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411
  他刚要开口说不行之类的话,赫勒就用飞船联队式准确的语言和声调说:“你们无疑有监视阻截转换器来接收外来信号,并把它们以别的东西发射出去。435-M-67-D-1号部件是一个小频率渐减装置。拿个备件来,动作要快。”
  那个技师像一道闪电消失了。
  赫勒等新齿轮冷却以后,又重新把放音机装配起来。整个录音听完需要一个钟头。他开了机器,只听一声尖啸,大约有30秒钟的时间,录音播完了!喇叭里传出来的声音是一种音调很高的尖叫声,大大高出正常的听觉范围。
  那个技师回来了,把部件交给他,向他致以飞船联队式的敬礼就匆匆离开了。我得承认我嫉妒赫勒,“机构”里从未有人对我这样恭敬!
  赫勒又从他的小工具包里拿出一个烙铁,把连接线加热,仅几下就把新部件安装好了。
  他又放起录音。这次声音是中等听觉范围的轰鸣。
  “听起来好多了。”赫勒说。他把东西收拾好,工具也放回包里。他平静地看着喇叭,敲了一下开始键,只用30秒钟的时间一小时长的录音就播完了。
  “啊,”赫勒说。
  这让我难以置信。确实是“啊”。要知道正常情况下听这种录音可需要一个小时!我说:“哦,得了,得了。要是你真能听得出录音上的那些词,你就能说出下面这些话。我的名字是乔治。……”
  赫勒笑了。“我有一条狗。狗的名字叫罗弗。你喜欢狗吗?……”但他没兴趣跟我玩游戏,又放起新的录音听了起来。□□□!他还能听那么快的东西!
  克拉克女伯爵吸了一口气。“瞬间听觉吸收和记忆。简直是超速度。”
  我看看她。“这很少见吗?”
  “不,”她说。她好像神情恍惚,“呃……是的,像这样快的速度。”她根本没有在跟我说话,“他的听觉受过训练,能区分很微小的时间间隔。”她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我从未见过这么快就完成的。”这时她又意识到我在场,她的眼睛焕发着钦佩的光彩说:“难道他不漂亮吗?”
  有好一会儿功夫,我以为她是指赫勒的才能漂亮。不,她确确实实在看着他的胸膛和手臂。赫勒确实是很漂亮的一个人,但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我也不能理解。这可能会很危险。
  我想到了个好主意。“那么,”我说,“既然你能学得那么快,我们可以把机子和录音拿到我的屋里,他可以在那儿学。”
  “不行!”她叫了一声,然后她又柔声说,“有规定,器材不能离开这儿。”
  我可不信这个。我自己就经常把这儿的东西拿进拿出的。
  他已经听了四卷录音了。我站起来拍拍他的肩,“今天就到这儿吧,”我说,“我们还有别的约会。走吧!”
  我硬是把他给拖了出来。我不喜欢我看不明白的事。
  第五章
  我们乘升降机登上斯皮提欧斯的顶部塔楼。太阳已经落山了。由于塔楼有个半封闭的顶盖,我们不可能被天上飞过的飞船发现。空旷的天空点缀着星星,就像嵌着宝石的大圆顶,耐力营的灯光在我们脚下闪烁。哦,在污浊的斯皮提欧斯呆了一天,现在能呼吸到一口新鲜空气有多好!
  “赫勒,”当我们在斜面墙边安顿好以后我说,“我得跟你谈谈。”我能看得见沙漠的微风把他的头发吹乱,但在星光里看不清他的眼睛。他好像在听。
  我说:“地球使命非常重要。为了执行给我的指令我不能抱有半点侥幸心理。”当然,我不能说那些指令是为了让他失败。奇怪得很,我对他居然有一种兄弟般的情谊,而我要对他说的话,是一个下级军官必须对另一个下级军官说的话,无论他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
  “你在这种谍报特工游戏中是个新手,而我是你的管理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我指挥你的行动。”
  他好像在留神听我说,所以我索性把底儿也抖落给他。“你今天下午碰到的那个女人是个麻烦,麻烦到能使人招致死亡!”
  他什么也没说。我又说:“我们得时常跟兄弟们说说这些事。我知道你可能不爱听,但我还得说。
  “她确实曾经是个女伯爵,但这也是关于她惟一真实的东西。你记得‘利萨斯·莫姆’这个名字吗?这是个三年前被新闻界炒得沸沸扬扬的名字。”
  他还是没有说话,所以我又接着说了下去。“她被逮捕,受到审判并被判处死刑。43个少年也同时被判刑并处死。这些事都发生在曼科行星。她是个训练天才。她利用她在教育部的职位招募了一批少年,并把他们训练成抢银行的强盗。她教他们如何打开保险库,如何躲开报警系统。他们抢了千百万的钱。
  “当时有一种说法,说这些事是曼科行星的助理教育大臣干的——至少她在被审判时是这么说的,但是那些少年都被教会了谋杀。他们每作一次案都杀掉警卫,有些手段十分残忍。
  “国民警卫队把她秘密交给“机构”,反正事情就是那么回事。就这样,她已经在斯皮提欧斯呆了快三年了。”现在把一些细节告诉他也没关系。如果我能把他送上‘布利托—行3’,到他回来时情况都变了。“在这三年里她已经杀了三个警卫。第一个只是伸手大概是要摸她的头发。她当时手里拿着鞭子,就操起鞭柄直插透他的心脏。
  “几个月以后,有个壮汉子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谁也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她就抓住他的后背,脑袋顶着他的下巴狠命地扯。他的后背断了三处,过了大约四天就死了。
  “就在两个月前在训练场上,她教一个特工徒手搏斗中使用的扭曲动作,大概是那个家伙戏弄她,最多是有点举止不当。你知道,她穿齐大腿的靴子,一件上衣,别的什么也没有——事实上我觉得她除了在对付外皮刺手的大蜥蜴时穿长工作服外,也不穿别的什么东西。有目击者说他并没有碰到她,也有人说他碰到了她的大腿股。赫勒,她只用手就折断了他的一条手臂!然后他骂她是个臭婊子。人们说当时她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她说:‘我是个处女,你必须道歉。’不等他回话她就击碎了他的下颚。但这还不是最糟的,她还不停地踩他。赫勒,那家伙身体里一块整骨头都没有了!我没有看见其他的,但我事后看到了那家伙,简直像红浆糊!
  “惟一一个能打她而不受惩罚的是隆巴·希斯特。”
  赫勒第一次表现出了兴趣。“你是说‘机构’的首席执行官打过她?”
  “我们都很怕他,这是有原因的。毕竟他……”我打住了。我几乎想说他“是沃尔塔尔联盟最有权威的人”,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说出去会露馅的。所以我说“……是危险的。”
  赫勒好像在想什么,所以我索性把话说透。“杰特罗——我能叫你杰特罗吗?我是你的兄弟,对你有私人感情。我要把你活着送出这颗星球。为了地球使命,我得严守我的职责。听着,杰特罗,你要是跟克拉克女伯爵胡混,说一些你今天说过的话,或者对她打什么荒唐主意,那么,尽管你手上功夫很好,你也会成为一个死掉的杰特罗·赫勒。
  “避开克拉克女伯爵!可能有人不希望让这次使命成功,但今天下午他们得往后靠。你现在最大的危险是跟那个女人玩花样。我知道太空中很孤独,你又刚结束一次长途飞行。但是,克拉克女伯爵是个死亡标志!离她远远的!”我又笑笑,尽量把这事冲淡一些,“当然了,就这么着把你送出这个星球也确实不容易!好了,我们不再说这个事了。”
  赫勒在那儿坐了一会儿。我看得出他在专心想什么事。我尊重他的沉默。显然他遇到了难题,因为我看得出他在瞑思苦想。
  “有件事我记不清楚了。”杰特罗说。
  我全神贯注,鼓励他说下去。
  他探询似地看着我,看得出他非常不安。“你说她的眼睛是灰色的还是淡蓝色的?”
  我厌恶地放弃了回答,把他带回到我的屋里。我还有其他的重要事情要做。
  第六章
  隆巴常说,如果一个下属犯了错误而你又没让他受到惩罚,那么你很快就会遇到麻烦。我觉得这样很不明智。
  我有一种感觉,现在像是在薄冰上行走,迟早会碰到麻烦的。虽然,我以前对下属管教不严,但现在事情有点出格了。我必须惩罚那个队长,他“保护”赫勒时的行为是不可饶恕的!
  我胡乱塞了点儿生霉的面包以后——这样的东西在斯皮提欧斯也叫做食物——就朝耐力营走去。等我出来以后,你就会知道它为什么被称作“杀戮营”了。
  城堡有一条一英里半长的地下隧道通往营地。斯皮提欧斯与外界的交通都以耐力营作为起点,这样,天空的飞船和任何类似的飞行物都只能看见营地,而城堡内部的交通则被冠以“训练行动”。
  我们试图把来回交通的时间降到最低限度,但无济于事。今晚隧道里的交通很繁忙。我乘坐的快速汽车被堵在黑暗的隧道里有20多分钟,让往斯皮提欧斯运货的车先走。
  从车里只能通过座位旁的一个钻石大的小孔往外看。这儿灯光很暗,照在驶进的车身一侧泛着荧荧的绿光。
  这么多车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看到有高级军官的旗帜一闪而过,还听到重装甲卡车的吼叫。护卫坦克发出的轰鸣声就像炸弹爆炸一样,把我耳朵震得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