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漫威副本》最新章节 898

作者:冷冻水饺 | 发布时间:2017-09-14 09:07 |字数:6249

    A ,最快更新超级漫威副本最新章节!

    聂清远大声喝道:“等一下!你们把我们绑缚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谭涛回过头来笑着说道:“哼哼!这个你日后便知晓!”说着得意洋洋的走了,众人立即破口大骂起来。吕剑峰摇头说道:“算了!如今我们受制于人,连身上的丹气也都暂时失去了,就算是逃出了这里,外面的江水我们也是难以渡过。”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谭涛才从容的走到舱内,将众人一一押了出去。聂清远见天色已晚,四周仿佛是一处水寨,便沉着脸和这些人下了大船,朝船下的水寨走了去。只见谭涛把众人押到一处水寨的房屋内,随即便拱手说道:“请诸位在此歇息,我去去就来!”

    聂清远看着谭涛远去,便沉声对其他人说道:“看来他们是想把我们囚禁在此地,难道也是为了那玄门大会的事情?!”吕剑峰点头说道:“很有这种可能,不过我看这些人实在是阴险的很......”

    却见周重忽然解脱绳索,随即朝众人身边走了过来,聂清远见罢心中大喜,马上低声说道:“师弟!你是如何解脱开的!?”周重低声说道:“我袖中有我的百炼镖,磨断绳索,就挣脱开了!”众人马上都获得了自由。

    聂清远叹息着说道:“如今我们丹元尽失,便是闯出去,也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周重拱手说道:“师兄放心,我前去偷偷的找一条船来,趁着那谭涛没有回来之前,我们便趁机离开这里!”说着悄悄的朝外面溜了出去。

    只见过了多时,周重也没有回来,众人心中焦急,聂清远马上对大家说:“我们快快出去寻找周重师弟!”说着和众人推门而出,只见远处似乎火光一片,原来是周重偷偷的溜到了木楼前,将这里烧成了一片火海,好想趁机和师兄们溜走。

    聂清远见罢顿时高兴的说道:“看来师弟已经得手,我们只在这里等待便可。”却见周重在水中缓缓的摇着一只船行了过来,众人立即跳上了那条船,马上向前面的水路划去。忽然身后有人大声喊道:“不好了!那些武当派的弟子们逃脱了!!!”

    聂清远听罢便对大家说道:“千万不要慌张,我们一同用自己仅有的丹元鼓动船只,只要把他们远远的甩在后面,便能够趁着夜色离开这里!”说着和师弟们一同催动丹气,朝远处行驶了去,片刻便把后面的水寨远远的落下。

    聂清远见已经逃离了这里,顿时和众人松了一口气,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在黑暗的水面上,一个人冷冷的从水底探出头来,随即对众人讥笑着说道:“哼哼!原来你们居然在这里!”聂清远听罢顿时一惊,随即冷冷的问道:“请问你是何人!?”

    那人冷笑着说道:“我便是你们的对头!”说着便朝水底钻了去!聂清远见罢立即对大家说道:“大家小心!这人会将我们的船弄沉!”果然那人潜到水下面,开始拼命的凿起了小船,众人都大惊失色,但是又无可奈何,而后面的大船也已经远远的追赶过来!

    吕剑峰见情况危急,立即对众人说道:“我虽是失去了丹气,但是仍旧能够潜入水下,等我把那人擒住,你们马上划船离开这里!”说着便跃入了水中,大家顿时大叫起来。聂清远见罢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即狠狠的说道:“我们走!”

    说着便快速的划起船来,只见身后的那大船越行越近,马上就要把众人的小船追赶上,聂清远心中正在焦急,忽然远处的岸堤上似乎有一道白影闪过来,随即飞也似的纵到了众人的船艄上!大家心中一凛,以为是敌人早在前面设伏,但借着月光看去,只见是一个相貌英俊的公子!

    聂清远不解的问道:“你是何人!?”那青年微笑着不答话,随即朝前面的大船纵了去,在空中蓦地朝水中一挥,只见和吕剑峰正在拼斗的人忽然受到了他挥出剑气的飞斩,随即惨叫一声,江水中一片通红!吕剑峰立即朝聂清远的小船游了过来,随即高声对空中的那男子说道:“多谢了!!!”

    只见那男子也不答话,猛地跃上了大船上,随即一道剑瀑便

    <a href="/xiaoshuo/1468/">超级漫威副本雨---轩---阁网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雨---轩---阁网推荐阅读:<a href="/xiaoshuo/3459/">金铛<script>readad1();</script>

    挥斩出来,顿时将船中的所有桅杆和设施都破坏掉,大船马上停留在江水之中,那青年微笑着看着手忙脚乱的谭涛等众人,随即摇了摇头,又向后越了回去。

    聂清远等人忙把吕剑峰捞到小船上,立即飞速的朝岸边游了过去,不多时便上了岸上,只见那出手相救的男子也纵到了岸上,聂清远马上拱手说道:“多谢这位仁兄相救!聂清远感激不尽!”那男子听了似乎十分好奇,便诧异的问道:“难道你就是武当派的聂清远吗!?”

    聂清远红着脸说道:“在下正是,惭愧惭愧!”说着便把自己的遭遇给这男子讲述了一遍,那男子听罢点了点头说道:“原来这排教如今已经统一起来,我还在诧异为何武当弟子如此不济,原来是遭到了这些水贼的暗算!”

    聂清远点头说道:“请问这位仁兄怎么称呼!?”只见这男子微笑着拱手说道:“在下玄乙门白发道人苏年生坐下弟子阮迪!”聂清远和众人听罢立即心中大惊,想不到这苏年生的弟子竟然如此厉害!忙面面相觑的看着同门。

    聂清远点头说道:“原来是阮师弟!看来我们真是很有缘分!我们先前去了清虚谷,但是那里早已经是荒芜人烟,而那伏羲宫也是一样如此,却不知苏真人如今到底在何处!?”阮迪摇头笑道:“我师父如今已经隐居,不愿再问天下世事,你们就当没有玄乙门这个门派了吧!”

    聂清远听罢半信半疑,随即对其他人使了了眼色,又对阮迪说道:“阮师弟,如今我们几人身上丹气尽数丧失,你能否护送我们一程,等我们恢复了丹气,一定好好答谢你一番!”阮迪笑道:“师兄严重了,我玄乙门向来仁侠为本,而且师父经常教导我们要多行善事,我救下诸位师兄,也是我阮迪的功德一件,十分愿听从聂师兄调遣!”

    聂清远听罢忙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便朝前面的集镇上走去,众人寻了一家客栈,暂时住了下来。聂清远对众人说道:“我们身上的丹气看来要三日以后才能完全恢复,在此之前一定要对那姓阮的小子恭敬!”

    吕剑峰点头说道:“想不到玄乙门的人还在江湖中行走,看来他们是没有推出江湖之意,而且我也怀疑,这小子所言苏年生之事,会不会是他师父已死,想要拿那老儿的名头来唬我们!?”聂清远思忖了片刻说道:“你所言极有道理,一切等我们恢复了丹气再逼问他!”

    转眼间两日过去,聂清远和众人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天便宴请阮迪在酒肆前饮酒,阮迪向来生性洒脱,也没有对众人设防,便高兴的和聂清远等痛饮了起来,聂清远微笑着说道:“阮师弟,我想问你一件事,不知可否如实相告!?”

    阮迪点头说道:“师兄请说!”聂清远点头说道:“我们十分想见苏真人,但不知他老人家如今到底在何处清修!?”阮迪微笑着放下酒杯对众人说道:“我先前已经说了,师父如今已经推出江湖,不问世事,自是不想旁人前去打扰,”

    聂清远听罢冷笑着说道:“哼!难道苏真人已经不在世上了么!?”阮迪诧异的说道:“师兄何出此言!?”聂清远淡淡的说道:“时隔几十年一次的天下玄门大会,怎么会少了你们玄乙门,如今天下玄门中的各个门长,早已经是寥寥无几,不会是苏师叔在为争得玄门之首来故作玄虚吧!?”

    阮迪听罢脸色一沉,随即对众人说道:“原来你们是为了此事前去仙霞山和伏羲宫的,看来我是多管闲事了,我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师父已经远离江湖,那天下玄门大会和我玄乙门无关,请诸位师兄们保重!告辞了!”

    说着便要起身离去,忽然觉得自己脑中一阵眩晕,随即指着聂清远气愤的说道:“你......你居然在这酒桌给我下药!?”聂清远冷笑着说道:“哪里!我是怕阮师弟误会,所以才如此做了些手段,在没有问出苏真人下落之前,我想你还是暂时不能离开我们为好!”

    阮迪马上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随即恼怒的看着武当派的这些弟子。却见吴文汗大笑着说道:“玄乙门的人怎么如此的天真,这样看来,在江湖中没落也是早晚的事情!

    <a href="/xiaoshuo/1468/">超级漫威副本雨---轩---阁网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雨---轩---阁网推荐阅读:<a href="/xiaoshuo/3459/">金铛<script>readad2();</script>

    ”聂清远摇头笑道:“文汉休要出言讥讽,阮师弟毕竟救过我们。”

    阮迪只是气愤的一言不发,聂清远正要开口继续寻问,忽然远处走来一个身材巨大的邋遢大汉,这人手中持着一根拐杖,木杖上面挂着一只酒葫芦,大踏步朝酒肆这边走了过来。众人立即闻到此人身上一股极其难闻的臭味,忙向一旁闪避过去。

    只见这大汉走到酒肆前,大刺刺的坐在一旁的酒桌上,随即大声喊道:“给我来二斤牛肉,一坛好酒,然后把我的酒葫芦也装满!”说着朝聂清远这边看了看,随即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聂清远本就是个极为干净的人,见了戏雪逐云两个妻子都紧捂鼻息,便心中有些不快,随即对那大汉说道:“喂!你能不能换一个地方,不要打扰我们的酒兴!”那人只当没有听到,随即便坐在桌子前大口吃喝起来。

    聂清远心中有气,便大声说道:“喂!!!说你呢!”只见那大汉诧异的看了看众人,随即说道:“你在和我说话吗!?我可不叫喂!看你人模狗样的,连个礼数也不知,当真是让人恶心!呸!”说着朝地上唾了一口。

    吴文汗见状立即起身朝这大汉身边走了过来,随即冷冷的说道:“你在和谁说话!?让你滚开就滚开,难道让我把你打走吗!?”那大汉看也不看吴文汗一眼,随即大口吃起牛肉来,转眼间一盘牛肉便被他吃个精光。

    吴文汗生平最爱欺软怕硬,见这人如此垃圾,和一个乞丐一般龌龊,顿时心中大怒,随即一掌朝这人拍来,众人都马上微笑起来,等着这汉字被吴文汗的掌劲震飞,去见一声轰响,吴文汗被远远的震到柜台的那边,立即昏死了过去......

    众人见罢都心中大惊!想不到这邋遢的汉字居然是一个玄门高手,而且身上发出的气劲连距离如此近的人都没有发觉!吕剑峰马上挥出气剑在手,蓦地跃到大汉的酒桌前,冷冷的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何震伤我的同门!?”

    大汉好奇的说道:“奇怪!是他来打我,难道我还要等着他来打吗!?”说着拿起酒葫芦,便要离开此处。只见吕剑峰冷笑一声,随即挥起气剑朝这大汉身上斩去,大汉立即拿起木杖向这气剑上一挡,立即吕剑峰的剑气被弹了开!

    吕剑峰见这人居然能将气劲御行到一根普通的木棍上!吕剑峰的气剑别说平常的木棍,运起气来,便连巨石也是能够削斩断裂,但这人居然轻描淡写的将气剑上的剑气化去。阮迪坐在桌子前看罢,顿时冷笑道:“哼哼!这就是你们武当派自大的下场!”

    聂清远听罢心中大怒,马上朝那大汉扑了上来,只见这大汉略微动了动身体,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自己的座位前,随即在聂清远身后淡淡的吹了口气,大笑着朝前面走了去。聂清远哪里受到过如此的羞辱,立即不顾街上的行人,将自己的八卦灵极朝那大汉打了过去!

    大汉见这灵极的气劲十足,也不敢怠慢,立即挥动木杖和八卦灵极对拼了起来。只见戏雪逐云和薛渺周重四人马上纵到这大汉的身边,随即展开了拼杀,这大汉再是厉害,哪里能够抵挡这么多玄门的好手!立即被凌厉的剑气包裹在身周!

    阮迪见这大汉马上要被这些人斩杀,立即大声说道:“武当派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聂清远立即给了阮迪一巴掌,随即大声骂道:“给我闭嘴!”说着也加入了战圈中,吴文汗早已醒来,颤斗的走到阮迪身边,随即便站在原地观战起来。

    那大汉见这些武当派弟子出手极为狠毒,招招都想要自己的性命,顿时大怒着说道:“我和你们无怨无仇,为何要置我于死地!?”戏雪冷声笑道:“就凭你这么邋遢,也早就该在世上消失了!”那大汉大声说道:“你们快快住手,不然我师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聂清远厉声说道:“谁管你师父是什么人,受死吧!”说着便猛地用自己的掌劲朝大汉身上戳去,那大汉惨叫一声,只见四周众人的飞剑都刺入他的要害部位,随即瞪大了双眼,口中殷殷的流出血来,向一旁栽倒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