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V368

作者:时雨凉 | 发布时间:2017-09-14 02:01 |字数:4176

    “时间过得真的挺快的。当年那个天生反骨,一副所有人都欠着她的小丫头,转眼三个孩子的姆妈了。”赵清茹感慨了一句。

    “可不是。昨个儿我刷牙时,发现我鬓角这边都长了两根白头发了。一准是让家里俩臭小子给气的。”钱沂南凑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鬓角,对赵清茹道。

    “大小宝这次又怎么气你这个姆妈了?不肯相亲还是不找女朋友?”赵清茹很是淡然地瞥了一眼钱沂南,一丁点儿意外情绪都没有。也难怪,打从大小宝出生第一天,赵清茹便见识过钱沂南的各种担忧,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永远有操不完的心”。

    小时候担心养不大,但凡轻微的咳嗽都能让钱沂南担心个半死。好不容易养到年满十八成年了,又开始纠结俩臭小子考大学专业选择问题。结果兄弟俩一个选择了陆军,一个进了空军,并没有如钱沂南希望那般离部队远远的。

    在前程这事儿上,钱沂南其实心里也清楚得很。这种融入骨子里的军营情节,可不是轻易可以改变的。所以见自家俩臭小子都按着自己个儿的喜好挑选好了,便有点认命了。但默认大小宝那未来之路的选择,并不代表着钱沂南就此作罢,不再操心旁的事儿。

    这不,过年期间让钱沂南知道小一竟然有了喜欢之人,甚至还被不(想)靠(看)谱(戏)的亲娘赵清茹安排着年初五就上男方那头去拜访未来的公公婆婆,虽说有担心小一这个唯一的外甥女吃亏,但也给钱沂南提了个醒。

    那俩臭小子过完年虚岁可就23了,这终身大事也该考虑一番了。其实二十三岁,尤其对男孩子而言真的不算太晚,也就湛湛大学毕业,刚刚踏入社会才工作的小年轻。但在钱沂南这个姆妈眼里,再不物色,可就真的迟了。

    当然,赵清茹也知道,自家好友兼大嫂这般担心不是没道理。军营里整个一和尚庙,雌性生物本就稀缺,何况是大小宝所处的那营地,还真没什么人影子。待久了,母猪便貂蝉也不是没可能。

    再者赵家所在的那大院,当年一窝蜂生儿子,跟大小宝年纪差不多的闺女比大熊猫还少。当年钱沂南这个姆妈才生下双胞胎儿子不过两三天,就在那里担心未来自家俩臭小子要打光棍。这会儿发现年纪更小的小一竟然也谈起了恋爱,这下可不就更着急了嘛。

    偏偏大小宝将严格执行国家“晚婚晚育”,在军校期间,一丁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白白浪费了老赵家跟老钱家,当然还有老徐家、老宋家那优良的基因。

    赵清茹经钱沂南一番“诉苦”,知道大小宝这次果然“未卜先知”地逃了亲娘给安排的相亲后,开始非常认真的考虑,是不是也得给自家家里俩臭小子安排安排?亲闺女小一这头,已经答应了二十五岁前不折腾,但是,当姆妈的,想抱孙子的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嘛。

    至于儿媳妇人选,赵清茹暂时还没捕捉到。但这并不影响她折腾儿子,不是么?

    当天晚上,轮到周文涛不用值班,便回到了家里。借着机会,赵清茹便跟自家书呆子男人吹了一下枕头风。

    “啊……”周文涛明显一愣,悄悄地板了一下手指头算了算家里俩臭小子的年纪。远在大洋彼岸老米那头的老大小原原,都24周岁了,之前跟老许家的那掌上明珠好像小苗头,现在也不晓得怎样了。至于二小子,跟闺女同岁,也才刚过了20周岁的生日。

    好像……早了一点吧。

    周文涛沉默了也就是五六秒的样子,便直接拿出堪比万金油的那套说辞,眯着眼道:“汝儿你看着办就行。不过自从文燕跟着皮特回了英国,姆妈现在也没什么事儿。若是能提前瞧见曾孙子,也挺好的。”

    曾孙子什么的,让赵清茹一下子沉默了。自家二小子如何,赵清茹不太清楚。不过老大小原原跟许家小妮子,还真没孩子。亦或者说,有过一个孩子,因为意外,夭折了。这第二个孩子……还没等生下来,便天灾了。

    那么这一次……

    赵清茹本就没多少睡意,因为想到了孩子,便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径直来到隔壁书房,手脚甚是利索地打开了电脑。这会儿燕京晚上九点,小原原所在的米国那头正好是早上九点。

    “汝儿,原原今天怕是有课。”周文涛跟着自家媳妇一道走进书房,见赵清茹已经点开了聊天软件那只胖胖的小企鹅,便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所以我联系琳达呢。”赵清茹笑眯眯地回了一句。凌达,跟赵清茹的关系可非比一般,上辈子的母女情变成了这辈子的姐妹情,或者有可能还能成为亲家也说不准。

    “Pandora,好久没见,你这大忙人怎么想着上互联网了?”视频很快被接通,只不过画面一卡一卡的,并不是很流畅。

    “想你了呗。”赵清茹左手打字,右手跟画面另一端的琳达挥了挥手,因为发现画面中的琳达穿着家居服,便顺口询问了一句,“琳达,今儿你没在办公室?家里就你一个?”

    “昨个儿老许做了台手术,累坏了,今儿就休息。Pandora,你上来的正好,我这儿正好有件事儿要告诉你。”

    “嗯?”

    “你家小原原让清如那丫头给祸害了。我跟老许正想着该如何跟你还有老周说这事呢。早知道是这样,当年就不该让那臭丫头跟着她爷爷学什么Chinese功夫。”

    祸害?赵清茹看到这一词汇后,明显一愣,脑子里直白的第一反应时,是她想的那个意思么?那生米煮成了熟饭了。第二反应,想当年,她貌似还没那么彪悍吧。难不成很多事跟当年不一样了,所以结局也出现了偏差?

    “老周啊,真是我们当爹地妈咪的没教好孩子。”因为从显示屏里瞧见了周文涛的影像,琳达在互联网另一端直接赔礼道歉。

    “琳达你可别这么说。有些事我这个当爸爸的,还是有点自信的。旁的不说,我家那个臭小子原原,真若是不愿意,只会是宁死不屈。所以这事儿,还说不准谁祸害谁呢。再者,有些事儿,总归是女孩子比较吃亏。”

    望着那一卡一顿的琳达在那里连连道“不是”,赵清茹跟周文涛彼此对视了一眼,隐约意识到好像误会了。之后经过琳达的解释,确实有所误会。当然,也不能说完全误会。旁的不说,小原原为了“救”许清如,结果脑袋上挨了一板砖,虽然本能地避开了,可好歹擦破了皮,流了一点血。

    看到小原原受了伤,许家掌上明珠直接开启了霸王花暴走模式,本就功夫了得,之后收拾几个小混混自然不在话下。因为这事儿,本就暧昧的俩人,就像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那感情迅速升了温。

    所以,赵清茹一直想喝的那杯儿媳妇茶,据琳达观察,可能性还是挺高的。

    听到远在大洋彼岸那头的琳达这般说,赵清茹那心情越发浮躁了,甚是复杂。一方面希望在一起,主要也怕没再一起回头绕不回原点,可若真在一起,那岂不是意味着那天灾还会再次来临。

    时间……好像也没剩下几年了。

    “汝儿……汝儿?想什么呢?”周文涛见自家媳妇突然陷入了沉默,便轻声呼唤了一声。

    “没什么,方才听琳达那般说,想着将来极有可能要成为亲家,突然觉着缘分这东西,挺微妙来着。”琳达并没有跟赵清茹闲聊太久,便因为老许醒来,得帮着准备早餐而匆匆下了线。

    “这辈子,能遇到我家汝儿,确实挺不容易的。”周文涛从身后将赵清茹搂在怀里,下巴更是很顺势地压着赵清茹那头顶。

    “吃了蜂蜜了,突然嘴巴那么甜。”赵清茹侧过头,伸手捏了捏自家男人那腮帮子,眉眼带着明显笑意。

    “汝儿,甜言蜜语什么的,你家书呆子老公我还是会说一些的。”周文涛脸色一瞬间有些不太自然,“至少,有娘子这些年的调.教,再笨的人也该学会哄娘子大人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