吗?”赫勒对我说。
  我心里猛然一震。如果巡逻队偶而进行一次夜间检查,就会有三颗脑袋落地,包括我的。
  这儿的房间差不多都是空的,但没有一间是清扫过或是能住人的。
  他们还是盯着我,实际上他们几乎用眼珠子把我给推了出来。我随手关上门,站在昏暗的走廊里。
  两个警卫一左一右坐在门口,嘴里还抽着烟卷,我从烟卷的气味中可以闻出来是比较贵的一个牌子。看来他们都分到钱了,我怀疑斯内尔兹是不是还记得答应给我的那一份。
  我倚墙站着,过了一会儿又心不在焉地坐了下来。我对这事的反应并不是出于什么道德义愤,要知道在沃尔塔尔联盟的许多种族中,男女们在结婚前两、三年就住到一起的事很平常。主要是这事本身所带来的危险性。有人说在勇士和傻瓜之间只有一条窄窄的分界线。据我估计,勇士现在已经跨过了这条分界线。
  也就在这时,我意识到我已经使他们原则上赞成执行这个使命,这一点我还是有把握的。难道这是粉色气泡水起的作用?
  我听到从紧闭着的门里传出来的轻微的响声。是耳语?我的眼睛已经习惯了走廊里的黑暗,我朝两个警卫看去。我原指望能从他们脸上看到那种好色的表情。士兵们在听到有关性的事情的时候,往往都有这种表情。然而警卫的脸上却没有,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新郎新娘的亲戚,既严肃又满怀期望。他们的耳朵一定密切关注着那扇门,并且用眼神交换想法。
  屋里传来椅子碰擦的刺耳的声音,盖过了柔和的音乐。
  谍报界有四种行动操作种类:公开的,暗中的,隐藏的和秘密的。屋里的那两位连一点常识都没有,居然把极其秘密的事情当成公开的事情,甚至想不到把音乐的音量开大一些将杂音盖住。
  我胡乱地想像他们在干什么。从两个警卫的表情看来,他们也多少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还用眼神交换看法。
  床吱嘎地响了一下,然后又吱吱嘎嘎地响了下去。柔和的音乐还在放。想起女伯爵对当初只是摸了她一下的特工干了些什么,我现在就是提着枪冲进去把赫勒抢救出来也不奇怪。谁也料不准女伯爵这个人。
  这时传来她清清楚楚的说话声:“你得轻一点,亲爱的。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男人。”
  又传来赫勒轻轻的安慰声。他在安慰谁?根据他的人事档案记录,他以前也从未有过女人!然而各种族还是继续繁衍,孩子还是继续出生。我突然紧张得都呆了,要是他使她怀孕怎么办?不过想了想我又放下了心,因为到那个时候我们早就走掉了。
  这时传来床有节奏的吱吱嘎嘎声,这吱吱嘎嘎声一直继续下去。
  这时又听到女伯爵的声音:“哦,杰特罗。”她又说了一遍,后来越说越快,“哦,杰特罗,哦,杰特罗,哦杰特罗,哦杰特罗。哦杰特罗!”这时传来赫勒颤抖的呻吟。
  那两名警卫立刻无声无息地跳了起来!他们把手臂举过头顶,就像在子弹球比赛中有人击中得分一样。他们拳头相击,蹦跳不止,脸上都流露出兴奋的表情。他们又转向对方,热烈地握起手来。在所有这些动作中,他们竟然一点声响也没有发出来。天呐,他们很开心!
  最后警卫坐了下来,又点起了香烟。屋里的音乐还在响。
  床又一次有节奏地响了起来,持续了好久。最后又是同样的呼喊,同样的呻吟。警卫又同样兴奋了一阵。
  里面又安静下来。这时我才意识到屋里的两个人又年轻,又强壮,又深爱着对方,这事大概要持续大半夜。
  突然一声重击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好像是从我的身下发出的。我低头一看,我的老天,我正坐在放在推车上的大箱子上,那条毒蛇也恢复了生机!
  我远远地跳了开去!
  两个警卫窃窃私笑。
  我走进另一个房间,开了灯。里边很脏,乱糟糟的,连张床也没有。我心力交瘁地关上门,熄了灯,用帽子作枕头,就躺在地上睡了。
  有个作家说过,所有的人都爱情侣,这当然也包括警卫,但绝对不包括一个叫格里斯·索尔顿的人。
  地球使命会怎么样?
  第六章
  尽管说“拯救考卡尔西亚王子的殖民地”的计划很重要,但杰特罗·赫勒和克拉克女伯爵并没有在行动上有什么表示。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像我一样认为考卡尔西亚王子这事本身牵强附会,甚至十分荒谬,而是他们的脑子里都在想着别的事情。他们每天的生活内容都差不多——白天在训练厅,晚上在我的屋里——一天复一天,完全沉浸在幸福甜蜜的两人世界里。
  我一天比一天更焦急地要把赫勒送离沃尔塔尔。只是还有许多该干的事还没有干,其中一件就是给他做个小手术,在他身上植入“体内监控器”。要是我不能掌握他在地球上每一分钟的活动情况,我就无法控制他。这就需要在他的体内放上一个装置而不引起他的怀疑,要放置这样一个装置就必须让他上细胞手术台。但每当我筹划这一步的时候,我又变得难受起来:并不总是感到剧痛,而是让人很烦恼,很不舒服。我感到痛苦不堪。
  如果我能把他拉到城里,就能找到一个细胞学家给他做手术。但如何才能使他离开这个城堡,离开克拉克女伯爵呢?
  5天过去了,隆巴的阴影离我越来越近,而我居然一个主意也没想出来。
  一天下午,我听说隆巴已到恩都宫殿似的乡村别墅去了,并准备住几天,是秘密地离开的。第二天早晨,我佯装不知道这个情况,到他的办公室去见他。他当然不在,而他手下的职员又不能告诉我实情。这时我就假意等着,目的是借机利用在数据库的主控制台上做点文章。
  当我在控制台前坐下来,那个老罪犯又像往常一样激动起来。但是因为他不敢说隆巴什么时候回来,我也就假装认为他随时可能回来,老罪犯也对我无可奈何。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得到任命了。于是我插人身份牌,输入我的名字,键入我的查询:目前职位?
  屏幕显示:沃尔塔尔451处处长;地球使命特工管理人;地球使命负责人;外缘师团及联合情报机构“布利托—行3”行动总检查员。
  我看得直眨眼睛!4份薪水!隆巴为我安排得确实不错。可以预见,等我干完这事以后我会发上一笔财:也许是弗克斯山的一栋别墅,甚至是一片猎场!
  然后计算机又很快添了一行字:所有任命都应由军官格里斯·索尔顿的要求安排;由秘书处例行认可。
  这使我有点迷惑不解,我盯着屏幕看了半天。这意思是说不管是恩都还是隆巴都没有呈递或批准过这些任命,而又要我对“布利托—行3”发生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事情负全部责任。责任太重大了。但这也让我高兴起来:我实际上是全权负责统领地球事务!
  这时屏幕闪烁起来。这是警告,要是我继续拖延下去线路就会被切断。“磨坏了椅子你是不是要赔钱?”老职员嗥叫了一声。
  我急忙按了“输出副本”键和“10”,让机器忙上一会儿,同时也可以用这些副本作为对我任命的证明。因为任命不一定能及时送达各个部门。
  我到底如何才能摆脱目前的尴尬处境呢?也许我给赫勒提供一些“布利托—行3”方面的资料他就会感兴趣。
  打印机刚吐出10份任命副本后我键入:“布利托—行3”考卡尔西亚王子。
  屏幕马上回答:时光的迷雾,894M民间传说。
  哼,□□□,我就知道会是这个。
  “及时对傻瓜双倍收费。”老职员说。
  我匆忙地想捉摸点别的什么东西。啊!我急忙键入:皇位继承。觊觎皇位者。
  机器说:真的吗?你真想知道12.5万年间对皇位的威胁吗?
  我急忙键入:达尔城堡、曼科星和亚特兰大。
  这时屏幕上开始翻卷一页页的名单,速度太快,我根本看不清楚。我的老天,就在一颗行星上的一个地区居然会有那么多的叛乱和那么的觊觎皇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