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2章 假慈悲

作者:半枝雪 | 发布时间:2020-06-01 06:48 |字数:3801

    唐秉煦和百芳夷,哦不,现在应该叫她滑鲛公主了。

    她的身份是公主,可自从一出生就被安排在大夏朝,不停地有人洗脑,洗得不懂声色,洗得一丝不漏。

    有可能她身边除了人是真的,她所有的事都是假的吧?

    当然,那个只有几千人的屁大点儿的国度,也没必要什么公主公主的,连大夏朝的一个城池都算不上,叫什么公主。

    唐秉煦和滑鲛这一次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醒来时,二人已经置身于海南某地的一座行宫别院里,由宫中太医和宫女太监亲自照顾。

    回来的这两天,唐宛凝几乎每天都会来看哥哥,在众人的悉心照料下,两人一前以后醒来。

    到了这一刻,唐宛凝才总算将自己的一颗心收在肚子里。

    “三哥?”她轻轻叫着。

    唐秉煦一脸苍白的醒来:“小妹?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你怕是傻了吧?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天,发生了什么?”

    唐秉煦对前事是有记忆的,恍惚想了片刻,就立刻鲤鱼打挺要起床。

    “芳夷呢?她在哪儿?她在哪儿?”

    “哼!还芳夷呢,现在应该叫滑鲛了,她把哥哥害到这种地步,还不够吗?若不是看在哥哥的面上,我们这次真要把她丢在海里喂鲨鱼。”

    唐秉煦更加着急:“妹妹,她到底去哪儿了?此事一言难尽,回头我再跟你解释,你现在赶快带我去找她。”

    唐宛凝不情不愿,到底也只得扶着他起身,去了隔壁房间找百芳夷。

    百芳夷也醒了,两人夫妻见面,双眼见红。

    “夫君,你怎么来了?你身体不好,怎么能随意起床,还不赶紧回去?”

    “你有没有受伤?你怎么这么瘦,是不是他们给你用刑了?”

    她一句一句说着,每说一句眼里就带了几分心疼,很快便啜泣起来。

    “都是我的错,好端端的在京城里待着不好么?都是我有错,是我害了你……”

    她就趴在床上一句一句地说,说一句哭一句,撕心裂肺,痛苦不已。

    若是在以前,她一准早就心软了,可现在,呵呵,只觉得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你哭够了没有?怎么着?是不是没害死我三哥,你不甘心,又要来迷惑他,想使出什么招数?”

    “我告诉你,不可能!女奸细!”她皱着眉一字一句,极其嫌恶地骂着。

    百芳夷忽然止了哭,低着头呜呜咽咽,心里更加愧疚。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

    “够了!”唐秉煦枯槁的脸上都是严厉,一句话未完,他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凝儿,咳咳!你不了解情况就不要乱说,她……她咳咳……她没有害我。”

    唐宛凝有些生气,将他扶到椅子上之后就冷冷地看着他,淡淡冷笑。

    “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都失踪半年了我才得到消息,哥哥也从不会往京城里送信,也没人告诉我,我拿什么知道呢。”

    她这话就有些赌气了,唐秉煦唇角一阵苦笑,眼里就又是内疚。

    “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一直游历在外,不给家里人写信,不给妹妹写家书。”

    “哼!”唐宛凝想起家书就想狠狠讽刺他几句,可看看他一副虚弱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白了他一眼,就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百芳夷垂泪许久,终于咬住贝齿,轻轻开口:“是我娘,是我娘,原来她不是我的亲娘,原来她只是为了当奸细,才带着小小的我来到大夏朝嫁人生活,还编了那样多的谎话来骗我,我……”

    “那天,我娘说跟人在海边遇了险,我和夫君两人正好回来不久,就赶紧赶过去,谁知道……谁知道海边等着我们的竟然是一艘艘黑油木船,那里的人也跟涂了黑油一样又高大又漆黑,我看不清楚他们的五官,只记得他们白森森的牙齿,和森冷的笑容。”

    “我娘……不,那女人就站在那些人堆里,用我从未见过的表情看着我,像在看一个得了手的猎物。”

    “夫君双拳难敌四手,我们终究还是被捉了回来,他们把我们关在笼子里,像野兽一样给我们丢生肉,给我们一盆盆地喂水,那女人还不停地来羞辱我,她一边羞辱我,一边告诉我的身世。”

    “她说我是南岛王的女儿,我娘是被他掳过来的发泄工具,而我则是他们精挑细选的奸细。”

    听到一半,唐宛凝只觉得这女子实在可怜,连表情也舒缓了不少,又道。

    “既然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还把自己搞那么惨?想来只要你服服软,你那个黑不溜秋的爹一定会有一丝丝怜悯的吧?”

    百芳夷忽然愤恨起来,脸上带着凄厉的冷笑,带着滔天大恨。

    “哼,皇后娘娘未免也太小瞧我的?我虽然身份卑贱,出身更是不堪入目,可我终究是在大夏朝长大的,我不够忠贞高洁,可我对夫君也是一片真心,我怎么可能为了别人背叛我的夫君?”

    “就算是我死,也不可能的!”

    唐宛凝倒突然没话说了,故事听来听去,也不过是个苦命的女子,为自己的夫君守住忠贞而已。

    她这个人没什么错,只是她原本就不该出生,想来她的出生,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芳夷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死?”

    “等等,你身上这些淤血斑斑是怎么回事?胳膊上怎么一块青一快紫,是谁打你了?”

    百芳夷苦涩摇摇头:“没有,没人打我,夫君,你放心吧,没人打我,我现在过得尚好,相信误会解开以后,会更好的。”

    唐宛凝一时心酸没说话,唐秉煦也就没再追问,一切尽在不言中。

    良久,唐宛凝起身,郑重地叮嘱了一句:“你们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说着就起身离开,当憋在心里的气终于纾解开来的时候,她终于发现自己连走路都是轻盈的。

    看这个样子,幸好那个女子,她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