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6章山墨白

作者:二十七 | 发布时间:2017-10-13 16:16 |字数:7751

    这件事情,少主还不知道。

    苏北不知道,但是知道今天来了不同凡响的人物。

    他刚准备前往议事大厅,却感受到有人来了。

    是府主和另外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

    “你就是山墨白?”一个年长一点的黑衣男人询问,语气可一点都不友善。

    苏北观察府主的表情。

    府主现在很无奈,目光也很复杂。

    “哼!我们来自于国都,风势既然是你杀的,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话接二连三的出现,苏北现在多半猜测到了什么。

    风势就是被他斩杀的化虚境界强者,这是苏北已经知道的事情。

    可是,现在风势的死竟然跟这些强者有关系,而且也跟国服也有关系,这说明了什么,苏北已经很清楚。

    他的心中一沉,面对这两名化虚境界后期强者,他要是没有一点压力,可是不可能的。

    “府主,我就想问你,你是准备保护住自己的儿子,还是准备牺牲掉我?”苏北现在问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他的内心也在盘横着。

    “哎!此事,我已经交给国都的使者,这件事情,我山林府已经坐不了主了!”这家伙直接把锅甩给了对方身上。他们想与苏北撇清关系。

    “那么,我已经知道了!”苏北已经清楚,府主不管是如何委婉的说法,都已经说明了一个理由。

    府主是准备牺牲他,保全住山林府,保全住自己的儿子。

    这一点,苏北清楚,那么他知道自己接下来如何做。

    “小子,你就别枉费心机了!”那年长的黑衣男人,冷哼一笑,“乖乖的跟我们走一趟!”说着就要出手。

    也在此时,苏北背负双手,释放出了神魂。

    这一次释放出神魂,不仅仅是单纯的释放出来,而是带着以前的回忆。

    顿时,一股不可见的涟漪扩散出去。

    以苏北为中心,四周的一切都处于时空静止状态。

    两名化虚境界后期的强者就在苏北的面前,但却无法动弹,甚至连思考都无法进行。

    苏北冷淡地看了一眼山林府府主,冷漠地说:“山林风必须要死!”

    他转身离去。

    面对这些强大的化虚境界后期强者,苏北确实无法进行更多的战斗,这是境界上的差距。

    在化虚境界之中,就算是一个小境界,都会有很大的实力差距。更不用说,苏北现在只是化虚境界初期,而对方则是化虚境界后期。

    两个大境界的差距,已经不是苏北能够抵挡的范围,因此神魂也会发出这种危险感。

    离开房间之后,苏北并没有收回神魂,而是一直释放出自己的神魂。

    他所到之处,时空全部静止。

    此时,他往山林风所在的地方而去。

    这家伙被软禁,正在反思,但这并不妨碍苏北进行斩杀。

    很快,他来到了一处后山。

    在这里,他见到了盘坐在地面上的山林风。

    苏北冷哼一声:“你的死期已经到了!”

    说到这里,他故意收走山林风身上的神魂。

    山林风好似被溺水一样,猛地打开呼吸,转醒过来。

    他一抬起头就看到苏北出现在面前,那一刻,他神色大变,内心涌现出恐惧。

    自从知道苏北成为化虚境界强者,并且杀了风势之后,他的内心就对苏北产生莫名的抗拒。

    这可是化虚境界强者,与他这种金丹级的根本就是有差距的。

    此时,见到苏北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山林风的内心恐惧,怎么不知道这家伙要做些什么?

    “你要干什么!”山林风的内心恐惧,不断后退。

    只是,他刚刚后退三步,就无法动弹,后方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一样。

    这一刻,他不敢回头,只是感觉后方本来是空地,为什么就犹如有石头一样的东西挡住了他。

    “当然是杀你!”

    “大胆!我乃是少主,这里乃是山林府!”山林风大怒,指着苏北。

    但是,这一刻他也发现了四周的不对劲。

    余光从苏北的身上散开,他发现四周的一切都寂静无声,一切都没有动弹。

    天空中本身有鸟儿在飞,但是却在空中一动不动,但也不掉下来。此时,他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猛地回头,发现一切都没有,但是他就是感觉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山林风的内心涌现恐惧。

    “当然是为了杀你,我封锁了这里的时空!”

    这种话,就算是说给神,神也不会相信。

    苏北走向山林风。

    “不可能!这种力量谁也没有!”山林风是真的感受到自己有危险了,不断地后退,可是他确实走不出去。

    现在的他非常后悔,干嘛要去招惹这个家伙。

    他知道自己与苏北的仇恨,可谁也没想到,这家伙而这么狠,在山林府之中就要把他将其击杀。

    苏北也没有任何犹豫,走上前,看着走投无路的山林风,冷漠地说:“接下来,你觉得你还有或者的可能吗?”

    “能饶了我吗?”现在这种情况,由不得山林风不信。

    他下跪了。

    面对化虚境界的苏北,他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如果是金丹级的话,他还可以战斗。

    “不可能!石门是我当初第一个答应的门派,你是他们的死敌,我作为合作者,自然要把你杀了!”苏北的声音冰冷如水。

    山林风猛地抬起头,看着苏北。

    第一次,他才知道苏北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真没想到,苏北的目标竟然是他,从一开始就是。

    也就是说,即使他不派风势斩杀苏北,那么苏北总有一天也会杀了他。

    这让他的内心稍微好受了一点,所以再次面对苏北的时候,他的内心的恐惧变成了愤怒。

    可在如何的改变,也无法改变他内心对死亡的畏惧感,那是一种深层次的畏惧感,在这畏惧感之上,却是浮在表层的愤怒。

    苏北伸出手,按在山林风的脑袋上,冷淡地说:“你死去吧!”

    一股浩瀚的真气从体内爆发而出,顺着自己的手臂,直接灌入山林风的脑袋之内。

    山林风浑身一震,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变黑,然后彻底没了生息。

    苏北扔掉这具尸体,他冷冷哼了一声,离去。

    他没有直接毁灭掉山林府,这已经算是他够仁慈。

    缓缓地,他离开了山林府。

    当然,他现在是放着神魂,四周的一切都会变成时空静止状态。

    当他彻底离开城池之后,苏北才内敛了自己的神魂。

    在山林府之内,当那两个化虚境界后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发现眼前的苏北不在了!

    这一瞬间,两大后期强者更是到处寻找,可最后他们只能够恼怒的确认下来,一个化虚境界初期的家伙在他们两大后期强者的眼皮底下逃走了。

    府主内心忐忑。

    “既然找不到,你山林府也有很大的罪责!包庇犯人!”年长的黑衣男人已经想好了,要彻底的清除山林府。

    就算苏北没有动手,这国中之人也不会对山林府有任何的仁慈。

    此时的苏北,已经离开了这座城池,正在一片巨大的湖泊旁边进行修整。

    他现在能够熟练的使用出神魂以及时空之力,但是相应的,他的内心也产生了很多担忧。

    这是因为,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这跟他接近轮回门有一定的关系。

    否则的话,随意的使用出时空静止这种力量,任谁也不敢相信。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许,是我的时间要到了吗?”苏北抬起头,看着这平静的苍穹。

    他想要走出轮回门,其实很简单,抛弃以前的一切,从这片世界中冷漠地走过,与以前所有相熟的人,斩断所有的关系。这对于一个有血有肉的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想了一会,苏北站起来,叹了口气。

    他现在的思绪有点混乱,所以他走到湖边,看着湖中的倒影,渐渐地平静下来。

    忽然,整个地面微微震动。

    苏北的眉头一皱,猛地往上方飞去。

    在他所在之地,忽然消失,一头黑色的蛟龙王出现。

    这蛟龙王是从湖泊之内冲出,一口咬掉苏北之前站立的地方,浑身上下散发着可怕的气势。

    苏北冷哼一声:“没想到这种小地方,竟然也有一头化虚境界的蛟龙在!”

    “人族!”蛟龙王怒吼,他一向就对这样的生物很讨厌。

    因此,一言不合,直接冲上去,就要去教训苏北。

    怒吼一声,散发出可怕的音波。

    苏北屏蔽自己的六根,并没有受到影响。

    他拥有着强大无比的神魂,自然能够避免自己的灵魂受到震荡。

    强大的力量在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一拳打过去。

    可怕的真气顺着拳头的力量,镇压下去。

    轰隆!

    一块大地消失。

    蛟龙王轻松的躲过。

    “有点门道!”蛟龙王低吼,“现在,就让我吃了你!”他飞向苏北,准备贴身战斗。

    在他的身上可是有很强大的力量,身体表面带着剧毒。

    一旦这家伙沾染上的话,必定是身死的下场。

    苏北皱眉,但并不顾忌这些剧毒,因为他有赤蓝结晶。他能够不断地恢复自己的身体。

    双拳紧握,轰隆隆打在蛟龙王的身上。

    蛟龙王虽然感受到了疼痛,但更多的却是愉悦。

    “你就打吧!”他能顾看到,苏北的双手正在被腐蚀。

    可是,他也震惊的发现在,这家伙的双手竟然也在重生。

    “你拥有重生之术!”蛟龙王震惊,随后双眼中出现贪婪的目光。他现在对这个人族更加的感兴趣了。

    不过,他依然没有停止攻击。

    对方有重生之术,蛟龙王不担心他会死。现在的他,更想观察,这人族还有什么能力。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现在的他自认为是能够碾压苏北,可是他并没有想到过,苏北接下来的战斗力有多么的可怕!

    苏北既然有重生之术,那么既然是不怕他的剧毒,所以每一次的攻击,可是拳拳到肉,全部打在了蛟龙王的身上。

    一开始还好,蛟龙王能够承受得住,可后面甚至让他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

    本想要闪躲,可是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闪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