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余生皆是你

作者:月下高歌 | 发布时间:2020-05-21 19:38 |字数:6726

    “大王既来了何不到前厅饮一杯喜酒!”高寅含笑看着姜策说道。

    姜策面色一沉冷眼看着高寅说道:“把王后交出来。”

    四周满是弓箭手可姜策脸上一点恐惧都没有。

    “大王许是弄错什么了吧!天子亲自为我和阿妩赐婚,今日又亲自为我们主婚,我与妩已是名正言顺的夫妻。”高寅嘴角一勾看着姜策接着又道:“还是说在大王丝毫未将天子诏令放在眼中?”

    纵然周朝势微,可这里是王城天子依旧一呼百应,姜策无诏令而来已是理亏,在这里他自然不敢公开违抗天子的旨意。

    姜策看着高寅冷冷一笑:“高寅你莫要忘了高瞻与苣氏尚在临淄城,寡人劝你还是乖乖的把王后交出来的好。”

    他竟拿高瞻与苣氏来威胁高寅。

    高寅也不恼怒,他看着姜策淡淡一笑:“今日我能料到大王会来,又怎会想不到其他的事情呢?大王怕是不知你前脚出临淄,你派去高家的那些人便已经身首异处。”

    姜策面色一僵,他冷冷的看着高寅眼中尽是阴霾。

    在他的注视下高寅一笑接着又道:“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大王,今晚楚国会出兵攻打齐国。”

    姜策骤然睁大了双眼,听闻楚国出兵攻打齐国,此时此刻他归心似箭。

    他四下扫了一眼,他带来的侍卫已经尽数被高寅的人给擒住,四周满是弓箭手只要高寅一声令下只怕他很难全身而归。

    终究他还是低估高寅了。

    他面上一点怯意都没有。

    姬行在一旁看着高寅说道:“阿寅,你说什么胡话呢?齐王怎会来这里呢?齐王怕是正在王宫中用晚膳,这分明只是一个刺客与他废话这么多作甚?直接命人将他拿下诛了也就是了。”

    岂是他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姜策定是瞒着众人来这里的,放眼天下谁人知晓齐王不在王宫,这个时候正是除了姜策的好时候,且杀了白杀,若无天子诏令诸侯擅入王城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今日即便姜策死在这里,齐国也不会声张,只会对外宣称姜策突然暴毙而亡,然后在择一位新君。

    先王可还有好几个公子,随便推一个上位也就是了,不过就是个傀儡,高家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染指朝堂,在姬行看来趁机篡夺王位也没有大不了的,只要高寅愿意没有什么是他做不成的事。

    姜策冷眼看了姬行一眼,他站在那里看着高寅勾唇一笑说道:“自古成王败寇,寡人技不如人随你怎么处置。”

    高寅如何不知姬行心中所想。

    可他从无此意。

    万里江山虽好,却从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至始至终不过一个季妩。

    “只要大王收回立阿妩为后的旨意,我便护送大王安然无恙离开这里,且全力相助大王击退储君如何?”高寅看着姜策缓缓说道。

    姬行看着他不由得眉头一蹙。

    阿寅终究太过心慈手软,若今日他落在姜策手中,姜策可会放过他?

    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姜策一脸戒备的看着高寅,高寅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高寅右手微抬,一个侍卫拿着笔墨纸砚大步走到姜策面前。

    “高寅说话想来一言九鼎,只要大王写下诏书我便离开护送大王离开这里。”高寅看着姜策一字一句的说道。

    姜策眼波流转,他未曾多想提步写下诏书,收回立季妩为后的旨意,扣上齐王印章。

    侍卫接过双手递给高寅,高寅看了一眼妥帖的收好。

    高寅定睛看着姜策右手微抬。

    姜策带来的那些侍卫随即恢复自由,他们大步走到姜策身旁。

    姜策冷眼看着高寅,他余光四下扫了一眼,不知为何他并不急着离开。

    “看来大王是不信我,我怎会拿齐国的安危来看玩笑。”高寅挑眉看着姜策说道。

    姜策自然不信高寅。

    若楚国当真出兵攻打齐国为何他没有收到消息?

    “主上。”就在那个时候一个侍卫大步走到姜策面上。

    众目睽睽之下那个侍卫对着姜策拱手一礼,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姜策面色骤变。

    高寅淡淡一笑,想必是姜策收到楚国出兵攻打齐国的消息了。

    姜策深深的看了高寅一眼,他右手微抬沉声说道:“撤!”

    “诺。”一众侍卫护着姜策小心翼翼的离开。

    姜策凝神看着四周的弓箭手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姬行转身看着姜策离去的背影,抬眸看着高寅问道:“你还真放他离开啊?你说你傻不傻?我若是你定会趁着这个机会除了姜策这个祸害,以免来日后患无穷。”

    他说的全是肺腑之言。

    高寅云淡风轻的一笑:“我志不在此,如今齐国需要他,我不能为了私怨让齐国百姓遭受战火之苦。”

    语罢,高寅一顿接着又道:“且我今日放他离开,自然有把握让他再不敢对高家出手。”

    姬行挑眉看了高寅一眼。

    高寅提步就走

    。

    姬行追在后面问道:“酒还没有喝完你去哪里?”

    “阿妩还在等我,我就不奉陪了。”高寅含笑看着姬行说道。

    语罢,他匆匆离开。

    “你怎可如此重色轻友?”姬行指着高寅的大声说道。

    他却并没有追上去拦下高寅,他深知他们这一路走来何其艰难。

    他抬眸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拎了一壶酒跳上屋顶。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与高寅一贯趣味相同。

    他看上的东西,他也喜欢。

    可他从未迷失过自己,他知道对他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他对着月亮举起手中的酒壶说道:“祝你们幸福。”

    季妩在洞房之中焦灼不安的等着高寅。

    赵婆子与冬雪扶着她走到假山的时候,夜空突然绽放起璀璨的烟火吸引了她们的视线,趁着那个 间隙江陵带着那个替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面前。

    江陵带着她进了假山之中的密室,待赵婆子她们离开之后才不动声色的将她送到洞房之中。

    那个洞房本就是给姜策布下的陷阱。

    季妩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忽的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她心中一紧张骤然站了起来,她头上还盖着盖头。

    “吱呀……”一声门开了。

    “阿妩!”紧接着高寅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寅!”季妩一身大红的喜服,隔着盖头她看着高寅盈盈一笑。

    高寅身上带着酒气,他几步走到季妩面前,扶着季妩缓缓坐在榻边。

    房中成双成对的红烛高燃,烫金的喜字格外耀眼。

    高寅拿起一旁的秤杆缓缓挑起季妩的盖头。

    四目相对两个人皆是一笑。

    季妩一脸羞涩,看着高寅的眼亮晶晶的比天上的性子还要璀璨。

    高寅亦是如此,他都眼中满是星辰。

    高寅缓缓坐在季妩身旁,他牵着季妩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道:“阿妩,今日我好生欢喜!”

    季妩将头靠在他肩上:“今日我也好生欢喜,仿佛做梦一样一切都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高寅与季妩十指紧紧扣在一起。

    他扭头在季妩侧脸落下一吻:“阿妩这不是梦,往后朝朝暮暮,岁岁年年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碧落黄泉不离不弃。”

    在高寅的目光中季妩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她轻声说道:“嗯。”

    “夫人,大喜的日子可是不能落泪的。”高寅双手捧着季妩的脸,轻轻的吻去她脸上的泪。

    “好!”季妩声音沙哑,纵然她眼泪滚滚而落,可眉眼满是幸福的模样。

    “你该唤我什么?”高寅长臂一挥拉着季妩躺在榻上,他一个翻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季妩。

    “夫主……”季妩面带羞涩声音细弱蚊蝇。

    “夫人方才唤我什么我未曾听到。”高寅双目灼灼的看着季妩,看的季妩双颊滚烫。

    “夫主!”季妩的声音比方才高了一些。

    高寅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我依旧未曾听清楚。”

    “夫主!”这一次季妩大声喊道,与此同时她伸手抱住高寅的脖子。

    高寅扬眉一笑,他的吻细细密密的落在季妩额上。

    一旁的帷帐缓缓放下。

    满室春色遮不住。

    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历经千山万水终于寻到那个携手白头的人。

    纵然岁月无情,可人有情,足可抵御时光的摧残。

    愿往后岁岁年年,生生世世皆是你。

    姬行一连喝了数坛酒,他一脸醉意拿起别再腰间的长笛,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笛声悠扬婉转,月色清幽。

    夜色冗长!

    第二日,季妩醒的很早,东方吐白她便睁开了眼。

    高寅还在睡。

    季妩嘴角微微上扬,她一瞬不瞬的看着高寅眼中尽是柔情,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忽的高寅猝不及防的睁开了眼,他笑盈盈的看着季妩说道:“夫人为何不睡偷偷的看为夫?你准备看到几时?”

    在他的注视下季妩一下子羞红了脸。

    高寅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我准备看到地老天荒,不知夫主许是不许?”季妩面带娇羞看着高寅说道,第一次说如此肉麻的话季妩耳根都红了。

    “许!”高寅一个翻身低头封住季妩的唇。

    晨光正好,情正浓,世事无常愿余生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