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3章 刺杀

作者:定海天 | 发布时间:2020-06-01 00:55 |字数:12435

    那多谢二位了!”林凡又抱了抱拳道。态度非常的忠恳。

    罗天和白杀真以为林凡二人会这么好说话,这时候心情大爽,立即开始筹划刺杀行动。

    罗天道“安天南如果一直缩在天地门中,我们就不好下手,天地门是一个大门派,里面高手如云,即便我们能在天地门中杀掉安天南,怕也走不脱……”

    “那咱们就想个办法,把他引出来。”胡留提议道。

    “你当人都像你一样傻呀,能当上副门主,凭靠的不仅是修为,还有头脑,尤其是像安天南这样身居高位者,平时行事都比较小心谨慎,对于任何事情都会三思而后行,贸然去引诱,弄不好会打草惊蛇的……”白杀白了胡留一眼,道

    “这次行动,安执事没有限制我们时间,我们完全可以守株待兔,等安天南出来,如果他真不出来,我们再冒险进入天地门杀他……”

    “嗯,白杀说的对,这次行动,就是守株待兔。等他出来,一击而杀。”罗天总结似地道。

    当下商议已定。

    众人就都盘坐在飞舟中闭目休息,养精蓄锐。

    飞舟在飞行了半柱香的工夫后,在一处山脚下落下来,那驾驭飞舟的人道“好了,到了,前方五百米处,便是天地门,尔等小心行事。争取完满完成任务。”

    五人都应了一声,先后跃下飞舟。

    隐形飞舟启动,掉头返回。

    五名杀手这时候都放开神识,查探周遭情况,只见处身之地,是非常的荒僻山脚下。前方五百米处,果然有一个庞大的门派。

    林凡见这门派比三元门还要大上许多,面色添了几分的凝重。

    “就按此前策划的行动。找个地方隐蔽起来,待那安天南出现。再行刺杀。”罗天以命令的口气说道,这时他俨然把自已当成了这只队伍的老大。

    没有人反对,五人各自找了隐身处,罗天和白杀这对情侣在一颗茂密的大树上隐蔽起来,

    胡留独自在一个山坳中藏身,林凡和丁春秋在一颗树下休息,丁春秋悄悄地道“尊上,你到底是何意思。为何要承诺把奖励给那一对狗男女?”

    林凡盯着丁春秋,郑重地交代道“一,以后不要叫我尊上,叫我林凡,千万要记着,二,以后一切行动,你还是要听我的,”

    “好,我听你的。”丁春秋道。他知道,在这个凶险重重的碧落界,离了林凡。他根本就生存不了。

    林凡压低了声音道,“你记着,我不但不会把奖励给那一对狗男女,我还要杀了他们,包括那个胡留,也一起杀掉。”

    丁春秋闻言心头一震,目瞪口呆。

    “怎么了?害怕了??”林凡拍了拍丁春秋的肩,道“你都承诺了给人家一百颗聚气丹,我问你。到时候你拿什么给人家?”

    “我,我只是打了一个空头支票。等回到风雨楼,即便我要变卦。他们也拿我没办法。”丁春秋狡猾地道。

    “你的想法是不错,不过如果以后再有任务,与他们碰在一起,你怎么办?”

    “我没想那么远。”丁春秋惶惑地道。

    “我告诉你吧,如果你不兑现诺言,与他们再碰到一起,他们会毫不留情地杀掉你。”林凡道

    “所以,他们不死,我们就得死。”

    “可是,杀他们,如果给风雨楼知道了怎么办?”丁春秋忐忑道。

    “你不说,我不说,风雨楼怎么知道?”林凡道。

    “你打定主意了?”

    “当然。”林凡道“杀了他们,此次任务所得到的奖励,就全归我们了。我现在急需修炼资源。”

    “这件事得好好地计划一下。”丁春秋谨慎地道。

    “我们这样……”林凡对着丁春秋的耳朵,低语了一番,丁春秋点头不迭。最后对林凡竖了竖大拇指。

    ……

    一连等了一个礼拜。

    安天南都没有走出天地门。

    罗天有些焦急了。把五个人叫到一块,又作商议。

    林凡提议道“我们这样干等,不是办法,应该派出一人,借故要加入天地门,趁机打听一下安天南的行踪……”

    罗天盯着林凡玩味一笑,“嗯,这个办法可行,那就你去吧。”

    林凡道“我去不行,我是开不了仙脉的废材,人家一看就会让我滚蛋……”

    罗天目光转动,落在丁春秋身上,丁春秋苦笑摇头“我也不行,我超出了年龄限制,我去的话很容易露出破绽,”

    罗天的目光又划向了胡留,胡留身子抖了一下,摆手道“不行,我装不像,露馅了可不妙。”

    罗天的目光最终落在白杀身上,道“白杀,要不你去吧。我暗中保护你。”

    白杀点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

    计议已定,找了一个合适的时间,白杀便朝着天地门而去。

    罗天不远不近地跟在她后面百米处。

    半天工夫,二人又一前一后地原路返回,这时,二人脸上都有兴奋之色。

    回到原地,白杀的声音兴奋而压抑,道“三天后,安天南会出行去一个叫月食的地方,到时候我们伺机而杀。”

    众人闻言都兴奋起来,然后又筹划起来,罗天道“安天南应该会带一至两个随从,到时候我和白杀去杀安天南,随从交给你们仨,你们拼了命也要给我拖住他们。”

    胡留、林凡和丁春秋都郑重地点头,显得极为的忠恳。

    忠恳的是胡留,林凡和丁春秋却不这么想。

    接下来,就是等。

    一等就是三天。

    这天清晨,五人的神识全部放开,严密查探着天地门周边的一切。

    太阳一柱高的时候,三道强大气息从天地门飞出,为首年长的一位,是一个大罗金仙五液境的强者,后面两个年轻人,分别是大罗金仙一液境。

    “应该是安天南没错了。我们先跟随一段,待他们飞离天地门千米后,我们包抄上去,按照之前的计划,一举灭杀之。”

    罗天交代了一句,众人都没意见,然后五人就分散开,从后面不远不近地跟在三人后面。

    待前方三人飞离了天地门千米之外时,罗天便发令包抄,林凡这时对丁春秋使了一个眼色,丁春秋紧紧地跟在林凡的身后。然后五人向着前方三人,围了过去。

    杀手就是杀手,动手时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罗天和白杀疾飞冲向安天南,还没有扑到跟前便已经施出了杀招。

    罗天手一指,顿时一把黑色神枪法宝冲出,那神枪法宝周围居然有缭绕着一个火圈,刚猛无铸。

    白杀同样手一指,一把白色神枪法宝冲出,那白色神枪法宝上缭绕着一个水圈,阴柔之极。

    一黑一白两把神枪,神妙异常,威力绝大,轰然冲向了安天南,

    安天南没想到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天地门附近对他动手,他立即便想到了是杀手,因为仇人是不敢这么公然直接杀来的。

    在两把神枪冲至安天南身后十米处时,正悠闲前飞的他才有所感应,猛然回过头来,见两把神枪法宝冲来,立即便大喝一声“小心”。

    然后双手在身前一合,再分开时,一面仙液凝俱而成的盾牌,挡在了身前。

    下一刻……

    “轰!!!”

    黑色神枪和白色神枪几乎是与此同时,撞在了那仙液盾牌上面,轰地一声大响后,两把神枪被反震而回,那仙液盾牌竟龟裂了开来,随之轰地一下,碎了开来。

    安天南大惊失色。

    一个大罗金仙三液境和一个大罗金仙一液境的男女,居然凭借手中的法宝,破了他的仙液盾牌防御。这未免有些不可思议,同时也让他面色凝重起来。

    要知道风雨楼派杀手执行任务,都会先将被刺杀目标的修为和实力察清楚,然后再将其实力与他的势力再进行一番细致的评估,最后再派出杀手进行刺杀,

    当然、为了能完满的完成任务,所派出杀手的实力与杀手的集体实力修为。都会高于被刺杀者。

    这一只五人的杀手队伍,虽然他们的炼气修为都没有安天南高,但综合实力加在一起。绝对有能力杀掉他,

    首先。林凡凭借七情六欲诀,便有与安天南有一战之力,再加上罗天和白杀,完全有希望杀他。

    因为罗天和白杀的水火神枪已至小乘境界,威力绝大,可越阶斩杀敌人,当然由于他们只是修炼到小乘境界,也只能越出一阶。也就是说,能干掉比自已高出一阶的强者,

    譬如罗天,他凭借火神枪可以杀掉大罗金仙四液境的强者,白杀凭借水神枪可以干掉大罗金仙二液境的强者,当然,如果二人联起手来,水火神枪配合,两把神枪合一,神枪上面水火交隔的话。有可能斩杀大罗金仙五液境的强者,如果这二人与林凡团结一致的话,杀安天南毫无悬念。

    所以说。风雨楼此次刺杀任务的安排,是绝对合理而妥当的,当然了,再合理的安排也会出现意外,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停,现在我们只需要作壁上观就行了。”冲上去的林凡突然叫停,然后和丁春秋二人都停了下来,远远地观注着战团。一副悠闲之态。

    胡留却是没头没脑地冲了上去。

    安天南的两个随从见胡留冲上去,立即向他扑杀而上。

    两个大罗金仙一液境的强者。对付一个仙帝九气境的修者,胜负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

    “死吧!”两名随从直接下了杀招。两柄仙剑从他们手中冲出,那仙剑上裹挟着一层仙液,冲向胡留,

    胡留这时才发现林凡和丁春秋没有上来帮忙,当下大惊失色,面对二人的攻杀,一时有些手忙脚乱,他一边撑起了仙气护罩,一边掉头逃走。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两柄仙剑在仙液的催持下,一前一后,撞向了胡留。

    砰!

    第一柄仙剑冲至,撞在了仙气护罩上,仙气护罩破裂。

    噗!

    第二柄仙剑刺入了胡留的后背,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胡留双眼瞪大,嘴里喷出鲜血,脸上满是恐惧、不甘和绝望。

    他望向林凡和丁春秋,手指向他们,嘴里喷着血道“你,你们……”

    林凡和丁春秋无动于衷,好整以暇,仍然抱臂作壁上观。

    杀手就是杀手,讲究的就是速度,却说罗天和白杀以水火神枪破了安天南的仙液盾牌。根本就没有给他以喘息之机,立即手掐枪诀,嘴里齐声大喝“水火神枪,合!”

    顿时,呼地一下,那黑白两把神枪合为一体,变得比刚才粗大了一倍,呈黑白两色,同时在那粗大神枪上面,缭绕着一圈水火,

    水火交隔,形成了一面阴阳太极光轮,阴阳太极光轮旋转不休,与那粗大神枪一起,轰轰然冲向了安天南。

    “水火神枪……”安天南震惊地喃喃道,这时才意识到危险,不过却已经有些迟了,眼看那势不可挡、夺人性命的一枪轰杀过来,他只得双手在身前一挥再挥,一连挥出五层仙液,那仙液凝而不散,最终在他身前凝成了五道冰层状,如五面盾牌。

    下一刻……

    轰!轰!轰!轰!轰!

    那水火神枪势如破竹一般,冲破了一层又一层的仙液冰层,最终还是撞在了安天南的身上,

    虽然那神枪的劲力已经消卸殆尽,但是神枪上面的阴阳太极光轮却是实实在在地轰在了安天南身上。

    安天南被轰得跌飞出去,嘴里连喷三大口鲜血。皮肉坍陷,连胸骨都咔嚓作响,眼看是重伤之局。

    罗天和白杀见一击而中,至安天南重伤垂死,立即露出兴奋之色,二人几乎没有丝毫停顿,立即疾扑而上,根本不给安天南以喘息之极,

    只是他们一味攻杀,根本没有注意到林凡三人和安天南的两名随从,他们并不知道,林凡和丁春秋一直在袖手旁观,而胡留已死,安天南的两名随从,已经从后面,向他们二人偷袭而来。

    噗!

    水火神枪洞穿了安天南的腹部,结果掉了安天南的性命,然而就在罗天和白杀露出兴奋和轻松之色时,两柄仙剑从后面冲来,径直冲向了他们。

    感应到气机的威压,罗天白杀大惊失色,立即转头,发现两柄仙剑刺来,本来以来林凡三人已经拖住了安天南的两个随从,却不料等来的是两柄仙剑的袭杀。

    水火神枪插在安天南的腹部,这时候召回格挡已经来不及,只能撑起仙液护罩抵挡。

    就在他们刚刚撑起仙液护罩时,两柄仙剑已经撞上。

    砰!

    白杀身上的仙液护罩被撞碎,仙剑刺入了她的身体,她嘴里喷出鲜血。脸色瞬间苍白。

    刺向罗天的仙剑却被他身上的仙液护罩给震了开来。

    大罗金仙一液境,自然是不如大罗金仙三液境的防御力强大,

    罗天见白杀受伤,惊呼一声冲向她施以保护。

    安天南两名随从向罗天扑杀而上。

    双方战在一起。

    两名大罗金仙一液境对战一名大罗金仙三液境,实力倒也相当,但是在安天南招回了火神枪后,这两名随从便落了下风,

    两名随从见罗天手中神枪厉害,便故意避战,转而去攻击受伤的白杀,让罗天应付不已。

    罗天一边保护白杀一边应战,这时候也捉襟见肘,双方缠斗了半柱香的工夫,这时候都是筋疲力尽。

    “林凡,上吧?”远处的丁春秋见罗天和安天南的两名随从都变成了强弩之末,便有些沉不住气了。

    “再等等。让他再耗耗力气,省得我们多费力!”林凡制止道。

    噗……

    终于,罗天替白杀挡了一剑,右臂被仙剑挑开一个血口,鲜血迸溅。

    罗天面色发白,双目通红,这时候他已经有心无力,突然他看到远处作壁上观的林凡和丁春秋,恨声吼道

    “林凡,丁春秋,你们两个耍阴谋诡计的小人,你们不得好死。”

    “罗天大哥,对不住了,就我们这半吊子修为,上去就是一个死呀。是你说的要保我们周全的,我们可是承诺给你交保护费了,你放心,等任务完成后,我剩下的那一半奖励也全部给你……”望着疲于应战的罗天,林凡玩味笑道。

    “林凡,狼心贼子,你以为,我们死了,你们俩就能活吗?”白杀恨恨地望着林凡,大声愤骂。

    “白杀,说真的你长的挺漂亮的,本来,我想将你留下来玩玩的,但是我在风雨楼有女人了,所以不好意思,你就随你的情郎罗天一起去吧,你们别怪我,怪只能怪你们太贪心了,勒索我林凡的人,都得死,不过,你们放心好了,你们死后,我会烧一些丹药和钱币给你们,供你们在黄泉享用,哈哈哈哈……”林凡说着,得意地大笑起来。

    杀手都是狂傲而不羁的,罗天何曾受过这等气,在林凡的笑声中他气血上逆,一口血喷了出来,他身躯颤抖了一下,霍然转身望向林凡爆喝一声“林凡,你给我住嘴!”

    便在这一疏神间,唰地一声。寒光一闪,一名随从刺出一剑。这一剑却是刺向了白杀。

    罗天再次移动身形去替白杀挡剑,然而他才一动间。唰地又一声,另一柄仙剑向他刺来。

    他只得返身以火神枪抵挡。铛地一声,火神枪将仙剑震开。

    噗!

    刺向白杀的一剑,直接贯穿了白杀的脖颈,鲜血从白杀的颈伤、口鼻中喷出,喷得满脸都是,白杀像一条搁浅的鱼,大口呼吸,气息渐渐衰弱。

    “白杀。”罗天大叫一声。向白杀飞去。

    唰!

    又是一剑,仙剑擦着罗天的身子而过,将他的身子划出一条长长血口。

    白杀一死,罗天便不在顾惜自身性命,这时他不顾一切冲到白杀身前时,

    就在他要抱住白杀的身体时,刺入白杀咽喉的仙剑寒光一闪,在那名随从意念催动下,嗖地一下。刺向罗天。贯穿了他的胸膛。

    本来罗天可以逃走的,但因为顾虑到白杀,竟也丢掉了性命。

    干掉了罗天和白杀后,安天南的两名随从将目光投向了林凡和丁春秋。此时他们已经杀红了眼,安天南的死亡让他们愤怒,所以他们是绝不会放过任何一名杀手的。

    只是让他们困惑不解的是。林凡和丁春秋二人如此低弱的修为,居然没有趁机逃走。难不成他们留下来等死?

    就在这两名随从惊疑之时,林凡却对着他们笑了。是那种轻松而玩味的笑,“干的漂亮,接下来,轮到你们二位了。”

    两名随从闻言一阵古怪,一阵莫名其妙,心道此人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口出狂言,两个仙帝,难不成还要斩杀两个大罗金仙?

    两名随从没有多话,也没有犹豫,直接向着林凡和丁春秋扑杀上来。

    这时,林凡推了丁春秋一把,交代道“趁安天南尸体未冷,你去取他身上一升鲜血。”

    丁春秋闻言无声地飞落而下。

    那两名随从见丁春秋飞下,以为他要逃走,便都向着他扑了过去。

    “欲神之矛!”林凡低喝一声,咻地一声,欲神之矛虚影从他体内飞出,化作实体,快如闪电一般,冲向那两名随从。

    噗!

    一名随从还没来得及撑开仙液护罩,便已被那欲神之矛贯穿了胸膛,欲神之矛从他身体内冲出,带着一蓬鲜血,冲向另一名随从,

    那随从大惊失色之下,立即撑起了仙液护罩。

    然后他低估了欲神之矛的威力。

    砰!

    噗……

    仙液护罩被撞碎后,欲神之矛长驱直入,插入了他的胸膛,结果掉了他的性命。

    安天南两名随从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仙帝境界居然可以秒杀他们两个大罗金仙?

    如果他们知道一些仙帝甚至于一些大罗金仙为了掌握“七情六欲诀”这种强横而逆天的衍生功法而不惜自废修为时,他们就什么都明白了。

    杀掉两个随从后,那欲神之茅又化作虚影,回到了林凡的体内,蛰伏了起来。

    林凡飞落而下,见丁春秋已经从安天南身上取出一升血,便走过去,将安天南手上的储物戒子取下,然后又分别将罗天、白杀、胡留以及安天南两名随从手上的储物戒指一一取下,放入到须弥戒中。

    收缴了战利品后,他意念一动,将纹兽放出,纹兽有从他背上飞出后化作实体,将地上六俱尸体全部一一吞下,然后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又化作虚影回到了林凡背上。

    “任务完满结束,打道回府!”林凡对丁春秋打了一个响指,丁春秋开心一笑,随林凡一起返回风雨楼。刚才虽然他没有动手,但却感觉无比的紧张、刺激而又富有戏剧性,

    最后却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事情的结局居然朝着林凡计划的那样发展,二人都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完满地完成了任务,几乎就是传说中的坐收渔人之利。

    现在,他对林凡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而且现在,他也算是明白了,一个人实力重要,头脑和手腕同样重要,而这三样,除了第一样林凡稍有些欠缺,后两样他一样不缺。

    他觉得只要他跟着林凡,即便是在凶险重重的碧落界也死不了。

    “哎?林凡,风雨楼不会怀疑是咱们杀了他们仨吧?”

    飞回途中,丁春秋又忐忑不安地问了一句。

    “肯定会怀疑的,”

    “啊,那,那我们怎么办?还要不要回去了?”

    “放心吧,他们也只是怀疑,找不到证据,他们也拿咱们没办法,再者你要明白,我们俩、胡留以及罗天白杀都是杀手,不是宗派苦心培养的弟子,你以为楼主大人他们真的在乎我们的死活呀,我们只不过是他们用来赚钱的工具罢了,死了便死了,没什么好可惜的,相反他们追究此事的话,会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即便最终查出来是我干的,他们舍得杀了我?”

    丁春秋品味着林凡的话,觉得林凡说的不无道理。风雨楼,说到底还是一个杀手组织,而不是培养弟子的宗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