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七十九章 剑尊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7      字数:3521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天道笛和地魔雀体内的黑暗气息极为诡异,太清祖师、煜神王、修辰天神相继出手。他们皆是老牌封王称尊者,一个比一个道法高深,尽施道家、剑道、修罗族秘法,却无可奈何。
  化解不了器灵体内的黑暗气息。
  女子形态的黑色剪影,道:“让天道笛的执掌者出手吧,她精神力强大,或可抹去黑暗气息。”
  张若尘知晓纪梵心的情况多么严重,必须静心修行,暂时不想惊动她。
  “我来试试!”
  张若尘引动黑暗奥义,同时,太阴显化出来,呈玉树墨月的奇景。
  刹那间,他化身为黑暗主神,青木大陆上不知多少万里的疆域,白昼变黑夜,光芒消逝,阴寒力量席卷山河大地。
  道宫所在的悬空岛,化为极暗之地。
  两道黑色剪影体内的黑暗气息,一丝丝被抽离出来,涌入墨月。顿时,张若尘的太阴,变得更加阴寒刺骨,幽深慑人。
  不多时,张若尘散去黑暗奥义,光明重回大地。
  道宫中的诸位大神,依旧还处于屏息凝神的状态。
  刚才,张若尘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强大了,震慑他们的心神。那种力量波动,绝不是大神层次。
  “他已经是神尊?或者说,大神境界拥有了神尊的力量?”玉灵神一双美眸,盯着上方与诸位神王神尊平起平坐的张若尘,心中情绪波动强烈。
  回想张若尘第一次拜访她时,这才没过去多久,已经让她有种物是人非,恍若隔世之感。
  她赌对了!
  以她太虚古神的身份,在张若尘还是上位神时便达成合作,两者的关系由此紧紧相连。对她而言,已经获得了想要的回报。
  对夜叉族而言,真正的崛起之路,才刚刚开始。
  如何深入的将夜叉族和张若尘绑在一起,成为玉灵神接下来需要好好思考的一件事。
  道宫中心,两道黑色剪影变得凝实了许多,身上的黑暗气息退散了大概三分之一。
  不再是剪影的样子,像是魂影。
  修辰天神颇为羡慕,道:“本神若为黑暗主神,必定打破战力桎梏,可逆境伐上,遇到乾坤无量中期,也能败之。别的黑暗之道封王称尊者拼命一生,也难以收集到十分之一黑暗奥义,他却唾手可得。比不了,比不了,不用靠自己。”
  又在内含张若尘。
  修辰天神神魂超越十成无量后,越来越大胆了,觉得张若尘需要她,很有恃无恐。
  张若尘看向天道笛和地魔雀的两道旧灵,道:“至少还需要五次,才能将你们身上的黑暗气息完全抽除。这段时间,你们不可离开玉清祖师的剑!”
  随后,张若尘向两道旧灵询问了远古一战的一些事,但它们被黑暗侵蚀太深,记得的不多。
  而且那个时候,它们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处在大神层次,知道的还不如张若尘从剑祖那里了解到的多。
  太清祖师凝视太阴中心的玉树墨月,道:“将黑暗气息吸收进自己体内,未必是一件好事。今后,必会承受这份因果!”
  “祖师放心,我可将之炼化。”张若尘道。
  无极神道运转,太极阴阳图如天道在人间的化身,缓缓旋转间,墨月中的黑暗气息消散于无形。
  墨月仅吸收了其中最精纯的黑暗力量。
  玉清祖师大笑:“我们这徒孙修成的可是天下一品之道,其中一些玄奥,已超出我们现在修为的认知。凭此神道,可破世间万道诸法。”
  煜神王、玉清祖师、太清祖师相继离开,去启动阵法,密切监视黑暗虚空中的动静。
  飞出剑界大气层,玉清祖师脸色凝肃,道:“上清或许还活着!”
  太清祖师脸色很复杂,既有一丝激动,也有些许担忧,道:“你也感应到了?”
  “剑源神树再次绽放的时候,出现了空间波动。就是那时,我感应到了上清的气息,他很有可能被困在了某个特殊的地方,即像是在剑神殿中,又像是在遥远的天外。”玉清祖师道。
  太清祖师道:“这怎么可能呢?若上清一直被困在剑神殿,二十万年前,回昆仑界的又是谁?”
  “现在的剑神殿太危险了,以我们乾坤无量巅峰的修为,能自保就已经不错。”玉清祖师道:“等太上和龙主来到剑界,无论如何,必须一同征战剑神殿,将所有隐秘查清楚。”
  太清祖师道:“若太上无法离开昆仑,龙主被留在了天庭宇宙,来的是星海垂钓者和九天,我们是否要去拜访他们,将剑神殿的事全部告知?”
  玉清祖师叹道:“现在这种局势,再隐瞒他们,已经没有意义了!再说,那么多神灵都知晓剑神殿,怎么瞒得住两位天圆无缺者?”
  ……
  张若尘细思天道笛和地魔雀的旧灵透露的各种信息,整理分析。
  如果所谓的“黑暗”在沉寂期,剑魂凼最大的威胁,便是与离恨天相连的世界裂缝。那么,逆神族大长老以最后的神力,借剑源神树和三千剑神的精神意志封住残破的剑神殿,也就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天初文明、星桓天、百族王城各族的大神,相继走出道宫,准备去启动神阵。
  他们都在以神念交流。
  今天这场议会,让他们深切意识到,在剑界,大神只有旁听的资格,真正的决策层是那些封王称尊者。
  这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以剑界现在的实力,无论是最顶层的战力,还是神灵和圣境修士的数量,绝不弱于地狱界的任何一个大族,或者天庭的任何一个主宰世界。
  这样的超然大势力,自会有一套统治结构。
  夜叉族族长以精神力,向夜叉族的大神传音,道:“你们发现了吗?剑界的封王称尊者,已经不下十位,任何一个走出去,都能灭掉一片星域。我族本是剑界第一大族,但却只有一位无量老祖。这第一大族的规模,还能维持多久?”
  祖界界尊道:“天初文明四位太虚古神在剑神殿不知获得了什么机缘,个个修为大增,而且精气神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未来他们中,或有人能冲破极境,成为天初文明的第二位封王称尊者。”
  “天初文明最有希望冲击无量的,是那位新天主。”夜叉族族长道。
  夜叉族大神的危机感很强,他们族群规模虽大,但,与剑界高层的关系太边缘化。只靠一位无量老祖支撑,未来风险太大。
  玉灵神能理解他们的担忧,也知晓他们心中所想,无外乎是希望她能与张若尘多亲近,为夜叉族的未来做出牺牲。
  但,他们也太小觑张若尘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炼到现在的超然层次,岂是“风流”二字就能评断?
  美色,对他而言,只能算是锦上添花,绝不是必须品。
  若没有足够的价值,只靠美色,想要打动张若尘,无疑是痴人说梦。
  “韩姑娘,且回道宫,有要事相商。”张若尘的声音,从道宫中传来。
  夜叉族诸神皆向玉灵神看去。
  玉灵神飘然而去,如流光一般,回到道宫中。她妖娆身姿,眼神灵动,气质有深沉悠远的神秘。
  玉灵神施施然向张若尘躬身行礼,道:“不知若尘剑尊有何吩咐?”
  张若尘起身,自有一股威势外散,却含笑道:“韩姑娘乃我好友,何须以剑尊二字相称?再说,我现在还不是神尊呢?”
  玉灵神玉腮溢光,巧笑倩兮,道:“与神尊有什么区别呢?”
  “且先不谈这个,我这里有两件好事。第一,你派人从夜叉族挑选十位天资最为卓绝的英才,年龄不限,修为不限,修为若高自然更好。”张若尘道。
  玉灵神好奇,道:“不知剑尊这是意欲何为?”
  “我要以无极神道,洗练他们的根基,让他们未来有更大的机会踏入神境,甚至更高的层次。”张若尘道。
  玉灵神不再是先前那样的带有讨好之意的假笑,发自内心的洋溢出笑容,道:“本神替族中才俊,多谢剑尊的栽培之恩。今后,他们可算是剑尊的亲传弟子?”
  “不算,但可以记名。”
  张若尘道:“我意让剑界长久发展,培养大批有成神之资的后生晚辈。今后,每百年,夜叉族都有一个名额。”
  以无极神道强行拔高修士的潜力天资,若是所用过度,必遭天地反噬。
  正是如此,张若尘严格控制数量。
  百年从夜叉族挑选一位,一个元会就是一千多位。其中,只要有十分之一成神,多个元会积累下来,就将是一个恐怖的数量。
  本就是百年一出的最顶尖天才,成神的概率,显然远不止十分之一。
  玉灵神看得很透,知晓张若尘此举,是有意将夜叉族最顶尖的天才全部掌控在手中,今后这些人踏入神境,便都是他的门人。
  但,对夜叉族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何尝不是崛起的机会?
  玉灵神身上光雨流动,姣好丰腴的身材极为诱人,道:“并非玉灵贪心,但还是想问,剑尊的第二件好事又是什么呢?”
  张若尘道:“你已经达到身停境界了吧?”
  “没错!但,我所修炼的道,不算是肉身强大的道,要破身停,怕是很难,希望下一次元会劫难的时候,可以成功。”
  玉灵神心情沉重,因为在太虚大神中,她的年龄已经不算小。若下一次元会劫难,无法破身停,那么此生也都不可能破这个境界了!
  “下一次元会劫难,岂不是还要等十二万年?目前,正是用人之际。”张若尘取出一只木匣,递给她,道:“服下此丹,数十年内,你当可破身停。”
  玉灵神将信将疑的打开木匣,看见里面的通天神丹,感受着神丹散发出来的强大丹气,立即便要单膝跪地。
  她是真的心悦诚服了!
  若张若尘有意立她为神尊神妃,她觉得是自己之福。
  张若尘的年龄虽不算大,但心魄和气量,却远胜当世的那些掌权者。
  张若尘神气外散,以无形之力,搀扶住她。
  玉灵神倒也不矫情,不再去拜,唇红齿白一笑:“剑尊之情,韩玉灵领了!今后有任何吩咐,玉灵绝不敢推辞。夜叉族也有一件厚礼相送!”
  “哦?”
  张若尘露出好奇神色。
  玉灵神妖媚而倾城,道:“哪能让若尘剑尊一直付出?夜叉族昔日乃是傲立寰宇的超级大族,自有非凡底蕴。寻常之物,剑尊怕是看不上眼,但夜叉始祖留下的物品,剑尊应该还是感兴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