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 1281 上车

作者:抚琴的人 | 发布时间:2019-05-16 11:53 |字数:6565

    我猜得一点也没错,石天惊和几个平头青年离开旅馆之后,便直奔红花娘娘的住处了。

    以他们在天城的权势,查出我的身份、住址都很容易。

    在一辆埃尔法商务车中,石天惊看着马路对面那座平平无奇的四合院,沉着声道:“你们过去将张龙和程依依叫出来,小心点别惊动了红花娘娘,你们可能不是她的对手……就说宁公子请他俩过去一趟!”

    因为涉及机密,石天惊不想太过大张旗鼓。

    其中一个平头青年忧心忡忡地说:“万一惊动了红花娘娘呢……那个张龙还是挺狡猾的,我们担心骗不了他。”

    “那就弄清楚红花娘娘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石天惊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气,“如果红花娘娘也知道了,就连她一起杀掉吧!”

    有了石天惊这句话,几个平头青年便放了心,下车朝着四合院走了过去。

    然后敲门,没有人应。

    再敲门,还是没有人应。

    几个平头青年对视一眼,一起翻墙而入。

    几分钟后,他们翻了出来,来到车前说道:“里面没人,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人都没有?”石天惊吃惊不已。

    “是的。”

    石天惊微微沉思,说道:“有没有可能是消息走漏,提前逃了?”

    “不可能,五行兄弟哪有时间报信。”

    石天惊又一思考,说道:“去隐杀组的总部看看!”

    车子调了个头,走了。

    他们可不知道,一辆黑色的捷达车悄无声息地从暗巷中开出来,并且跟了上去。

    车子里面,坐着一个红裙子的女人……

    十分钟后,埃尔法商务车停在了杜鹃大厦门口,这是晚上,他们的车又畅通无阻,所以很快。

    看着依旧灯火通明的杜鹃大厦,石天惊沉沉说道:“南王混得比我可好多了,同样都是S级通缉犯,我只能生活在黑暗中,他却能在天城大摇大摆,连魏老组织的酒会都可以去……真不知道这家伙的后台是谁,怎么如此张狂!”

    一个平头青年笑道:“天城之中藏龙卧虎,能护住南王的大有人在,但别看他现在闹得欢,将来没准拉清单!五行兄弟不是就在抓他?靠山那么厉害,倒是搞定飞龙特种大队啊!再说,他怎么有您混得好呢,您可是为宁老服务的啊!南王,总不至于是魏老的马前卒吧?”

    石天惊也笑了起来:“那肯定不至于,魏老不是那样的人。”

    “对嘛。”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去找张龙和程依依吧,想办法将他们骗出来,可别惊动南王,咱们这么点人,可不是隐杀组的对手!”

    “张龙有可能在,程依依不可能啊,她是杀手门的人……”

    “那就先找张龙,再找程依依!”

    “好。”

    几个平头青年下车,朝着杜鹃大厦走去。

    大厦门口当然有人守着,立刻将这几个平头青年拦住,问他们干什么。

    “我们是宁家的人,来找张龙,他在不在?”

    天城之中,无人不知宁家。

    守卫立刻摇了摇头:“不在,张龙好几天没来了。”

    这倒不是说谎,自从程依依突破天阶,我俩天天腻在一起吃喝玩乐,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去过隐杀组了,守卫十分清楚。

    “到底在不,可别耽误我们的事!”

    “真的不在,要不我叫南王下来和你们说?”

    因为是宁家的人,守卫也不敢怠慢,只能把南王搬出来。

    平头青年想了一下,说道:“算了,不在就不在吧,我们也没什么事,不用打扰南王。”

    说完,几人转身下了台阶,朝着埃尔法商务车走去。

    这些守卫能在隐杀组的总部门口值班,当然也是很机灵的,立刻察觉出了不对——之前还说别耽误事,后面又说没什么事,不是互相矛盾?几个守卫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守卫立刻拿起了手中的对讲机……

    埃尔法的车子刚刚开走,南王就飞奔下来,疑惑地问:“怎么回事?”

    几个守卫还没来得及说,一辆黑色捷达开了过来,车窗放下,露出红花娘娘的脸。

    “上车!”

    红花娘娘一叫,南王二话不说,立刻飞奔上车。

    红花娘娘一脚油门,迅速跟上前面的埃尔法。

    “媳妇……”

    “谁是你媳妇,不要乱叫!”红花娘娘狠狠瞪了南王一眼。

    南王立刻改口:“发生什么事了,刚才有人通知我说,宁家的人来找张龙……”

    “是宁家的人么?”红花娘娘十分惊讶。

    “你不知道?”

    “他们刚刚去过我家,但我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接着,红花娘娘便把之前的事,包括我的那个电话说了一下。

    南王微微皱起了眉:“宁家……难道是和宁公子有关?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张龙不让咱们插手?”

    “跟上去看个仔细。”

    “好。”

    虽然我一再和红花娘娘说,这事我自己能搞定,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怕我已经二十多岁了,他们还是放心不下。

    十分钟后,埃尔法商务车又停在了红花大楼的门口。

    还是那几个平头青年走了上去。

    和在四合院、杜鹃大厦不一样的是,这次春少爷竟然亲自下来了,和那几个平头青年交流过后,平头青年转身上车,又离开了。

    春少爷正要返回楼中,捷达车开了过来,红花娘娘放下车窗喊道:“上车!”

    “!!!”

    春少爷差点激动坏了,多少年了,这还是红花娘娘第一次主动邀约,而且还是这么深的夜里!

    难道春天真的来了?

    春少爷几乎是以百米飞奔的速度拉开车门,坐了上去,然后一眼就看到了南王。

    春少爷目瞪口呆:“你……你怎么也在?!”

    南王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就不能在?”

    红花娘娘已经开车追了上去。

    春少爷终于意识到这不是约会,便问:“发生什么事了?”

    南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他刚才那几个人找他干什么了。

    春少爷说:“他们自称宁家的人,来找程依依,我说程依依已经好久没来了,他们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了!”

    南王便把之前他和红花娘娘的经历说了一下。

    南王疑惑地说:“宁家的人搞什么鬼,大晚上的到处找张龙和程依依?”

    春少爷一语道破天机:“肯定是因为宁公子和五行兄弟的事!”

    那天晚上在酒会里,春少爷经历了一切,知道宁公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要找五行兄弟的茬。南王和红花娘娘不是亲历者,所以对这事不敏感,春少爷一说,两个人才恍然大悟。

    红花娘娘一边开车,一边给二叔打电话。

    “二子没接。”红花娘娘说道。

    南王立刻断定,二叔肯定有麻烦了。

    虽然我说这事我能处理,但南王还是不放心,决定跟上去看一看,如果真有什么意外,还能施以援手。

    只是这事涉及宁家,肯定不好处理。

    南王不想牵连太多的人,便对春少爷说:“和我们一起去吧?”

    春少爷冷笑着说:“叫我去救五行兄弟?门都没有!那几个家伙就跟吃了疯药似的,见了我就往死里抓,现在他们有麻烦了,我恨不得拍手大笑,怎么可能去帮他们,我脑子又没有进水!”

    红花娘娘冷冷地说:“你去不去?”

    春少爷说:“去。”

    黑色的捷达车像幽灵一样跟在埃尔法的后面。

    天城车多,根本发现不了。

    埃尔法里,几个平头青年都是愁眉不展,谁也不知道我和程依依究竟去哪里了。

    石天惊也是紧皱眉头,沉沉地思考着……

    就在这时,石天惊的手机突然响了。

    石天惊拿出来一看,面色顿时微微一变。

    “石队长,什么情况?”

    “是宁公子,他很少给我打电话的,现在给我打来,八成是知道这事了……”

    “他怎么知道的?”

    “消息必然是走漏了。”石天惊沉沉地说:“张龙和程依依知道咱们把五行兄弟给抓走了,才给宁公子报了信。”

    “那怎么办?”

    石天惊稍想了想,接起电话。

    一接起来,电话那边就传来宁公子破口大骂的声音:“石天惊,你有病啊,我都说了和张龙和解了,你是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干嘛还要抓那几个飞龙特种大队的人?立刻给我放了,听到没有?”

    宁公子的脾气一向都是这么暴躁,逮谁骂谁,从不给人面子。

    石天惊很认真地说:“宁公子,你听我解释,我是S级通缉犯,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否则会对你们宁家的名誉有影响!现在他们几个知道这件事了,必须要将他们铲除!”

    “你敢!”宁公子怒不可遏地说:“张龙是我朋友,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让你现在就上西天!”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

    “好吧。”石天惊说:“那你让张龙来接五行兄弟,他们几个都受了伤,不能走了。”

    “在哪?”

    “北海公园后面的一个山坡上。”

    “好,我让他们过去,你要敢耍花样,小心你的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