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第28章 为什么发生了这一切?陈兵死前喊出的名字!

作者:黑色的单车 | 发布时间:2018-10-12 17:15 |字数:7381

    薛平就是辛老二!

    这个结论一出来,整个船长室里就很安静了。

    怎么就查到了这个真相呢?

    而且,还是跟白木兰以及刘小刚有关系。

    此时,吴乾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给白木兰。

    可是,白木兰回应了一个白眼儿给他……好吧,有些尴尬。

    那么,吴乾就接着往下说吧。

    “各位,我们现在已经了解到了这样的事实,但这个事实真的比较难。大家要知道,辛老二这个案犯虽然是二十年前做下的案子,那个时候的他跟现在的他,形貌上有些变化也是正常的,但是,一桩这么大的案子,而且,还被通缉过,正常的形貌变化绝对是逃不过警察的眼睛。薛老板不断的出现在媒体上,高调的做慈善,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件事。”

    “整容!”林冰第一个反应过来。

    没错,这算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

    但,吴乾为什么要说这个呢?

    “整容的问题,我们先放一边,回头再说一下红林县第一大队的事情。”

    这个家伙又要卖关子吗?

    可大家也没什么办法,毕竟这次把所有的相关人物都聚到一起,然后将真相全部说出,这是吴乾的主意,是他的点子。

    就只好听他怎么说喽。

    “在辛老大死后,这自然是一个重大的执法事故,其中有巨大的责任,第一大队不可避免,一定要遭到处分,就算是后来从辛老大的食道里找到了一枚钢钉,这很可能是他的死因,他自己在上厕所的时候吞服了这么个东西,但毕竟人死了,必须要有人出来负责,第一大队全体都被开除,甚至赤山市的刑警系统也有相当的影响。”

    大家听到了这里,好像吴乾所说的跟案情无关,可是……陈兵从一个警察变成了大货司机,就是因为这个喽,而这样的话……

    “陈兵同志在被开除以后,依旧在做着调查?”周山这一问,说真的,他有些相信,可又有些不信。

    高来跟张铁城都是如此,而此时,白木兰却说了一句。

    “没错,就是这样的。”

    船长室内,众人表情各异。

    “哈哈哈……”唯独薛平笑了起来,“麻痹的,他就是一个死心眼儿。”

    吴乾却说道:“没错,陈兵确实是死心眼儿,但他的这个死心眼儿,让我们最终抓到了你。”

    接着,吴乾继续往下讲了。

    “被警队开除的陈兵,他并没有忘记这个案子,而这个案子因为辛老大的死亡,调查已经陷入了死角,对辛小龙也就是辛老二,只能发出通缉令,可是人海茫茫,再加上对这次嫌疑人的哥哥死在警局内的事件,嫌疑人家属还有许多媒体,这个压力非常的大。

    于是,二十年前,几乎调查就停了。

    以上,都是来自于陈兵的网盘。

    而这个时间,也就是第一大队解散,队员全部开除,就是在1998年3月12日。”

    此话一出,汪小天要是在场就会明白,他没有错,果然,一个人用的密码,都是跟这个人有极大关系的。

    吴乾继续道:“这二十年间,陈兵通过自己的努力,他的调查很有进展,而且,他发现了一个非常让人震惊的事实,那就是,薛平你这个大善人,跟辛小龙有些相像。”

    “……”薛平没有说话,就只是狠呆呆的盯着吴乾。

    吴乾完全不在乎,“一开始的时候当然是看不到你的,陈兵的调查,在早期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无非就是通过一些个小线索来查辛老二的行踪。

    但后来,你薛平不断的出现在媒体上,陈兵就起了怀疑,可是陈兵是很难接触到你的,在加上,你跟当年的那个辛小龙,确实变化非常大,陈兵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但他还是想了个办法出来,那就是去当大货司机。”

    大货司机……懂了。

    薛平至少在表面上是做航运的老板,但是要加入他们可不太容易,而且,陈兵本来就是第一大队的副队长,他可没有去做整容,他也没这个钱,所以,加入薛平的公司这是非常危险也几乎是做不到的。

    可如果做了大货司机,那么,至少有一定的机会可能拉到薛平公司的货,再加上,大货司机的收入还挺高的,陈兵还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

    但,吴乾马上又讲了一个事实。

    “陈兵之所以如此调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红林第一大队的成员,在十年之后,也就是2008年以后,出现了一个怪现象,那就是许多的人,不是失踪就是死亡。”

    吴乾的这句话,讲的有些平淡,但却如同炸雷,在周山等人的脑中爆了起来。

    “你在做报复吗?”

    “薛平,老实交代!”

    “薛平,你绝对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在座的几位警察,都怒不可遏。

    没错,若是吴乾陈述的都是事实,薛平这个家伙用心实在是太狠,而且,他有动机,他的哥哥就是死在了大队上。

    “你有什么证据?”薛平对于这件事,似乎不太想认。

    吴乾拿出了手机,“这里的就是陈兵网盘上的内容,也就是他这么多年调查的一些资料,其中,就自从十年前开始,第一大队的成员出现了许多的意外情况,而这个时间点,其实也是薛平这个人发迹的真正开始……”

    开始展示手机,这上面的图片都是从陈兵的网盘里出来,不少是当地报纸的剪报。

    毕竟陈兵无法真的盯着自己的几位队员,但要说死的最惨的是大队长,他被烧死在家中,可也仅仅被当做了意外。对这样的案件,陈兵是事后做了调查,也就是走访邻居,有人称,是见到过几个陌生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那种,出现过。

    所有的调查,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可是这些个蹊跷的,诸如失踪,意外事故,火灾,等等,却都发生在第一大队的成员身上,这确实太巧合了。

    还好,大队的有些成员算是命大,并没有被干掉。

    陈兵就是之一,而再联想到他选择的这个职业,大货车司机,相对来说流动性比较大,也就是说,除了可以到处跑有机会查案,还有经济原因,另外就是安全,薛平很可能找不到陈兵。

    “就这些便可以定我的罪?呵呵……”薛平则是嗤之以鼻。

    这让在场的几位警官都非常的愤怒,可吴乾却依旧很淡定。

    只听他说道:“薛平,你的罪太多了,可是要说二十年前的这桩案子,特别的简单,你是不是觉得当年的技术就很差?我告诉你,这个案子虽然时间很长了,可是案子一直没有侦破,也就是说许多的调查还在封存中,我们只要对你的dna做一下采样,跟当时的取样做对比,你就完蛋了。”

    “……”薛平如遭雷击!

    “太好了!”林冰高兴极了,简直要跳起来。

    毕竟,刚刚吴乾说的这个故事,二十年里发生的这些事情,陈兵的调查,这一切都不是白闹的。

    诸位警官还是懂行的,对定薛平的罪很有把握,所以,他们的反应就相对一般。

    王晓琳此时却突然的说了一句,“已经过了这么久,还能告我老板吗?”

    这一句,吴乾笑了,他说了一句古怪的话,“王小姐,你别那么着急,此时还不到护主的时候。”

    这话……意思似乎没什么,可是感觉却不太一样,让人有些听不懂。

    却听薛平突然间发生了变化,“我认了!我都认了!没错,都是我干的,二十年前的事情,还有现在的事情,我承认我贩毒,我是个罪大恶极的混蛋……”

    薛平的表现,他这是已经完全招认了?

    高来跟周山还有张铁城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是压抑不住的高兴,至少这个案子,我们办的很漂亮,可以完结了。

    但是,吴乾此时却笑着问了一下林冰,“还记得我当时模拟的那个现场吗?”

    模拟现场?

    “就是在菜地里的那个……你乱跑的那次?”林冰脸上一副怪怪的表情。

    吴乾点点头,“没错,我当时说什么来着?”

    林冰当然记得,“你说,光是跑还不够,不足以让陈兵因为心脏病而死亡。”

    “没错。”吴乾此时又将目光投向了薛平,“辛老二,薛老板,反正就这么叫你吧。我跟你说一些个当时发生的事情,你可以否认,但是也请大家来评判一下吧。”

    这话什么意思?

    但不管什么意思,大家全都注意到,薛平此时脸上大汗淋漓。

    吴乾说道:“陈兵的死亡现场,我去过了,也做了一个简单的模拟。

    法医报告写的很清晰,陈兵的死亡跟薛平没什么太大的关系,那么,陈兵是怎么死的?”

    这问题也太奇怪吧?

    吴乾没让大家多等,“光是追逐一个薛平,跑上不到100米,陈兵是不会因为这么简单的运动就死的,我觉得,他的死还包括一样东西,那就是……兴奋!”

    兴奋?

    这个词儿一出来,大家都恍然大悟。

    对呀,应该兴奋呀,二十年了,可算是抓住了自己一直调查的真凶,那个时候就应该兴奋。

    但……唉?也有些不对呀,这里面是不是有很多的细节?

    吴乾马上就给了大家一个说法,“我的推理,因为那次交通事故,陈兵偶然间的看到了薛平,而薛平因为已经做了整容,所以,他的样貌发生了相当的变化,但是……

    大家现在来看一下薛平薛老板的耳朵,他的耳垂上有三颗痣,对不对?”

    众人猛然一瞧,果然。

    薛平下意识的做遮掩,但已经完了。

    “整容并没有整到这个地方,而陈兵正因为这个地方而看出了薛平的问题,他觉得机不可失,于是,就实施了自己的抓捕行动,但很可惜,薛平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王利这样的马仔,而陈兵又没有办法,他估计自己是完成不了这个抓捕的,而薛平这么多年都没有被抓,这说明他有势力,很难被定罪,于是,陈兵在兴奋之下,又进行了剧烈运动,还有最后的不甘跟失望,这种种原因,让他的心脏实在是承受不住,他这么多年忙碌身体已经不太好了,于是,心动过速。但是,在最后……”

    吴乾的声音停下了,所有人现在都想揍他,出了薛平汗如雨下。

    这时,吴乾将目光放到了鲁棋的身上,但他讲的事情,还是薛平的案子,“陈兵,在临死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这件事,就导致了之后发生的这一切,也就是为什么,薛平会做那些个事情对付陆承东,也是为什么白木兰警官去赤山市做调查,还有为什么我被高来警官邀请回来,也是因为这件事,王利这个人就必须死……我们今天能在这里相聚,也跟这件事有绝对的关系。”

    这。。。

    到底,陈兵做了什么事呢?

    吴乾灼灼的看着鲁棋,“陈兵他说了一个名字出来,这个名字里的姓氏,是鲁。”

    一瞬间,鲁棋面目狰狞!

    ps:今天一定还有加更,黑车先出去办件事,求别急就好,多谢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