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四十四章 强留不住

作者:暗夜泠风 | 发布时间:2017-09-14 00:54 |字数:5660

    裘不死终于死了!

    林千蓝其实更想他永世被关在炼狱囚笼里,无时不刻地受到炼魂之痛。

    裘鸿钧把他的命跟倪非的绑在了一起,没办法灭了他的神魂一了百了。

    誓约一天不解,即便把他关在炼狱囚笼里,倪非的命运还是与他绑定的,倪非就没有真正的自由。

    消除了裘鸿钧的记忆把他投入轮回,他是真的死了。

    人之所以成为特定的某个人,皆因有记忆,没有裘鸿钧记忆的神魂轮回也再也成不了裘鸿钧。

    裘鸿钧再也做不成裘不死。

    天际再传来一声低沉的雷声,很远,警告之意浓重。

    腾二乖觉,雷声一起倏地回了浮音宫。

    “冥尘……”林千蓝懂得了什么叫伤别离,也理解了,为何有许多人会选择修行无情道,无情则无伤。

    “唉!”倪非用似嗔似怨的轻叹冲淡了林千蓝的伤别离,“看来我还不了恩人的情了。”

    “还得了!”神出鬼没的穆昶再次神出鬼没地到了峰顶,气不顺地哼哼着,“我这回赔大了。”说着,把一具尸首扔到了地上。

    赫然是倪非的尸首。

    倪非与裘鸿钧立有本命誓约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为此,穆昶带着这具尸首去了弥云山脉深处,以免落下天雷被虚天宗的大能们窥见一二。

    地上的倪非千疮百孔,绯色衣袍上只有几处边角还是绯色,其他地方不是暗红的就是金色的、已凝结的血迹,以及火烧般的焦黑。

    可见违了本命誓约的后果有多严重。

    证明了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多此一举,才能瞒过天道,把违了誓约的后果映射到了这具灵躯上。

    若是倪非自己的肉身,怕是也毁了。

    穆昶继续哼哼,“我几万年才弄来的灵躯,赔大了赔大了!冥道友,你当初只说借用可没说毁了。”又冲倪非说道,“倪道友,正好,你把还不了冥道友的情还给我得了。”

    穆昶的算盘打得精,倪非是万兽山脉妖族的妖王,也就是除恶煞海以南诺大修真界妖修的妖王,要什么没有?

    他重塑肉身后修为大降,取回内丹后需要大量的“进补”,进补的东西嘛,嘿嘿,就落到倪非身上了……

    倪非自会酬谢穆昶为他所作的,但他凭什么把欠冥尘的情还到穆昶身上,“不管我用什么还冥尘的情,你确定都要?”

    妖王出手哪有差的!穆昶一口咬定,“都要。”

    倪非展颜一笑,真个是比得百花无颜色,“活命之恩,用什么宝物还不妥,我打算……以身相许。”

    饶是穆昶的老脸皮也没防备倪非会说出这话,惊得他转瞬退出十多米去,他现在用的是他的真容,在退后时铜铃眼瞪得夺了他光头的惹眼。

    退完了,穆昶才反应过来。他当然不会认为倪非在说真的,会退后是他的下意识所为。

    穆昶被倪非耍了,没人同情。

    殷青梨听六弟子说过她与穆昶的结交史,对差点害了六弟子的穆昶没有好感,虽说后来对六弟子相助甚多,但都是在两人有交易的基础上,并非出于穆昶的真心。

    直到现在,穆昶对六弟子都有随时翻脸的可能。

    殷青梨怎会同情他?不拍手称快也只因为这些穆昶不痛不痒的,要是穆昶被倪非揍一顿,才值得拍手称快。

    再看六弟子,脸上全是看戏的兴味,六弟子旁边的冥尘跟六弟子的表情一致,连两人微微歪头的样子都相像。

    殷青梨心里吃了味,在六弟子的心中,冥尘比他这个师父更像是师父吧。

    忽然一道流光落到殷青梨面前,殷青梨伸手接住,是个传讯玉符,他用神识探了探,皱了皱眉。

    林千蓝猜是宗内大能们找师父,说道,“师父,你去吧,要是这边有什么事我会及时传讯给师父。”

    在对裘家动手之前,殷青梨强硬地接手了除掉裘宁阳的事。

    转世的事没有传到虚天宗一众的耳中,他们不知道裘宁阳其实是裘鸿钧,但裘宁阳是裘家家主,掌握着裘家历代传下来的机密,他们最想活捉了裘宁阳。

    知道裘宁阳落到殷青梨手里是活不了,不想把这事交给他。

    他们身为虚天宗的上层,总要为宗门利益多做考虑。

    但有冥尘压阵,虚天宗一众只得答应。

    现在事情尘埃初定,召殷青梨回去议事是必然的,没有裘宁阳这一层,殷青梨身为峰主也该去仙元峰。

    殷青梨点了点头,看向倪非,倪非轻摇头道,“我已不再是虚天宗的太上长老,虚天宗的事与我无关了。”

    殷青梨道,“你还是我们殷家的倪前辈。”殷家因有先祖殷士荆的遗训,对倪非敬如先祖。

    “我又没说不是。”倪非习惯性地冲殷青梨抛了个媚眼,“去吧,小青梨。”

    殷青梨又传音交待了林千蓝几句,遁离了鸿钧峰。

    小墨还没来,林千蓝传音问冥尘,“你若不帮穆昶,是不是就能多留几天?”

    穆昶的内丹是镇压在小虚境下方的,势必要撬开小虚境一角的禁制。

    身为虚天宗的一员,深知小虚境对宗门低阶弟子的重要性,她是不会为了帮穆昶而毁了小虚境的。

    不想让小虚境有大的毁损,则要冥尘动用不属于云琅界的法术,这样一来,不想等着罚雷降下来,冥尘必须离开云琅界。

    自从上次降下罚雷后,冥尘一直小心着没再做出能引来罚雷的事,但他的修为是无法再压制了,特别是再一次觉醒冥王之道后,云琅界面对他的排斥越来越严重,他不得不离开。

    林千蓝知道,强留也留不了几天,可这次一别后,再也见不到的可能性很大。

    能多留几天就多留下冥尘几天。

    等了一会,收到冥尘的回传,“三个时辰。”

    时间……还真是短。林千蓝再望向天际,云团与彩霞有互为对手之势,各不相让又交相辉映。

    那边穆昶试图扳回些脸面,“……倪妖王,你对我这个恩人也太不厚道了吧?”

    “……厚道分人。”

    “……”

    冥尘扫了眼地上的尸首,说道,“小虚境。”

    穆昶立即变脸,露出他自认和熙、被林千蓝等人认为奸诈的笑容,“冥道友,多蒙相助了。”

    他挥手要收走那具千疮百孔的尸首,被倪非抢了先,倪非笑盈盈的,“怎么,你真想把我带走?”

    穆昶的乖张遇到了对手,迅速收回了手。

    天地良心,他只想收回灵躯后再回炉炼制一次,炼制出这具灵躯的可是桃木心啊,林千蓝的那一半桃木心被她祭炼成了先天灵宝,他这半虽有所折损,但回炉炼制出一件上好的法宝是不成问题的。

    他脑子不清了才会拿倪非的尸首。

    “倪妖王,你讲不讲理,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以他现在的修为,还是认怂吧。

    不对,要真是倪非的尸首也值得拿,狻猊的内丹可是好东西……

    倪非没白要,把一个储物袋扔给了穆昶,穆昶往里一看,消停了。

    里面好东西不会少。

    收起储物袋,穆昶看冥尘没有动身的意思,问道,“冥道友,你看什么时候动手?”他堂堂一个曾叱咤云琅界的龙族,竟得处处认怂,真是人心不古。

    冥尘如实道,“等小墨来了再去。”

    穆昶以为冥尘打开小虚境的方式有时辰限制,谁知是在等那只小火鸦。他这地位,如今沦落到了连只火鸦都不如……人心不古啊!

    没等太久,夙无衣带着小墨来了。

    林千蓝抱着小墨,“小墨,有件事我瞒了你,我向你道歉。你知道你在云琅界再也不能进阶的事吧,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离开云琅界。我私心地想让你等我飞升了一同离开,不过,那要等上很多年……

    ……但除了这个外,还有一个更近期的离开方法,你跟着冥尘走。小墨,我瞒了你,现在,我给你选择的权利,跟冥尘走,或者留下来陪着我。小墨,你若留下来,可能只有两百年的寿命。”

    林千蓝说了很长一段,小墨听得聚精会神,想了想问,“我跟冥四走就要跟大主人解了契约吗?”

    林千蓝答道,“要解了才行。”

    小墨歪头又想了会,“我想陪着大主人,但又想进阶变厉害了帮大主人。要进阶就要跟冥尘走,我不想跟大主人解了契约。”

    林千蓝知道小墨的选择了,“小墨,等你厉害了,再来找大主人。”

    在仙京城时,小墨曾说过它要跟冥尘走的话,那时是小墨的冲口而言,现在想来,那是小墨的真实想法。所以,她在得知小墨真能跟冥尘走时,私心地想留下小墨而没告诉它,其实是她心里明白,小墨会选择离开。

    小墨是个很执著的性子,执著得不愿成为其他物种,而坚持自己是个火鸦,宁愿失去进阶的机会。

    有在它眼里最厉害的冥尘做榜样,小墨对自己变厉害同样很执著。

    小墨已经做了选择,她不舍得它走也得放它自由。

    林千蓝不给自己犹豫地机会,当下解了契约。

    她跟小墨结的是血契,解起来很简单。

    林千蓝心里空落了下,感应了下,小墨近在她的怀里,也感应不到了。

    但没有契约,她对小墨的感情没有发生多少变化,她依然舍不得小墨离开。

    可见,修士与灵兽之间的情谊并非全来自契约,或者说相处日久后,由契约而生成的情谊只占很小的部分。

    解了契约后,小墨的精神变得萎靡,这是解除契约造成的,林千蓝为小墨服了几粒灵丹,小墨歪着头睡着了。

    林千蓝把小墨给了冥尘,冥尘伸出手指在小墨头上点了下,小墨额头处有火焰闪一下,是冥尘跟小墨签了契约,不如此,冥尘是带不走小墨的,而且,小墨已由原来的阳属性变异成阴属性,它才有了跟冥尘走的可能。

    冥尘一念把小墨收进他的空间内。

    林千蓝说道,“我们走吧。”

    三个时辰已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再留也留不了冥尘多久,那就去办正事吧。

    正好,把赵毅的事一并了结了。

    ※※※※

    小虚境外,两位金丹长老把守在入口处。

    宗门要对裘家动手,他们收到了宗主的传讯,让他们把守好小虚境,以防止裘家把裘家的低阶子弟弄进小虚境内躲起来。

    若是躲进了小虚境,等小虚境关闭时被任意传送出宗,再想找到那些裘家弟子可就费大劲了。

    两人从听到天擎钟敲响,神识都没收起过,一直没看到有人来,两人稍放松了下,刚一错眼,前方多了一行人。

    两人转身遁走。

    不是他们不想守住,而是他们根本守不住,来的这一行人一招就能辗死他们,因为其中一人是宗里的太上长老,裘家的靠山。

    林千蓝一行人看到了两人的举动,只穆昶啧了声,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

    小虚境前的入口已经关闭,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面石壁。

    冥尘一步踏到半空,招出九渊圣炎,起了个手势,九渊圣炎分成无数份,再聚合,成五芒星状,冥尘一手向前一推,五芒星状的黑红色火焰落到了石壁上。

    石壁漾起波纹,波纹由缓到快,形成一个旋涡,旋涡越旋越大,大到超过了石壁,猛得往里一收,旋涡消失,再看,石壁也不见了,眼前是浓浓的雾气,望不到边界。

    让林千蓝想到琉瑛界界山的界雾。

    浓雾里就是小虚境。

    外面的石壁也是真实存在的,不过石壁不在这里,布了个高级镜像阵,用来遮住了小虚境的真正外部的面貌。

    小虚境是一处特殊的洞天,别的洞天都是独立于云琅界面的,而小虚境却是与云琅界面融合了,形成了这块即是空间又占地广大的洞天。

    这里的浓雾不是界雾,而是禁制形成的。

    穆昶的内丹就被压在了浓雾的下方。

    穆昶跟他的内丹是有心神联系的,指了一个方向,“从这里往前五里处。”

    冥尘跟倪非相视了眼,飞上了半空,冥尘的噬魂弯刀变幻成一个虚影长锥,刺入浓雾!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