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死党
作者:暗魔师      更新:2021-10-24 17:19      字数:2138
  第14章:死党
  器(殿diàn)中。
  梁宇冷哼一声,心中却疑惑秦尘明明是一个炼器天才,为何在秦家的地位却如此之低。
  不过,既然秦尘自己没说出来,他自然也不会白痴到掺和秦尘的家事中去。
  “从今往后,你离那秦奋远一点,否则,我立刻将你逐出我门下。”梁宇对着赵灵珊冷冷道。
  “是,弟子以后再不和秦家人有任何来往。”赵灵珊不敢反驳。
  “那秦尘,你还是可以认识认识的,此人非同一般,前途无量。”梁宇想到先前的了炼制,此刻还有一种战栗的感觉。
  赵灵珊一怔,一脸懵色。
  这,好像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啊。
  难道师父不是因为秦尘惹怒了他,才让自己不和秦家人接触的么?
  “天脉神针已经炼制而成,必须找个地方尽快重塑经脉,时间拖得越久,对我就越不利。”
  秦尘一个人走在路上,暗自寻思。
  回秦府肯定不行,他和母亲在秦府的地位太低,赵夫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派人来找麻烦,一旦打扰了他重塑经脉的过程,后果不堪设想。
  想了半天,秦尘终于想到了一个地方:天星学院。
  天星学院,是王都王侯子弟、平民天才们的学习之地,有专门的修炼室,而且,绝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打扰。
  “就回学院。”
  想到这里,秦尘径直朝着天星学院走去。
  天星学院,坐落在王都中心,距离器(殿diàn)仅有几个街区。
  一刻钟之后,秦尘就来到了学院之中。
  熙熙攘攘的人群,高耸的建筑,青(春chūn)洋溢的学员,所有的一切,都给秦尘一种十分新奇的感觉。
  只是,秦尘却没有时间去欣赏。
  对于他来说,现在的每一分钟都无比的宝贵。
  他必须抓住每一分能节省的时间。
  可是,偏偏却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
  “呦,这不是有着‘血脉之猪’美誉的秦尘么?上次被爷爷我揍了之后,这么快就又活蹦乱跳了?生命力(挺tǐng)旺盛的嘛!”
  一个刺耳嘲讽的声音响起。
  四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从路边的小树林里走了出来,面色不善的拦住了秦尘。
  领头一人,(身shēn)穿锦袍,方头大耳,神态嚣张,正是几天前在决斗中,将秦尘打昏死过去的魏其侯家公子——魏震。
  魏其侯在朝中权势颇大,因此魏震(身shēn)边自然也跟着一群狐朋狗友,都是大齐国的官宦子弟,仗着(身shēn)份在学院里经常作恶多端,寻衅滋事。
  不过,魏震虽然在学院横行霸道,他的武道天赋却也相当惊人。
  他只比秦尘大几个月,已经是人级中期的武者,而且觉醒的是二品血脉。
  上次和秦尘决斗的时候,他一直隐藏着自己人级中期的修为,结果借着决斗机会突然暴起而击,才将秦尘从决斗台上重伤打落,可谓是(阴yīn)险至极。
  而且,他还有个高级班的哥哥,即将跨入地级,从天星学院毕业。
  所以,行事才会如此嚣张霸道。
  若是以前,秦尘听到了这样的话,定然会被惹怒,不顾一切的和对方打成一团。
  但是此时,他直接无视了面前嚣张的魏震四人,将几人当成了空气,看都不看一眼,从一旁绕过了四人。
  魏震一愣,脸色一变,眼底闪过一丝(阴yīn)冷。
  被自己狂揍了一顿,秦尘这家伙竟然敢无视自己了,难道还没吸取教训么?看来是自己之前太仁慈了,没打死这家伙。
  他一使眼色,一旁的三个跟班立刻狞笑着冲了上去,又一次拦下了秦尘。
  “‘血脉之猪’,急着跑什么跑,来,陪哥几个练练。”
  三人带着不怀好意的怪笑,捏着拳头((逼bī)bī)近秦尘。
  “魏震,你们几个想要干什么?”
  突然后方一声大喝声传来,两名少年跑了过来,一脸怒气的挡在了秦尘面前。
  此时树林边上聚集了不少看(热rè)闹的学员,纷纷指指点点的议论起来。
  魏震脸色一沉,(阴yīn)恻恻道:“林天、张英,这里的事(情qíng)和你们无关,给我滚开。”
  “哼,魏震,上次你打伤尘少这笔账还没和你算,今天有我们在,你休想动尘少。”那被叫做林天和张英的少年疾声大喝,神(情qíng)愤怒。
  而后,他们对秦尘道:“尘少,你先走。”
  他们听说秦尘上次被魏震打昏之后,差点一命呜呼,心中十分担心秦尘。
  秦尘心中顿时产生一丝异样的感觉。
  林天和张英,是他在天星学院中的死党。
  其中,林天和张英还认秦尘为老大,称他尘少,是秦尘在学院里鲜有的铁杆。
  只是,经历了前世风少羽的背叛,秦尘心中对所谓的兄弟难免有些不是滋味。
  魏震大怒,冷笑道:“林天、张英,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那好,上次没教训到你们,这次连你们两个一起揍,给我上。”
  魏震一声大吼,他那三名蓄势待发的跟班第一时间就冲了上来。
  其中两人分别扑向林天和张英,还有一人则是扑向秦尘。
  五人的修为俱在人级初期,属于学院中级班的弟子,实力可谓是在伯仲之间,张英见状脸色大变,挡住自己对手的同时,也出手拦向了另一名扑向秦尘的对手。
  “哼,张英,你自(身shēn)都难保了,还敢分神,那就先拿你算账。”
  魏震冷笑一声,目光(阴yīn)恻恻的,纵(身shēn)而上,一拳就轰在张英的拳面之上,魏震乃是人级中期的武者,一拳之下,张英顿时痛哼一声,被震飞出去,右手剧痛发麻,几乎都被震断了。
  “张英。”林天脸色大变,想要上前支援,却被另外三人拦住,双拳打在他(身shēn)上,嘴角顿时溢出一丝鲜血,蹬蹬蹬倒退开三步,气息虚浮。
  “尘少,你快跑。”
  即便是这个时候,林天和张英还在关心秦尘。
  “嘿嘿,他能跑哪里去?先揍扁你们两个,再来教训他。”魏震狰狞的大笑道。
  “哼。”秦尘目光一冷,他虽然对兄弟之(情qíng)有些别扭,但不代表别人就可以随意欺辱他的兄弟了。
  冷哼声下,秦尘突然跨前一步,步入战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