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八一章 大胜

作者:开玩笑 | 发布时间:2017-07-17 19:53 |字数:6710

    眼看两名少女就要不支落败,一块巨石突然又从场中飞了出来,落点恰好是罗三郎下一步的落足之处。

    占据着上风的罗三郎本身就分着三分精神,防备场内的何智再次出手毁阵。眼看到巨石飞来,他立刻就做出反应,毫不犹豫的向后疾退,避开了巨石的轰击。

    原本在罗三郎手下苦苦挣扎的小苏急忙趁势脱身,退到远处大口喘起了气。

    罗三郎的招数,就像是悬在小苏头顶的利剑,随时随地都指向她的弱点和要害,让小苏一刻不得放松。虽然与罗三郎交手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小苏却觉得刚才的那几十秒,简直就是她这辈子面对过的最艰苦的战斗!

    退到远处的小苏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上已经是流出了不知道多少汗水。

    而另外一边的长刀女修也同样遭遇了何智投出的巨石。她拔出长刀,直接将巨石从中斩断。不过,接下来她倒是也没有继续向魏玥儿出手,而是任凭魏玥儿自己退到远处,同样心有余悸的大口喘着气。

    从短暂的交手之中,小苏与魏玥儿都已经知道了,何智究竟是在与怎样的怪物交手。

    尽管罗三郎与长刀女修的修为也不必小苏和魏玥儿高明多少,可是在面对两人的时候,无论小苏还是魏玥儿,都有一种根本不是面对同境界修士,而是在被高出至少一个大境界的修士压制的感觉!

    与这样的怪物交战,还在某种程度上占据上风,逼得他们不得不使出利用规则漏洞的招数围攻……穆大哥果然不是普通人!

    小苏和魏玥儿对视一眼,再次肯定了彼此的判断。

    “小苏,玥儿,这里不需要你们插手!”何智向着小苏和魏玥儿喊了一声。

    两名少女向何智看去,就看到他虽然仍旧被那两道黑气纠缠着,但是神色之间却没有丝毫紧张,反倒显得愈发从容起来。

    正主儿都说了不需要帮忙这样的话,小苏和魏玥儿自然也只能退下。

    况且,虽然两名少女很不甘心,但她们也不得不承认,只凭她们两人的实力,根本掺和不到这场战斗之中!她们加入战团并不能给何智帮上任何忙,反而会拖何智的后腿,让何智不得不分心出来照顾她们!

    两名少女很快就退走了,但是离开的时候,无论是小苏还是魏玥儿眼中都透着不甘的神色。

    一直以来,她们也是极为骄傲的。可是今天这场战斗,她们却连插手都做不到!

    更重要的是,面前正在战斗的那四个人,看上去年纪比她们也大不了多少,修为更是处在同样的层次。这样的差距,反倒是让两名少女最不甘心的。

    回去一定要好好修行!两名少女几乎是同时下定了这样的决心。转过头来,两人也更加仔细的观看起何智与光头修士的战斗。在刚才短暂的战斗中,两名少女已经感受到了差距,她们现在再去看何智的战斗,便能更加清晰的看到自己所差的东西究竟在哪里!

    “哦?穆云海好像还挺有信心的样子呢。”娃娃脸女修士也全神贯注的看着这场比试,同时向身边的青衣剑客问道,“你觉得,他还能拿出什么办法?”

    “不知道。”青衣剑客摇了摇头,“如果是我的话,落在他这样的局面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拼死一搏没用。”娃娃脸女修士不由说道,“如果用上搏命功法,就算赢了这场有什么用?林峰后面可是还有罗三郎和赢舞。他要是第一场就跟林峰拼命,后面那两个小女生可指望不上。就算赢了这一局,还是等于输了整场。”

    “嗯……那我就没办法了。”青衣剑客耸了耸肩。

    “嘿……连你也没办法……难不成这个穆云海只是在虚张声势?”娃娃脸女修士愈发有兴趣的看向何智。

    从眼下的局面来看,何智仍然处在极为不利的局面之下。

    虽然何智在场面上依旧占据了些许上风,但是那两道黑气却死死纠缠着他,让何智根本没办法向光头修士做出有效的攻击。而光头修士的反击,却每每都能给何智带来不小的威胁。有好几次,他几乎就配合那两道黑气,将何智卷入了剑招之中。

    幸亏何智反应也够快,这才用一个十分不好看的姿势躲了过去。

    当然,何智也没有放弃。他还在不断尝试着破坏对手的阵法,石块一块接着一块不断的向外围掷出。

    何智如此执着的要破坏阵法,罗三郎与长刀女修两人应付起来倒也颇为麻烦。

    毕竟,五鬼凝魂阵的阵基总共有四枚,而且分布在整个战场的四周,每一块阵基之间的距离都超过了千米。

    就算罗三郎和长刀女修实力惊人,也没办法同时顾及到所有的阵基。而且,何智每每掷出巨石的时候,选择的方位也很有讲究,总是让两人疲于奔命。

    在接连挡下何智掷出的数枚巨石之后,罗三郎与长刀女修突然发现,他们竟然在无意之中,被何智调动到了同一个位置上!

    如果是在平时,两人是绝不会出现两个人同时去挡同一枚巨石这样的失误的。可是,何智先前的接连轰击,却干扰了两人的判断,同时也让他们当时正好处在一个很难看见彼此行动的角度。

    结果,两人同时出手,奔向了一点。

    “不好!”罗三郎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翻身掉头,绕着场地向对面奔去。

    他和长刀女修同时出现在场地一侧,那么对面的那座阵基,便已经处于完全无人保护的状态!,

    “哦哦!不错不错!”场边的娃娃脸女修士看到这里已经禁不住连连点头,对何智的表现赞叹不已,“他刚才这几下出手,时机、角度都是无懈可击!罗三郎和赢舞简直就是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表现的确堪称精彩。不过,他还是破不了阵。”青衣剑修这时却笑着摇了摇头,向场中一指。

    只见就在何智将罗三郎与长刀女修同时调动到场地一侧的时候,光头修士林峰已经全力疾驰,来到了何智对面,刚好挡住了何智向场地另外一侧的黑石阵基出手的角度。

    “嘿嘿!你聪明,我也不是傻的!”光头修士大笑着,将手中的巨剑举起,直接迎向了何智扔出的巨石。

    然而,就在光头修士刚刚用巨剑斩碎巨石的刹那,他脸上的笑意就全部凝固了。

    “小心!”背后远远传来罗三郎的大喊。

    “怎么可能?!”光头修士的瞳孔也在一瞬间收缩到只剩下针尖大小。

    只见在刚刚被他斩碎的巨石后面,赫然出现了何智的身影!而且,何智的一招崩山拳早早就已经蓄力完毕,在巨石破碎的刹那,就轰了出去!

    “啊!”光头修士发出垂死挣扎般的狂吼,想要将巨剑横在身前。

    可是,何智这一击的速度快若雷霆,光头修士的动作连一半都没做到,何智的拳头就已经临身了!

    轰!光头修士完整的吃下了一招崩山拳,连人带剑被击飞出去,直落在数十米开外。

    哗!万蝶谷内就像是煮沸的开水一般沸腾起来。

    何智与胡峰的这一战,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就连那名娃娃脸的女修士和青衣剑客都没有料到,何智此前不断掷出巨石轰击周围的阵法,居然全都是故布迷阵!

    从一开始,何智所瞄准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就是光头修士本身!

    何智用一整套的连环攻击,创造出了一个看似“绝佳”的破坏阵法的机会。但实际上,这个机会本身就是何智计划中的一部分!

    胡峰毫不怀疑的挡在了何智再次掷出的巨石前方,而且对何智接踵而来的攻击没有丝毫预料!

    “厉害!太厉害了!这个穆云海太厉害了!”娃娃脸的女修士不断喃喃自语着,看着何智仿佛两只眼睛都在放光,“要是能把他弄进‘集英社’,三十年之后保不准就是咱们的‘无情剑尊’!”

    “呵呵,王道友想的倒是不错。只不过,这穆云海走的是以武入道的路子,修行的功法与《斗战正法》也有几成相似。而且,他在入道之境就能天人合一,这已经是以武入道中根基圆满的极限。这样的人物,恐怕与北岳剑宗脱不开关系,甚至可能就是北岳剑宗的秘传。想要把他拉进‘集英社’,只怕是难如登天。”青衣剑客却叹息一声,轻轻摇头。

    “哼!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就算是北岳剑宗的嫡传,跟咱们集英社也不矛盾啊!咱们集英社里,也不是没有宗门的人。”娃娃脸女修士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仍旧不死心的说道。

    “虽然如此……好吧,试试也好。”青衣剑客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一开始似乎还要反对的样子,但最后却点了点头。

    光头修士胡峰落败之后,接下来本应第二个登场的罗三郎却直接选择了放弃。

    “呵呵,阁下果然厉害。在下不得不说一声佩服。”弃权之前,罗三郎站在何智面前,带着一脸苦笑着对他说道,“胡峰刚才的战法,其实是在下的主意。在下本以为,即便是以阁下的实力,面对这样的局面也应该是毫无办法的。没想到阁下居然能破局。”

    “哦,原来是你的主意。难怪我觉得,那个光头修士与你们两个之间的配合有点问题。如果他的确是经常使用‘剑阵双绝’这样的招数的话,不应该那么容易就露出破绽让我抓住才对。”何智也不由笑了笑。

    “这的确是我欠缺考虑了。没想过第一次使出这样的招数,我们三人彼此之间不够默契的状况。不过,阁下能抓住这样细微的漏洞,这份本领仍旧让在下甘拜下风。在下的实力与胡峰只在伯仲之间。连刚才那样的阵势都奈何不了阁下,在下也自认不是阁下的对手。所以,这一局在下认输。”罗三郎笑着,言语之间倒是并没有认输的羞愧感,反倒像是在与老朋友聊天一般。

    “对了!赢舞还托我转告,接下来的这一局,阁下请务必小心。论实力,赢舞才是我们三人之中最强的。而且她的修罗剑道没有留手之说,一旦全力施展,就会化身修罗,无情、无畏。阁下刚才的表现激起了她的战心,接下来这一局她会全力以赴。所以……阁下也不必留情,请全力与她一战吧。”

    罗三郎说完,便向何智拱手行礼,转身退出了比赛的场地之外。

    而那名背负着长刀的女修士则是解开了背后长刀上包裹的布条,又将长刀拔出,仔细的擦拭了一遍,这才收刀归鞘,左手斜持着,走到何智对面大约十几米的地方盘腿坐下。

    这位名叫赢舞的女修士似乎并不是很擅长言辞,所以连提醒何智的一番话都是拖罗三郎转告。现在她又是一言不发就坐在那里,弄得周围那些正在观战的修士都议论纷纷。

    何智倒是很清楚赢舞的想法。

    既然她在比试开始之前,特意托罗三郎转告了那番话,就足以证明赢舞的傲气。她应该是不屑于,或者说不愿意占何智的便宜。

    毕竟,何智先前才刚刚与胡峰大战了一场,消耗肯定不小。如果赢舞就这样直接与何智交手,就算赢了也不能说双方都全力以赴。

    所以,她特意摆出这样的姿态,就是告诉何智,她要的是与能够发挥出百分之百实力的对手一战!

    在经过了刚才自己与光头修士的一战之后,赢舞还能有这样的自信与心气,何智自然也不会让她失望。

    全力一战!何智向赢舞看去,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交汇了一下。满满的战意随着视线在半空碰撞,同时双方也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何智同样找了块干净点的地方,坐下默默运转斗战正法,恢复着刚刚消耗的体力。

    大约十分钟之后,就在周围的修士们都已经渐渐开始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何智终于站起身来。

    赢舞也立刻紧跟着站了起来,一双修长的双腿分开,半人高的长刀斜持在腰间,刀尾高高翘起,目光一瞬间就变得冷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