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6章 湖中相遇

作者:光说不练 | 发布时间:2019-12-12 21:08 |字数:4554

    江小白顺着山外的一条暗流来到了山谷内,却没有想到在这温泉湖中遇到了正在湖中的元舞。

    “我是在荒原上历练的赏金猎人。”

    历练总比逃亡要好听一些。

    元舞早已穿好了衣物,身上的血迹也早已在温泉湖中洗去,现在的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位飘飘然的仙子一般。

    “历练的赏金猎人?”

    元舞突然想到了暴熊和他说的那个在荒原上遇到的实力低微的赏金猎人。

    “你去唤来山谷外的那头暴熊。”

    江小白在山外的时候,便是见到了那头暴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头凶残的暴熊,竟然会选择归顺到一个女人的手下。

    看着元舞手中的燕草,江小白还是乖乖的从温泉湖中走出来,去喊那头暴熊来到山谷内。

    “嘿,哥们儿,里面的仙子让你进来呢。”

    江小白隔着很远就看到了那头魁梧的暴熊,然后一步也不敢走近的站在远处喊它。

    暴熊突然在山谷内见到了江小白,这差点没有吓他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

    暴熊看守山谷的唯一一条进出之路,那么这个小子是怎么进入的山谷?

    江小白支支吾吾半天,道:“那位仙子让我喊你进去,你进还是不进?”

    暴熊忽然想到元舞已经受了伤,若是被这小子偷袭的话,只怕要出大事情。

    急急忙忙赶到山谷内,却发现元舞并未发生任何危险,静静的站在温泉湖边。

    暴熊立刻和元舞解释,道:“大人,我并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绝对不是从我看守的路闯进来的。”

    元舞当然知道暴熊想要解释些什么,只是,现在元舞没有心思听这个。

    “这是不是你昨天遇到的那个人类?”

    暴熊看了一眼江小白,道:“没错,就是他,如果不是他突然召唤出了一头飞行野兽,他是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只是,说完之后暴熊就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元舞道:“你出去继续看守吧,我和他有两句话要说。”

    “可是,大人……”

    暴熊知道元舞受了伤,若是被江小白攻击的话,只怕会伤势更重。

    元舞摆摆手,燕草在她身边,什么人能够轻易伤到她?

    见了燕草之后,暴熊便是转身去了山谷外继续守着进山的路。

    “你实力这么低,怎么在这荒原上生存下来的?”

    元舞现在竟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反倒是对江小白如何在荒原上生存下来更感兴趣。

    江小白身上湿漉漉的,道:“当然不好生存,只是想要活着,自然也就有了活下来的办法。”

    “兽奴?”

    元舞不知道怎么说出了兽奴两个字。

    江小白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你见过实力像我这么差的兽奴?”

    兽奴和灵宠一样。

    只不过,灵宠是人类收服的野兽,而兽奴则是野兽收服的人类。

    如果江小白是兽奴的话,那么元舞会毫不犹豫的杀掉江小白。

    只是,似乎江小白说得也有道理,如果是兽奴的话,实力这么低微,只怕是入不了那些野兽的眼的。

    还有一点,江小白如果是兽奴的话,就不会被暴熊追杀了。

    元舞道:“你这人说话好有意思,丝毫不以自己实力低微感到卑微。”

    “实力这种东西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江小白也很无奈,他的实力似乎提升的非常的缓慢。

    在辉城的时候,楚风都是比江小白更早的进入了黄级,江小白却是比楚风都慢了一步。

    在见到沐风之后,沐风的实力也要比江小白高了好多。

    似乎只有江小白一直停滞不前。

    江小白道:“你现在不应该担心你的处境吗,怎么反倒还有心思询问我的事情?”

    元舞虽然和江小白在一直讲话,但是她却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办法调动身体的源力。

    只要有了源力,那么元舞起码可以做到自保。

    可是,天不遂人愿。

    任凭元舞如何调动,身体内的源力都好像被冲散成了散沙一般,无法凝聚起来。

    “有什么好担心的,那些野兽暂时不敢进来的,除非有更强大的兽王出现。”

    元舞说得没错,她那一剑直接吓破了所有野兽的胆,没有哪个敢冲进这片山谷,除非是有真正的兽王级别的野兽出现。

    江小白立刻变了脸色,道:“兽王?”

    “你不会不知道外面是一头准兽王吧?”

    听得元舞的话,江小白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江小白暗自道:“完了,早知道是准兽王,我可不来这里,这下只怕是连小命都没有了。”

    准兽王,那至少也要是蓝级的野兽才可以的。

    元舞看到江小白惊慌失措的样子,笑道:“真没出息,一头准兽王就把你吓成了这个样子。”

    “你懂什么,知道为什么你现在会被野兽围攻吗?”

    元舞道:“为什么?”

    “因为你愚……”

    话刚说一半,江小白立刻闭上了嘴,因为元舞手中的燕草已经是被她握在了手中。

    江小白道:“你真以为那头准兽王是被你吓破了胆子?”

    “难道不是?”

    地龙埃尔斯的头都快被斩下来了,难道这还不够?

    江小白却道:“仙子,那只是准兽王的缓兵之计,他现在肯定在等待兽王的到来。”

    元舞道:“来就来好了,难道还怕兽王不成?”

    “仙子威武,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江小白现在开始后悔,他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就来到了这山谷内。

    他这点实力还不够那些野兽们一口的量,所以还是早早溜走更好一些。

    江小白走到温泉湖边,立刻跳了下去,深吸一口气之后,便准备潜入湖底顺着暗流游出去。

    只是,见到元舞站在湖边,竟然是生了一丝恻隐之心。

    江小白将头露出湖面,道:“别傻傻的等着了,在荒原中,野兽永远比人要来得快。”

    江小白早就看出来元舞在等待救兵,并且身上肯定伤势极重,要不然怎么可能身上一丝源力都没有。

    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源力绝对是最大的依仗。

    元舞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下一瞬间,就直接被江小白给拖入了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