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虫巢 (求首订!)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3102
  林间空地。
  铁笼中的兔子经过一番折腾,此时已彻底没了动静。
  阎荆舀了勺肉汤在自己碗里,转身又从空间里取出一瓶冰镇果汁递给苗英士。
  在雒疆山脉间游荡近两个半小时,正好趁这个机会休息。
  “它为什么要伪装成兔子出现在丛林中,如此强的攻击性,看刚才的模样又是食肉的......为了埋伏其他野生动物?”
  抿了口肉汤,出人意料的鲜美, 比阎荆在餐馆里吃的还要美味,不由得向苗英士抬了抬汤碗,
  “味道很不错,多谢款待。”
  “我发现它的时候,它正在吃草,看上去与寻常野兔没有区别。”
  苗英士看着蹲坐在阎荆身旁, 对自己的存在没有丝毫反应的山豹, 将果汁放进空间,
  “我怀疑这身兔皮应该是它的‘保护色’, 它或者说它的种群不想被发现,所以选择以这种方法来规避风险,换句话说,它们需要发展的时间与空间,而伪装成兔子的存在更像是侦察兵!”
  听到这番解释,阎荆不由得蹙紧眉头。
  按照苗英士的说法,这片山脉的丛林深处极有可能藏着一个怪物族群,它们不仅懂得伪装,还存在着独特的种群智慧。
  关键在于即便尚在种群发育阶段,它们就已经可以开始大规模的驱逐原本生活在这片丛林内的野生动物,若是让它们顺利发育并进入扩张阶段......
  “必须要尽快找到这个种群,你还知道多少情报, 我想与你合作,有什么要求你可以跟我提......我会转告给特事局,只要不过分, 他们应该都能满足!”
  意识到事态紧急的阎荆一口喝光碗中的肉汤, 他现在没兴趣探寻这些怪物的来历, 找到它们的巢穴将其摧毁才是关键。
  要知道乾南自然保护区最不缺的就是大型山脉以及原始丛林。
  如果让它们继续发展下去,山庆市就得跟它们毗邻而居。
  问题是它们根本称不上好邻居!
  “我今天早上才进入丛林,只是想弄清楚鸟群突然袭击人类的原因,兔子是意外发现。”
  苗英士显然不准备与阎荆有过多接触,说完话便起身准备离开,旁边的麋鹿也跟着站起,走出去几步又补充道,
  “我搜寻过它活动区域附近的丛林,没有发现问题,你可以去其他地方看看。”
  “等等,特事局针对昨天侵入山庆市的怪鸟做过研究,发现它们身上普遍存在着虫咬的痕迹,这方面你有发现吗?”
  眼前这人显然在应对生物方面有着特殊的能力,阎荆希望能借助他的力量。
  “虫咬?”
  脚步停顿,苗英士扭头问道。
  “是的,每一只怪鸟的身上都有,结合你刚才的说法,我认为找到那些虫子的来源是解开谜团的关键,然而这一路过来,我都没有发现虫群。”
  “我也没有发现。”
  “那就对了,连这兔子都知道隐藏, 虫群必然也通过某种方式隐藏在丛林内。”
  早就想好说辞的阎荆果断开口道,
  “我有辨明怪物巢穴大略方位的办法,只不过一天只能用一次,所以我必须保证在发现怪物的地方使用,希望你能告诉我在哪儿找到的这只兔子,为了保护整个乾南的自然生态!”
  阎荆没提特事局和山庆市,转而将重点放在保护自然生态上。
  原因很简单,从刚才开始阎荆就注意到苗英士与丛林里的动植物进行各种互动时的放松,他显然很在意这片丛林或者说自然环境,先前用超凡果实交换巨熊的命就是最好的证明。
  事情的发展正如阎荆所想。
  提及自然生态环境,又知道阎荆手里有能够找到问题关键的道具,苗英士很快就妥协了,同意带阎荆前往发现兔子的地方。
  没过多久,这雒疆山脉内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组合。
  麋鹿与山豹穿梭于丛林,看上去仿佛是这原始丛林中每天都在上演的追逐猎杀,实际上两兽的背部都驮着人,偶尔并驾齐驱还会聊上两句。
  两人去过发现兔子的位置,幸运罗盘已经指明方向。
  由于丛林间地形复杂,不可能确保直线前进,更无法确定具体的位置,阎荆只能通过在跑动中观察幸运罗盘的指针来不断的调整方向。
  苗英士则是驾着麋鹿跑在前方,规避一些障碍物的同时充当山豹的引导。
  “罗盘指针往右偏转大约十五度,调整方位!”
  后边的阎荆盯着罗盘指针,稍有变化便立刻出声提醒。
  以这种状态在山林内奔行十数分钟,得亏两人各自都有代步工具,换做步行,至少得多花去几倍的时间。
  直到某一刻,阎荆听到前方传来麋鹿的嘶鸣。
  “停,我们到了!”
  苗英士抓着鹿角,抬手示意停止前进,山豹紧跟着放缓步调,驮着阎荆跑到麋鹿旁边。
  下一秒,火炬的提示在脑海中响起!
  【检测到条件满足,现世团队事件“虫巢”已激活.....】
  【任务目标:找到虫巢所在,消灭母虫】
  【任务时间限制:无】
  【任务奖励一:异虫卵(视结算评价获取)】
  【任务奖励二:随机抽取一件物品(品质视结算评价而定)】
  【任务奖励三:300薪火点】
  任务的提示说明他们已经踏入虫巢所在的区域,正如先前在鸦山村的经历,特事局队伍在越过村庄界碑后任务才会被触发。
  “看来我的推测没错,造成雒疆山脉异象频发的关键就是虫群!”
  阎荆收起幸运罗盘,目光投向前方的林地。
  火炬的任务提示不会骗人。
  然而就算阎荆先前就已经有所准备,依然得为虫巢的伪装感到惊叹,同时也终于弄明白为什么官方监控了雒疆山脉超过一个月,却依旧没有察觉到任何灾难前兆的原因。
  即便已然踏足虫巢的领地。
  此时展现在两人眼前的,仍是一片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的幽深林地。
  苍翠茂盛的参天大树,交缠联结的树冠枝繁叶茂,鸟兽在枝杈间跃动,偶尔还能听见猴群在树冠间穿梭时发出的呼吼声。
  被它们撞落的果实和枝叶坠落在满地的野草和灌木间,有细小的昆虫在上边爬过,转而没入另一边的腐殖质,彻底不见踪影。
  苗英士挺起上身,视线扫过前方的林地,一旁的阎荆敏锐的察觉到有能量波纹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应当是在查探着什么。
  短暂的沉默,苗英士从空间内取出长弓,箭袋随之浮现在脊背处,沉声说道,
  “此处的自然意志已经被彻底污染,它们摧毁了生态并不断的向外扩张,我感应不到动植物给予我的回应,树冠上的鸟,猴群,都是假的,不过是它们的伪装!”
  急促的语句,这是阎荆一路过来首次从苗英士的言语间感觉到明显的情绪波动。
  愤怒与焦急!
  “先别急着动手,现在不确定虫巢的位置和这周边潜藏着多少伪装后的怪物,我不建议贸然闯进去,任务提示你应该也收到了,三项奖励,根据我的经验,事件难度不低。”
  阎荆制止了苗英士前压的举动,这里是虫群地盘,可他们现在连虫子都没看见,连目标都没有就闷头冲进去无疑是自找麻烦,紧接着问道,
  “你能不能控制野兽替我们进去测试?”
  两人目前所处的应该是虫巢占领区域的边沿地带,所以并未遭到攻击,可以预见的是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应该会引发虫巢对外来闯入者的应对机制。
  “附近的普通动物已经被驱逐,短时间内找不到......我可以充当诱饵,迫使它们掀开伪装。”
  苗英士拍了拍身下麋鹿的脖颈,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
  “不,没必要以身犯险,任务提示这边应该还有一只母虫,实力强横,你强闯进去若是陷入包围,麻烦的很。”
  “你有别的方法?”
  见阎荆接连阻止自己,苗英士看向前者问道。
  “当然,还记得我之前给你看的东西么,特事局给的定位器,我这趟可不只是为自己跑的。”
  取出定位器与卫星通讯电话,阎荆边拨着号码边说道,
  “注意周围,这附近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雾气或是阻碍,证明此次事件并没有限制人数或是外界力量的参与。”
  通过特事局给出的资料,阎荆对现世发生的事件任务也算是有所了解。
  像是荒村血尸事件属于封闭任务,仅允许当时在场的人参与,而非封闭任务则没有这种限制,只要碰见的都可以参与,阎荆完成的猎杀山魈任务就属于后者。
  这次的任务显然也属于非封闭任务。
  换句话说,阎荆是可以找外援的。
  “这里是九科甲组,我是副组长安翎,请问是罗道长吗?”
  安翎一大早就已经守在九科甲组的办公室内,等着阎荆联络,结果等了几个小时都没一个电话,又不敢贸然打过去影响后者的行动,眼下好不容易接通,语气不免激动。
  “是我,我已经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注意我现在的定位,目标区域在我的东南方向。”
  阎荆垂眼看着定位器,顿了顿,开口询问道,
  “之前我没注意到.......你们在落凤江边停了多少架武装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