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让驰二爷“头疼”的家人们

作者:青铜穗 | 发布时间:2020-05-20 16:34 |字数:4331

    晏驰从小身子不好,在沈家备受言语欺凌,小时候的梦想便是有朝一日“剑”在手,杀尽天下势利狗!

    所以一门心思想要翻身,当初也不惜把靖王妃母子从假想敌当成真敌人对付。

    当然,最后失败了。而且败得还有点不那么体面。

    但无论如何,这说明前十八年他除了想要扬眉吐气之外的确没想过别的,对于娶妻生子,真真是没有什么想法。

    看到晏弘娶了徐宁,就欢喜的跟发了情的公牛似的,他就不明白了,一个人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还要往屋里带回个女人来?

    不但要侵占他的院子,他的床铺,他的衣橱,说不定还要一天到晚在耳边唠唠叨叨,跟李南风那魔煞似的,一刻都不得消停。

    光是想想这些他就觉得很头大啊!

    不过好在他爹他娘所有注意力都在晏弘和晏衡身上,他们俩一文一武占尽风光,他这个老二可算是被忽略了过去。

    但是随着韩拓被诛,晏衡和李南风要议婚的风声越来越大,而谁又能想到他们俩议婚的前提是他得先议婚呢?

    沈侧妃让他从几家庚帖里挑,他能挑出个什么?琢磨来琢磨去,只是先从家宅稳定的方面考虑了,最后就挑中了伍家的小姐。

    接下来按步就班,没什么好说的,一个他完全不认识,也没见过的未婚妻,也没有什么兴趣。

    新婚日他骑着高头大马到伍家迎亲,一阵风吹来,把喜帕吹起了一角,露出新娘一小方白敷敷的下巴,这才让他对“妻子”这个人有了一丁点的幻想。

    到洞房里四目相见,以驰二爷的眼光来看——长得也还过得去,那下巴小小巧巧的,身量也看着弱不禁风,倒也不负靖王妃和沈侧妃,以及徐宁和李南风轮番在他面前丢出来的诸如“温婉秀美”“明眸皓齿”这样的夸赞了。

    但既然“温婉秀美”,这就有点头疼了,温婉就说明抗摔打能力不强,他虽不至于摔打她,可也不会像晏衡那样死不要脸地给女人灌汤,也学不会晏弘那样小意温柔,不知道家里怎么给他选了个这样的二奶奶?

    他沉默地跟二奶奶喝了交杯酒,严肃地退了衣,最后凝重地上了床……气氛太庄重了!总觉得夫妻之礼也像是在进行献祭。

    后来接连几日他都没说过话,而奇怪的是,这位二奶奶也没有说话。

    这显然有点超出驰二爷的预想,他以为哪怕他不开口,她至少也要跟他说说话的,那样的话,他憋个几天,等熟络些后他再跟她正常相处,也就罢了。

    谁知道全然不是这么回事儿!

    起初他以为是二奶奶故意拿矫,好让他服软,这种内宅伎俩他倒也见得多,虽然知道她占理,但也还是故意冷落了她几日。

    可是几日里仔细观察下来,她除了不跟他说话,倒是也没有哪里露出斗气的意思,早起衣裳热水给他备了,饭后笔墨温茶给他安排了,午后他小憩爱用的枕头她也仔细给他放好了,分明就很贤惠!

    晏驰有点费解了。更头疼的是他不知道怎么下台了!

    自己冷落她在先,眼下又哪里能拉得下脸去示好?

    晏衡跟李家的婚事议定了,这日铁公鸡拔毛,在别邺里设宴请他们两房兄嫂。

    一看到李南风也在,晏驰就猜到这顿饭肯定不会吃得太痛快。

    果不其然,茶过三巡,李南风道“驰二哥,你怎么不给二奶奶布菜?”

    晏驰瞪了她一眼。

    “说的也是啊,你倒是给二嫂夹点喜欢的菜吃。”晏衡这不要脸的立刻妇唱夫随。

    晏驰很恼火,觉得他们哪壶不开提哪壶。甚至觉得

    他们有可能是看出点什么来而故意的。

    要放在往常,他肯定就怼回去了,但是坐在身旁这位二奶奶都已经不跟他说话了,要是再看到他怼人,怕是更加不会开口的。

    他举起筷子,绷脸夹了筷鱼肚肉给二奶奶。

    二奶奶连忙端碗接着。

    徐宁笑道“二弟妹真客气。都是自家人,你要放松点才好。”

    谁说她不放松了?她只是不习惯!晏驰平时也挺敬着大嫂的,但比较起来二奶奶是他媳妇儿,于情于理都更亲近,这话让他听着有点不高兴。

    晏弘却也说道“二弟妹平时就话少,怎么今日话更少了?”

    晏驰抬头看向他,差一点没忍住,话少又怎么了?话少招你惹你了?就你们俩话多!

    李南风见伍芸音面有尴尬之色,也开口了“话少点好,驰二哥就喜欢话少的!”

    晏驰刚刚瞪起眼,晏衡又来了“南风说的对!我二哥这个性子,恨不得娶回来的二嫂没长嘴。”

    桌上传来啪的一声,是晏驰把筷子拍桌上了——

    “什么意思?合着她脸上就写着好欺负三个字?”

    “不是……”

    “不是什么?”晏驰眼刀转向晏弘,“少跟我来夹枪带棒的这套!她话少怎么着?她当弟媳的难不成还得好言好语侍候你这大伯吃饭?还得哄你们高兴?你们是长兄长嫂了不起?”

    说完又转向晏衡俩人“我还杵在这儿呢,我喜欢什么样的,让你们瞎叨叨了?”

    一桌人包括伍芸音在内都噤声了。

    “吃饱没?吃饱了咱们划船去!”晏驰侧首把伍芸音牵起来。

    伍芸音成亲这么久,还真是第一次看到他说这么多话!当即愣愣地站起来,目光睃过在场一圈人,心上心下地跟着他离席了。

    阿蛮跟到门口探头一看,乐颠颠回来禀道“县主妙计!——成了!”

    晏驰牵着伍芸音出门,到人看不到的地方放开手停下来,转身一看她脸早就红成了太阳,也略带不自在“没生气吧?”

    伍芸音拨浪鼓一般地摇头,眼里泛着耀眼神采。

    出嫁前就听说这位爷性子古怪,很难搞,便想着两人能相敬如宾便罢了,绝没有想到他文文弱弱的一个人,竟然也会替她出头!

    虽然她早就跟晏弘夫妇还有李南风混熟了,也并没有觉得他们方才多不尊重她,但即便如此,能得到自己丈夫的维护,这是让人万万不能不高兴的事呀!

    “没有就好。”

    晏驰目光从她脸上收回来,抬步往前“我还没吃饱,让厨子开小灶去,你要不要去?”

    ……他得见好就收。

    方才晏衡他们明显就是在给他“挖坑”圆场,好不容易能借这个机会主动打破跟她的僵局,可得把握好!

    “嗯!”伍芸音碎步跟上来,“厨子的手艺很好,刚才的鱼就很好吃。”

    晏驰道“那就让厨子专给你做一份。”

    “好……还有你喜欢吃的佛跳墙也可以再做一份,我看你刚才都没怎么吃。”

    “都做。你还想吃什么?”

    ……

    清风挟着花香拂来了,人生真美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