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为什么不走
作者:巫门老九      更新:2021-10-30 14:48      字数:3258
  一山难容二虎,一个宿舍楼也容不下两只鬼。
  章大爷的脚步声消失了,他应该已经走出了宿舍楼。
  忽然间,我们周围的光景,暗淡了许多。
  “亲爱的,怎么变暗了?”
  我这才发觉,刚刚宿舍里的玻璃,是透明的。
  而现在,玻璃重新变成了被阴气浸染过后的茶色。
  外面的阳光,连十分之一都透不进来。
  “蜡烛。”
  我从口袋里掏出火柴,将我们手中的蜡烛一一点燃。
  406宿舍这才有了些光亮。
  忽然间,我手心中的黄泉阴司印记,有了反应。
  我下意识的向前看去,只见406宿舍的窗户前,有六道影子,看不清楚。
  引起黄泉阴司印记反应的,就是它们。
  我拿着蜡烛走上前,当烛火靠近后,我终于看清六道影子是什么了。
  是六张惨白惨白,满脸血污的……鬼脸!“卧槽!”
  我被面前忽然出现的六张鬼脸着实下了一跳,几乎要忍不住一巴掌拍上去,用黄泉阴司印记把它们拍个魂飞魄散。
  好在我忍住了。
  我向后退了一步,手中的蜡烛却是往前伸了一下。
  这下,我看清这六个人……不,六只鬼的模样。
  这六只,都是女鬼。
  看她们的模样,都很年轻,还都是摔死的。
  我打量着六只女鬼,从她们身上的衣物可以判断,这六个人并非一个年代死的。
  其中三个女孩,穿的是十几年前的衣服。
  而另外三个女孩,衣服款式就现代多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前三个女孩,是十五年前在这间406宿舍跳楼的。
  另外三个女孩,则是最近跳的,小黄的舍友。
  这六只鬼,眼神都十分呆滞,似乎被什么力量给控制、拘禁,完全无法对外界做出反应。
  这一幕,秦琼和铁锤也都看到了。
  “兄弟,六个人!”
  我明白秦琼的意思,这间宿舍,总共跳了七个人。
  这里,却只有六只鬼。
  毫无疑问,任梅梅不在。
  看来,我们猜测的是正确的,六起跳楼案,的的确确都是任梅梅做的。
  问小黄想不想复仇的神秘声音,也是任梅梅。
  小黄说这个神秘声音很像吴茵老师的声音,也是对的,因为吴茵老师躯体里藏着的魂魄,是任梅梅。
  我看着眼前毫无反应的六只鬼,心中猜想到一种可能。
  任梅梅十五年前杀人,或许是和舍友有矛盾。
  只是时隔了十五年,她为何会重新害人?
  秦琼之前说的没错,借尸还魂终究不是真正活过来,没有心跳和呼吸的身体,会腐烂发臭。
  任梅梅之所以能维持住吴茵老师的身体不发生这些变化,靠的怕不仅仅是夜叉的强大力量,还有……阴魂!这些被她拘禁的阴魂,就是维持吴茵老师尸体不腐的秘诀!也就是说……只要能把这六个女孩的阴魂超度,那任梅梅的法术就维持不下去了。
  送走她们!我伸出右手,黄泉阴司印记感应到我的想法,变得滚烫。
  我想要打开地狱之门,将六个女孩的阴魂送走。
  然而……事情变得不对劲起来。
  “亲爱的,你在摆poss吗?”
  我当然不是在摆poss,我想打开地狱之门。
  可是……任凭我手心中的黄泉阴司印记如何滚烫,门始终没有打开!这是我得到黄泉阴司印记之后,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秦琼问我。
  “怎么了?”
  我又尝试了一次,仍旧不行。
  “地狱之门,打不开了!”
  听到我的话,秦琼也紧张起来。
  “是不是结界又张开了?”
  有可能!刚刚我明明看不到这六只鬼的,忽然能看见,应该是结界的功劳。
  “哒!哒!哒!”
  有声音传来。
  这是高跟鞋踩地的声音。
  有人……来了!是谁!我们离开406宿舍,来到了四楼楼梯前。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
  我屏气凝神,迎接脚步声主人的到来。
  就在这时,我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我明明在结界里,怎么会有信号呢?
  我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是一个陌生电话。
  电话接通了,话筒里传出一个焦急的声音。
  “江先生,江先生!不好了!我女儿她不见了!”
  这个声音我听出来了,是小黄的父亲,昨晚分别时,我曾经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他。
  小黄……不见了?
  我正准备开口询问,小黄父亲的声音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嘟嘟嘟”的忙音。
  我把手机拿到眼前一看,没信号了。
  “哒!哒!哒!”
  脚步声更加响亮,而且已经非常非常近了!下一刻,我在楼梯拐角处,看到了人影。
  我立马瞪大了眼睛……是小黄!小黄身上还穿着病服,眼神迷茫,一步一步踉跄着往四楼走。
  她被鬼迷了心窍!我低头看向小黄的双脚,她脚上穿的,是医院里提供的白色拖鞋。
  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并非是她发出来的。
  “哒!哒!哒!”
  我看到了高跟鞋,和昨晚在医院里见到的那双一模一样。
  吴茵老师的高跟鞋!我稍稍抬头,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脸庞。
  吴茵老师也在看着我,面带微笑,她抓着小黄的手腕,停下了脚步。
  我们相隔着半层楼梯,对视着。
  我先开了口。
  “我是该叫你吴茵老师,还是任梅梅?”
  我眼前的女人,继续笑着,笑的非常灿烂。
  “都可以,我以前叫任梅梅,以后……就叫吴茵了。”
  那还是叫任梅梅吧,相比于身体这个驱壳,魂魄才是人的本质。
  我看了眼小黄。
  “你是靠着人的魂魄,来维持身躯不腐烂的吧?”
  任梅梅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没错,刚刚死去的人,阴魂很新鲜,带有生命残留的力量。”
  “用这种力量,可以保证尸体最少两个月不腐。”
  韩署说,吴茵老师“死而复生”是半年前的事情,按照时间推算,她该杀第四个人了。
  小黄,就是第四个人!我咬牙切齿的质问。
  “你还能一直杀下去不成!”
  任梅梅摆摆手。
  “当然不,杀的太多了,就不容易伪装成意外了。”
  “这才杀了三个,就被你们盯上了,要是再多杀几个,保不齐又会来什么人。”
  她伸手摸了摸小黄的下巴,小黄的眼神,没有丝毫不动。
  “这个姑娘,是我要杀的最后一个学生了。”
  “说实话,我现在借用吴茵老师身份,挺舍不得杀学生的。”
  “毕竟师生情……是很浓的嘛!”
  我怒斥道。
  “你要是在乎师生情,就不会杀她们了!”
  吴茵老师的神色变了,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你是说小黄的三个舍友吗?”
  “她们该死!”
  “她们和十五年前那三个贱人一样,因为嫉妒和得不到,想要毁了有上进心的女孩!”
  十五年前的三个人?
  任梅梅指的是406宿舍的三个舍友。
  我问她。
  “我听章大爷说,十五年前你是因为考试作弊被发现自杀的,是真的吗?”
  任梅梅的脸上,写满了怨恨。
  “我是自杀的,这没错。”
  “可我没有作弊!”
  任梅梅的眼中有怒火。
  “我才没有作弊!”
  “我是班里排名前十的好学生,我能考上好大学,我为什么要作弊!”
  章大爷说,任梅梅在世时,是一个非常好学的姑娘。
  她不仅在教室里学习,课外时间,她也总抱着一本书。
  直到今日,章大爷仍不相信任梅梅会在一场模拟考试中作弊。
  我手中的黄泉阴司印记发烫,这股热量顺着我的手臂传导到我的眼睛中,我看到了任梅梅身上散发出的怨气。
  我明白了,十五年前的作弊事件中,有冤情。
  “到底怎么回事?”
  我故意这样询问,并非是一定要知道答案,而是为了让任梅梅诉说出来,消减怨念。
  不管什么鬼,怨念越强,力量就越大。
  “是她们……她们诬陷我!”
  任梅梅伸出手,指向就在楼梯隔壁的406宿舍。
  “她们嫉妒我学习好!能考上大学!”
  “她们知道自己考不上,也不想让我考上!”
  “在我睡觉的时候,她们偷偷的在我口袋里藏了小抄,考试时向老师举报我。”
  “你们知道明明不是自己做的,却百口莫辩的感觉吗……”任梅梅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学校里取消了我的高考资格,那三个贱人……竟然买了酒在宿舍里庆祝!”
  “我去质问她们,你猜她们说了什么?”
  “她们三个承认是她们做的,还笑着问我,你能怎么办?”
  “她们说,她们考不上大学,我也别想考上!”
  说到这里时,任梅梅的眼中,留下两行……血泪!她长啸一声。
  “我恨!”
  任梅梅伸手擦脸,血痕在她的脸上抹出一道深深的痕迹,格外的狰狞。
  “我恨她们!”
  “我诅咒她们!”
  “我告诉她们,她们毁了我,我也会毁了她们,我会化成厉鬼,再来找她们的!‘任梅梅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我当着她们的面,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我到现在还记得,在我跳下去的一瞬间,她们满脸恐惧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
  “我说到做到了。”
  “我化身厉鬼,上她们的身,让她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爬上窗户,内心充满恐惧的……跳下去!”
  “我附在她们身上,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她们心中真实的恐惧。”
  “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太美妙了哈哈哈哈哈!”
  “对了,杀了她们我还不满意,我把她们的魂魄禁锢在406宿舍,我要她们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在无尽的时间里受折磨。”
  我质问她。
  “你既然已经报仇了,为什么不离去?”
  任梅梅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望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