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412
  “他说他告诉利萨斯,这是联合情报机构授命的一项政府计划,他们想要这些小孩儿到敌方要塞去搜集情报。他答应说,如果她依命行事,她的母亲艾琳娜就会安然无恙地回到她的身边。
  “孩子受训结束后,他却利用他们去抢劫银行。他十分害怕抢劫后会留下目击者,于是给他们发了武器,要他们务必杀掉每一个哨兵。孩子们不想杀人,他便扬言道,如果他们不干掉所有的哨兵,他就处死利萨斯。他知道孩子们很喜欢利萨斯。他还告诉他们,任何情况下都不许提到他的名字,否则他就把利萨斯活活折磨死。
  “利萨斯完成训练后,这个疯狂的家伙竟杀掉了她母亲。他把利萨斯软禁起来,因为他害怕她会把此事张扬出去。
  “也许由于他贪心不足,这群孩子终于落入了法网,而他却反咬一口,诬告利萨斯是教唆犯,自己轻而易举地摆脱了干系。
  “孩子们全部被处死,利萨斯也被判处死刑。由于她身怀训练绝技,联合情报机构以掉包的手段把她留了下来,另一名罪犯成了她的替死鬼。
  “联合情报机构一直扣着一个清白无罪的人,快三年了,却对她只字不提此事,你们竟如此卑鄙!”
  他目光中依然杀气逼人,我深信自己死定了。我又一次铆足了劲想让手臂恢复正常,可又没能成功。
  “我打算把这个案子交给律师,”赫勒说道,“我要还她个清白,还要娶克拉克女伯爵!”
  他朝我靠了过来,肯定是要杀了我。
  我再次想拔出手枪。
  然而他却把我扶了起来,搀我走进客舱。
  他把我安顿在沙发上,转身从储藏柜里取出一块餐巾,然后在供水间蘸了些水。
  趁他转过身时,我又去试着拔枪,还是徒劳!整个手臂都无法动弹,我瘫痪了!
  他走出供水间,开始用海绵擦拭我嘴边的血迹。“我揍了你,很抱歉,可我不是诚心来着,只是轻轻挥了挥手。相信我,平时我并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让你闭上嘴,并没有想到要把你打趴下。”
  谢天谢地,幸亏他没有真想揍我!
  “这是我今天早上才拿到的,”他说,“我想到了晚上再告诉她,给她一个惊喜,然后再向她求婚。这次任务我们可以推迟一下,这样我也好替她洗刷罪名并和她举行婚礼。本来任务也不是那么紧急,晚走几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也许是凉水的作用,或者是听到他的声音温和下来,一想到拖延执行任务的后果,我竟有了说话的勇气。
  “不,不,不,”我说道,“你一定不要在这时替她洗刷罪名。”
  他缩回了身子。
  “你不晓得法律程序,”我唠叨起来,“一个人一旦上了死亡名单,他们就会销毁他所有的档案。那位教育大臣也死了,他的交待只对活人有用,而且国家警察局早已销毁了那些记录。你是在和一个不复存在的人打交道,利萨斯·莫姆和克拉克女伯爵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户口文件上是这样说的,我已经查过!”
  他的迷茫使我看到了希望。皇家飞船联队的成员是没有受过普法教育的,他们对法律程序一无所知。不过我所说的却也不假。
  我继续说道:“从法律上来讲,你无法让一个人起死回生,也无法得到死人的材料。同时,从法律上来讲,你也无法和死人结婚!你手上惟一的东西就是那张简报,而这个不能作为有法律效力的证据!”
  我几乎提到了一切,惟一没有提到的就是赫勒是个斯皮提欧斯的前科犯人。对于一个斯皮提欧斯监狱的释放犯而言,只要稍微透露一点风声,他就会立即被人干掉。其实赫勒够幸运的了,他尝过斯皮提欧斯的滋味,却还在这个世界里活蹦乱跳。而他之所以能够活下来,不过是因为隆巴要把他永远地送到“布利托—行3”上去,因为国政大会熟悉他的名字罢了。他真应该知道他已经够幸运的了!
  他犹豫起来。我想,假如能让他离开这颗行星,他就再也不会总是替克拉克女伯爵操这份心了。于是我又给了他精彩的一招。
  “我在这些方面接受过专门的教育,而你却没有。”我说道,“假如你能尽快离开这里执行这次任务,我可以郑重地起誓:你返航以后,我会帮你解决这件事的。没有我的帮助,你不可能让她获得自由和新生。”
  这个誓言是万无一失的,因为只要他离开这个行星,将再也无法回来了。不知怎的,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心,也许是因为刚刚挨了一拳吧。
  他茫然而狐疑地望着我说:“让我想一想吧。”
  我心里明白,能够做到的只有这些了。我仍然很怕他,手里还是紧紧地抓住枪柄。
  随后,我迫不急待地离开了那里。面对死亡,自己竟然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多么可怕的一幕,想来真令人毛骨悚然!
  第二章
  到了外面,我试着运动一下手臂,还是不听使唤,仅可以晃动,可以垂下,而肘部就是弯不下来,手指也不能伸曲。我感到自己算是彻底完了!
  想到任务又被搁浅,想到隆巴带来的死亡的威胁,想到会丢掉职位并沦为贫民窟里的流浪汉……所有这些都足以让人忧心如焚。然而此时此刻,我最为担忧的还是这只手臂。
  在联合情报机构中,个人的冷暖是无人问津的,对于身体伤残更是决不留情的。一旦受了伤或是成了残疾,一个人就算完了。他不能退休,也不能离开,如果干的是绝密工作,就在脑袋上吃颗枪子儿,然后尸体被随便扔进阴沟。
  想到被一群野兽围着撕咬而无法自保,我越发感到惊恐不安。假如不能拔枪,也不能开枪,我就得听从联合情报机构中任何人的摆布。我十分清楚有很多人巴不得看到我快点完蛋。
  我尽量装得像平常一样,悄悄向自己的空中轿车走去。
  此刻天色已晚,这一带已经开始收工,四周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
  我的司机斯喀这一天显然过得并不轻松,他一直在赫勒的差遣下马不停蹄,这会儿正趴在车里打盹。我在车子旁边站了一会儿,从敞开的车窗里望着他。我正想开门让他带我去个地方,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把左手缩了回来。
  我身上连一个子儿也没有!怎么能去看医生?
  要是斯喀一直在听使唤的话,他身上肯定有钱。于是我用左手轻轻打开车门,蹑手蹑脚地来到斯喀身边。
  凭着练就的技巧,我把手插进了他的上衣口袋。
  真走运!
  我用手指熟练地抽出一张10克莱第的钞票。
  我抽回身子,准备离开。
  “等一等!”斯喀哀求道,“那不是我的钱!是租警服用的押金!我要还给赫勒长官的!”
  他在撒谎,他从来没有一句实话。我希望他没有留意我的右臂残了,不然他会扑上来的。我向后退去,终于摆脱了他。
  眼下当务之急是找个医生,而这个医生又不能把此事张扬出去。正在苦思冥想的当儿,眼前突然出现了一艘运输飞船。
  这是一艘联合情报机构的军用运输船,正停在发射架上加油和维修,明天黎明时分,它就要起飞到联盟的一颗行星上去。船体长约500英尺,能载50个乘员,船里一般配一名保健医生。这时我想,何不让保健医生来治我这只手臂,然后他就要随船远行,要好几个月才能返回,而这期间我也早已离开这颗行星了,那时他再告发就随他的便了。真是个绝妙的主意!这样的主意只有我才会想到!我不禁为自己的聪明得意起来。
  于是,我悄悄走了过去,巨大的船身矗立在面前。船舱门口有一个哨兵,这讨厌的家伙挡住了我的去路。
  “船在起飞前要最后检查一下。”我一边说,一边用左手抽出了身份牌。
  哨兵看都没看一眼。我走进了舱门,迎面袭来一股联合情报机构的船只所特有的腥臭味。航行前的准备工作并不包括洗刷船舱,而这艘船里也许残留着几个世纪以前首航时士兵呕出的污秽物。
  停在发射架上时,船体是处于垂直状态的。我沿着通道向上爬去。由于只能靠一只手用劲,我感到费力极了。船里面纵横交错着一条又一条的甬道,稍不留神就会迷失方向。标示方向的箭头尘封已久,各种标记、符号都已经模糊不清。我挣扎着向上爬去,突然欣喜地听到头顶处传来了声音。
  有人在唱歌。船上的准备工作还远远没有就绪,有几个船员正坐在某个地方用歌声排遣内心的悲哀。
  手风琴正在演奏一首新歌的过门儿,听上去呜呜咽咽。我一直深信不疑,太空人是变态的人类,联合情报机构的太空人更是一群疯子。
  他们开始合唱一首名叫《太空人的命运》的歌曲。又是挽歌!他们在航行前为什么总要唱挽歌?难道是在留下遗言?那曲调太悲哀了,听到歌声我并没有感觉好一点,我照旧费力地挣扎着。悲哀的歌声仿佛是来自坟墓,幽幽地从上面传了下来:
  向着死亡的行星,
  向着黑暗的星球,
  裹在冥冥的长夜里,
  我们在无边的太空飞行。
  我脚下突然一滑,差点从200英尺的高度摔了下去。
  没有思念的目光,
  没有抚慰的双手,
  没有一丝的温暖,
  只有铁石船心肠。
  我尽力想快一点爬上去,可这可怕的挽歌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邪恶重重的太空,
  就是我们的归宿,
  一群被诅咒的弃儿,
  在无底的黑暗中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