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805章:魔王之始 上

作者:千回转z | 发布时间:2017-08-14 00:33 |字数:3330

    次日清晨,楼麟舰上。

    “哎,回国几天了,还没触发一次任务,系统什么情况你得解释!”

    夏羽从桌上一份混合失败的综合香料粉尘抬眼。

    “……”

    系统道:“请宿主积极探索!”

    “其它我不说,那个会猎相关任务没有吗?”

    “……”

    夏羽只得放弃,无奈。

    本来什么少年英才元旦会猎,对夏羽来讲就没多少吸引力,又缺乏系统大神的任务鞭挞,这下好了,夏羽完全提不起干劲。

    不过也好,绝大部分精力,放在琢磨禁忌香料梅尔克星尘上。研究、驾驭新式素材就是这样子,没有一步登天的捷径,这几天回国照样勤耕不缀,夏羽对梅尔克星尘的认知,正迅速积累成规模,他隐隐感觉突破瓶颈就在近期。

    “极致、完美的利用率,100%程度!”

    “3颗关乎「玉龙锅」净化的石头!”

    打算把桌面这份在夏羽看来,算是失败的综合香料撤走。

    咚咚!

    有人敲门。

    老头子夏擎在门外,抱臂而立,“我听阿青说,你参加今年的英才会猎了?”

    “嗯!”

    夏羽应了一声,他给老爷子开门,才发现外面天亮了。

    “既然参加了,那就走到最后吧。我听颜奇说了,以你的厨艺水准,站到最后是应当的,如果被人踢下来……”老头子目中泛起玩味。

    “那就要被称为史上最划水、最菜鸡的新晋麟厨了吧?”

    后半句话,让夏羽脸一黑。

    最弱麟厨?这个称号谁爱要谁要!

    “老头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夏羽额冒青筋,“想看你孙子被特厨一顿爆打吗?”

    “这可说不准。”

    夏擎摇了摇头,“中华界,毕竟不同于东瀛。”

    “在英才会猎舞台,越往后,你碰到的年轻一辈,身后底蕴就越是恐怖。这时候,你的对手就不仅是台上的人了,还有那些传承下来的古食谱……”

    夏羽心微沉。

    好像是这个么道理。

    比如,在札幌赛事舞台,他自己就左一手《黄金开口笑》,右一手《四神海鲜八宝镇魂包子》,借古食谱连克诸强拿下冠军。

    若是对手有同样层次、甚至级别更高的食谱,自己岂不就成了被逆袭的那一方?

    如此一想,夏羽豁然发觉,会猎恐怕并非他眼里一望见底的浅潭。

    或许,会有几个弄潮儿,突然搅起乱流。

    “但这样也更有趣了啊!”夏羽伸个懒腰,进内室洗漱。

    老头子进屋,却被桌上那份还没及时撤掉的综合香料,牢牢吸引了目光。

    ……

    将近中午。

    夏羽、朱青先后登上备用船,向渐渐远离的巍峨楼麟舰,挥手道别。

    此次楼麟舰将在长江、黄浦江航行一个星期,夏羽还有会猎要参加,并不能随颜奇和老头子顺江而下来一次旅行。

    这艘备用船乘客不少,刚登上甲板,朱青就扯他胳膊,似笑非笑地指向某处。

    “嘻,没想到五秀头名也在船上呀!”

    夏羽看去,那青年发现朱青指他,亦侧头投来一瞥。

    双方各穿黑袍,不过夏羽、朱青都戴了兜帽,叶飞舟已经将兜帽摘下,被几个中年名流围住。

    “他?”

    夏羽嘴角微微一翘,“过去历届会猎的擂王,中华界年轻一辈无冕的王者?”

    似乎察觉到夏羽眼里一丝戏谑,叶飞舟当即脸一沉。

    与此同时。

    驶向长江的楼麟舰上。

    “夏兄,你这是怎么了?”

    颜奇见到好友坐着,久久没动弹,不由地脱鞋掀开竹帘进茶室。

    阳光从舷窗照射下来,汇聚桌面一份香料粉尘。

    夏擎就抱臂,盯看这份从孙子那里顺手拿回来的香料,目光闪烁。

    “你看”

    如此回答,指向这份香料。

    颜奇曲腿坐下来,集中精神到嗅觉,近距离吸了一口淡淡的气味,就咦了声道:“你什么时候鼓捣了这么一份不错的香料配方?”

    本来随口问问的颜奇,来了兴趣。

    夏擎摇头,突然伸手把装了粉尘的雪白垫纸,卷曲了像是烟支,再摸出打火机,随着啪嗒声音火焰顿时向纸张吞噬,很快,一缕烟气于火焰中冒出。

    “吼”

    但突然,夏擎、颜奇齐齐露出惊容。

    伴随着沉闷的吼声,仿佛有什么深海巨兽钻出来,隐隐约约,两人看到了在海面上空舒展翅膀,缓缓而动的庞大鲸鱼。

    半晌,桌面只剩下灰烬。

    “我本来还挺担心他在会猎中阴沟翻船的。”夏擎怔了许久,这时候却发出爽朗笑声,“看来我这个孙子,并非什么新晋麟厨了啊。”

    听老友一番解释这是孙子的作品,颜奇点点头,目中有惊奇,“我还在东瀛时,虽然说早就知道他拥有不错的香料技艺,但与麟境界还隔了一重山,而如今……”

    细嗅空气中残留的一缕味道,颜奇道:“他已经掌握了香料的‘成像法’,从此香料公式有了生命……”

    “是啊,「像」,中华界达到此造诣的香料大师也没多少!”

    夏擎笑了很久。

    ……

    已经回到赵氏酒庄的夏羽,恐怕没想到自己准备处理掉的一点失败品、厨余垃圾,让夏擎、颜奇对他厨艺的评价,骤然拔高一大截。

    中午,刚在院落停脚,赵期、赵桐就找上门了。

    赵期目光幽怨。

    赵桐则对朱青吐槽道:“阿青,昨天来了很多人找你们,深夜才离开,而且一个个都是名门骄子,我应付起来还要小心翼翼的。”

    “喂,我说你怎么认识许柳月的?”赵期手插裤袋过来。

    “许柳月?谁?”

    夏羽莫名其妙的。

    赵期额头冒黑线,瞪他道:“许大美女你都不认识,你刚从非洲回来吧!”

    “算了!”

    紧接着,赵期用一种夏羽脊背都发毛的眼神,眼巴巴盯他,“你叫夏羽?”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是重名呢,还真就是那个夏羽?”

    “你想我是哪个?”

    夏羽笑道。

    “得!”

    赵期似得到了肯定答案,手砸拳头一个转身,竟然迈步迅速走远了。

    夏羽摇摇头没在意,由朱青、赵桐聊天,自个儿进屋,掏手机,开机点亮屏幕。

    不出所料,信息嘟嘟声响不停。

    “这下好了,估计所有人都知道我回来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