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81
  “噢,□□□他们!”
  “你知道,超机密窃听装置只能卖给官方,而且只能由供给处的军官购买,哦,这些装置只属于你们的机构,因此也只能卖给你的机构。”
  “哦,这我知道。”
  “因此,我们准备这样去做,由你假装很想购买……”
  “不,这可不好办,我没有购物册。”
  “你可是答应过的。”
  他有点儿丧气的样子。“是的,我答应过。”
  “很好,你是很爱国的,计算机还是没有说错的。”这句话起了作用,于是我继续说道:“你什么也用不着买的,我只想让你装作想买的样子查验一下,我趁他们不注意时看一眼上面的编号,和那些被盗装置的号码作一对比,然后由我通知陆军情报处采取闪电行动,这样整个事情就算了结了。”他似乎犹豫起来。“这会给你的履历增添不少光彩的,甚至还会嘉奖一次呢。”
  在供给处,受奖机会是极少的,你几乎从来看不到他们胸前挂有受奖标志,这一点是绝对无可争辩的。
  “哦,”他坐在那里心驰神往起来,我乘机继续说道:“我溜出去打个电话,马上就回来。”
  我走进电话亭,把他的身份牌插进喂扣槽,拨通了早已细心选好的号码,那是一家小型专业电子公司,自诩为沃尔塔尔耳目公司。没人接电话。我看了看表,上校醒酒耽搁得太久了,我们已错过下班时间。不过我早有防备,带来了公司经理的电话号码。我用上校的身份牌找到了他。
  “对不起,商店关门了。”他说。
  “要把100万克莱第的合同关到门外吗?”我说道。
  他按下了查看拨号人身份牌的装置,话机里传来了倒吸一口气的声音。“我马上带着所有的经销员去那里……”
  “不,不!”我急忙说道,“我们只对你最机密的装置感兴趣,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们在考虑订这么一大批货,请赏个光,你一个人来,我们必须严守秘密!”
  “19点半可以吗?”
  那时天还会很黑,不过正合我意。“不要亮灯,”我接下来又说,“城里有卡拉伯的间谍,不过也没什么担心的,我会带一位武装保镖来,他装扮成民用技术专家。”事已谈妥,我挂上了话筒。
  我查明上校有一辆随叫随到的空中轿车。
  我回来时,女招待正拿着一份账单等待压印,上校则惊惶地翻找每一只口袋。“我的身份牌不见了!”
  对于一位联合情报机构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来说,临阵不乱是他最重要的素质。我把上校的身份牌握在手心,弯腰伏在昏暗的地板上对着一堆破抹布,乱摸了一通,然后站起身来把它丢到了桌子上。“你应该小心才好,”我说,“身份牌怎么能到处乱丢!”
  他感激地拿起身份牌看了看,然后往账单上盖了一下。“我刚才还在想非用你的不可了!”说完他大笑起来。
  该做的快要做完了,再过不久,将会有两条人命断送在我手上。俱乐部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一点也没有!“多谢你啦!”我甚至还给了女招待5克莱第的小费,那是上校的票子。
  时间不多了,我只好迫使他动身。我们来到外面,他的空中轿车开了过来!他带来个司机!我没有想到会有司机,而这一位又十分强壮,看来得用手枪对付他了。问题复杂化了!我原以为私人空中轿车不会有司机的,不过这也正是他们的办事风格,冗员成堆,隆巴的贱民计划也许会铲除这种人员过剩危机的!
  走进车里,上校说道:“你这身制服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吗?”亏他提了个醒儿,我可不想穿着陆军情报处耀眼的制服离开俱乐部。“我已经预料到了,给个方便吧。”我挪到车子后边宽敞的地方。“请把车里的灯关掉,我来收拾一下。”
  在黑暗中,我脱掉陆军情报处那身淡黄色制服,套上了随身带来的连身平民便装,然后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武器,确信一切都万无一失后,又取出一副科学家型的眼镜戴上。我示意他们可以把灯打开了。
  “哇,全变样了!”上校赞叹道。这□□□蠢货,我并没有重新化装,只是加了一副眼镜罢了。
  “哦,他们也许会狗急跳墙的,”我说,“司机带武器了吗?”
  伙计,这可超出供给处的权限范围了!真刺激!司机拍了拍枪套,我执意要检查一下他的枪是否还能用。我打开枪膛,装模作样地细细查看了一遍,然后趁合上时偷偷绕弯了电极。“很好,”说完又把枪递了过去。
  到商业城的路很远,我真担心会迟到。电子公司的房子和商店终于出现在眼前,司机把车子降落下来。
  第五章
  经理亲自打开后门把我迎了进去,他已上了年纪,身材瘦高,站在那里使劲地搓手,真让人担心他会搓下一层皮来。
  这里是营业区,有一间展厅和一个柜台,但摆出的窃听装置并不是很多。“上校,”他说,“我叫斯珀克,沃尔塔尔耳目公司经理,很荣幸能为你效劳,不过你是知道的,我们最机密的装置只能出售给军方……”
  上校出示了身份牌,我也把吉兰特·史莱博教授的身份牌在他面前晃了一下。
  一切就这么简单!我们告诉他,我们对他最新的脑下微型装置感兴趣。
  斯珀克没有动货架上的一样东西,那些只是普通的玩意,是妻子监视丈夫行踪用的。他按动机关,打开一扇拱形大门,从里面拿出了真正的硬牌货。
  “你们很走运,我公司刚研制了一批最尖端的装置,”他说,“它们已通过各种检验,性能十分优良,坦率地说,你们可能会成为第一家用户。”
  啊,没有比我更走运的了!我只是不久前才有过耳闻,没想到果真有这种东西!斯珀克把一个盒子放到了柜台上,盒子精巧极了,是人们通常存放钻石的那一种。他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过一把镊子,打开盒子,像取出贵重宝石一般取出了一种装置,它太小了,几乎看不清楚!“这是最新的,旧型的植入后要与视觉神经直接接触,而这一种则可以通过感应操作,它能够渗入骨质,而且工作性能稳定,效果十分理想。”
  “我还不太明白。”上校说。他在扮演自己的角色。
  我拿起一个盒子,假装去看斯珀克手上那件装置的号码,然后偷偷向上校轻轻点了点头。号码?那玩意儿本身就要比任何号码大得多。
  “这叫刺激反应器,”斯珀克说,“它会对来自外部的一种全新的不可测波线产生反应。”他拍了拍那个打开的盒子。“这个装置会持续不断地向刺激反应器传送信号,然后植入患者太阳穴或眉骨的反应器收到信号,并将视神经电流放大后传送给接收器。”他拍了拍那个盒子。
  他又忙着打开了另一个盒子,那是一块薄薄的屏幕。“最后的结果是,无论被监视人看到什么东西,一切都会显示在这块屏幕上。”
  “是立体的吗?”我问道。
  “哦,很抱歉,不是的,还没有那么高级,不过图像绝对清晰。”
  “范围呢?”我又问。
  “200英里以内。”他回答说。
  唉!你身在美国怎么去监视一个远在土耳其的人呢?距离太短!“要监视的距离太远怎么办?”我说。
  “哦,你可以用831型中转机。”他又说道。他又拍了拍另一个盒子。“它可以把距离扩大到一万英里。刺激反应器把信号传给831型中转机,然后由中转机再把信号传给接收器。”
  他的话又使我兴奋起来,我原以为这一切算是白费力气了。
  为了上校的缘故,我又假装去查看接收器、中转机以及屏幕上的号码,然后说道:“那么声音呢?”
  “啊,”斯珀克显得十分自豪,他打开另一个盒子,用镊子夹起一个和头一个不一样的小东西。“这个很简单,声音可以由骨质共震发出。这个声音刺激反应器可以放在离图像刺激反应器一到两微毫米的地方,声音可由同一个接收器、中转机和屏幕接收,我们的科学家什么都考虑到了。”
  就是没有考虑到一位联合情报机构的军官会拿它去干什么,我暗自想到。
  “也就是说,”我说,“只要把这两样装置植入太阳穴或眉骨处,就能把被监视人看到和听到的一切传送到200英里以内的任何一处地方,然后再通过中转机传送到一万英里以内的任何一个地方了。波线是全新的吗?”
  “绝对测试不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仪器能够捕捉到它,它其实是一种长波,作用相当于载体或边频道的导线。”
  “有感情功能吗?”我问道。
  “噢,很抱歉,这一点科学家倒是没有想到,我要把它记下来。感情功能,主意不错。可现在的只有声音和图像。”
  “有没有,催眠脉冲型的?”我说,“你知道,按动一个电钮,就可以让对方昏昏欲睡了。”
  “啊,很抱歉,我们是生产这种装置的,不过已经没有存货,一件也没有了。”
  “有制服被监视人的电击型的吗?”
  “哦,这些嘛,是有过的,不过联合情报机构刚订走一批,这里现在一件也没有了。”
  我偷偷向上校挤了挤眼。“这种脑下装置还有多少?我说是整套的?”
  “还有两套,”他说,“还没有上装配线,不过很快就能装好。”
  “把两套装置所有的零部件和电力块拿来看一看。”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