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81
  但那表只有一个圆圆大大的表面,上面有一个小孔,还有一根沉沉的金属表带。我把表递给杰特罗,他点点头,把表往手上戴。
  “钱。”警卫说。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克莱第的钞票。对一个斯皮提欧斯的警卫来说,这数目不小了。
  那警卫看着票子,就像被它踢了一脚。“10克莱第!”他叫道,“光赎回这表我就花了60克莱第。”
  他冲向杰特罗想夺回那块表。
  我揪住那怪物的肩膀把他旋向一边,使他向后撞去。他暴跳起来,又绊到自己的脚,撞到笼子边上,跪倒在地。
  他完全震怒了。
  “我要杀了你!”他吼了一声,又扑过来。
  我举起炸棍打算杀了他。
  突然,我的炸棍飞了出去!
  这时,眼前一片模糊。赫勒的右手一击,掐住了警卫的喉咙,把他提离地面!
  那怪物“砰”的一声撞到墙上。
  他像个散架的玩具瘫在地上,嘴里流着血,看样子不行了。
  杰特罗捡起炸棍,上了保险递给了我。“绝不要无谓地杀人。”他平静地说。
  他查看了一下警卫。“他还活着。给我70克莱第。”一边把手伸过来。
  我心不在焉地摸出60克莱第,又加上地上的10个。杰特罗接过钱,蹲在警卫身旁,拍打他的脸颊,直到他醒转过来。
  杰特罗把钱举到他面前。“这是你的钱。谢谢你把表拿回来。”然后,又恢复了飞船联队军官说话时那冰冷、不容置辩的口气,“现在回到你的岗位。这儿的事完了。”
  警卫听到了。他接过钱,悄悄地走掉了。确实,这事结束了。
  “那么现在看看那个所谓的文件。”赫勒说。
  第四章
  杰特罗·赫勒接过国政大会命令研究起来。因为他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到底在做什么,可能是用他的表在搞什么名堂。
  “这看起来像是真的。”他说。
  我的脸上挂着微笑,但心里却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这份命令碰巧是真的,但也只有在查询行星档案目录以后才会知道。协调处在几分钟内就可以伪造一份这样的文件。看来赫勒绝没有希望成为一个出色的间谍。
  “但是这份命令是在我被绑架4天以后才签署的。”他说。
  我掠过他的肩头又看了一眼文件。确实,签署日期精确到小时。“在我们敢于接手这项任务之前,我们得知道能否找到合适的人选。”我轻松地撒了个谎。
  “好了,”赫勒说,“这地方糟极了,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谈谈?”
  “你决定接收任务,我们马上就走。”我说。
  “啊,这是不是有点敲诈的味道?”
  “不,不,”我很快回答,“只是因为……呃……有些官员希望此项任务取得成功。”这倒不是假话,“所以我被指定负责你的安全。”这时我觉得我简直聪明极了。说到干谍报这一行当他简直是个小孩,看来他并不难对付。
  “布利托—行3。我刚去过那儿,也勘察过那地方。”
  “确实如此,”我说,“考虑到你做出的成绩,我们认为你是惟一适合承担这项任务的军官。”
  “所以你们就绑架了我。”他脸上的苦笑表明他觉得这事情可疑,“看来你还得谈谈这个所谓的使命。”
  我简要地把任务描述了一下。他的任务是到地球去,向地球人透露一些技术资料,帮助他们保护好地球环境。我尽量使自己说的话听起来高尚一些,也具有利他性。飞船联队军官不会知道入侵日程的事,所以我也省略没说。
  “所以你们认为开始执行这项任务的最佳方法是进行绑架?”赫勒说。
  “我们得对你进行考察,看你是否适合做一名特工。”我提醒他说。
  “而你们在得知我能否通过考察之前就得到了命令。”
  □□□!他居然会思考!而玩这种游戏我也会。干了数十年秘密工作不可能不学到点东西,学不到你就活不了。
  “临时再物色另一个人选会更麻烦。”我温和地说。
  “也省去绑架他的麻烦。”赫勒加了一句。这时他举起手示意不再说下去了,“我告诉你我要怎么做。我不隶属于你们外缘师团。如果你们得到飞船联队人事部门的许可,我可以参加你们的行动。”
  隆巴的阴影离我远了一些。我如释重负几乎想笑,但我说:“哦,我们可以这么办。”
  我快速一躬腰,挥了一下手,示意他先我出门。
  到底层警卫室时我让赫勒走在前面。只见曾被赫勒击倒的那个怪物跟其他人坐在一起,正吃着什么令人恶心的东西。到了这个地方我很紧张。突然那怪物动作起来,我不由地退后一步。这时,我看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
  那个大块头警卫站得太快,差点把食物盘给打翻了。他笔直地立正站好,把双臂交叉在胸前敬军礼!
  这不是给我敬礼。赫勒随便抬了下手作为回礼,不易觉察但很友善地向他一笑。那怪物咧嘴一笑靠后站好!
  我从未见过斯皮提欧斯的警卫敬礼,也没见过他们会笑。我感到极度恐惧,就像在庙宇里见到阴魂显现: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完全是超自然的。我急匆匆地随犯人走了出去。
  在斯皮提欧斯的上层有一些给像我这样的“机构”军官特设的房间。这些房间平平常常,而且也没有窗户,但有一些诸如洗澡等的设施。我很少用我的房间,但里边放了一些必备的私人用品。
  按理我该把赫勒直接从监狱带到我的房间,但我想隆巴会下令作些安排的。
  为确认两道相互矛盾的命令已经执行,我先把赫勒安顿在升降梯边的凹陷处,避开他与耐力营通了电话。在那儿驻守的才是“机构”的真正军队。我通知一个军官部署一个小队日夜监视我的房间和附近的通道。我明确命令戒备对犯人的侵袭,而实际上是防止他逃跑。我尽量放慢上升的速度,以便给他充足的时间布置。
  进屋以后我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嵌泡球给赫勒,想办法把他带进来的监狱的臭味驱散。他摇摇头不要。
  “我只想洗个澡。”他说。
  我伸手指指浴盆,又打开衣柜拿出一件薄薄的睡衣。他脱下鞋子、裤子,我把它们连同上衣一块扔到垃圾筐里——这些衣服根本不能再穿了。
  当他开始冲洗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你知道,”我一边说,一边拿起嵌泡球放到鼻子边,“在你拿起炸棍的时候,你完全可以逃跑。你有武器,而我毫无防备。你可以抓住我当人质……”
  他笑了。他的笑轻松、愉快。过了一会儿他说:“让我杀出电门和武装警卫的看守,再冲出井筒和由各种武器组成的警戒线?然后再杀过耐力营,长途跋涉200英里的大沙漠?我可没那么傻。联合情报机构是不会让任何人活着离开斯皮提欧斯的!”
  我听得目瞪口呆。他不可能知道他自己在什么地方。我们没有经过任何窗口,一路上也没有任何标记。他来的时候是昏迷的。他有可能认为到了另外一个星球上。除了“机构”的人,谁也不知道斯皮提欧斯这个古老的地方还在使用。
  “我的天,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笑笑,又继续洗了起来。“我的手表。它可以指示26个时间带的时间,包括宇宙绝对时间。”
  我一点也没听明白。“那么……?”我催促他。
  “它可以告诉我这儿与宫廷城的时间间隔,并给我指示方向。在这个区间只有一个显著的地质物理特征,那就是斯皮提欧斯。”我没笑,我感到悲哀。“还有别的办法吗?”我问。
  这让他感到非常有趣。“这块岩石。这儿的每一面墙都是用‘内层’岩石砌成的。黑色玄武岩,俯角16度,走向214度,13类颗粒状。看看吧,这是火山喷发形成大沙漠以前的山脉时遗留下的残渣。在沃尔塔尔星上这是最简单的地质知识,连小学生都知道。所以我刚醒过来就知道我到了哪儿。我只是用表核实了一下。”
  可我就是一个不知道这一点的小学生。“走向”是罗盘方向,他一定具有天生的罗盘似的感知能力。“俯角”相对容易一些,这是岩石与地平面形成的角度。但是,不用复杂的分析仪,单凭岩石的视觉颗粒结构就能对岩石进行分类,说明他有显微镜般的眼睛。而这一切又都是在黑暗的囚室里进行的!他的记忆力也好得惊人!
  但这还不是最让我悲哀的。他身处这样一个地方,在试图利用他的敌人手里,他居然让我知道他知道他自己在哪儿!如果他把这些特殊能力隐藏不露,我甚至会对他失去戒备。现在我倒要小心谨慎了。对于一个间谍来说,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愚蠢。就冲着他无意中向我透露的这些东西,我完全可以把他永远锁起来,而他也永远不会知道他在哪儿!
  他永远也成不了一个好特工,一千年一万年都不行。我想,让他失败简直是轻而易举的。我的麻烦是如何让他浮起来,而不至于把我也拉下水。做间谍要有本能,而他则根本没有!这将不会是一个简单失败的使命,这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灾难!
  “你尽管随便,”我说,“我要去政府城办你的命令。”
  第五章
  我相信你一定注意到,一个来访者对飞船联队办公大楼楼群的第一印象,就是他碰到了真正的太空飞船联队。当某人说“大楼”时,他们的建筑师一定会想到“飞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