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72
  我记起一个诗人的一行诗:“戴皇冠的头颅上布满弹洞”。我跟不上快速翻卷的屏幕,就按了“输出副本”键,机器马上开始吐出打印好的纸来,有好几码长。
  这样我又有时间思考别的问题。名单终于打印完了,我输入:奈博盖特。
  屏幕说:时光的迷雾,894M民间传说。
  □□□。刚好转了一个圈又回来了。
  我快速键入:“机构”记录,达尔城堡,有关对从“布利托—行3”返回的两艘运输船上机组的审讯。
  屏幕说:时光的迷雾,894M民间传说。
  我又很快键入:达尔城堡,曼科星。
  计算机说:如果你真的对传说感兴趣,我们建议你咨询诗人。
  这话的另一层意思是,它不会再为该操作者显示“时光的迷雾”了!并且它还表示马上就要关机了!
  我必须得搞点能让赫勒感兴趣的东西。我键入:100年前对“布利托—行3”的所有勘察和监视。
  屏幕又快速翻卷起来!原来他们已经对这颗行星勘察好久了!我松了口气,又敲了一下“输出副本”键。机器马上开始吐出纸来,一页又一页,没完没了,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
  “你!”老职员尖叫起来,“你要把纸都用完了!停下来!”但是指令一旦开始执行就没法终止:计算机是不会出错的。
  终于打印完了。我急急忙忙地收拾打印件。我的天,看样子我还需要一辆推车!
  收拾打印件需要时间,这又使我有时间思考。操作员们事先就应该准备好要提的问题,因为这一般不允许临时的灵感发挥。而我居然有这种灵感!
  赫勒是因为有钱才使他得以一再推迟起程日期。只要他有钱买通警卫,他就能进一步阻止我。如果有办法把他的钱搞净……
  我用一只手挡开老职员,另一只手键入:杰特罗·赫勒。经济状况及信用。
  屏幕立刻显示这样的内容:飞船联队军官薪水。特工薪水。战斗风险薪水。见表格。
  哦,我可不需要这些表格。凭这几个项目的内容,他的收入就是我以前收入的10倍。
  机器说:金钱支配:经常执行战斗使命所以开销不大。拿出一半薪水赡养父母,但因父母较为宽裕,所以其母将钱存入其信托帐户;母亲将其富有的妹妹、有线电视明星海蒂·赫勒寄来的钱也同样处理;其军官俱乐部住所免费。
  呵,钱可真不少,远远高于普通低级军官的收入。
  信用:按时付账单。没有欠账。完全可靠。
  呵,呵,呵!这对我是个坏消息。
  然后计算机又说了件令人吃惊的事。
  信用等级:零!不要向此军官贷款或赊账。
  这下我可是吃惊不小。这机器看起来像是没什么要说的了,所以我又按了“询问”键。
  屏幕说:零。危险生活。战斗特工平均期望职业寿命为两年服役;该人已超期三倍服役年限;统计不动产转让过期;飞船联队只支付象征性葬礼费用。
  即便如此,我就没有什么其他选择了。我也不能杀了他。要他还活着并且他还有钱,我的问题就始终没法解决。
  呵,好主意。如果我把他的钱搞净,他就会破产。
  老职员已经变得有点茫然了,也不跟我狠拼,所以我又键入:有坏的财务习惯吗?
  考虑到计算机已经显示过的内容,我也不抱什么很大的指望。
  机器又显示这样的内容:偶而赌博。掷骰子和其他游戏,在从事危险职业的军官中较普遍。据纳税记录,他一般都赢。
  终于有办法了!赫勒赌博!啊哈!
  几名警卫听到屋里闹哄哄的,跑进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很老练地应付了他们,我说:“我马上就走!”
  第七章
  我的心里高兴极了。我相信我已经掌握了赫勒的弱点!赌博!
  如果我能让他身上没有了钱,他就不能贿赂警卫,女伯爵就无法被送到我的房间,他也只好无可奈何地去执行他的使命。不会再有来自摄政主席检查员的威胁,也不会再有来自隆巴的危险。太好了!
  我以破记录的速度来到我在城里的办公室。我翻遍了我的办公桌,在底部的一块秘密嵌板下面拿到了我想找的东西。
  两个月前,45l处的一个职员,在一次因赌博引起的殴斗中被杀,当时他企图用假钞下赌注。在检查他财物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装骰子的小袋。我差点忽略过去,但想到这个职员的为人,我就检查了这些骰子。
  从表面上看,这6个12面的骰子完全正常,但它们是中空的。从密度计的显示可以看出,中空部分的内壁贴了一层沾粘物质,里边有一个铅丸。把你想要的数字朝下,再把骰子轻轻一磕,里面的小铅丸就立刻粘到内壁的沾粘物质上。当你掷骰子的时候,铅丸的作用就会使你选中的数字朝上。
  主管职员老鲍彻想知道我来干什么。我把对我的新任命的副本给了他一份,他非但不向我祝贺,反而是伤心地摇摇头。他说:“我就知道事情会变糟的。”谁跟鲍彻的关系都搞不好。
  大沙漠的高温烤热了我的太空车,但我并不在意。我降落在杀戮营,卷起的灰尘就像发生了爆炸一样。我向斯内尔兹的洞子急驰。我跑得很快。他门口的哨兵几乎没来得及跳起来,但见我是“机构”军官,就让我进去了。
  斯内尔兹正躺在床上,双手叠着枕在脑袋下面。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妓女正在往桌子上放食物,她身上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有食物,有自己的女人,斯内尔兹过得很舒服!
  当她看清楚是谁进来时就躲了出去。
  我手指着妓女。“滚出去,别在门口偷听。”
  “别折断我的手!”她说。说是恐惧还不如说是轻蔑,这些营地的渣滓从来也不会学乖。她往我面前的地上吐了口唾沫出去了,这些人真有意思。婊子!
  “斯内尔兹,”我说,“你现在过得还可以,你很快就要发财了。”
  他马上紧张起来。
  “赫勒还剩下多少钱?”
  “不,不,”他说,“他人还不错。别让我帮你劫他的钱财。”
  “不,不。告诉我。”
  他算了一下。“他实际上没花多少。在这儿1克莱第都能用好久,他只花了大约200克莱第。”
  “就是说他还剩800克莱第,”我说,“你将把这些钱都从他那儿赢过来。”我想了想又说,“当然要跟我对半分。”
  斯内尔兹的性情很多疑。我掏出装着骰子的小袋,把骰子放在手上,12点朝上,手指关节在桌子上一磕,把骰子抛了出去,所有的骰子都是12点。
  斯内尔兹说:“灌铅的骰子!要是被他揭穿了我的脑袋怎么办?那家伙可是擅打!而且要是你的这副骰子掷出来总是12点,那很快就露馅了,你还得能够悄悄地换上另外一副骰子。我可不擅长这种障眼法。”
  “斯内尔兹,”我说,“如今是现代社会,科学进步了。你不相信我吗?”
  “不。”
  我捡起骰子,合在手掌中间,摇了一下掷了出去。这回骰子里的小铅丸没有沾住,所以掷出来的数字是随意的。
  斯内尔兹迷惑不解地看着骰子。他以为我的手里另外藏了一副骰子,于是他也照样试了一次。他把6个骰子都放在手上,12点朝上,把手背在桌子上一磕,掷出骰子,6个12点。然后他又把骰子在手里摇了摇,掷出去,6个随意的点数。
  “好,很好。”我看着他瞪圆了的眼睛说,“你看,科学又一次取得了胜利。再多试几次。”
  他把骰子摆成不同的数字组合,手背一磕,掷出来的点数都是他事先摆好的那些。他把骰子在手里摇一摇而不磕手背,得到的点数就是随意的。
  一般的骰子游戏只掷两把,一人掷一把,谁掷出的点数大谁就算赢。
  “那么,”我说,“你知道,能掷出的最大点数是72点,72的一半是36。如果你把骰子摆好使每次的点数都大于40点,到最后你总会赢,而你的对手用同样的骰子只能掷出随意的点数。这样你每次的点数虽然不同,但只要大于40点,最后你就能把你对手的钱全部赢过来。他也不会起疑心。”
  “我不干,”斯内尔兹说,“我喜欢赫勒。我被撤职前是飞船联队陆战队的军官。即使是在飞船联队军官中间他也是顶尖人物,我不能为赢点钱而失去一个朋友。”
  “你必须干,否则就得失去脑袋。”我说。
  他看到我的手已经放到炸棍上,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只好低头了。然后他又有点发怒地说:“但我不用我自己的钱。你要命令我干这个,你得给我钱。”
  这家伙耍滑头。我犹豫了,然后又觉得这是一项极好的投资。我刚伸手要掏钱包,斯内尔兹拦住了我。
  “我怀疑,”斯内尔兹说,“你身上带的钱不多。你把赫勒手头的钱数估计错了,我确信他的朋友们给他带来至少5000克莱第。他的钱比你的多多了。”
  对呀,如果我们的本钱太少我们就有可能输掉。必须得掷上好多次,否则赫勒会生疑的。
  “在这种赌博里,”斯内尔兹说,“你要是想赢,就得能先输。搞这玩意我是行家,我从陆战队被开除就是因为搞欺诈。恐怕,你得支点钱,怎么也得跟他的钱差不多,要5000克莱第才保险。要不然我们根本没法开局。”
  这太让我痛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