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真的假证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330
  吴森岩制止了特事局成员前往庆乡公园找人的行动。
  “不论如何,他选择主动联系特事九科,这是信任的表现,现在去找他,无异于提醒他身份已经暴露,若是被对方视作我们的威胁,进而导致线索再次断裂......”
  以公用电话联系特事九科的行为在吴森岩看来就是对方隐藏身份的方式,哪怕最终失败了,依旧意味着对方暂时还不想与他们见面。
  既然如此,在对方不主动要求见面前,特事九科就该给予应有的尊重,
  “眼下解决血衣索魂案才是最紧要的事情,立刻将剩下的七人籍贯调出来,网上查他们的父辈,祖父辈,总之尽一切可能,查出他们的长辈以前是做什么的。”
  关于受害者本人乃至其家庭成员的信息,吴森岩在这段时间的调查中早已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也曾无数次找寻其中隐藏的关联。
  可他怎么都没想过,他们被当成目标很可能跟这一代人完全没关系,而是与上一代乃至更早之前的祖辈做的事情有关。
  特事九科做为政府设立的特殊部门,调取相关资料并不难,很快工作人员们就将这七名受害者可以查到的祖辈资料全部分列于屏幕上。
  然而结果并不如人意。
  受害者祖辈生活的年代距今已近百年,而当时的技术条件注定了大部分受害者祖辈的资料仅限于姓名,籍贯之类的基本信息。
  更重要的是血衣厉鬼的相关线索仍没有头绪,特事九科这边到现在连厉鬼的来源都一无所知,更别提弄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当调查再度陷入僵局之际,吴森岩却像是想到了什么。
  “把这七个受害者祖辈生活的地方找出来,这些受害者的家属不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不代表当地遗留下来的老人也不知道,哪怕生活在不同的时代,至少也听过相关的传闻,我们现在欠缺的是线头,只要抓住它,就能将事情串联起来。”
  好不容易有了线索,吴森岩将其牢牢的攥在手里,看向身前的副队长,
  “安翎,你立刻联系警局,派各区民警进行走访,尽快了解受害者祖辈的信息,如果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告诉我。”
  “明白!”
  梳着马尾辫的女警官起身应答,将手中的纸笔交给旁边的青年。
  就在特事九科这边忙于搜集线索的时候,阎荆已然吃完手中的雪糕,不着痕迹的瞥了眼前方的监控摄像头,又重新返回庆乡公园。
  这位置自然是他特地选择过的。
  阎荆需要一个能够与官方沟通的身份,而豢灵面具又能让他在不暴露自身的前提下做到这一点,血衣索魂案更是再合适不过的切入时机。
  故意在街边等了会儿,半个小时的时间即将过去,他没有等到特事局或是警局的人。
  这是个非常不错的开头。
  先是给出一部分线索,再故意暴露虚假身份,阎荆的想法并不复杂。
  他想要测试官方目前对余烬使徒或者说他这类奇人异士的态度,强迫还是尊重,这也决定了他接下去该如何跟后者打交道。
  现在看来,他们对自己应该保持着尊重。
  看了眼时间,半个小时已到,阎荆再度拨通号码,直入正题,
  “有结果了吗?”
  “我们已经确认受害者中有三十人符合你说的阴时阴日,目前正在追查剩下几人的祖辈信息,这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我想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线索信息......”
  看着周围听到消息越聚越多的人群,吴森岩追问道。
  “我已经展现出诚意,你们的呢?”
  打断吴森岩的言语,阎荆反问道,他可没打算无偿协助特事九科的行动。
  “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我们会尽量满足!”
  听到对方有要求,吴森岩不仅没觉得气愤,反倒是松了口气,有条件那就意味着能谈。
  九科成员办案都有各种奖励,更别提是民间人物,要是什么都不求那才奇怪。
  “我可以帮你们干掉那头厉鬼,前提是在完成之后,我要一个全新的身份,包括一张身份证,不会被定位,监控的手机,不记名,无法被追查的银行卡......”
  阎荆提出来早就考虑好的条件,条理清晰,最后又补充道,
  “关于火炬的情报,我要一份,不用费心思去猜,我就是余烬使徒,如今我需要一个新的身份,防止一些行动牵扯到家人,我的条件对你们来说应该非常简单,所以我不希望出现任何额外的手段,否则合作立刻终止,不会再有下一次。”
  没错,阎荆就是想让特事九科来为自己准备一个真到不能更真的假身份!
  原先他打算找民间灰色地带的掮客,问题是以他的社会身份,很难接触到真正有能力在这方面达成他要求的人,更何况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留后手。
  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找官方帮忙。
  伪造假证的人手段再高明,难道还能跟官方亲自办理的相比?
  就算他们在其中留后手,阎荆也不怕,平常这些东西都扔在空间里,要是能追踪到算他们本事,等到要用了,他肯定已经替换成罗阇的身份,根本不怕被发现!
  此时的通讯大厅内,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惊讶于阎荆竟然如此直接的表明自己的身份,更没想到他的条件居然如此简单。
  办假证这种事儿换做别人兴许有不少顾虑,而他们是正版证件的发行方!
  制作几张真的假证,没有丝毫困难。
  “全新的身份......没问题,只要成功消灭血衣厉鬼,我以信誉担保你的条件会得到满足,而且绝不会有任何折扣。”
  “庆乡公园,我在门口等你们,带我去存放受害者尸体的地方。”
  “没问题,我亲自来接你!”
  挂断电话,吴森岩长舒一口气,脸上因为案件得到重大进展而显出一抹振奋。
  “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公布血衣索魂案以来,第一个通过诡探栏目组跟我们联系的余烬使徒吧?”
  “不只如此,他能靠着一个视频中的信息就猜出厉鬼目的并给出相应的方案,摆明了对这种超自然事件颇有研究。”
  “你们还记得他先前说的厉鬼评级标准么,像是这种体系,绝不可能单独创立,这意味着他还认识不少对厉鬼有研究的人,很可能背后就站着一个隐秘的组织,这次或许是他们的试探?”
  能站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各自行业的精英,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目光最终还是回到吴森岩身上,希望他能够拿个主意。
  “此人与我们先前招揽的余烬使徒显然不是一个层次的,绝不是只经历过一两次事件的新手,很有可能是火炬中的资深者。”
  吴森岩垂在身侧的双手逐渐握紧,声调也高出不少,
  “这是个机会,向民间的余烬使徒们展示特事局诚意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