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83
  你连尺子都没有。”
  “回声定位法。”他说着,并抬起了一只脚,“声音以一定的速度传播,当你发出一个声响,你就可以测定回声返回所需要的时间……”
  “没人那么快就能测出零点几秒的时间,”我不同意地说,有点不高兴。
  “人可能不行,但我的手表可以。”
  到这时我才意识到他一边画图,一边把表贴到耳朵上,而表也一定记录并换算出他发出的较大的卡嗒声。
  真是杰作。技术也极其高明,但这也着实让我感到恼火。他画起图来确实聪明,也完全可以利用这张图来毁坏城堡或者逃跑。然而画完以后他仅仅把图扔给我,让我“给老板”,不仅把自己的底给交了出来,而且给我也带来麻烦!
  他根本不适合这场游戏,对政治也一窍不通。
  “等等,”他说,又走到我跟前,“你脸上的装饰条有一块已经松了。”他伸手替我敷了一下,“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疼吗?”
  我的心中一阵激动。“没人打我,”我自然而然地撒了个谎,“只是一次撞车事故。”
  “我头一回听说太空车还有指关节,”他笑道,“是你的老板打的吗?”
  我本该生气的,但我克制住了。我又想到了把图交给隆巴会是什么情景。万一赫勒再留意勘察这座秘密城堡的地下建筑怎么办?这座深达一英里的迷宫?那5000名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在笼子里的囚犯和未加掩埋的死者!那些刑讯室!他只看见了底下的一小部分,但是……我又恐惧地想到他是不是留意到那条通往地下停车场的通道,隆巴的私人战舰就停在那儿。这艘战舰装备特殊,其拥有的强大火力足可以把沃尔塔尔的防御系统化为尘埃。
  他看到我们路过的一些完全准备好存货的储藏室了吗?他看到那些清理得干干净净等待存放昂贵的“货物”的壁架了吗?这些架子现在还是空的,但是过上几个月……
  如果隆巴知道我曾让赫勒勘察过这个地方,他就不会用他的指关节了!
  脸上又一块仿皮肤掩饰条被揭开的疼痛使我惊醒过来。“不!”我叫道,“隆巴没有打我!”我猛地把赫勒从我身边推开。
  “对不起,我弄疼了你。因为走得太远太热你在出汗,掩饰条都要掉了。”他看上去是真心悔悟。
  但并不是走路使我出汗的,而是因为我意识到我居然疏忽到没有察觉他在搞勘察。这是犯罪。我完全明白这对我会意味着什么。
  赫勒真是太愚蠢了。我甚至怀疑在他把事情完全搞砸之前能否把他带离这个星球,他有可能闹得使我们俩都被杀掉!
  这又使我想起我们已经让克拉克女伯爵等了一个多钟头了。跟克拉克女伯爵有训练预约绝不可以迟到,如果你还想活的话。
  我推着他向训练室走去。做赫勒的管理人光是担心就足以让人减寿!
  第三章
  我打开通往训练场的巨大的装甲门,抬脚就往里走。
  扑面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声响!
  第一个大厅十分宽敞,里面到处都搭着台子,放着机器,还有阴影和凹进处。
  厅里还回响着凶狠清脆的尖啸!我想退回去,但赫勒已走了进来,并随手把门给关上了。
  这凶狠的声响使人头晕目眩,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情景。
  原来是电鞭子发出的声音。那邪恶的咝咝声还一直在空中回响着。
  五个身着工作服的丑恶无比的莽汉正在左躲右闪,企图逃避那条鞭子的攻击。这五个人是“机构”的,但不在斯皮提欧斯。
  稳稳当当地站在大厅中间的是克拉克女伯爵!只见她把鞭子高高扬起,呼啸着又抽了过来。她身体前冲,长筒靴撞击在石头地面上发出大炮一样的隆隆声响,浅色的头发像千万条鞭子飞起来。
  鞭子在最近的莽汉脸上留下了一条灼热的鞭痕,他痛苦地蜷缩起身体。他们没有在进攻她,而是在设法逃避她的攻击。他们一个劲地求饶,其中一个还号叫起来。
  这倒挺新奇,五个人都不是她那个处的,他们是负责向斯皮提欧斯运送货物的“机构”外勤运输队。我在昏暗的光线里左看右看,想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扶手电梯口,放着一个运输野兽的大箱子,箱子前面的滑门开着。
  训练场一向气味难闻,但今天又多了一股某种野兽的臊味。这让我心里一阵紧张,匆忙地四处察看。难道这儿有野兽?在哪儿呢?
  在离我右首不满15英尺的地方有点动静。在黑暗中,就在教练桌旁边,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
  这是一头麻虎!
  慌忙中我就想夺路而逃!
  但是赫勒已经关上了门,站在我身后,扫视着大厅,刚好挡住我的路!
  我不愿意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就悄悄捏住我偷换来的炸棍。800伏的电压大概可以勉强抵挡得住麻虎的攻击。
  等电鞭发出的闪光消失,我又仔细看了看那头野兽。只见它坐在那儿,足有900磅重,身上也没有锁链,随时都能把在场的任何人撕成碎片。它斑驳的黑色和桔黄色皮毛缠结在一起,牙齿像匕首一样尖利。它的下巴上还有一滴滴新鲜的血液。我的天,难道是女伯爵刚喂了它一个大活人?
  这血液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往边上移了移,以便看得清楚一些。发现它的面前没有尸体,只有鲜血。
  它动了,我又往后退了一下。但它只是低下头来舔了舔爪子,而爪子还在流血!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人们好长时间才能捕到一头麻虎作展品。现有几头被训练在笼子里表演一些节目,但驯养师则从来不到笼子里去,因为麻虎只要抬爪一击就能把人的脑袋与身体分家。而且作为防范措施,就连驯服的麻虎在表演节目时都得把尖爪拔掉。
  只见从打开的运输箱前到搭起的台子间洒了一串血迹。现在它一动开裂的伤口就流血。
  它抬起了头,那餐盘大的眼睛炯炯有神。有人说它能在漆黑的夜晚看得清东西。感谢老天,它现在并没有注意到我,而只是看着大厅中出现的混乱场面。
  最糟糕的是,即使克拉克女伯爵在挥鞭击打时,脸上竟然也没有一丝表情。她从来不生气,不悲哀,也不笑。看她狠抽五个莽汉时的表情,就像吃晚餐一样子淡。
  那五个莽汉简直没有办法躲开她。如果他们躲到机器或者箱子后面,她就用鞭子把他们赶出来继续打。
  有四个已经倒下屈服了。第五个躲到了装野兽的箱子里。只见鞭子像蛇一样缠住他的双腿把他拖出来,咝咝的响声又起,打的部位很低,也最伤人。这个家伙嚎叫起来,身子缩成了一团。
  五个人全都倒下了。
  克拉克女伯爵直起腰来,高高地站在他们中间。还是没有表情,连粗气也不喘。
  她踢了运输组的头头一脚,他仓皇地在地上缩到一边。
  她用平静得出奇的声音说:“你们回基地以后带个口信给你们头头:要是他胆敢再给我送受伤的动物,小心我训练一头能找到他、杀了他的动物,然后我再把动物放出去。小心听明白了,绝不要再伤害动物。你们都还活着,现在带着你们的人滚!”
  那头目把他的手下都踢得站了起来,连看都没敢看她一眼就跑下扶梯,破碎的军装也扔下不要了。
  她从褴褛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袖珍受话盘,对着它说了句什么,然后把鞭子朝着位于屋子另一端的鞭架上扔去。
  她脸上的表情没变,以正常的步伐向新近捕获的麻虎走去。
  她伸出一根指头指着它,而麻虎则坐着看着她。只要它一扑就可以把她的胳膊抓掉。但她只用一只手指着它的脸,又伸出另一只手,手心朝上。
  只见它抬起受伤的爪子,把30多磅的重量放在她平放的手掌上!她看看伤口,尖爪都被齐根拔掉了。
  她自己的部下从一个侧门涌了出来。这些都是城堡的渣滓,肮脏之极,赤裸着上身,有十二三个。他们都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接近那头麻虎。
  克拉克女伯爵放下麻虎的爪子,手指依然指着它的面部,而自己则走到一边,又用另一只手指着箱子。
  那头麻虎滑稽地呻吟一声,四爪着地站了起来,看上去比女伯爵的肩略高一些,它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克拉克女伯爵还是一只手指着麻虎,一只手指着箱子,跟着它走过去,又看着它走进箱子。
  她的部下立刻行动起来。他们关上箱门,把箱子搬上拖车等着拉走,但眼睛还是盯着克拉克女伯爵,等待指示。
  “把它放到暖和一点的笼子里,”她平静地说,“叫一个克罗伯的助手来整治一下,有可能的话让爪子再生。你们不许戏弄它,因为它现在更难驯了。明白吗?”
  那些污秽的家伙们一个劲地点头。她打了个响指,他们很快就把箱子顺着扶梯运走了。
  第四章
  这地方弥漫着“机构”特有的汗臭味和腐败的血腥味,被烧焦的布片气味还残留在空气中,片片绿光把这儿丑恶的隐秘隐藏在黑影里。
  克拉克女伯爵沉稳地走向位于门边的桌子和台子。
  赫勒开始走动了,他的眼睛很感兴趣地盯着一排排的机器。这些机器能产生电激,用来折磨囚犯。
  女伯爵看见了我,眼睛里还是毫无表情。她一边踏上旁边的台子一边张口就要说话。我知道她要说什么。我们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我就准备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