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巫毒术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422
  虽说先前通过街道摄像头见过阎荆,但真到了面对面的时候,吴森岩看着街对面的光头壮汉,心下多少还是有些惊讶。
  以貌取人不是好习惯,可面前这位的相貌......
  都不用换衣服,往任何凶案现场一站,妥妥的第一嫌疑人!
  “鬼也怕恶人。”
  许是察觉到吴森岩审度的目光,阎荆走上前来先说了句,这才伸手自我介绍,
  “罗阇,上清道五代弟子。”
  “咳~吴森岩,特事九科甲组队长,我代表特事局感谢阁下愿意信任我们,你提的要求,我们已经开始准备,不论此次事件的最终结果如何,我们都会满足。”
  “我只拿自己应得的那一份。”
  阎荆并没有接受吴森岩或着说特事局的善意,只是沉声回答道。
  他想要的是合作关系,而不是成为对方的附庸。
  如果得靠人家的施舍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还不如趁早滚蛋了事。
  “现在距离入夜只剩下三个小时左右,想要阻止厉鬼再一次犯案,必须先一步找到它的藏身之处,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已经让人在各区走访,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
  听懂阎荆的言下之意,吴森岩选择将话题拉回正轨,同时记下阎荆提到的上清道,心里想着局内人员的分析果然是正确的,眼前这人并非单独行动,在他身后还有一个组织。
  上清道,听上去似乎是个道教门派?
  “我需要检查受害者尸体确认一些事情,恶刹级厉鬼的邪术效果会在尸体上得以体现。”
  注意到吴森岩眼中的思索,阎荆知道他在想什么,假装没看见。
  他能对厉鬼了解这么多,确实靠的是上清道。
  只不过他们都在另一个世界,特事局想找他们应该是不太容易的。
  当然,基于上清道众们的经验判断写成的笔记终究只是纸面上的,阎荆需要亲眼见过尸体来判断受害者的情况,进而做出应对。
  “目前所有的尸体都存放于特事局下属的尸检部,我带你过去。”
  吴森岩打定主意要从阎荆身上了解更多关于案件的信息,这才会主动过来充当司机,甚至为此拒绝下属的陪同,他不想给后者造成负担。
  一对一的环境显然更容易让人打开话匣。
  “其实特事局这几天已经从其他城市调来了能够与鬼魂沟通的余烬使徒,待会儿应该能够看见,说不定他那儿已经发现新的线索。”
  “你们手下有很多余烬使徒?”
  阎荆对这事儿多少有些好奇,他很想知道目前余烬使徒的数量已经到了怎样的程度。
  “目前官方确实已经招揽到不少余烬使徒,可是这些人分散到各大城市的特事局分部以及其他的部门就显得捉襟见肘,就像这次,我们想要调查血衣索魂案还得从其他地方调人。”
  吴森岩并不排斥同阎荆聊特事局的事情,这代表后者对特事局感兴趣。
  若是上车后一言不发,只是闷头查案,后续的招揽也就无从提起。
  “你也是?”
  阎荆看着吴森岩问道。
  “对,特事九科外勤组的队长全是余烬使徒,我是在半个月前突然收到火炬信息,九死一生之下勉强得到了一些能力。”
  在不经意间展现特事九科的实力,吴森岩抬起右手,手背中央显出一个熊形印记,接着问道,
  “你做为本就有一定实力的人,成为余烬使徒应该越发游刃有余?”
  “呵,火炬事件的世界遇强则强,每一次的冒险都是赌命,无非适者生存罢了。”
  阎荆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在吴森岩的眼中应该是个资深的余烬使徒,言语间自然要符合人设。
  “是啊,余烬使徒的死亡率高的惊人,尤其是异世事件,往往我们花费心力培养的人还没来得及强大起来,就会因为一次异世事件而突然夭折......许多苗子都是和平年代成长起来的,根本无法适应异世事件内的血腥战场!”
  许是想到了什么,吴森岩叹了口气。
  火炬的现世任务在特事局看来并不困难,他们就算不能提供直接帮助,也能在其他方面间接的降低事件难,譬如情报,后勤等工作。
  就算拿不到高评价,确保存活总没问题。
  可凡事都有代价。
  每一次的异世事件都是对余烬使徒个人能力的全方位考验。
  它遵循最为残酷的规则。
  优胜劣汰!
  也正因为如此,特事局极为看重民间的资深余烬使徒,迫切的需要他们来增强特事局的力量。
  只是这类人往往极有主见,也有个人的规划,想要招揽绝不是凭几句空口白话就能做到的。
  两人聊了一路,很快就到了一家“自然”研究院门口。
  说是研究所,其实就是个掩护的招牌。
  按照吴森岩的说法,为了应对日益变化的世界,特事局已然得到国家层面的大力扶持,各个部门的陆续建立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不过目前还得维持表面上的稳定罢了。
  吴森岩在来的路上就提前打过招呼,两人一路上没遇到任何阻碍,直奔研究所内的停尸间。
  “到了,就在里边......那位应该就是与鬼魂沟通的余烬使徒。”
  刚走到门口,两人就通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里边整齐排列在几张手术台上的尸体,还有站在尸体中间,手里拿着只泛黄的人手,口中念叨着某种咒语的青年。
  他身旁站着个一身OL套装,身材极好的女人,而青年空出来的手则是在她的衣服里来回游动着,脸上带着怪异且病态的笑容。
  阎荆满脸诧异的看向吴森岩。
  一手摸尸体,一手摸女人......
  玩的这么花吗?
  “额,资料显示他的第一个异世事件好像牵扯到了巫毒教,他能够用手里的道具沟通亡魂,从他们的口中获取信息,至于他的另一只手......巫毒教的教义似乎很奇怪。”
  回想着先前看到的资料,吴森岩注视着屋内的情况,脸色有些难看。
  正说着,头顶的灯光一阵闪烁,电流的兹拉声断续传来。
  明暗闪烁的灯光中,手术台上的尸体突然开始了剧烈的颤抖。
  蒙着尸体的白布抖落,显出半边已然干枯,不断沙化的尸躯,然而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几秒钟就恢复平静,里边的尸体重新躺了回去。
  失败了?
  只见里边的青年挥拳锤了下手术台,嘴里啐骂两声,忽地像是有所察觉,抬头看向门外的两人,旋即一把推开身旁女人,跑到门口皱着眉头喊道,
  “我不是说了清场,别来打搅我么......我说怎么喊不回他们的魂,原来是门口杵着两头听不懂人话的猪!”
  话音落下,吴森岩拧紧眉头就要开口,只是他刚张嘴,旁边的人却先行一步。
  嘭!
  只一声闷响,青年倒飞着撞上后方的手术台,弹回来之后又因为立足不稳直接跪倒在地。
  自觉受到羞辱的青年脸色涨的通红,仰头面目狰狞的想说些什么,却见眼前多了一枚暗红色的珠子,精神力刚蔓延出去便触及一团极端阴冷的能量。
  受到外来精神力的刺激,魂珠顿时绽放血色光芒。
  曾被阎荆镇压的赤发鬼颅陡然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