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83章 刀子是该要开封了

作者:红烧豆腐干 | 发布时间:2020-06-01 06:28 |字数:4218

    这一顿晚饭,碍于关有寿一家人刚回来还需休息,齐建军浅酌半杯酒就带上妻儿先撤离,与他们一同离开的还有薛大山。

    客人都走了。

    饭桌上,关有寿也就不再瞎扯呼了。没瞅他先生下班就直接赶来?莫不是怪他这个弟子居然滥用私权。

    他可以解释的。

    他这真不算滥用私权,他的工作性质可不就是调查不公之事。正好这会儿有那么一户人家与关绍宽那老头稍有牵扯。

    书房内。

    梅老无语地斜了一眼他弟子。

    “爹,孩儿莫不是还有错处?”

    “噗”的一声,关平安忍俊不禁乐出声,“爹爹,爷爷是有些日子没见着你,想你了呗,你这也不知道呀。”

    如何不知。

    口是心非的先生。

    “谁惦记他了。”梅老断口否认,“来,给爷爷说说这次回去你姥爷他可有问起你义爷爷在哪儿?”

    关平安摇头,“没,还真没,估计有也是问我娘。建平嫂子应该早就回来了吧?是不是李爷爷跟你说了啥?”

    关于梅大义离开京城,不说叶秀荷会不会在信里跟她老子提起过,就是叶虎妞的孙女李建平之妻也会提起。

    关平安倒不意外她梅爷爷能问出这句话,实在李家和她家走的太近,像她义爷爷没在京城就瞒不了人家。

    何况之前她爹还寻思着对方一是王启发的侄女,又有李老的孙媳妇,她爹当时就有考虑过让对方顶上她义爷爷的班。

    可惜~

    当时人家还想考大学,结果,等她落榜再回头,这顶职的空缺也就没了。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应该是回来了,上周李老头还送来一块狍子肉。”梅老说完,看向了关有寿,“可有留了药膏给你娘?”

    关有寿点头。

    “既然下了决定就别再犹豫不决。涉及到你娘,你太过于优柔寡断,这不是什么好现象,要反省才行。”

    梅老说着瞟了眼耷拉下双肩的关平安,“你要深记一点,你现在是为人父,你的一言一行对孩子影响极大。”

    关有寿顺着他的眼神看向关平安,心里一紧,“明白。”说着,他想也不想就岔开话题,“最近是不是还加班,你又瘦了。”

    梅老顺着他的话意,摸了摸自己下巴,“好吃好喝的,怎么可能瘦。倒是你们,明儿得让胡大夫来断个平安诊。”

    “行,那我后天再去上班。原本我还寻思着同事跟我调了班,既然回来了就没必要再麻烦人家。”

    “先休息一天也行。去年一整年都没派你出差,这次休假回来估计你单位很快就有任务派到你身上。”

    关有寿点头,“之前赵主任就有跟我提过这事儿。和爹你的意思差不多,他是属意我去岭南,说我熟悉那一片儿。”

    “想去其他地方?”

    关有寿笑了笑,“是想近点。”

    别啊~

    去岭南多好。

    老地盘,又方便和她祖父那边联系。

    “不过,赵主任当时说要等过了年才能确定。那边要是处理好,部里就没必要再派同志下去调查。

    如今是怎么个情况,后天上班就能知道。”关有寿说完,朝砌好茶的关平安扬了扬下巴,“去看你哥他们在回来了没有。”

    肯定没这么快的。他们俩人送齐建军他们出门,还要去电话亭给齐家二老和加班的齐立嵘打个电话报平安。

    她爹明显是想指使她离开,有话和梅爷爷商谈。可她是谁呀?她可是听话的小棉袄……关平安二话不说点头就离开。

    反正她爷爷今晚留宿这边,她有的是时间和她爷爷好好“谈谈”。想来一心爱国的爷爷是很赞同她的想法滴。

    正好,她娘一个人在后罩房泡澡,她也怪担心的,可别泡着泡着给泡睡着了。她这点坏习惯就遗传了她娘亲。

    “行了,有什么就说。”

    闻言,关有寿转过头,朝梅老不好意思笑笑,“爹,我这段时间没在家,家里没啥事发生吧?”

    梅老的右手屈指在扶手上叩击两下,摇头,“事情还是那些事情,你父亲年前来了那份信之后,这几天没递什么话过来。”

    那是时间还早,关有寿点头表示他明白。

    “昨天老李上家里坐了会儿,提到了你和那边断亲之事,得到消息的速度之快,看来叶虎妞很重视这户亲戚。”

    关有寿蹙眉,随即松开,“能理解。有她老儿子王启发和我的关系在,王家姻亲里面唯有李家能等她将来走后照顾夫家一二。

    有一件事我可能还没跟你提过,咱们平安上小学时大发媳妇有段时间明着暗着想让她家大儿子给我当姑爷。

    大发在小北有一次暗示之后,他就跟我在私底下提过这里面有他娘的意思,他本人是不觉得当兄弟还要亲上加亲。”

    “她可真敢想!”

    关有寿笑笑,“有啥不敢想的。能让人觉得她是整个公社巾帼英雄,她本身就有心计,当年和她一样参战的女人又不是她一个。”

    “你老丈人可比你丈母娘会调教人。”

    关有寿闷笑出声,“这样不是挺好嘛,秀荷她要是肖似她九姑和她大堂姐,这样的媳妇,我可不敢要。”

    梅老失笑摇头,“叶老五肯定很后悔。”

    他老丈人后悔不后悔,他不知,但想再调教也晚了。他媳妇在他丈母娘的教导影响之下,有些观念已经根深蒂固。

    比如以夫为天,他媳妇就像她亲娘。就连婆婆为大这种观念也融入骨髓,她再想反感他老娘,还是不敢撕破脸。

    挺好的。

    “李叔他,挺有意思的。”

    可算说到点子上了,梅老瞟了眼弟子,“所以说有的事情做,还不如不做。这次她叶虎妞就落了下乘。

    你老丈人就不会给我通风报信,叶家等你老丈人一走,下面的也差不多了,你大舅子他还撑不起他老子场子。”

    这一点毫无疑问,关有寿赞同点头,所以他老丈人急了,但他就是再急,他都绝不会弯下腰,这点就难得可贵。

    “晋之,我打算让如初再练练。等过了这一关,有她和浩然在你左右,我就再也无须担心你。”

    “先生……”

    “痴儿,刀子是该要开封了。”

    “我能护得住孩子。”

    “你能护她一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