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继续救人

作者:拈花拾香 | 发布时间:2020-05-22 11:54 |字数:6249

    哗哗哗……

    庭院里面,铁皮棚子里面,忽地想起了如雷般的掌声。

    秦海洋,徐奶奶,众人的脸上,都是崇拜和激动。

    作为徐奶奶,这辈子都没有想到,今生今世,还能让自己的老骨头,僵硬的脖子,能够稍微地灵活一些。

    她一直觉得,这个**病,估计只有等自己回光返照的时候,能够让自己一世的辛劳觅得简短的轻松和惬意。

    人这一辈子,到底是来受苦的,还是来享福的。

    谁也不知道,但是,活得到底有多么的痛苦,每个人心里都有数。

    穷人有穷人的苦恼,富人有富人的忧愁。所谓幸福的人生千遍一律,穷人的人生,五彩缤纷。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而对于病痛的折磨,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其实承受的痛苦都是一样的。即便是富人比穷人更多了些治病的机会,更多了些可能会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但,又能如何?

    终究还不只是一个死?

    只不过是早死或者是晚死而已。

    至于死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谁也没有办法去责怪或者是评价别人,因为,标准不在自己手上,自己更不是仙人。

    所以,张天赐是个十足的例外。

    虽然,他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个仙人。

    “谢谢大家……感谢大家的认可。”张天赐朝大家抱一圈,微笑道。

    “诸位,大家先静一静。我老婆子有半句话讲。”徐奶奶抬起干枯的手,朝空中挥动一番,示意大家安静一番。

    “我老婆子活了七十二岁,离躺棺材里也没有多久了,本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动弹一下脖子。今儿个,没有想到,张神医的两个转动,就轻松解决。我是个儿子,每个都为我的病花了不少钱,但非但没有好,反而还加重了。这个我就不说了,别人的病,别人的感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张神医,是个神。是个神仙般的存在。”

    徐奶奶讲完,整个院子里面,再次掌声雷动。

    徐奶奶再次举起手,朝众人讲道:“诸位,我们庄稼人,本分人。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我爷爷时候就教给我了。而张神医,今天是救了我老婆子的命,我就不只是拿命来报了。但是,我老婆子也贪生怕死,虽说老骨头一把了,还想着多活两天,要不然,也对不起张神医的搭手相救……”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

    虽然笑得都没有包袱,笑得前仰后合,但是,大家都觉得徐奶奶讲得很对,都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甚至连张天赐都被徐奶奶的幽默给逗乐了。

    “所以啊,我这个命,还真不能相赠。有的人说,以身相许。哎,老生都一把年纪了,年轻的时候还稍许有些个姿色容貌,现在都枯茄子了,不要说我能不能给,就是给,他张神医也不敢要啊。”

    徐奶奶跟个说相声似得,说得一套一套的,而且滔滔不绝,没有任何的打卡,非常的流畅。再辅以她极富岁月喜感的肢体语言,让整个现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此时此刻,她当之无愧的焦点。

    当之无愧的麦霸。

    最关键是,人家极富语言天性,要么不说,说出来都是绝对具有轰炸性的。

    这不,众人闻言,个个再次笑得肚皮朝天,后脑勺朝地,几欲打滚了。

    张天赐哈哈一笑,尴尬得挠头,算是被这个雷人的老太太给彻底征服了。

    所以,我思前想后,还是要报答一下我们的张神医。

    虽说我没有钱,也没有资本,但是,老太婆有一样东西,在座的各位都没有的东西,这个是我的妈妈传给我的,我今天要奉献出来,送给我们的张神医,以此来表示,我对他的崇拜和感激之情。

    “大家看好啰……”徐奶奶说完,后退一步,缓缓抬起了左臂,右手在左臂手腕处一抹,然后,右手上就多了一个物件。

    惊讶中,大家定了定神,专注一看。

    “我去,是翡翠镯子啊……”

    “徐奶奶,不对啊,她的镯子,我要是猜得不错的话,当初是她家祖上人从乾隆皇帝那里得到的赏赐啊……”

    “不错,你说的很对,我查过很多的史料记载,都说乾隆三十二年的时候,确实赠送出一对翡翠镯子。如果猜得不错的话,应该跟徐奶奶手上的这个极度类似……”

    “不不不,这个太贵重了,我张天赐接受不起。”张天赐一把推开了徐奶奶的手臂,然后非常恭敬的说道:“你如果实在是想报答我,那就另外想一个吧。我的承诺,是对所有的弱势群体都不收费。但是,有支付能力的除外,有社会地位的人,另外再说……”

    徐奶奶的情况,张天赐其实以前也听说过,只是没有上心上。这次,轮到徐奶奶亲自来求时,他张天赐便就坡下驴,轻松顺利多了。

    “不不不,神医,你想多了。我们庄稼人,没有其他东西多,就是粮食多,田多。至于钱,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们庄稼人虽然老实,但也知道不能占便宜。这个一点你放心,我一定会公办办好。所以,这个翡翠玉镯子,你一定要收下……”

    张天赐将镯

    子往前一推,又回到了徐奶奶手上,轻声说道:“不是不喜欢,而是太过于贵重了,所以,不敢有任何的闪失。”

    徐奶奶那肯,哪有送出去了的东西,还回再来的?

    随即,面容浅开,一大腕明星的样子。

    无奈之下,张天赐就将那枚翡翠的玉镯子,放入口袋了。

    “下一个……”秦海洋在铁皮棚子的大厅里面,一边激动得喊着,一边跳起了恰恰……

    你还别说,这个老头子的舞蹈还不错,真心不赖。如果不是家宴人多,这些个小弟估计就能让老头子销魂一把。

    ……

    “张医生,我经常胸闷,这个为什么?”上来一个女的,年龄大概也就三十多岁,模样一般,身材还行。

    张天赐盯着她,上下左右,冷冷端详了一番,然后说道:“你的是肾虚引起的,表面看是普通的结核病,实则大有端倪。”

    老妇女和农村里面的老人,个个都是本分分分,是有意,还是无意,谁都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大家都是老实人。

    战无双埋头写了一个方子,要求按照这个方子严格的抓取。

    “哦,你按照这个方子里面的记录开始抓取了。”

    年轻的少妇不明就里,顺手接过战无伤手中的方子。千恩万谢之后,退出了院子。

    这一前一后,一会儿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两个就诊了。看来效果还相当的不错。

    初次做医生的感觉,还不错。

    张天赐抬头看去,这屋子里边院子里边,还有乌泱泱的一大群人。大家都在翘首以盼,等待着张天赐,给自己治病。

    都说万事开头难,其实对于张天赐来讲,他这也算是开了个头。

    这头一旦起好了,再往后,整个儿就比较顺手了。

    所以,就诊看病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西医讲究大病小病,不管什么病,都先给你仪器检测。一个普通的感冒,又是拍片子,又是核磁共振,又是ct,又是化验。

    乱七八糟地做了一大堆,人嘛累了个半死,时间浪费得不要不要的。

    到最后,到底毛病出现在哪里?

    是什么因原因引起的?

    还是要通过验血才能知道最根本性的一个病根?

    所以,很多人常说,离开各种仪器的西医就瘫痪了。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

    先看脸色,再看肤色,最后把脉听心跳。

    最后,就是问你一大堆问题。

    你最近的饮食怎么样啊?还好吗?

    睡眠可好啊?

    最后还是回归到整个阴阳平衡气体原理,以此为核心,来给你调制各种量的配药物。

    中医也好,西医也好,相对来说,都不简单。

    西医相对来说花钱比较多!

    西医相对来说好像更加的精准一些,但是,治标不治本。

    所谓的好,其实也就是建立在病症减轻的基础之上。而实实在在的病,其实,并没有去解决。

    而中医呢?他要追求快速根治。通过气体平衡的原理,来期望于把整个一个身体上的大的循环系统调整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平衡状态。

    然而,这个过程是非常漫长。也是非常辛苦的。

    而对于张天赐来讲,他的整个一个看病的过程就简单粗暴了。

    又来一个人,他不管是得什么病。整个病已经到什么程度?张天赐看一眼他就出来了。

    与之相对应的,就是找到治疗该病的,它的核心的方法的使用的一个药物。

    那这个时候,它的一些独特之处又出来了。医院里边都是希望与给你用最好的,价格最贵的。潜在的利润值最高的。就这样子,他的自身利益最大化才能得到一个充分的保障。

    而中医,他的这个药相对来说可能跟西医还不一样。

    但是……

    中医的药最大的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它的单独要的,它那个药性作用。毕竟中医的。汤药里边他们涉及的药材,包括辅助类的,包括要饮类的,组织类的,很多的。

    而这些药呢,其实都是通过相应的一个配比融合在一起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

    整个中药的这些各种药材,大大小小,多则四五十种,少说的,也要靠近十来种。

    这其中的哪一个或者是哪一味出了问题的话,那么整个药性,都起不到任何一点儿作用。

    而张天赐,他的药,很简单。

    阴阳汇灵神木的神液,其实就是最好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