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77
  整个事情搞得乱糟糟的,回斯皮提欧斯的路上我的心情很不好,我怎么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在炸棍上出了问题。这肯定是赫勒的朋友们放到他包里的,后来又被我悄悄从他的靴子里换出来的那一根。我不明白他的朋友们为什么要送他一件装了哑弹的武器。当然了,当你从架子上拿下来的时候,它一定是装着哑弹的。我终于明白了,赫勒竟然傻到没往武器里装弹。
  坐车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想着赫勒替我敷脸的事,差点坐过了头。但我觉得赫勒没有那么聪明,要是他从我身上偷换武[奇书网·JAR电子书下载乐园—WwW.QiSuu.Com]器,我会发觉的。
  我的心里乱糟糟的,事情也不顺利。但有件事情我是清楚的:下一次我绝不会在与对手对峙的时候拿件空武器去吓唬人。
  时间已经晚了,但我还是直接向军械库走去,那个管仓库的老傻瓜就睡在里面。我用我的身份牌把门的上半截打开,朝黑暗里大声喊了起来。连续喊了三次以后,里面的灯亮了,老傻瓜半睡半醒地摸索着上了柜台。
  “你搞什么鬼,又把我吵醒?”他对我嗥叫一声。
  我现在可没有心情吃他这个。我把手伸进去打开门闩,把下半截门向他肚子上狠狠撞去!
  我立刻跳了进去,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又反手给了他一下。他倒在地上,我又踢了他一脚。“对我说话时,你最好放尊重些!”
  他躺在地上,所以我就自己走到架子旁拿了一支晕眩枪和枪套,又挑了两根炸棍和一盒弹药。我又看见架子上有匕首处的人常用的匕首和刀鞘,就顺手拿了一副。
  我又踢了他一脚。“把这些都登记上,免得你说是被抢劫了!”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登记册刚才被门一撞散得满地都是。他把登记册从地上捡起来,把我拿走的武器的编号登记下来,又用我的身份牌在纸上按了一下。他说:“格里斯长官,您现在越来越像隆巴·希斯特了。”
  我看看他。要是他敢诽谤的话他会因此而丧命。我觉得他没有。“谢谢你。”我说。
  回来后我躺在床上,听见睡在屋子另一头的杰特罗·赫勒正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事情进展一点也不顺利!
  我眼睛盯着黑暗,反复思考。只要我们还留在沃尔塔尔,我的生命就处于危险之中。在这儿,赫勒了解周围的世界,还能够应付。他已经策反了一个警卫——虽然我今天晚上使他软了下来。他在政府城和飞船联队有许许多多的朋友,他可能把事情搞砸。而且我们还在隆巴·希斯特的眼皮底下,我不敢把事情搞糟。我现在的处境很尴尬。
  我终于下了决心。不管怎么样,我要尽快作好准备工作,快速离开沃尔塔尔!
  等我们到了“布利托—行3”,情形就会完全不同。我再不会担心赫勒会逃跑了,他在那儿没有朋友。
  我一定要把赫勒送到地球上,因为在那儿他就会完全受我的控制!
  当想到杰特罗·赫勒将被安全地关在某个不错的地球监狱里时,我就觉得特别开心。我一个劲地想这事,连觉都睡不着。
  第七章
  我在黎明时分就睡醒了,感觉浑身精力充沛,雄心勃勃地要尽快把赫勒从沃尔塔尔联盟安全地送到地球上去。我一边穿衣服一边瞥了他一眼。赫勒还在睡着,只见他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就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他操心的事。他即使在睡着的时候看起来也很帅。他长得很有男人气概,但同时又很漂亮。我倒希望手头能多掌握一些讹诈他的材料,任何一个长得漂亮的人就一定在性方面有一些冒险经历。我告诉我自己说,我现在不需要这些材料了,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
  我喝了点他的矿泉水,又塞了个面包在嘴里,开始安排这一天的事情。我要安排他训练,还要为他安排一次预约,到克罗伯的实验室为他安排必要的手术。这些事情都要在近几天的时间内做完,他还可以在去地球的路上学完他的课程。
  我刚冲出门,一个哨兵就抓住我的胳膊。“格里斯长官,第一执行官要在他的塔楼办公室见你。很急。”
  我的嘴变得干燥起来。隆巴的传唤往往意味着麻烦,使人不得不反思一下自己所犯的罪恶。是他听说赫勒勘察的事了?或者是什么其他事?
  我打起了精神。不管是什么事,我都能很快地应付,至少我希望如此。我要执行我的计划。但隆巴的一个毛病是先告诉你有什么事情完全由你处理,然后又插进来干涉——这也是我要尽快离开沃尔塔尔的原因之一。
  在塔楼候见室我刚要冲进隆巴的办公室,一个职员拦住了我。这儿的职员并不喜欢我,显然是嫉妒我。“办公室里现在坐满了‘机构’在各行星的头头,比你的级别高多了。坐在这儿等着吧。”
  这一定是昨天晚上开进来的那些车,说不定隆巴已经干了一夜了。他就是这个样子,有时发疯似地工作,但也只有在与他自己的小计划有关的时候。其他的时候他只是闲逛,看一些“畸形人表演”之类的东西。我心里很不高兴。
  沃尔塔尔火一样的星星挣扎着爬上远山的山顶,把沙漠淹没在灼热的火海之中。行政办公楼传出嗡嗡声,职员们时而出来时而进去。我等啊等啊,心里火烧火燎的。我得走。我在这个星球上每多停留一个小时就对地球使命多造成一分危险。
  火热的光线几乎把石头地面烤成了岩浆。从隆巴办公室里传出的嘁喳声看来这个会还得开下去。
  我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利用好这段时间干点事情。随后我想到赫勒还在睡觉,又想到关于性冒险经历的事。嗬,嗬,对了,在这屋的角落有一座巨大的中央数据库控制台,我可以在这段时间利用它做点事情。
  职员先是吱吱唔唔说不行,后来有个乖戾的老罪犯吼了一声:“让他用。希斯特刚刚提升了他,至少他现在不会出错的。”
  我走过去坐到控制台前,把我的身份牌插了进去。当你有机会使用“机构”的总信息库时要充分利用。这是个主控制台,不像其他办公室的那些还要受到一些限制。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特别是讹诈材料。这儿的惟一限制是你查询任何东西时,你的身份牌都要被记录下来。我几乎想查询一下皇帝,看看能得到些什么,又想查查隆巴·希斯特,但我克制住了,因为我知道即便查也会是空白的。最后我把我自己的名字敲了进去,查“近期情况”。我当然知道我自己的文件,“机构”里任何职位高一点的人都能经管这东西。
  事实上,人们可以从主控制台把文件提取出来并消除掉。还可以增加文件,甚至是增加一些谩骂诽谤的材料。问题是你这样干一次,身份牌就会出现在与此有关的记录上。曾经有那么个“机构”军官把自己提拔成了飞船联队上将——而到第二天他就被处死了。我倒希望他觉得这24小时是值得用性命去换的。
  真让人失望,我文件里新增的材料就是我的晋级。我觉得好奇怪,里面居然没有我调离451处的记录。后来我又傻呼呼地认为是数据库太大了,占据了几平方英里的楼群,有时就得慢一拍——即便是“机构”也难免出错。
  我左右看看,会议还在进行。现在线路畅通,整个“机构”的数据库就在我的面前,而且还不用交费。现在看看我能免费查询些什么。
  我键入:克罗伯大夫。
  已死。屏幕这样回答。
  好嘛,“机构”在撒谎。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再试试。
  我键入:克拉克女伯爵。
  我取下帽子放在一边。
  没有此人。屏幕说。
  我又键入她的真名:利萨斯·莫姆
  屏幕说:见克拉克女伯爵。
  啊哈!有门。我又键入:克拉克女伯爵。
  机器说:利萨斯·莫姆。
  所以我又键入:利萨斯·莫姆
  你为什么交叉查询?机器说,你的手指按着重复键。
  哦,不是手指,而是帽子。我把帽子放到别处,又再次键入:利萨斯·莫姆
  屏幕立刻回答:见格里斯查询。
  我键入:格里斯查询。
  屏幕说,与格里斯查询没有关系。
  我敲了三次“询问”。
  机器说:请不要争辩。计算机总是对的。
  那个罪犯职员说:“你会用这机器吗?”
  “放尊重些。”我说。他一脸轻视地走开了。
  现在我起码知道克拉克女伯爵这个人不存在,而那个利萨斯·莫姆被记录已经死亡。他们是不保留已死的人的档案的,从理论上说她现在没有犯罪记录。这对我来说还是有用的信息。
  现在该干正事了:杰特罗·赫勒!如果我能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就可以在必要时讹诈他,让他更听话一些。
  我键入名字和副标题:性。
  屏幕说:男性。
  真让我恼火,这些机器的思维不会拐弯。
  我又键入:非正常性倾向。
  屏幕回答:没有。
  □□□这机器,我猛击了一下。“碰到什么麻烦了吗?”那个老罪犯问,他话音里流露出要把我赶出去的意思。我没理他。
  “机构”的屏幕是这样运行的,它能对单个的词进行总结,或者显示一个完整的文件,而后以极快的速度找到某个需要的段落。我现在需要总结,我需要进入完整的文件里。我推了一下操纵杆。
  与女人韵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