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神针成
作者:暗魔师      更新:2021-10-24 17:19      字数:2425
  第13章:神针成
  “太慢了,你来催动阵纹,我来祛除杂质。”
  秦尘又冷喝一声,双手迅速捏动道道手诀,只见一股股极其细弱的精神力没入被烧融的黑耀冥石之中,以一种极高的频率震((荡dàng)dàng)起来,紧接着一颗颗粉尘模样的杂质便飘离出去,而黑耀冥石所化的液态物质则愈发的色泽亮丽起来,从原本的暗黑,渐渐的变成亮黑之色,到了最后球面犹如镜子一般,能清晰的倒影出来人脸。
  一旁的梁宇早已看得呆了,秦尘的精神力明明连一阶都没有达到,比起他的二阶精神力差了简直十万八千里,但是提纯的速度却是他的数倍以上,完全颠覆了他对炼器方面的理解。
  等到秦尘提纯结束,梁宇才手忙脚乱的开始催动阵纹。
  “嗡!”
  秦尘先前所刻画的阵纹迅速的活了过来,一道道纹路犹如霓虹灯一般,不断被点亮,一种奇特的力场在整个炼器室内((荡dàng)dàng)漾开来。
  秦尘一指阵纹台,精神力介入阵法之中,黑耀冥石所化的液态圆球似乎受到了阵法之力的牵引,自主的进入到了阵法之中,悬浮在璀璨的阵法上空,不住的震颤。
  黑耀冥石液体跳动的频率越来越高,原本光滑的球面突出道道尖刺,秦尘小心的用精神力控制黑耀冥石的节奏,任其跳动。
  根根尖刺不断蔓延,秦尘利用精神力控制尖刺的生长,只见无数尖刺竟自然的生长出无数细微螺纹,整个过程,根本不需要秦尘刻意((操cāo)cāo)控,完全是利用精神力进行细微的引导。
  梁宇一边控制阵纹运转,一边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瞪爆了。
  秦尘的炼制过程,与正常的宝兵炼制截然不同,根本难以理解,如同在看天书。
  “分!”
  突然,秦尘低喝一声,双瞳绽放出神光,右手伸出食指在那黑耀冥石材料上轻轻一点。
  “噗!”的一声,黑耀冥石材料陡然炸裂开来,化为十八根精光熠熠的细小针芒,绽放出刺目光芒。
  十八根神针轻轻落入秦尘手中,每一根都晶莹剔透,上面遍布螺旋花纹和道道符箓阵纹,如天然而成,巧夺天工,令人心驰目眩。
  “总算炼制成了。”
  秦尘长呼一口气,擦去额头汗水,小心的将十八根神针包裹起来,收入囊中。
  他利用前世丰富的经验,再加上梁宇的协助,终于炼制出了普通三阶炼器师也未必能够炼制出的天脉神针,心中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秦尘看了陷入呆滞的梁宇一眼,淡淡道:“取月牙叶二两,加入三株芦荟花,置于无根水中用文火熬制两个时辰,每夜子时泡浴半个时辰,七天之后,魅毒自解。”
  梁宇此时还处于整个炼制的震惊之中,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秦尘已经离开了炼器室。
  “此子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拥有如此厉害的炼器造诣,深不可测,简直深不可测!”梁宇内心无比的震撼,自从成为一名炼器师后,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无知。
  那种强烈的冲击,令他心中对秦尘竟然生出了丝丝崇拜和敬佩,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会有这样的念头。
  “此子决不可与之为敌。”梁宇深吸一口气,先前的怨毒和忿恨早已彻底消失,心中甚至有种要拜秦尘为师的冲动。
  只要掌握秦尘先前所炼制的手法,他敢肯定,自己在炼器一途,必然会达到一个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地步。
  器(殿diàn)之中,被梁宇赶出来的秦奋和赵灵珊正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而后,他们便看到走出来的秦尘。
  “秦尘,你到底对梁大师说了什么,为什么梁大师会如此愤怒。”秦奋快步来到秦尘面前,怒声咆哮。
  秦尘瞥了他一眼,而后直接无视了他,朝器(殿diàn)外走去。
  “可恶。”秦奋勃然大怒,秦尘三番两次的蔑视彻底激怒了他,(身shēn)形一纵,他面目狰狞,一拳朝秦尘就轰了过去。
  “住手!”
  从器(殿diàn)中匆匆走出来的梁宇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勃然一声怒喝。
  “轰!”
  一道无形的劲气席卷而出,轰在秦奋(身shēn)上,瞬间就将他震飞在地上,无比狼狈。
  “师父。”赵灵珊急忙上前。
  梁宇没有理她,直接来到秦奋(身shēn)前,眯着眼睛怒道:“哼,此地乃是器(殿diàn),你随意动手,是无视我器(殿diàn)的规矩么?”
  梁宇目光冰冷,浑(身shēn)散发出有如实质般的杀意。
  “这不是秦家的二公吗?他怎么得罪梁大师了?”
  “敢在器(殿diàn)动手,不要命了他?”
  “嘿嘿,安平候虽然官拜中郎将,但器(殿diàn)可不会卖他安平候的面子。”
  这时一楼的大厅中不少人来来往往,听到这里的动静,顿时驻足脚步,纷纷诧异的望来,等着看好戏。
  秦奋被梁宇轰翻在地,浑(身shēn)酸痛无比,可内心的恐惧却比**的痛楚更加强烈,他一个激灵,急忙翻(身shēn)而起,惶恐道:“梁大师,在下非是有意如此,只是见秦尘敢对大师你不敬,所以想擒拿此人,还请大师恕罪。大师你放心,等回去后,在下一定让父亲狠狠责罚秦尘,让他到大师你面前亲自负荆请罪。”
  梁宇冷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刚才那人是你秦家的人?”
  秦奋以为秦尘得罪了梁宇,急忙解释道:“梁大师,秦尘虽然是我秦家之人,但他却是我姑姑的私生子,一个野种,我父亲他一心想要将这小畜生赶出秦府,所以他的所作所为,和我们秦家无关。”
  他心中怨恨,咬牙不已,暗地里将秦尘骂了十八遍。
  “原来是他!”
  梁宇微微沉思,秦月池的事(情qíng),他当然听说过。
  “梁大师,我现在就把这小畜生给你抓回来,给你狠狠教训。”秦奋说着就要冲出去。
  “不必了,你们秦家的事(情qíng),我没兴趣知道,我也不想和你秦家有丝毫瓜葛,你走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至于你的宝兵,哼,你在我器(殿diàn)动手,不惩罚你,已经是仁慈,就休想要了,滚吧。”
  “大师,我……”秦奋一下子懵((逼bī)bī)了,梁宇大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准备给自己炼制宝兵了么?刚刚他可是明明答应了啊。
  “你什么你,还不滚,难道要我亲自把你扔出去么!”梁宇眼瞳一眯,一丝杀气流露而出。
  “是,我滚,我马上滚!”
  在周围惊异的纷纷议论中,秦奋满脸通红,羞愤不堪的离开了器(殿diàn)。
  来到器(殿diàn)外,秦奋(身shēn)上的杀气有如实质,内心狰狞的咆哮起来,“该死的秦尘,若非是他,我怎么会被梁宇大师辱骂,而且还损失了一件宝兵,你给我等着,这个羞辱之仇,我一定要报!”
  秦奋恨得咬牙切齿,目光中闪过怨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