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老师是鬼
作者:巫门老九      更新:2021-10-30 14:48      字数:4067
  “过了一天,她们三个向我道歉了。”
  “说她们压力太大,口不择言,希望我能原谅她们。”
  “大家在一个宿舍住了两年半了,我也不想闹的太僵,就原谅了她们。”
  “晚上放学的以后,小红偷偷喊住了我,她说她们三个想去闹鬼的旧宿舍楼玩碟仙,问问碟仙自己能不能考上大学。”
  “她说玩碟仙人少了不行,最少也要四个人,想让我一起去。”
  “我胆小,不敢去,小红问我就不想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吗,我心动了,就答应了。”
  再后来的事情,我就知道了。
  彩虹宿舍的四个女孩子,夜里去了废弃的宿舍楼,在406房间玩起了碟仙。
  碟仙说其他三人都能考上大学,而小黄考不上。
  小黄受到打击,在没送走碟仙的情况下,松开了扶住碟子的手。
  “我们从旧宿舍楼逃出来后,我一夜都没睡着。”
  “我想不明白,整个宿舍明明是我学习最好,为什么唯独是我考不上大学。”
  “我偷偷的把眼睛哭红了,第二天被吴茵老师发现,她把我叫进了办公室。”
  “我想他说明了事情,吴茵老师安慰我,说不好迷信,好好复习。”
  “第二天夜里,我实在是太困了,衣服没脱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告诉我,我上当受骗了,根本没有什么碟仙,是其他三人报复我,一起演了一场戏。”
  “那碟子之所以能移动,并非是请来了碟仙,而是她们三人共同用力推动的。”
  “我惊醒过来,质问她们,她们不承认……可从她们脸上的表情我能看得出来……这是真的!”
  “不就是我学习比她们好吗……她们竟然这样戏耍我!”
  “我很生气,跑到厕所里哭,哭了好久,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那个声音问我……想不要复仇?”
  “我想都没想……答……答应了!”
  ……听到小黄的诉说,我被震惊了。
  我和秦琼原本以为,彩虹宿舍的三个女孩子接连自杀,是因为惹到了碟仙。
  而真实的情况却是,根本没有碟仙。
  是小黄的三个舍友,联合作局戏耍了她。
  那……问小黄想不想复仇的声音,又是谁?
  有一个答案是肯定的,声音的主人,不是人。
  如果是人,小黄在厕所里哭,怎么可能会看不见它。
  我问小黄。
  “那个声音,是男是女?”
  “是女的。”
  小黄抽泣了一下。
  “我当时心里特别恨她们,就答应了。”
  “谁知第二天……小粉就跳楼自杀了!”
  “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呜呜呜……”小黄承受不住了,嗷啕痛苦。
  我怕她情绪崩溃,只能先缓一缓,等她情绪稳定下来。
  秦琼把当做香盏的茶碗放在病床旁白的小桌上,又往里添了点安魂香。
  “大哥大姐,剩下的这些安魂香你们收着,够烧一天一夜的了,别断火,你们女儿的情况,应该会改善许多。”
  小黄的父母对我们是千恩万谢。
  过了好一阵,不知道是小黄自己哭够了,还是安魂香的效果更强烈了,她止住了哭声。
  我继续问小黄。
  “你刚刚为什么要拿花瓶砸吴茵老师?”
  我和秦琼进来看她时,小黄同样是情绪激动,但只是把自己藏在枕头下,并没有攻击我们。
  然而吴茵老师一来,她又是扔枕头又是扔花瓶的,如同疯了一般。
  这种区别对待,总不能小黄不理智情况下的随机行为吧?
  我觉得她一定是有理由的。
  小黄犹豫了一下,似乎有话说不出口。
  “我不知道……”她捏了捏病服的衣角。
  “我总觉得,问我要不要报复的声音,和吴茵老师的声音……特别像。”
  和吴茵老师的声音很像?
  相似的声音……奇怪的伤痕颜色……和她靠近时心里不舒服的感觉……我有一种直觉,吴茵老师的身上,隐藏着很大的秘密。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想要跳楼那天的事情,还记不记得?”
  小黄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我们宿舍的三个人,都已经跳楼了,整个宿舍只剩下我一人。”
  “我害怕的睡不着觉,爸爸给我打电话,说明天带我去校外住……”“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很困很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恍惚间,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她说……她已经帮我完成了复仇,现在,是该我报答她了……”“随后,我就没了知觉……再醒来时,是保安章大爷把我从窗户上抱了下来……”我问她。
  “我听你父母说,除了章大爷,吴茵老师也在?”
  小黄点了点头。
  “我隐约记得,章大爷扶着我往楼下走时,吴茵老师从楼下跑了上来。”
  小黄说到这里,捂住了头。
  “我记不清了……”被救下后,小黄情绪彻底失控,变成了之前的样子。
  该问的问题我都问了,和小黄的父母交代了两句,离开了医院。
  回家的路上,秦琼问我。
  “兄弟,你说这害人的鬼,会是谁呢?”
  我用不确定的语气回答。
  “会不会是……吴茵老师?”
  秦琼挠了挠头。
  “我也这么怀疑,只是没证据啊。”
  “按照章大爷的说法,废弃宿舍楼里的中的厉鬼,八成是十五年前第一个自杀的任梅梅。”
  “宿舍楼咱也进去过了,能设下结界的鬼,最低也是夜叉级别了。”
  “而你和吴茵握过手,黄泉阴司印记这不是……没反应嘛!”
  我拍了拍脑袋。
  “秦琼,你说会不会有这么一种可能。”
  “吴茵老师……就是任梅梅!”
  说出这句话,我自己都笑了。
  这怎么可能……任梅梅死了十五年,九成九变成了厉鬼,吴茵老师怎么会是任梅梅。
  笑着笑着,我脸上的表情僵硬住了。
  吴茵老师……真的是人吗?
  她额头上发黑的淤痕,历历在目!然后,之前我想到的恐怖的猜测,再次涌上心头。
  刚被砸伤,皮肤上就出现黑色的淤痕,只有死人才有这种可能。
  我猜测吴茵老师有可能是鬼煞,但又否定了。
  我和铁锤相处了这么久,知道鬼煞是什么样子的,能够一眼认出。
  但我忘记了另外一种可能。
  “借尸还魂!”
  秦琼愣了一下,反问。
  “江辰,你说什么?”
  “我说……借尸还魂!”
  秦琼倒吸一口凉气。
  “像陆静静那样的?”
  “不是!”
  我摇头,陆静静是借用转生戒的力量,将自己的灵魂注入姐姐的身体中。
  她的确是“借尸还魂”,但身体是活的,有心跳、能呼吸。
  而我说的借尸还魂,则是鬼钻入死人的身体中,暂时控制这具身体的法门。
  这种法门,人仍旧是死的,没心跳,也没呼吸。
  秦琼有些不相信。
  “不可能,人没了心跳和呼吸,身体会发臭腐烂的,你看吴茵除了额头伤口有些奇怪,我刚刚说的几条特征她都不符合。”
  我仍旧坚持这个观点。
  “普通恶鬼或许做不到,但她很可能是夜叉级别的鬼。”
  “是不是真的,我们验证一下就知道了。”
  秦琼反问我。
  “怎么验证?”
  “就像你说的,借尸还魂的人,是没有呼吸的,我们再去见一见吴茵老师。”
  人呼吸,胸口是有起伏的。
  一眼就能辨别出来!秦琼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好!”
  天色太晚,我们肯定不会傻到夜间去找吴茵老师。
  我们先回家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再次赶到了学校。
  这一次,还带着铁锤一起来了。
  如果吴茵老师真是任梅梅,真是夜叉,有铁锤在,我和秦琼更安全些。
  我们来的很早,就在学校门口等吴茵老师来上班。
  被我们等到了。
  吴茵老师来到我们身前。
  “江先生、秦先生,你们是在等我吗?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吴茵老师在说话时,我在观察着她的胸口。
  讲道理,吴茵老师的身材,挺火辣的。
  但此刻我却是一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
  我发现,吴茵老师的胸口……没有丝毫起伏!“江先生?”
  吴茵老师喊了我一声,让我惊醒过来。
  “你怎么了?”
  我装作无事的把自己的眼睛从吴茵老师的胸口移开。
  “没事没事,昨晚没睡好,有点走神了。”
  我悄悄看了一眼身旁的秦琼,他也是装作无事的模样,但他眼睛中的波动,已经出卖了他的情绪。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上课了,学生们在等我。”
  “好。”
  吴茵老师刚走两步,我又喊住了她。
  “吴茵老师!”
  她回过头,满脸疑惑。
  “怎么了?”
  我问了一个问题。
  “你在这里教书几年了?”
  “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一年。”
  “没事了,你去忙吧。”
  吴茵老师走了,秦琼揉了揉鼻子。
  “兄弟,看到了?”
  我点点头我,吴茵老师的胸口,没有起伏。
  不仅如此,我还特意观察了她的额头,昨夜被花瓶砸出来的淤伤已经消失不见了。
  正常人,绝对没有这么快的恢复速度。
  她和我猜测的一样,是借尸还魂!在这具驱壳之下,是一只夜叉级别的厉鬼。
  这只夜叉的名字,很有可能是任梅梅!任梅梅将吴茵老师的身体,据为己有。
  铁锤问我。
  “亲爱的,咱接下来怎么做,去打架吗?”
  说着,铁锤握紧小拳头,在我面前扬了扬。
  我拒绝了。
  “不,先不急。”
  能够做出结界的鬼,最少也是夜叉级别的。
  任梅梅在废弃宿舍楼里设下结界,为了什么?
  我敢肯定,这是她的秘密,一个不能我们这样的阴阳师发现的秘密。
  “我们再去探探旧宿舍楼。”
  秘密就藏在废弃宿舍楼的406房间,我想要弄清楚。
  今天是白天去探,还有铁锤在身旁,比起昨天,我更有底气。
  废弃宿舍楼内的窗户玻璃,被阴气浸染成了茶色,阳光几乎无法照入。
  哪怕是白天,废弃宿舍楼内也是昏暗阴沉的。
  我们准备了蜡烛,比起昨晚多准备了几根,万一再被困住,也无需省着用。
  准备妥当后,我们再一次来到废弃宿舍楼前。
  奇怪的是,宿舍楼的大门,没有上锁。
  我走到门前,将锁拿起。
  锁芯没有被撬过的痕迹,是有人用钥匙打开的。
  有钥匙的人,是安保科章大爷。
  章大爷来废弃宿舍楼做什么?
  门开了,倒是不用我们再翻一次窗户,我们从正门走入,顺着楼梯向上走。
  这一次……我们没有再被结界为难,非常顺利的走到了四楼。
  望着墙面挂着的号码牌上的数字4,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么简单就到了?
  406宿舍就在四楼的中央部位,楼梯一转角就能看到。
  与其他闭着门的宿舍不同,406宿舍门,是打开的。
  有烟从宿舍门中飘出,是纸烧过的味道。
  406宿舍里,有人!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到406门前,往门内一看,果然是有人的!一个身穿保安服的老年人,正蹲在地上,往身前铁盆中添纸钱。
  铁盆中,火苗闪动。
  “章大爷?”
  老人听到声音回过头,不是章大爷还能是谁?
  章大爷见到我们,把剩余的纸钱都扔进火盆里,颤巍巍的站起身子。
  他的腿有些抖,我赶紧凑上前扶住他。
  章大爷有些不好意思。
  “上年纪了,蹲一会儿腿就麻了。”
  我看了眼还在着火的铁盆。
  “章大爷,您怎么会在这?”
  章大爷笑呵呵的。
  “昨天晚上,我梦到梅梅了,她生前就是个腼腆的孩子,我怕她是在阴间钱不够用了,不好意思托梦跟家里要,今天过来给她烧点。”
  等铁盆里的火灭了,章大爷把盆端了起来。
  “我该回去值岗了,钥匙留给你们,走的时候,记得锁门。”
  我说好,接过了宿舍楼的钥匙。
  章大爷离开了,我能听到他下楼时鞋底与楼梯摩擦的声音。
  铁锤打量着406宿舍。
  “亲爱的,这宿舍除了脏,没啥奇怪的地方啊?”
  脏也不奇怪吧,已经已经荒废了十五年。
  我感受了一下,并没有在宿舍中感受到阴气,更别说鬼了。
  也对,毕竟有任梅梅这只夜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