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战辽东 第820章 秘而不宣

作者:木子蓝色 | 发布时间:2019-05-16 11:22 |字数:4285

    清晨。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把邠州五陇阪驿丞自睡梦中惊醒。

    服侍他的白直少年敲门进来告诉他,有来自长安的急递经过。驿丞赵安连忙起床,风尘仆仆的驿卒正在驿站的休息区狼吞虎咽。

    吃饭的时候,背上的包裹也没有解下。

    驿丞赵安到来,那驿卒赶紧放下筷子。

    “加急驿信,请驿丞安排驿卒和驿马接力送信。”

    “送往何处?”

    赵安核验了这名驿卒的身份凭证,确认无误后问他。

    “长武城,给赵国公。”

    关中京西的初冬黎明,干燥而又寒冷。

    几名驿卒正在马厩区给驿马喂草料,住宿区里休息的官吏则还刚刚起床,这个早晨,如往常一样忙碌起来。

    五陇阪驿就在邠州的官道边上,一边是邠州城一边是泾河。清晨,还能听到远处邠州军营里的士兵操练之声,能听到泾河中的流水声。

    此处距离长武城,还有八十里。

    五陇阪驿,只是自秦汉以来建立的驿邮系统中小小的一个点,这是一座方形的土城堡,四边各有百余步,外面是土夯而城的一丈多高土墙,只开有一门,门边有角楼。驿城内则分为了马厩区、住宿区和办公区。

    驿站在汉代被称为国之血脉,是国家公文政令通传的重要支撑。

    朝廷政令的下达,地方情况的上报,往来官吏的接待,都是由这一个个驿站完成。

    甚至在有的时候,这些驿站还能承担起军事堡垒的作用。

    五陇阪驿归属于邠州管辖,拥有四十名驿卒,四十匹驿马,还有驿车二十辆,另外还有驿牛等。

    从长安城一直到敦煌,这一路上每隔二十里便有一座驿站。

    虽然现在天下动乱,各方割据,但各个豪强境内的驿站,却并没有荒废中断,甚至比以往更加忙碌。

    一名驿卒接过驿丞的书信,背上了上一名驿卒接力送来的驿信,骑上已经喂好的驿马,出了驿站,向着八十里外的长武城进发。

    “最近长安城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赵安亲自给那位驿卒泡了杯茶,这位驿卒已经完成了任务,接下来会在这里休息一天,然后再返回八十里外自己的驿站复命。

    那名驿卒饭饱之后,身体稍精神了些。

    捧起热茶,抿了一口,发觉这茶很好,他一下子识出,这应当是供给沿途过往的官员们喝的好茶,平时他们这样的驿卒可没机会喝上。

    “谢赵驿丞。”

    “都是驿站的兄弟,客气什么。”

    “我小声跟你说,你莫外传啊,唐王要迁都了。”

    “迁都?为何?”

    “因为东秦的魏王罗存孝刚刚在弘农大败了唐王世子殿下率领的二十万东征大军,世子殿下仅带回八千残兵,王世充带着三千残兵败往武关,而杨帅统领的六万军虽保全,但却隔在黄河北,如今潼关仅一万余人驻守,唐王说长安难守,已经决意迁都了。”

    “东征大败?迁都?迁哪?”

    驿丞赵安心中震惊万分,就如同先前听说大业天子在江都被弑一样。

    “罗存孝带的兵很多吗?”

    “据说只率了一军精锐而已。”

    一军,秦军一军不过两万四。

    两万四败二十万?哪怕北路的杨帅的六万人马还在,可世子殿下也有十四万啊。

    ·······

    五陇阪的驿卒宋捌子骑着驿马一路奔驰,仅用了半天,便赶到了八十里外的长武城下。

    此时,围攻长武城的西秦军已经从城下退却二十里扎营,不再攻城。

    宋捌子背上的驿卒标识,让他很快进入城中。

    城中。

    赵国公、行军元帅李世民正与诸将商议军情。

    “昨日又有一员西秦军校偷偷来投,这已经是几天内来投的第七个军官了,从他们交待的情况中,都能证实,薛仁杲军粮已绝,后方再也无法转运供应过来。薛仁杲营中之粮,最多只能再坚持十天。”

    一众唐将都非常兴奋。

    被二十万西秦军围着,长武城中却仅两万人,这份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李世民吸取了上次兵败的教训,这次龟缩战术,坚决不出城野战。而他这一缩,就是整整两个月。

    两个月的时间,把秦唐两军的人马,都熬的神经衰弱了。

    城里的人整天担忧受怕,城外的也是整天抓狂,可李世民就是不打,这样拖两个月,李世民还好,长武城坚易守,又有充足的粮草。可城外的薛仁杲是倾国来战,整整二十万人马,其中还有许多骑兵,这整天人吃马嚼的,虽说陇右地区也很富饶,是产粮地区,但毕竟比不过关中八百里秦川的富饶,更何况他是客军作战,后方有粮,也难以运输。时间一久,这问题也就越来越大。

    “报,长安唐王信到。”

    一名侍卫在外禀报。

    李世民让人把信呈上来,他看完信,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变化。

    “元帅,唐王来信,何事?”

    “哦,没什么事,就是丞相来信询问,还要多久能够击败薛仁杲。”李世民将信折起放入怀中,然后脸上打起笑容,“咱们接着议。”

    “元帅,既然薛家崽子无粮,那咱们就继续跟他耗就是了。”一名将校刘感道。

    可做了两个月乌龟的李世民却摇头了。

    “薛仁杲既然绝粮,那么他极可能要撤。咱们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撤回去,否则,他日必又卷土重来。”

    “元帅,可我们若出战,只怕正中薛仁杲下怀啊,他现在巴不得求战呢。”

    薛军以骑兵为主,二十万人马中,虽也有不少庆州贼等,可关陇多山川,这里历来是个出战马的地方,以前隋朝还在陇右设立了许多牧场。更别说,薛仁杲军中,还有许多陇右羌兵,他们都是天生的好骑兵。

    若是城外野战,对方兵多势众,兼骑兵众多,只怕很难击败他们,弄不好,还要被他们那六七万的骑兵冲垮。

    李世民手指敲打着桌面,看完那封信后,他心里正翻天倒海。

    他有些慌乱。

    李建成的弘农兵败,已经把长安置于极危险的境地,李渊来信,让他马上抽调兵马去增援潼关,同时,李渊还告诉他,为避锋芒,以防万一,他已经决定从岐州出散关,迁都梁州的南郑城,也就是汉中。

    若是潼关丢了,长安守不住,他就再迁往蜀地成都去,总之,要奋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