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跳楼
作者:巫门老九      更新:2021-10-30 14:48      字数:4386
  我们一人手持一根蜡烛,奇怪的是,刚刚的阴风,并没有再次吹来。
  秦琼笑道。
  “这鬼,够皮的啊。”
  “走吧,我们上去看看。”
  走出这个房间,我们来到了宿舍二楼的走廊中。
  走廊里的墙面,同样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还大片大片的脱落,斑驳一片。
  地面上的灰更厚,踩在上面,都能发出轻微的“嘎吱”声。
  墙角上,更是布满了蜘蛛网。
  走廊中,除了我和秦琼的呼吸声外,格外的安静,连一丝风声都没有。
  “兄弟,这跟鬼屋似的啊。”
  我指了指天花板。
  “屋。”
  又指了指身前。
  “有鬼。”
  “这不就是鬼屋吗?”
  秦琼对我竖起大拇指,感叹道。
  “有道理。”
  十五年前出事的宿舍,在四楼,我和秦琼向着宿舍楼中间的楼梯走去。
  当我们走到楼梯前时,同时停下了脚步。
  “兄弟,你快看!”
  我看到了,楼梯上,有脚印。
  地面太脏,有人走过时,就会带走一部分灰尘,留下脚印。
  脚印非常杂乱,不止一个人的。
  我和秦琼观察了好久,也没能分辨出总共有几种脚印。
  秦琼挠了挠头。
  “娘的,还以为能发现点线索呢。”
  我笑了笑。
  “还是有线索的。”
  秦琼怔了一下。
  “什么线索,我怎么没发现?”
  我指了指楼梯上的一片脚印。
  “你看这一片,有什么特点?”
  秦琼瞪了半天。
  “平底鞋?”
  “没错,而且都是三十七码以下的平底鞋,应该是学校里的女学生踩的。”
  如果我没猜错,这是彩虹宿舍四个女生的脚印。
  我又指向另外一个脚印。
  秦琼睁大眼睛。
  “男人的?”
  是的,这个脚印最小有四十二码,肯定是男人留下的脚印。
  “这脚底花纹我见过,是民间仿制的军用胶底鞋,很多干体力活的中年人,喜欢买这种鞋子,结实耐用还便宜。”
  我再指向另外一个脚印。
  “你再看这个。”
  秦琼凑上前。
  “高跟鞋?”
  “嗯,高跟鞋。”
  秦琼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这不是学生的脚印!”
  没错,这里是高中,不是大学,女学生是禁止穿高跟鞋的,能留下这个脚印的女人,要么是老师,要么是外来者。
  “我们上去看看。”
  我和秦琼走上了三楼,三楼和二楼一样,阴森森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们继续往上走,当我们的脚从台阶迈到地板上时,我和秦琼都停住了脚步。
  并非是到达了目的地,相反,新的楼梯出现了。
  这栋宿舍楼一共就四层,怎么会有新的楼梯出现?
  “江辰!”
  我在秦琼的声音中,听到了紧张感。
  “怎么了?”
  “你看那!”
  秦琼抬起手,指向前方。
  只见楼梯口对着的墙壁上,挂着一个牌子。
  牌子上写有一个数字。
  3楼这代表着三楼的意思?
  奇怪,我和秦琼明明是从三楼走上来的,怎么又回到三楼了?
  我当机立断。
  “往上走!”
  我和秦琼不禁加快了脚步,顺着楼梯继续往上走。
  当我们走到上一层时,新的楼梯出现了。
  而楼梯口对着的墙壁上,仍旧挂着三楼的牌子。
  又是三楼!“见鬼!”
  秦琼想继续往上走,被我拉住了。
  “这次我们往下走。”
  “好,听你的。”
  我和秦琼顺着楼梯往下走。
  走到下一层时,楼梯对着的墙壁上,挂着的牌子,数字变了。
  2楼我们回到了二楼。
  “这是不想让我们去四楼啊。”
  秦琼恶狠狠的说道。
  “王八蛋,敢戏耍我们!”
  他顿了一下。
  “兄弟,我们这是遇到鬼打墙了?”
  我微微摇了摇头。
  “鬼打墙并非是我们迷路,而是被鬼瘴眯了眼睛,出现了幻觉,原地打转。”
  “你看。”
  我伸出右手,在自己的眼前抓了一下。
  “黄泉阴司印记没有反应。”
  说完,我又伸手在秦琼眼前抓了一下,黄泉阴司印记同样没有反应。
  黄泉阴司印记没有反应,说明我们并非被鬼瘴迷了眼。
  秦琼傻了眼。
  “不是鬼打墙,我们怎么会上不到四楼的?”
  不是鬼打墙,却有鬼打墙的效果。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
  “是结界。”
  “结界?”
  秦琼抿了下自己的嘴唇,眼睛睁的很大。
  “这不可能吧?”
  结界,是在正常世界中,用强大的法力隔绝出的一片特殊空间。
  无论是人是鬼,是妖是魔,但凡拥有制造结界的力量,都是可怕的存在。
  如果是鬼,最少也是夜叉级别的。
  这一刻,我有些后悔没带铁锤来了。
  秦琼提议。
  “兄弟,风紧,扯呼?”
  他这是打起了撤退的主意了。
  秦琼的这个主意在我看来,很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毕竟敌手很可能是夜叉,等喊上铁锤,再杀个回马枪。
  “走吧。”
  我准备向走廊的右侧走去,来时我们就是从那边的房间里爬上来的。
  怎么来怎么回,打开窗户跳下去,就能离开了。
  谁知我一步还没迈出去,秦琼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
  “江辰!”
  咋了这是,一惊一乍的。
  我回头看秦琼,只见他死死的盯着挂有楼牌号的墙面,鬓角上有豆粒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到下巴,再滴下去,吧嗒一下,摔碎一地。
  发生了什么,能把秦琼吓成这样。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只见楼层号,变了。
  又到了三楼牌子上的数字,从2变成了3。
  我们刚刚不是在二楼的吗?
  怎么眨眼间的功夫,就到了三楼了?
  最可怕的是,我和秦琼,都没有异样的感觉。
  我跑到走廊窗户前往下看,想确认一下自己究竟是在三楼还是二楼。
  然而窗户外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我掏出手机,已经是天黑的时间了。
  而且,手机没了信号。
  “往下走走看。”
  我和秦琼顺着楼梯往下走,来到了下一层。
  但是,号码牌上的数字,仍旧是3。
  出现了和刚刚一样的情况,不同的是,之前是无法走到四楼,而现在是无法下到二楼了。
  秦琼出了一个主意。
  “我往上走,你往下走。”
  “好。”
  我和秦琼同时出发,他顺着楼梯向上,我顺着楼梯向下。
  十秒钟后,我看到了脚下正在向上爬的秦琼。
  行动时,我明明在他下方的。
  而现在,他在我的下方。
  我们两人同时向前看去,墙面上的楼牌号。
  依旧是3楼。
  我和秦琼不再尝试,而是冷静下来,捋一捋究竟发生了什么。
  “江辰,之前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拥有黄泉阴司印记,对于鬼,敏感度要高于寻常阴阳师许多倍。
  但我的的确确没有任何感觉。
  “有可能,夜叉并不在这。”
  秦琼苦笑。
  “不在这,仅凭一个结界就困住了我们,这夜叉本体得多厉害?”
  我心中十分烦躁,我宁可和夜叉打一架,也不想被这样一直困着。
  秦琼问我。
  “咱什么时候能出去?”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
  “我们是太阳落山后被困在结界的,等天亮了,应该就能出去了。”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蜡烛,它可撑不到太阳再升起来。
  难道我和秦琼要在漆黑的宿舍楼里摸黑待一晚上?
  我走进一间废弃的宿舍,找到了一个椅子。
  秦琼奇怪的问我。
  “你要做什么?”
  “砸窗户。”
  既然楼梯不能走,那就砸破窗户直接跳下去。
  我将椅子举起来,侧着身子,从腰部开始发力,牟足力量向着走廊的窗户砸去。
  “嘭!”
  一声巨响,我双手虎口发麻。
  窗户安装的明明是玻璃,可我却像是把椅子甩在了钢板上。
  玻璃别说碎了,连个裂纹都没有。
  我再把椅子甩起来。
  “嘭!”
  又是一声巨响,窗户上的玻璃仍旧没碎。
  我手中的椅子碎了。
  我手里只剩下两根木头腿了。
  这木头椅子在这废弃的宿舍楼里放了太久,已经不结实了。
  气人啊。
  秦琼苦笑。
  “看来咱哥两个,只能在这待一晚上了。”
  我和秦琼明明是来处理闹鬼的,结果连闹鬼的406宿舍都没能进去。
  我们两个席地而坐,我把自己的蜡烛先灭掉了,两根蜡烛轮着烧,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离着天亮,还有十个小时呢。
  或许是内心烦躁的缘故,我和秦琼都没说话,宿舍楼内,格外的安静,连虫鸣声都没有。
  等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楼梯下方,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啪嗒!啪嗒!啪嗒!我和秦琼同时站了起来。
  有谁……进了宿舍楼!秦琼压低声音。
  “是鬼吗?”
  我想点头,却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鬼走路……有脚步声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不是鬼,那会是什么呢?
  妖?
  不知不觉间,我的内心紧张了起来。
  就在这时,楼梯下方,有光照了上来。
  很刺眼。
  我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阵,才算缓过劲儿来。
  这是手电筒的光。
  脚步声近了,我看到了一双鞋子,仿制的军用胶鞋。
  我抬头看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爷,他用手电筒照着我和秦琼,大声问。
  “你们什么人!”
  ……一番解释后,大爷带着我和秦琼下了楼。
  这一次,我们顺利下到了二楼,然后来到了一楼。
  宿舍楼的大门被打开了。
  大爷带着我们走出了宿舍楼,他把门关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重新将大门锁上。
  我想起了吴茵老师的话。
  “您是学校安保科的章大爷?”
  大爷点点头。
  “我在校园里巡逻,听到这栋宿舍楼上有砸东西的声音,就上去看看。
  ““这栋老宿舍楼闹鬼,我听吴茵老师说了,学校里请了高人来。”
  “不过没想到,你们胆子真够大的,敢晚上翻窗进去。”
  我问章大爷。
  “您在这所学校里工作多少年了?”
  “二十多年了。”
  “二十多年?
  那您一定知道十五年前的事情吧?”
  章大爷抬头看向四楼。
  “你是说,406宿舍四个女娃娃跳楼自杀的事情吧?”
  章大爷叹了口气。
  “能不知道嘛,其中一个女娃娃,以前还常和我聊天呢!”
  章大爷热情的把我们邀请到了保安科。
  这个时间点,学生们已经回了宿舍,老师们也都已经离校了,就连保安科,都只剩下章大爷一个人。
  在保安科里,我看到了一块雕塑。
  钟馗像。
  章大爷笑呵呵的说。
  “不怕你们笑话,学校里闹鬼,晚上就我一人值班,吓人,我就请了个神像,时常祭拜祭拜,心里踏实。”
  钟馗乃鬼的克星,祭拜他,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章大爷请我们坐下,给我们端了两杯水。
  “我平时不爱喝茶,没存货,你们将就点。”
  秦琼急忙说。
  “大爷,您不用这么客气的。”
  大爷依旧笑呵呵的。
  “你们先喝口水,听我给你们讲故事。”
  我抿了口水,把耳朵支了起来。
  废弃宿舍楼里闹的鬼,有点超乎我的想象,仅凭一个结界就困住了我和秦琼,实在是有些厉害。
  我得弄清楚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好继续插手。
  章大爷陷入回忆。
  “十五年啦!”
  他叹了口气。
  “十五年前,学校还不是这个样子,小的很,只有两栋教学楼和两栋宿舍楼。”
  “女生宿舍楼406里,有一个很腼腆的女孩子,叫任梅梅。”
  “任梅梅是一个很爱学的孩子,无论我是从学校的花园里见到她,还是在食堂里见到她,她都端坐在小板凳上看书背单词。
  ““有一次下雨地滑,她不小心摔倒扭伤了脚,我把她背回宿舍,从那之后,她就和我熟络了起来。”
  “我的子女都在外地上班,老伴儿走的早,糟老头子一个,任梅梅知道我的情况后,隔三差五的会来看我,陪我聊天解闷。”
  “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娃子。”
  “可惜啊。”
  “可惜……”我忍不住插口。
  “章大爷,后来呢?”
  章大爷再叹一口气。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五月六日,距离高考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
  “学校流行模拟考试,在高考前有三次考试,五月六日,是最后一场。”
  “当时我正在门岗执勤,一个高一的学生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他说章大爷你快去女生宿舍楼前看看吧,有人跳楼了。”
  “我急忙赶了过去。”
  “没想到,跳楼的,是梅梅。”
  说到这,章大爷的燕窝里,满是泪水。
  他伸手擦了擦,眼底通红。
  “那么好的孩子,摔的满地是血。”
  秦琼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章大爷。
  “谢谢啊小伙子。”
  秦琼开口问。
  “大爷,任梅梅她为什么要跳楼呢?”
  “听其他老师说,她是考试作弊,被取消了高考资格。”
  大爷的表情有些生气。
  “我是不信的,梅梅那么好学,一直是班级里的三好学生,她前两次摸底考试,更是全校前二十名,怎么可能会作弊呢!”
  “哎,可不管怎么样,梅梅死了。”
  我问章大爷。
  “我听吴茵老师说,406宿舍四个人都跳楼自杀了,其他三人是怎么回事?”
  章大爷想了想。
  “那三个女娃子,好像是高考前夕跳的。”
  “当时另一个保安在校园巡逻,他亲眼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