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者:[美]L·罗恩·哈伯德      更新:2021-12-04 23:59      字数:3396
  一个真正的好球手能令球离目标只有5英尺时突然变线。目标明明是要避开,却偏偏迎着球去。好球手还能使球令人难以置信地在飞行的最后一瞬间弹上弹下,甚至在空中旋转。
  闪避也是一门功夫。子弹将至,选手要做出假动作,看起来要往一边躲,实际上已经闪到另一边,这确实需要脚和身体的巧妙配合。有时还可能有5颗子弹从5个不同方向朝同一个目标飞去,而每一颗子弹都可能是致命的。
  按照飞船联队的玩法,选手从4个增加到6个,节奏也快了许多。飞船联队的选手可不是把对手打出圈就算完事了,他们得把对手打得飞起来。虽然也有人要拉我去玩,可我从来就对子弹球这种游戏不感兴趣。
  我们看到的比赛可能是一盘比赛的最后一局了。几个被击败的选手站在边线旁,一个选手正被抬上担架,观众则欢声雷动。
  这一局比赛就快结束了,场上剩下的3个选手身上还没有被击中的标记。离我们最远的两个选手显然在联手对付离我们近的那个。这人刚刚很熟练地接住两个球,一只手接一个。如果你能做到这点,你无疑会拥有更多的弹药,但一般人的手可经受不了,这就是为什么观众在欢呼雀跃的原因。
  离我们最近的选手手里还握着那两只球。他在那儿左右摇摆起来,像是在跳舞。
  这时另外一名选手投出一只球,发出的咝咝声几乎盖过了观众发出的声音。这是真正的加速度。
  我的眼前有点儿眼花缭乱,还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观众们可看得一清二楚。就在这一瞬间,最近的选手投出了右手握着的球,也几乎在同时接住了带着咝咝声飞来的球。
  观众开始疯狂了。最近的选手投出的子弹击中了他对手的胸部,砸得他向后退了有8英尺之远,完全出了圆圈!
  我吃惊得张大了嘴。我偶而也见到有的选手在投球的同时也能接住球,但是,投球、接球、击中对手一气呵成,我可是头一遭看到。
  这时,我身边隆巴嗡声嗡气的说话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把那个假传令兵揪到跟前,指着离我们最近的那个选手给他看,“那就是杰特罗·赫勒。严格执行我的命令。不许出半点差错!”他交给他一个信封,那个匕首处的人就溜了进去。
  原来他就是杰特罗·赫勒。我不但感到吃惊,甚至有点恶心。从在场的女人和下级军官们发出的欢呼声看,这人可不是一般地讨人喜欢。绑架了这样的人大家都会有一种失落感。我不禁瞟了一眼隆巴。
  这一看又让我吃了一惊。我早就看惯了隆巴平日那种愁眉苦脸的样子,而现在的表情与平日又不一样了:刻骨的仇视使他的嘴唇直往上掀,都露出了牙齿。
  我又回头看看赫勒。他是个高个子,相貌堂堂,身体非常健壮,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他还在舞蹈似地跳来跳去,嘲笑那剩下的一个惊慌失措的对手。这人手里剩下的子弹不多了,虽然没东西砸过来也东躲西藏。
  “想不想休战?”杰特罗喊道,“我们扔下球袋,就算是平局。”
  回答杰特罗的是一颗出其不意的子弹,还没等杰特罗缓过神来就咝咝地飞到他的眼前。人群紧张得张大了嘴巴。如果砸实了,杰特罗的脑壳必定开花无疑。杰特罗只笑了笑,抡起左手接住了来球。原来他是在故弄玄虚。
  我又瞥了一眼隆巴,仇视使他的眉毛拧成了一团。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不是一次普通的行动。隆巴是从港口城的贫民窟里出来的,经过多少次冲冲杀杀甚至讹诈才爬到今天的显赫位置。他的相貌丑陋,女人们对他既嗤之以鼻,又心怀恐惧。隆巴从来就不是,将来也不会成为第二个赫勒。听听观众的欢呼吧!
  杰特罗·赫勒显然不愿意再玩这种一边倒的游戏了,他开始慢慢地一个一个地把球掷出去,很容易接住。他的对手满可以从容地接球,补充他自己干瘪的球袋,可他不敢碰那些球,让它们都飞了过去。忽然,只见他恼怒起来,使出全力把最后5个球一股脑地投了出来。赫勒连脚都没动,只用上身闪来闪去,一个球都没打上。
  这名对手显然是非败不可了,手头一颗子弹也没剩下,而赫勒还有满满一袋。这个对手无计可施,只得走到自己的圈边,垂下胳膊,闭上眼睛,胸前毫无防护地站在那儿。
  赫勒也向他的圈边走去。观众屏住呼吸,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杰特罗·赫勒有意识地把一只脚踏出圈外。他的对手吃惊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还是完好如初不禁笑了。
  他们两人相向跑过去,在体育场中间拥抱起来。
  观众沸腾了。他们跑下座位,叫喊着,欢呼着,簇拥着赫勒。
  而这就是我们要绑架的人!
  我紧张地看着隆巴。我从未在任何人脸上看见过如此痛苦的表情。
  第五章
  那个假传令兵从出口走了出来。
  杰特罗·赫勒跟在他身后三步远的地方。这个战斗特工脸上还带着笑容,套衫搭在赤裸的背上,一只手拿着套衫的袖子擦汗,另一只手里还拿着那份伪造的命令。
  赫勒刚一出门,隆巴就溜过去把门关上,堵上窗户。这样,里边的人既出不来,也看不见外面发生的事。
  我心里突然感到紧张,怀疑赫勒是不是已经从假传令兵身上看出破绽:“传令兵”走路的姿式根本不像飞船联队太空人那样轻灵。还有,这个惊慌失措的匕首处的坏蛋居然把值日腰带也系反了。我还听到藏在草丛里的卫兵移动发出的一丝不易觉察的声响和武器上金属件发出的轻击声。我的眼睛紧盯着赫勒的后背,他觉察到这些疑点了吗?
  从他身上根本看不出他有采取行动的征兆。他没停住脚步,也不看手里的信封。没人看出来他在吸气凝神,绷紧肌肉。他脸上甚至还挂着微笑。
  他突然爆发!
  赫勒闪电般地跳了起来飞出两只脚。他开始出击了。
  假传令兵像坠落的飞机一样撞到路面上。赫勒又跳了过来想抓住这个冒牌货。
  我现在才知道匕首处何以成为匕首处了。那家伙刚落地一只手就闪电般地伸向脖子后面,一把10英寸长的匕首在手里发出寒光。
  他扭身就扎!
  赫勒的脚尖踢到假传令兵的手腕上,喳地一声,骨头断了,匕首也飞了出去。
  草丛里也动了起来。随着几声脆响,5条电鞭击打出来,发出绿色的弧光。鞭子缠住了赫勒的胳膊和腿。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转身的。电鞭子就像专门用来套人的绳索,人只要让一条缠上了就动弹不得,更别说让5条同时缠上了。
  赫勒转身朝门跑去。
  但隆巴正在那儿堵着,手里半举着一把麻醉匕首。
  隆巴猛击出去。
  致命的刀身插入赫勒的肩膀,他往地下倒去,但还没有完全失去知觉。他的脸朝着隆巴,在昏迷之前认清了他。
  警卫们像效率极高的精灵一样动作起来,用一块黑毯子把赫勒盖了起来,电鞭的光束也关闭了。就像葬礼上的抬棺材者,他们以极快的速度把赫勒抬走了。
  隆巴很快检查了一下现场,没有发现任何目击者。那个匕首处的人还坐在地上,抱着手腕痛苦地呻吟。隆巴从灌木丛里找回了那家伙被踢飞的匕首,又把他踢得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捡起那个掉在地上的信封,放到上衣口袋里。
  我们悄悄地离开了俱乐部。
  在山脚下我们又把东西装上卡车。
  隆巴跟警卫队长简短交谈了一下。“把他抬上太空车送到斯皮提欧斯。命令:最隐秘的囚室,电笼子,断绝与外界联系。除非我有命令,否则他绝不能露面。听懂了?”
  警卫队长使劲点了点头,隆巴这才松开他的衣领,用刺鞭抽了他一下。随后,卡车开走了。
  我们上了隆巴的坦克,隆巴用刺鞭抽了一下司机的后脑勺,示意他开车,又回头对着我。“你为什么就不能处理这种事?”他说,“要是你能干好自己的事,这种事根本就不会发生。你怎么就不能学着点呢?”
  我知道,此时,试图探听我该做些什么是愚蠢的。今天隆巴似乎不像平时那样野蛮,晚上的活干得利索也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只是听起来有点不高兴罢了。
  坦克颠簸着前进。“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隆巴说,“现在我们就得在那份报告的原件报到有关的大人物那儿之前,连夜搜查政府办公室,截获它。”随后,他又通过无线电用暗语向“影子处”一个专管砸门撬锁的小队发布命令,最后又用暗语嘱咐他们准备干到黎明。
  我们可不止干到黎明。整个帝国假日我们都在没日没夜地干。随后的两天三夜,我们在整个政府城溜门砸窗,橇保险柜,寻找那份“失踪”的报告。为避免警卫的纠缠,我们得经常更换衣服和车辆,装扮成清洁工、倦怠的办公室职员、警察等,甚至有一次还扮成某个高级官员的情妇去拿她“遗失在某处的手提包”,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连这份报告的副本或有关记录都没有找到。
  最后,在下一个政府工作日到来的绿色的黎明,隆巴瞪着血红的眼睛,像一只斗败的公鸡,精疲力竭地颓然倒在被他自己叫做“兽穴”的办公室里。
  “报告一定直接呈给国政大会了,”隆巴表面上似乎在对我说,实际上在自言自语,“甚至直接呈给皇帝本人了。这样就太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