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三章 办法

作者:惊秋雨 | 发布时间:2018-11-10 00:53 |字数:3972

    战士们火力全开,依然没有彻底遏制住老鼠大军的攻势。在一个满编步兵排30人的强大火网之下,鼠军仿佛不知道危险一般,舍生忘死的向部队的火线前进。

    阵线前五十米处,成了子弹与血肉交织的地段。

    “好!让这些可恶可恨的老鼠全部成为肉泥!”

    赵镇岳放下望远镜,用力的一挥拳头,恶狠狠地说道。

    “卓进,看来我们这回可以直接为死难者报仇了。卓进?”

    赵镇岳解恨的大喝一声,却没有得到卓进的回应。他奇怪的歪过脑袋看向卓进,看到卓进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怎么了?”

    卓进看向赵镇岳,面色凝重,“赵伯父,不知道你发现没有。那些老鼠不但比一般的老鼠大,它们的生命力也极顽强。一发两发子弹,往往并不能打死它们,往往需要两三倍的子弹才能结果他们。”

    说着他扬手一指,“还有,您注意看火力网交织的地方,发现没有?”

    听到卓进的话,赵镇岳赶忙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很快,他重新放下望远镜。

    原本兴奋的脸色,此时完全沉了下来,“确实,火力网在萎缩。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缩回了两三米的距离。如果继续的话,嘶!”

    赵镇岳面色大变,来不及接着和卓进讨论,他操起对讲机开始呼叫,“林排长,林排长,听到请回答。”

    对讲机中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林正收到,赵局请讲。”

    “我问你,你们的火力线从接火到现在有多少时间,已经回缩了多少距离?”

    对面一沉沉默,十几秒后才再次传来声音,“报告赵局,我们二十分钟前接火,到现在火力线已经退缩二十米。”

    一分钟一米!

    也就是说,还有不到五十分钟,他们将被鼠军吞没。实际上,加上有效开火距离,时间还要更短。

    “不行!我要求援!”赵镇岳说道。

    赵镇岳作为现场官府级别最高者,拥有战场指挥权。他与现场步兵排的上级保持着直线联系,他有权要求增援。军人出身的他,知道现在不是抱着侥幸的时候。战场上更是留不得半点侥幸。

    “喂!姜团吗,我赵镇岳。军情紧急,长话短说。现场火力严重不足,我要求你再火速调遣一个连上来。否则顶不住,更谈不上消灭鼠患。好!我等你消息。什么?竟然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不行,一个小时就来不及了。你要拿出最快的速度!越快越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放下电话,赵镇岳面沉似水,他烦躁的满地乱转。

    “怎么,来不及吗?”卓进轻声问道。

    “嗯!姜团说,他们因为连队分散驻扎的关系,离这里最近的连队也要一个小时才能到。最快也要五十分钟。不行,我要给交警打电话。”

    说着,赵镇岳重新拿起对讲机,“交警队指挥中心,我赵镇岳,给我接你们刘支队。”

    很快,对讲机再次响起,“赵局,赵局,我刘振兴,请您指示。”

    “刘振兴,你马上安排交通疏导,派出特勤大队,全力疏导驻军连队,让他们一路绿灯直线抵达小刘村!”

    “收到,我马上安排,确保驻军顺利抵达。”

    对面的刘支队长干净利落的回答,依然没有让赵镇岳脸上的凝重散开。

    “就是这样的话,也无非提升十分八分,我担心依然来不及了啊。”

    赵镇岳是军转干部,他对军队有着特殊的情感,视所有的战士如同亲人。他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个战士在这个战场上死伤。更何况,一旦让鼠军冲破防线,那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只是不让防线被破,我倒有办法。只不过利弊参半,不知道该不该做。”

    卓进突然开口,让听到他话语的赵镇岳猛然转身,瞪着他急声催促,“什么他娘的利弊各半,只要有办法就快说!”

    “是这个样子,赵伯父。你看,这些大个老鼠们,之所以舍生忘死的冲锋,我猜应该不是它们不怕,而是它们身后有更高等级的老鼠在指挥它们。如果我们将那个指挥它们的老鼠直接斩首的话,你说,老鼠们会怎样?”

    “靠!这倒是个办法,不过……不怎么样!”

    赵镇岳不愧是在政军两界驰骋多年的高层人物,很快就反应过来。

    如果干掉老鼠的头目,确实能有效遏制老鼠们的攻势。不让战士们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可是,如果将那个头目干掉后,老鼠们没有了束缚,散了怎么办?

    要知道这些老鼠的攻击力实在是有些恐怖,一枪打不正着的话,得需要三四枪才能干掉。瞅它们那个头,如果四散奔逃的话,只要进入有人烟的地方,就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危险。

    被赵镇岳否了他的想法的卓进,并没有沮丧,他沉吟少许。

    “实际上,赵伯父,对付鼠患,我这里还有两种方法。如果刚才那种算是下策的话,我还有中上两策。”

    卓进的话让赵镇岳眼睛一亮,“你个臭小子快说!”

    被赵镇岳呵斥,卓进并没有生气,微微一笑,“中策是我配合战士们,在鼠军的侧方及后方骚扰。以降低它们的攻击幅度。”

    赵镇岳听了摇了摇头,然后示意卓进继续说。

    “上策是我直接杀入村子里,还是找到那个老鼠们的头领,我不杀死它,而是打伤它,激怒它,然后引着它在这附近转圈,一旦军队援军到达,我将他们引入火力圈。”

    “不行!”赵镇岳又是摇头。

    “这三条计策都不行?那可就无解了啊。”卓进摊手示意除此之外再无好办法。

    赵镇岳神情严肃的看着他,“卓进,这三种方法看着不错,尤其是中上两策,但是我不会同意的。我不能为了一群人而舍弃一个人。我没有权利这么做。更何况你还是一个未成年人。就是我们这里所有军人和警察全部阵亡,也不可能让你陷身死亡陷阱。要知道,那些老鼠攻击力都远超人类。还有,你一旦进村,恐怕一颗流弹不小心就要了你的小命。”

    赵镇岳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卓进,转过头来,继续拿起望远镜看向火力点。从他那焦急的脸上,可以看到战况不容乐观,在继续恶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