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七十八章 剑魂凼深处的黑暗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7      字数:3230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大长老并未活过来。
  他虽浑身发光,身体却始终静止不动,如同泥塑。
  身已死,魂已散,唯有精神未灭。
  是剑源神树蕴含的神秘力量,将大长老的精气神保留了下来,在白卿儿血气的刺激下才苏醒,一语惊退了雷祖。
  其实,雷祖若是再稍停留片刻,就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白卿儿跪在大长老身前,仔细聆听。
  大长老以精神遗念,向她讲述着什么,她时时点头,目光虔诚,随后深深磕头,神情悲痛。
  逆神族的精神旗帜,终究逝去。
  她能感受到大长老心中的遗憾,当年若能找到剑界,逆神族绝大多数族人或许可以免受劫难。
  历经千辛万苦,走到剑神殿,生命却已枯竭。
  “哗!”
  大长老的心口位置,飞出一座小型宇宙,里面星光璀璨,时而虚幻,时而真实。
  星云绚烂,星河蜿蜒。
  这是大长老的神心,以小型宇宙的形态显化,代表无穷无尽,浩瀚无边。
  神心撞入进白卿儿体内。
  顿时,她身上爆发出刺目至极的光华,头顶出现一片星空,脚下星云斑斓。
  强大的精神力场域,将她笼罩,万邪不侵。
  她伸手,轻轻松松就将青山神杖抓起,精神力波动更加强烈了!一瞬间,头顶的星空,脚下的星云,如潮水一般涌回身体。
  她摇摇欲坠,向右侧倒,被张若尘抱住。
  之前,白卿儿的神魂和精神,便遭受重创。在这种虚弱的状态下,接受完大长老的精神力传承,便再也坚持不住。
  苍老的声音,传入张若尘耳中:“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我会以最后的神力,借剑源神树和三千剑神的精神意志,封住这里千年。去请昊天,让他带领天庭诸神,平剑魂凼!”
  玉清祖师和太清祖师杀退满天邪异,刚刚赶过来,大长老体内,神海燃烧,神源龟裂,强大的神力潮汐和规则神纹,撞击在他们身上。
  “哗啦!”
  时空被打穿,出现一条彩色长虹。
  空间塌陷,空间规则在身周流动。
  在彩色神力的包裹下,张若尘等人刹那间飞出去遥远虚空。
  再次停下时,他们周围寂静无声,漆黑冰冷,不知距离暗夜星门和剑神殿多么遥远。
  “好厉害的空间手段,刹那间横渡一片星域,我们至少已在千万神灵步之外。”
  张若尘手中抱着失去意识的白卿儿,心中感叹,继而,目光看向化为照神莲的纪梵心,以精神力询问她的情况。
  “肉身毁了,需重修武道。精神力很难掌握,你们最好离我远一些,否则,或会伤到你们。”纪梵心道。
  她说得轻描淡写,但张若尘能看出她的情况很不妙,神魂虚弱,短时间内若再出手,必然非常危险。
  “走,先回剑界。”
  张若尘担心雷祖能洞察天机,识破大长老的虚空遁法,追上他们。因此,必须立即抹去残留气息,离开此处。
  经过探查,张若尘发现,他们现在的位置,位于黑暗三角形星域的边缘。
  显然逆神族大长老是要以最后的精神意识,将他们送出黑暗,希望他们回天庭宇宙。
  张若尘等人自然没有去天庭,而是借助空间传送阵,回了剑界。
  ……
  葬金白虎带着池瑶,还有剑神殿十三太保,已先一步返回剑界。
  剑界,青木大陆。
  太清祖师的道宫中,大神之上的强者齐聚,地狱界和天庭的归顺者不在其中。
  玉清祖师道:“从剑神殿到剑界,相距数百万神灵步,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以雷祖的修为,是有可能找到剑界。”
  “概率很低,但不得不防。”
  煜神王道:“将星桓天的千星桓天阵,百族王城的繁星囚笼阵,天初文明的九宫八卦阵,都开启吧!由我们主持阵法,哪怕雷祖拥有诸天级战力,也休想闯入。”
  太清祖师道:“这些年,老夫与玉清在界外虚空布置了一座天隐神阵,一旦开启,就算是雷祖,在一万神灵步之外,也休想感应到剑界。”
  “稳妥起见,都启动吧!”煜神王道。
  太清祖师问道:“若尘似乎还在担忧什么?”
  回到剑界,张若尘始终沉默不语,眉宇不展。
  他道:“离开前,大长老让我去请昊天,引天庭诸神,一起讨伐剑魂凼。”
  这话一出,道宫中众神齐齐屏息。
  继而有人议论,有人惊疑。
  逆神族大长老这是察觉到了什么,居然要去请昊天?
  没有经历剑神殿一战的玉灵神、阿木尔等大神,更是感到不可思议,一个个脸色都很难看。
  危机似乎比他们想象中更可怕。
  难道剑魂凼中隐藏有堪比北泽长城群魔的大恐怖?
  张若尘又道:“但大长老又说,他以残剩神力,借剑源神树和三千剑神的精神意志,可以封住剑神殿废墟千年。”
  修辰天神坐在张若尘旁边的神座上,翘着修长玉腿,长发直垂,清冷的道:“并非是本神对大长老不敬,若剑魂凼中真有什么需要昊天和天庭诸神才解决得了的危机,凭大长老的已死之身,能封住他们千年?”
  张若尘道:“我也有相同的疑惑。”
  煜神王沉凝道:“大长老毕竟已经故去十万年,并不知晓如今的天下局势,甚至可能都不知晓逆神族被灭族了!无论如何,绝对不能去请昊天和天庭诸神,不然剑界位置必然暴露。”
  玉清祖师与太清祖师对视一眼,道:“或许它们知道剑魂凼中的真实情况。”
  “哗!”
  一柄玉剑,在玉清祖师身后的虚空显现出来,散发一圈圈玉白色光华。
  两股强大无匹的气息,从玉剑内世界中走出。
  在玉光的照耀下,地面上,投射出两道黑色剪影。
  一道,是一位身材修长窈窕的女子。
  随着她出现,道宫中,响起悠扬的笛声,若天籁神曲。
  距离道宫所在悬空岛的数千万里之外,远离修士聚集地,照神莲飘在连云海的海面,将方圆数十万里海域化为生灵禁入的神光禁区。
  纪梵心的身形虚影,在莲花中心若隐若现,一边养伤,一边平息体内的精神力潮汐。
  她现在是整个剑界最危险的人物,一旦控制不住体内的精神力,整个剑界中的亿万生灵都可能死去。
  天道笛,在照神莲旁边的空间中显现出来,化为一道流光飞出去。
  从玉剑中走出的第二道剪影,形似大鸟,与地魔雀极像。
  张若尘目光落在两道剪影身上,轻咦一声:“它们居然被祖师收服了?”
  这两道剪影的实力,绝对是封王称尊的层次,甚至有可能超过了乾坤无量初期。
  玉清祖师笑道:“要收服它们谈何容易?是它们主动依附到我的战剑中,让老夫带它们离开。”
  那道女子模样的黑色剪影,声音悦耳清美,道:“我们乃是天道笛和地魔雀的器灵,从远古一直延续至今。当年,魂灵被黑暗力量从主体中剥离下来,化为了黑暗的魂奴。”
  在场,无人不惊。
  太不可思议了!
  从远古时期存活下来的器灵?
  怪事越来越多了,一件比一件离奇。
  煜神王道:“这不可能,世间除了有数了几株神树、神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从远古存活下来。你们若是天道笛和地魔雀的器灵,早该死在元会劫难下,魂飞魄散。”
  大鸟形态的黑色剪影,道:“剑神殿中,天地规则不存。没有天地规则,天地何以感应到我们?何以降下元会劫难?”
  女子黑色剪影道:“我们绝大多数时间,都沉睡在黑暗中,苏醒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百万年。”
  煜神王极为老辣,再次提出质疑,道:“就算如此,你们的修为,也远不该只有如此层次。”
  女子黑色剪影道:“黑暗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吸收我们的魂力。我们是魂奴,被黑暗控制,是黑暗种在剑魂凼中的粮食,不断吞食我们,以延续自己。”
  她似在讲一个恐怖故事,将在场的大神惊得不轻。
  张若尘问道:“你提到的黑暗,到底是什么?是那位祖级强者的残魂?”
  两道剪影齐齐摇头。
  大鸟剪影,道:“黑暗就是黑暗本身,在剑魂凼的尽头,没有实体存在。它在沉寂期,尚未苏醒。你们在剑神殿中看到的两只幽潭邪目,就是黑暗的使者,如黑暗在世间的两只眼睛。”
  女子剪影道:“若黑暗真有一双眼睛,绝对比幽潭邪目强大十倍、百倍。”
  “你所说的祖级强者的残魂,还有羌沙克、象法天等的残魂,都是从世界缝隙中走出,与幽潭邪目达成了某种合作。”
  张若尘始终以真理之心感应着它们,不像是说谎。
  世间真有什么未知存在,可以强大到它们描述的层次?
  张若尘道:“你们是魂奴,神魂中应该蕴含黑暗的力量气息吧?黑暗能够控制你们?就像黑暗能够强行让郭神王自爆神源一样,对吧?”
  玉清祖师知晓张若尘在担心什么,道:“只要它们不走出玉剑,在老夫的神力掩盖下,世间无人可以感应到它们的气息找来剑界。除非……始祖重现人间!”
  “哗!”
  “哗!”
  天道笛和地魔雀这两件神器,飞进道宫。
  两道黑色剪影,欲要进入神器。
  它们告诉张若尘,只有融合了这两件神器的新生器灵,才能躲避天地规则。否则,天罚立即就会降临,不将它们劈得魂飞魄散绝不罢休。
  张若尘阻止了它们飞进两件神器,对玉清祖师道:“必须先炼化它们体内的黑暗气息,再让它们认梵心和卿儿为主,才可与新生器灵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