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伪装下的恐怖(求首订!)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701
  表面附有奇异纹路的箭矢没入林间空地,眨眼间消失不见。
  由于不确定出手的人是谁,又有什么目的,阎荆当即放弃进攻。
  向后撤出一段距离,张开血犼袍的折盾,准备防御随时可能到来的冲击。
  然而接下去所发生的事情却是出乎他的预料。
  只一两秒的时间,箭矢消失的地方倏然生长出大量墨绿色的藤蔓, 并不攻击阎荆,而是向着巨熊席卷而去,先是捆缚住它的两只前爪,紧接着连嘴巴也包了个严实。
  凭这巨熊的气力,居然没能挣脱这些看上去不过拇指粗细的藤蔓,接连尝试几次后发狂似的想要去撞一旁石块上的尖锐边沿。
  藤蔓先一步开出数朵淡黄色的小花。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前一秒状若疯狂的巨熊顶着几朵小黄花竟是慢慢的安静下来, 仿佛面部的伤口都不再痛, 只是哼哼唧唧的倒在地上,半眯着眼, 不再有任何攻击性的举动。
  饶是阎荆此时都有些惊讶,想了想干脆收剑回鞘。
  难怪陆吾金睛始终没有发出警示,阎荆此时才意识到隐藏在暗处的人根本就没有伤害他的想法,只是想要阻止这场战斗而已。
  当然,收剑不代表阎荆会就此离去。
  扭头看向先前箭矢射出的地方,阎荆高声喊道:
  “朋友,这可是我的猎物,一句话不说就直接动手抢,未免不太合规矩吧?”
  “别杀它,我赔你别的东西。”
  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阎荆眉头一挑。
  能避开他的感知直接出现在身后的人不多,这足以证明对方亦是有几分本事。
  转身回望。
  来时经过的一处灌木丛前,不知何时落下一名身形挺拔高瘦的青年,
  他手里拎着一张朱红色的精巧长弓,身着工艺精良的棕灰色皮甲,头戴兜帽, 底下是连双眼都遮了个严实的黑色长发,露出的半张脸看着稍显苍白。
  这番打扮颇有些像阎荆过去看过的某部奇幻电影中的精灵王子, 只不过眼前这人似乎不太愿意见人,大半张脸都被兜帽投落的阴影笼罩着。
  越是观察此人,阎荆越觉得奇怪。
  陆吾金睛能让他随时保持【敏锐】状态,而眼前这人的存在感却是低的夸张。
  即便是阎荆都必须盯着他才能确保锁定目标。
  稍一转眼,他就能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仿佛就只是丛林见的一株再普通不过的野草。
  见阎荆不说话,青年只当他同意自己的条件,再抬手时,掌心已经多了一颗散发着奇异香气的果实,直接抛给前者。
  “这是......”
  刚接过果实,火炬就给出了信息,阎荆举起表面有着浅青色纹路的果实,诧异的望向对方。
  轻灵果(消耗品):食用后能够获得特殊状态【轻灵】,提升个人敏捷,持续十五分钟!
  这颗果实的珍稀程度其实有限,真正让阎荆奇怪的是眼前这人居然愿意用一颗拥有超凡能力的果实换一只野兽的命,这份交易怎么看都不是等价的......
  难道这熊是他养的宠物?
  青年自顾自越过阎荆, 走到巨熊身前,弯下腰将空着的左手覆盖在它的额头, 。
  霎时间, 周围林木间便有浅绿色的萤光腾起,并在一股无形力量的引导下汇聚至巨熊的伤口。
  原本有些狰狞的裂口竟是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完成这一步后,青年直接驱散捆绑巨熊的藤蔓,只摘了那几朵小黄花塞进巨熊的口中。
  重获自由的巨熊不再暴躁,起身时哼唧两声,还向前拱了拱青年的胸膛像是在表达感谢,最后昂起头向着阎荆闷吼一声转身离去。
  恰在此时。
  青年突然转身抬手,接住的正是先前做为交易的轻灵果,不由得抬头去看阎荆。
  “我拦它不是为了杀,而是想通过它弄清楚这片丛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你要是真想交易,不如就用情报来交换吧,这颗果实我用不上,你收回去。”
  相比于巨熊,阎荆找到了更好的情报来源,果断那处特事局给的定位器亮明身份,接着说道,
  “事实上我跟特事局那边达成了协议,为了确保山庆市的民众不会遭到第二次的怪物袭击,务必要弄清楚造成鸟群袭击市民的问题根源!”
  在知道卫星时刻关注雒疆山脉的前提下,阎荆登岸后一直都保持着罗阇的样貌。
  “......跟我来。”
  青年看着阎荆,似乎是在分辨后者言语的真假,忽地取出手机扫了眼,这才开口说道。
  事实证明有一个出名的正面形象在很多时候都能派上用场。
  不仅能避免争端,还可以得到一些额外的信任。
  阎荆跟在青年身后,走出去没多远便发现前方的林间空地上趴着一头体格健壮,额前闪烁着浅绿色铭文的麋鹿,它正扭头望着两人,向着青年张口唤了两声。
  它旁边还有专门经过整理的石头火塘,上边架着的汤锅正冒着腾腾热气。
  这一路过来,阎荆对身前这人也算是有所了解。
  苗英士,名字的真假暂且不知,同为余烬使徒,他出现在这片森林里的目标其实跟阎荆有几分相似,同样是为了查清楚雒疆山脉内发生的事情。
  换做其他余烬使徒,阎荆必然会认为对方应该是觉得雒疆山脉内有利可图,想着进来看看能否触发特殊事件.....
  好吧,阎荆就是这么想的。
  只是想到苗英士先前用超凡果实换巨熊一条命,救治后又将它直接放走的做法,阎荆总觉得这人没那么简单。
  “鸟群袭击山庆市是被迫的,这片山林里存在着不属于自然的意识。”
  苗英士走向麋鹿,摸了摸它凑近的额头,紧接着绕过它,从它身后提溜出一个铁笼子。
  等看清笼子里装的东西,阎荆不由得蹙起眉头。
  一只病怏怏的灰兔,两只长耳朵耷拉着,若不是腹部还在鼓动,阎荆甚至怀疑它已经死了。
  这种兔子阎荆一路过来少说也看到过几十只,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苗英士要特地将它关起来,面带疑惑的看向后者,想要知道答案。
  “它不是兔子,这只是它的伪装。”
  简单直白的语句,苗英士似乎并不擅长或是不愿意与人打交道,每次开口说话要么只有几个字,要么语速很快,目光更是盯着旁边的石头火塘上正煮着的肉汤,看都不看阎荆。
  这与他先前出手救助巨熊时展现出来的温和截然不同。
  不过阎荆也不在意就是了,能成为余烬使徒并活到现在的人,经历的异世事件千奇百怪,手头就没有不沾血的,要是没有疏导情绪的方法,相应的有些怪癖也很正常。
  “伪装?”
  阎荆凑近两步,目光落在灰兔身上,眼底忽地闪过一抹浅金色光芒。
  拎着铁笼子的苗英士身形一滞,旋即恢复正常,而笼子里的灰兔却是突然颤抖起来,发疯似的冲撞铁笼,只不过这种状态并未持续太久,很快便又消沉下去。
  这是一个测试,阎荆释放自身气势,换做寻常野兔,只可能有一个反应,那便是直接昏倒在地。
  眼前这兔子却反应如此激烈,足以证明苗英士说的没错。
  这家伙只是看着像兔子而已!
  “你刚才说这片山林里存在不属于自然的意识.....就是它?”
  “它只是其中之一。”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苗英士走向石头火塘。
  将铁笼放在地上,掀开锅盖舀了勺滚烫的肉汤,直接从铁笼上方浇灌下去。
  前一秒还像是随时都会彻底死亡的兔子突然扭曲变形,头颅陡然高抬,双眼鼓胀显出猩红血光,三瓣嘴龟裂成一张满是獠牙的狰狞口器,将肉汤尽数吞了个干净。
  此时的兔子看上去就像是一条肉虫,浑身都在蠕动着,本该可爱的外表现在看上去却直叫人恶心。
  呵~呷~
  似乎是从肉汤内汲取到了能量,这兔子又开始嘶嚎不止。
  阎荆打量着笼子里已经完全换了个物种,外形恐怖的怪物。
  雒疆山脉里的问题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