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87
  等他写完后我又盖上了身份牌。
  我两眼不时地朝船舱门扫去,仍不见隆巴的影子。天哪,我到底还要拖上多久?
  “杰特罗,”我几乎是在恳求了,“我们一定还有什么没想起来。”
  他皱起眉头使劲地想了起来,简直快要喘不过气来。“你马上就要离开这里,所以什么也用不着了,”他终于说道,“啊,有了!就给克拉克女伯爵多买些东西吧。”
  他不停地写了起来:皮靴,裙子,外套,头巾,嵌泡球,等等,等等。他终于写完了,我加盖了身份牌。
  我极度苦恼地看了看船舱门,仍不见隆巴!
  这时,我的目光不经意地移到了另一个方向。灭害车呢?灭害车不见了!
  咳,□□□!隆巴早已带着手下那帮流氓溜出拖船飞走了!我竟然白受了这半天的罪!一定是我前脚走,他们后脚就离开了拖船!也许就在我刚刚换完衣服出来以后!
  “就这么着吧。”我立刻说道。
  赫勒拿出所有盖过身份牌的订单,把原件交给了一位购货员,副件交给了我。
  “非常感谢,索尔顿,”他说,“你想得太周到了,开始我还当你是闹着玩的,所以也和你开起了玩笑,后来才知道你是当真的。我很抱歉刚才耍了你,希望他们能买到什么黄的紫的泡泡酒,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这些玩意儿,不过倒是可以让购货员急上一阵子。我原以为我们要悄悄离开的,但现在看来显然没有必要那样了,欢送会肯定是要举行的!再一次谢谢你,索尔顿。”
  他转身离开,又接着检查拖船壳板了。我愤恨地望着他,这些飞船联队的家伙们,我原来也听说过他们拿订单开玩笑的,什么天蓝色碳黑、罐装真空气体、一磅重的光子、一周长的太空混合粒子……
  这时我想起了自己对他的报复,等他向地球人炫耀他的元素转换器时,他就等着出丑吧,他真是活该!
  我回到自己的车里,让司机飞到某个地方停上一会儿,我需要把心情平静下来。
  直到半小时后,我才突然意识到财政处会如何处理其中的某些订单,他们会声称那些订单轻浮而不切实际,并且超出了实际拨款。更令人不安的是,他们常常是在货物购齐后才会做出这样的裁决。
  在一阵突然袭来的恐惧中,我开始盘算这些订单大概会花去多少钱,越是盘算,我越是感到极度的恐惧。
  假如这些订单被否决,它们就有可能记入签章人的账户!
  制服之类的东西也许能够通过审查,但剩下的也会花去千儿八百的,或许还不止这个数目!
  假如我的账户出现透支,我也许会受到军法处置,甚至还会被解职的!
  斯喀说道:“你怎么了?像抽筋似的!”
  我费了好大工夫才总算稍微镇定下来。“去财政处,我账户上出现了900克莱第的空头,快走!”
  我几乎又要一贫如洗了!
  车子向前疾驶,想起这份倒霉事,我不禁黯然伤神起来。
  一阵新的恐惧袭来,我一激灵打了个寒战,这么宏大热闹的场面,哪还有一点机密的影子!隆巴肯定会把我撕成碎片的!
  我突然怒吼起来:“□□□赫勒!□□□赫勒的狐群狗党!”
  斯喀竟然在大笑,要是他摊上这份倒霉事,他恐怕哭都来不及了。
  美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第九章
  剩下来的时间只够草草收拾一下残局,白天总算熬过去了。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无论如何也无法拂去忧虑的心情,然而夜晚也总算熬过去了。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赫勒骗到塔依尔寡妇那里去做手术。最令人担心的是克拉克女伯爵,假如她怀疑我在赫勒身上动了手脚,绝对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
  早晨起来,料定克拉克女伯爵已经离开,我便向拖船一号走去。我已想好最绝妙的主意,情不自禁地微笑着进了拖船。赫勒已经起床,正坐在豪华的客舱里草草地写着什么。他身穿白色的工作服,鲜艳的领子,闪光的料子,联合飞船联队的这些家伙们还真会臭美。我真希望天黑以前它会沾满鲜血!
  “今天所有的活儿都得拖一拖了,”我说,“你得去例行一下体检。”
  他大笑道:“用不着吧,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我必须在工人到来以前做好准备工作。”
  “可以坐下来吗?”说完我便坐了下来。“杰特罗,你不了解间谍方面的问题,所以我来这里给你指点一下。在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警方会把一切识别标记记录在案的,假如你身上有任何识别标记,肯定会露馅的!”
  他摇了摇头。“我身上没有任何识别标记。”
  “呵!”我走过去一把抓住他那件白得发亮的上衣撩到一边,心想这下撕破了才好呢。
  “你说这是什么?”我指着隆巴用刀子在他肩膀上留下的一块小白疤问道,“看见了吗?”我放开手,察看着他的表情。像他这样一位身经百战、历险重重的飞船联队工程师,身上的伤疤竟然找不到几个。这时我又发现了一个,在他右眼的眉毛上方,有一块很小的伤疤。就是它了!通过这块小小的伤疤,那件装置就能植入适当的位置。
  “你瞧,”我得意地说,“已经有两个了。”我指了指他眉毛处的疤痕。
  “啊,那个疤呀,”他大笑起来,“说起来你也许不信,我曾在一颗原始的星球上参加过一次战役,在进入一个围有栅栏的村子时,竟被一支石箭射中了!千真万确,就是一把弓箭!帮我疗伤的随船医生笑得差点背过气去。你想,我就站在那里,手里的电击枪随时可以开火,竟然被人家用箭射中了!整个中队的人都快把牙笑掉了。不过只是一点轻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它可是个致命的标记,”我语重心长地说,“那里的人会立即认出你是沃尔塔尔人,就像这样把你给抓起来!”说着我用手指打了个响。
  赫勒突然又大笑起来。“我们沃尔塔尔上是不用弓箭的!瞧瞧四周,索尔顿,看不见吧?”他还在为自己的奇遇好笑,只是笑个不停,我真希望他一下子憋死。
  我清楚地意识到,这样下去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于是便开始了第二套方案。为了能引他上钩,我花了好几个小时,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情况。“不错,你怎么说都行,”我严正厉色地说道,“但却不符合第53.4万条规则中的第一部分第一项规定!它明确规定凡带有识别标记者均不可在地球上登陆!你还有什么说的?”
  他止住了笑声。“那么你能否把规则拿出来让我看一看?”
  这下可把我给问住了,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编造的,然而我的头脑却反应很快。“但你是知道《太空法典》第500号第44部分的,它也禁止外星人在地球降落或暴露身份。”
  是的,他的确知道。
  “我刚才所说的识别标记规则是由皇家秘密解释的,你知道,我们是受它约束的。”
  赫勒摇了摇头。“坦率地说,我并没有亲眼见到过。如果那一解释是针对情报机构的,而我则是飞船联队的人,我并不受它的约束。”
  显然我又败下阵来。然而“布利托—行3”心理学还没有施展出来呢,它才真正是我专用的万全之策呢,要不是我在这里透露给你,还从未有谁知道我的发迹要全部归功于它。
  据它所言,当孩子的要求遭到拒绝时,他常常会采取一种叫作“狂怒”的行为,遇到这种情况,大人往往会退缩并作出让步。于是我开始采取第一步:狂怒。
  “你这个人,”我板起了面孔,“只想着千方百计地和我作对,你是十足的小气鬼。”真可谓是有魔力的心理学术语,简直像一条咒符,话音刚落,它已经产生了作用。赫勒望着我,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我开始了第二步:否定。“假如你不和我一起去检查身体,我决不会再为你签盖任何文件!”最后一句话我几乎是凄声哀嚎出来的。
  又是立杆见影,他盯住我,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我开始了第三步:痉挛。我仰面倒在地上抽搐起来,两只脚跟疯狂地撞击地板,仿佛癫痫病突然发作了。这一招真把他给镇住了,其秘密在于癫痫病常常会导致死亡,大人最怕孩子抽搐致死的。我从眼角里偷偷地斜了他一眼。
  真的起作用了!他一声长叹(书上称之为反应),无奈地翻眼望着天空。
  第四步是把一块肥皂放进嘴里吐出白沫,肥皂是事先准备好的,我还准备采取被称为“哮吼”的第五步。
  然而不用了!
  赫勒说话了:“唉,看在老天的份上,索尔顿!你别再装模作样了!如果我不去会给你带来麻烦的话,那我就去吧!”
  他终于上钩了!
  到了外面,我告诉那位副官和哨兵守好拖船,赫勒要离开整整一天的。
  我们坐上车飞走了。
  地球心理学真是万无一失!那些地球心理学家和精神病专家已经把它发展到了完美的程度!他们每次都能欺骗容易上当者!一群绝对残忍的骗人大师!
  是残忍了点儿,但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就像我今天一样。
  第十一部第一章
  “啊,”临近目的地时赫勒说道,“包什山郊区,比斯皮提欧斯的手术室强多了。”
  斯喀朝塔依尔寡妇的庄园按下了车头。“嗯,一点不错,你这一趟算是没有白跑,设施全是一流的,棒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