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三七章——小施惩戒 不对头儿

作者:北道士 | 发布时间:2018-10-12 17:15 |字数:4279

    特么的,这话听着这么别扭呢?我问道:“既然你知道他喝多了,为什么不拦着他胡闹?”

    中年人冷淡的看我两眼,忽然笑着说:“好好好,我拦着他你回去吃饭吧...年轻人太冲动了可不好。”

    这个人留着寸头,一张圆脸看上去有点儿暴力倾向,看着不像什么好人。

    这时候静心过来拉我,我也就顺势回去了,要不然我也就是警告他们几句、还能真打呀!

    没想到我还没坐下呢那个青年又说话了,“嘿嘿,东北小伙怎么怂了,太没纲了吧?有胆子泡妞没胆子打架啊?是不是酸菜吃少了...”

    让我生气的是他说话很顺溜,一点儿也没有喝多的感觉,并且他同桌的三个人都没有任何形式的阻拦。

    就算我涵养再好也搂不住火气呀!我立刻停步转身,怒吼一声,“闭上你的臭嘴,别顺嘴喷粪!”

    “哈哈...这才像点儿样,小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嘴臭?”那个青年笑嘻嘻的问:“好像我没跟你亲过嘴吧?她呢,这个女道士的嘴一定很香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静心怒斥道。

    “呵呵,出家人也来劲了,”另一个青年笑着说:“三儿,你别乱说话、像你亲过人家似的...。”

    “你回去坐着...”我推开静心,这一次她也不拦着我了,我几步就来到那四个人桌前。

    四个人竟然稳坐不动都笑嘻嘻的看着我,刚才那个中年人说道:“我都告诉你他喝多了,你小子怎么...非得在情人面前装一把啊?”

    听他们几个人说话口音各异、应该不是一个地方的人,我没理他目光在每个人脸上转了一圈。

    “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在那搞威慑啊?”惹事的青年撇着嘴说道:“告诉你别拿这套唬人,吓唬别人好使、但是对我们哥们儿没用。”

    这时候,坐在里面那桌的老者走过来劝我,“小伙子,都是年轻人、开句玩笑何必当真呢?吃饭吃饭,一会菜都凉了...”说着直向我使眼色。

    我知道老头是好心怕我一个人吃亏,便笑着说:“没事儿大爷,我就是跟他们聊聊天...”

    劝走老头我来到桌边把两只手拄在桌上,扫视着他们四个人问道:“几位大哥认识我?”

    一直没说话的中年人说道:“谁认识你是哪根葱呀?快回去吃饭吧,千万别给自己找麻烦知道吗?”

    “嘿嘿,不认识就好...”我又盯着那个一直挑衅的青年问:“你认识我吗?”

    “哈哈,你说对了...我认识你妈,不然哪来的你...”

    特么的,真是不知道好歹!骂我就算了,竟然敢骂我妈?我双手拄在桌上没动只伸出食指一弹,手前方的一盘炒蘑菇立刻飞了起来直接砸在他脸上,嘿嘿、肉片和蘑菇糊了一脸,好玩。

    青年惊呼一声,闭着眼睛用手在脸上划拉,嘴里骂道:“尼玛的混蛋...打他...给我打他...!”

    其他三个人便要起身,我低喝一声,“都特么给我坐下!谁敢动谁死!”

    他们三个都没看清那盘炒蘑菇是怎么飞出去的,惊疑之际都坐下没动。那个圆脸中年人问道:“兄弟,怎么称呼?”

    “干什么?”我冷笑着问道:“你现在想认识我了...?”

    “你们干什么呢...?”挑衅青年终于睁开了眼睛,诧异的看着同伙,“怎么不打他王八蛋...”

    我手指再一弹,一只口碟飞出去撞在他嘴巴上;我是有心要教训教训他,这一下使了五成力道。

    口碟撞断了他下排牙齿后塞进他的嘴里,立时就把他两腮撑了起来;口碟嘛不大直径只有十多公分,大半个都塞进了他嘴里。

    圆形东西都是中间最宽,最宽的部位在嘴里撑着两腮、嘴巴自然就呈收拢状态。

    这家伙抓着仅存在嘴巴外的一点口碟边儿想把口碟拉出来,但是嘴巴张不了那么大怎么也拉不出来;他想叫又叫不出来,可笑之极。

    后来弹口碟时在座三个人才留意,惊讶之余都不吭声了。

    我笑了笑,说道:“酒是好东西,但是适量最好,千万别喝多了耍酒疯。”

    三个人用迷茫的眼神交流了一下,那个圆脸中年人站起身、陪笑拱手,“对不起了兄弟,我师...他真是喝多了、出言不逊很是不应该;

    这样,兄弟的单我买了、算是给兄弟你赔罪了。对不起,对不起...”

    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心里这口气也出了、便也没想再为难他们,点了点头回到自己座位。

    特么的,敢败老子的兴致、不付出点代价能行吗?我出了两口粗气,才端起杯喝了一口。

    另一个青年帮挑衅青年抠口碟,但是忙了半天也是徒劳无功,里面那桌人和刚进来的主人家在一旁看着,既惊讶又可笑。

    圆脸中年人喊主人家结账,明确的说给我这桌也买了;奶奶的,这还差不多。

    四个人随即离开,经过我桌前时挑衅青年还鼓着两腮瞪我,少言中年人连忙拉着他出门。

    静心看了他们背影一眼,笑着问:“师叔祖,那家伙嘴里的碟子怎么拿出来呀?”

    “我也不知道,不行就做手术把嘴丫子豁开,呵呵...”我也没想到会出现那么戏剧性的情况,想想就好笑。

    静心忽然说道:“师叔祖,这几个人应该也是道士。”

    “什么...?”我颇为纳闷,“你是说刚才那四个人都是...道士?”

    “是啊!”

    “可是他们都是短头发呀?”

    “师叔祖,你没看出来他们都是新剪的头发吗?”静心说道:“而且那个中年人拱手的时候明显是想打稽首,后来才换了手型。”

    “哦...”我回想起来那四个人的确是新剪的头,而且圆脸中年人还想叫挑衅青年师什么。

    师字后面能跟什么字...师父?师兄?师弟...八成是师弟吧!

    “但是他们...他们吃肉啊?”

    “不守规矩的道士太多了,”静心说道:“有酒肉和尚当然有酒肉道士。”

    “哦...不对呀?”我不由皱皱眉头,疑惑的问道:“这附近还有其他道观吗?”

    “前山倒是有一座二仙观,但是...四个道士一起剃头?没有道理呀!”

    我想了想说:“前山到这里很远呀!不可能是那的道士...四个人一起剃头跑这儿来喝酒...这里面有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