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7章 亲临

作者:王大猫 | 发布时间:2019-08-27 04:33 |字数:8668

    狄飞惊离开恶人谷,一部分是因为黑金事件那不令人满意的结果,一部分是因为他已经无事可做,一部分是因为段誉的缘故,还有一部分自然就是梦孤城的冷淡了。

    尽管狄飞惊当时并没能从梦孤城的手中拿到他应有的那份报酬,但他还是选择了离开,而且还多少有些心灰意冷,如果不是半路上遇到楚留香,说不定他此时也不可能遇到梦孤城了,毕竟这中间的时间差可什么都不好说,想要在豪侠这么个看不到名字的世界中找一个人,就算他是梦孤城怕也是比较困难的。

    不过这或许就是阴差阳错、机缘巧合,让他们重新在这里相遇了,要说这一刻狄飞惊的心中有什么想法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至少在看到梦孤城的那一刻已经部都消失了。

    “这位是?”

    梦孤城随后看向了一旁的楚留香,正当狄飞惊有些踌躇不知道该如何向梦孤城称呼他的同伴的时候,楚留香倒是很大方的回应道。

    “楚留香。”

    他没有选择在梦孤城的跟前隐瞒自己扮演的豪侠角色,而当梦孤城听到楚留香的大名后,眼睛中射出几许光芒,但转瞬即逝,很快他又重新看向狄飞惊,带着几分赞许的说道。

    “后生可畏。”

    这个评价也不知道是他这位蓝大先生在评价楚留香和狄飞惊,还是身为梦孤城的他在面对两个网游中晚辈的一番称赞,对此楚留香淡淡一笑,他之所以报出自己的真名而不是借故推脱,便是因为他很清楚,梦孤城既然亲自来了,那在他的跟前最好还是不要有所隐瞒的好。

    尽管就算他真的隐瞒了,梦孤城也不会真的会去查证什么,但这样一来倒是对狄飞惊有些不利,至于不利的原因狄飞惊一时半会猜不到,但楚留香却很清楚。

    “怎么,想要回家看看都不跟我说一声,还在怪我那天态度冷淡?”

    梦孤城说出这番话的同时,楚留香的心中闪过了一个让他感到惊异的念头,其实从梦孤城来到之后他就一直在猜测梦孤城的真是来意,尽管他听了狄飞惊的经历后也对梦孤城有了一个形象的认识,但狄飞惊口中的梦孤城那就太不值一提了,直到这会楚留香才明白,梦孤城来找狄飞惊,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甚至于还让楚留香隐约的有一种刻意为之的错觉。

    “没有没有,其实是因为我觉得委托已经完成了,没啥事可做了,所以就想着要离开了。”

    狄飞惊的借口并不高明,不过梦孤城却似乎压根不想放过他,因此紧接着追问了一句。

    “因为那个段誉?”

    当段誉的名字从梦孤城的口中说出,狄飞惊顿时就又愣住了,而当他还在诧异梦孤城是如何知晓段誉名字的同时,一旁的楚留香却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那个在紫阳和梦孤城口中亲口提及的名字或许要不了多久就真的再度沉沦深渊了。

    眼见狄飞惊没有说话,梦孤城就知道自己猜测属实,不过他却无意在此时追究到底是什么原因,而是伸出手来说道。

    “走吧,跟我回去吧。”

    面对梦孤城伸出的手,狄飞惊却还是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而一旁的楚留香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给他发了条消息过去,当狄飞惊被好友消息的提示音所惊醒,没来得及查看消息内容就已然回过了神来。

    “啊,好啊。”

    这三个字狄飞惊是被迫说出来的,似乎在走和回这两个问题上狄飞惊压根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或许是因为两人之间身份上的悬殊差距导致的,不过此时此刻狄飞惊却并不想去深究自己愿意回去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或许他也不知道回到凌霄城后的下个目的地又会是哪里。

    听到狄飞惊的回答,梦孤城的脸上顿时就流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同时这种感觉也波及到了楚留香的身上,梦孤城倒是知晓狄飞惊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性格,所以他也多半能够猜到,一旁的楚留香必然帮了一点忙。

    匆匆回到凌霄城的狄飞惊此时又要匆匆的随梦孤城返回恶人谷,而就在三人将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听到身旁几个玩家惊叫出声。

    “天呐,一梦孤城公会的会长!”

    这几个声音顿时就像是炸了锅一样的也惊醒了周围的其他人,不少人都围了上来,但他们却不敢走近,只是在不远处朝着这边指指点点又低声议论,而人群中也有不少人认出了狄飞惊来,毕竟狄飞惊在凌霄城中也算是小有名气。

    很快狄飞惊的好友消息就炸了,无数人给他发消息,尽管这些人在过去接受了狄飞惊“慷慨”的赠与后就再也不曾给他发过消息了,但此时此刻就仿佛如同良心发现了一般的又唤回了过去的记忆和友谊。

    狄飞惊偶尔翻开几条,所见几乎是羡慕嫉妒恨的感情流露,甚至有些人还想着用过去的交情来让狄飞惊为他们做个引荐,这让狄飞惊感到有些哭笑不得,毕竟连被他帮助过的人都不在乎,那他这个过去施舍过滴水之恩的挖井人又如何还能够记得那纷杂如雪片一般的好人好事呢?

    尽管玩家们越聚越多,但谁也没有上前来阻拦他们,也不敢有人阻拦,就算当真有人心底想要干掉梦孤城这个一梦孤城公会会长,哪怕只有一次机会,但最终谁也没有出手。

    直到三人重新回到了恶人谷野外的时候,梦孤城这才看向狄飞惊笑道。

    “是不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狄飞惊点点头,的确是从来没有过,哪怕到了现在他还有四百多条好友消息没来得及查看并且关闭,这种如同名人发迹一样的感觉带给他的却并不是受宠若惊,反倒是让他感到厌恶,甚至是一瞬间将整个凌霄城都给看轻了一般。

    “飞飞你现在这个眼神很棒,我想你终有一天能够成为你心目中理想的自己的。”

    狄飞惊不经意自建的感情流露,让一旁的楚留香笑了起来,这话也同样让梦孤城的心中一动,不用多做思考,这两个人都已然明白了此时狄飞惊心中的思想转变,实践的确是出真知的最好方法,狄飞惊能够看透这些事,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同样他也有敢于行动去实现自己理想愿望,哪怕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至少他已经成功了一半。

    而另一半……

    梦孤城微微一笑,对他而言,要想捧红一个人,他对此的信心又何止那剩下的50%呢?

    就在狄飞惊三人返回恶人谷的路上,梦孤城也已经发了很多条消息去了,有给湮灭的,又给小泉的还有给砍二的,以及另外许许多多的人,梦孤城当初曾经许给狄飞惊的是一个一梦孤城公会名誉会长的职位,但今天他却已经不再怎么想了,名誉会长,仅仅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会长这怎么能行?

    梦孤城要给他的是真正的生杀大权!

    一梦孤城公会是没有副会长的,从一梦孤城公会创立至今就从来都不设这个职位,而今天梦孤城在上,湮灭、小泉包括砍二也回来了,下面站了黑压压一大群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站在梦孤城身旁的狄飞惊,看着他头顶上那个副会长的头衔,目光中充斥着难以言表的各种感情。

    在场的众人大多都是一梦孤城公会的元老,几乎是从公会创立开始就进来的人,有的甚至是在梦孤城还没有踏足网游这片领域就开始跟随他了。

    今天到场的除了众多熟悉的面孔外,还有两位长老,这两位长老的身份可非同一般,可以说一梦孤城公会能够在网游圈子里打响名气,这两个人的贡献非凡,也许他们和在场诸位算不上兄弟朋友的关系,但对于梦孤城而言绝对是至关重要。

    他们的出面表明了某种态度,至少从立场上来讲,对于今天梦孤城设立狄飞惊为副会长是绝对支持的,至于背后支持的原因,梦孤城并没有对众兄弟言明,不过呢,这个原因对于能够列席今天这个场面的人来说并不难明白。

    狄飞惊此时的神态还算镇定,但是就在一刻钟以前他听到梦孤城说要授予自己一梦孤城公会副会长头衔的时候,他却怎么也淡定不下来,他很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位,有什么样的权能,甚至于他多少还能够猜到,如果他真的站在这个地位上,他将和他的过去有什么不同。

    此时狄飞惊的眼睛里流过了不少人的表情,他从湮灭的眼神中看到了陌生,从小泉的眼神中看到了惊异,从砍二的眼神中看到了兴奋,也从那许许多多人的眼神中看到了难以保持镇定和各种浮想联翩的情绪。

    狄飞惊很清楚,在一刻钟以前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就算他能够跟楚留香做朋友,跟郭靖做朋友,甚至是跟湮灭做朋友,但他仍旧只是个小人物,他登不上大雅之堂,而且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来到豪侠是为了要为了什么荣耀而来的,但是在这一刻,当梦孤城亲口授予了他这个职位的同时,他在震惊的同时,却又在慢慢的接受,因为这一刻,他多少能够感受到一些梦孤城内心的想法。

    对于黑金事件的处理结果,梦孤城同样也不满意,但同样也有几分无可奈何。

    散会之后,梦孤城留下了狄飞惊、湮灭、小泉和砍二以及那两名长老,其他人都散去了,或许对一梦孤城公会的兄弟们来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成为了他们的顶头上司,他们会为此感到好奇和猜忌,但却并不会搞到上纲上线,他们还是会玩着他们熟悉的游戏,还是会听梦孤城、湮灭等人的号令,也还会继续扩张一梦孤城公会的势力,打响公会以及他们自己的名气,但对于狄飞惊,他们并不会如何的在意,过去如何,今天如何,明天仍旧如此。

    但是对于留下来的这几个人来说,当他们听到梦孤城的授命之后,心中各自所想的就并非其他人那么简单了,而这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湮灭。

    湮灭当初和狄飞惊打交道,说白了就是想要找一个看不见名字的可以听他倾述心声的这么一个人而已,刚好狄飞惊符合这样的条件,同样他也有某些让湮灭心动的价值在里面,但除此之外,要说湮灭对狄飞惊投入了多少的朋友兄弟感情,那倒未必,而且即使未来湮灭真的通过狄飞惊这个贵人得到了他所想要的东西,他也未必愿意让狄飞惊站在自己的身旁,让他的成功便成了两个人的成功,让他的收获变得了二分之一的收获。

    湮灭都如此想,那小泉就更是如此了。

    小泉跟狄飞惊并没有太多的关系,算上黑金事件,说不得还让两人之间有着很深的嫌隙,至少小泉的监守自盗是狄飞惊查出来的,让他在梦孤城那里丢脸也是狄飞惊的处理结果,虽然说他只是被骂了一通,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处置,但小泉还是非常的敌视狄飞惊。

    但唯独砍二,却有着和上述两人截然不同的想法,狄飞惊能够成为副会长,对砍二而言绝对要算是一件兴高采烈的事情了,狄飞惊的提拔就意味着湮灭和小泉两人对他的攻击将会分走一半到狄飞惊的身上。

    砍二和狄飞惊应该说是更没有任何关系的,就算当初在悬空寺的时候,砍二对狄飞惊很是欣赏,因为一些从凌霄城里出来的同伴的叙述,也改变了些许当初湮灭对狄飞惊的第一印象,但是这些内在的东西对狄飞惊而言他是很难看的通透的,自然他也就无法从这种复杂的尔虞我诈当中品尝出多少砍二向着自己的味道出来。

    但是砍二和狄飞惊没有关系,这也就代表着他和狄飞惊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不管过去如何,但是在将来,当砍二和狄飞惊两人相互面对面的时候,可以保持和另外两人完不同的心平气和。

    “今天留下大家来只说两件事,头一件事就是飞飞兄弟成为我一梦孤城公会副会长这件事,我知道公会里有不少兄弟们都对我的这次提拔很不以为然,而你们作为公会的元老,从今天往后,他们有义务让飞飞兄弟能够在公会里变得更加名正言顺!”

    梦孤城的话让湮灭和小泉的心中一动,他们自然明*孤城这么说是想要让他们这些人为狄飞惊保驾护航了,这对于一个初来乍到又身居高位的人来说是非常难得的待遇,要知道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圈子,不管所涉及的领域是保守的还是超前的还是实际的,绝对都不怎么开明,也就是说,新人必须要向老人低头,不管你有多高的本事,资历在圈子里就代表了一切。

    在这个无数人批判应试教育、批判教育环境的当下,却不知道网游这个行当才是真正展现应试教育的典型。

    在现实中,你不读书有可能成才,不走正路也能够成才,不遵守规范制度不想当好人只想当坏人,同样也能够成才,但是在网游中,你不遵循游戏规则,不按照网游的模式化来发展,你就铁定成不了才,这是绝对的,而且是没有任何旁门左道可言的。

    就算是茅十八那样的超级大神,照样要打怪升级开地图,照样要通过这些游戏模式来获取装备、技能,你一不打怪二不升级三不下副本,就算你想要在网游中当一个成功的商人都不可能,毕竟商人技能很多还是需要玩家等级的。

    在一梦孤城公会中,梦孤城是高高在上第一人,而在他之下,湮灭占据了70%的江山,剩下的那30%则是小泉、砍二以及许多人共同分享的,但如今狄飞惊插足了进来,他能够分一杯羹的可不仅仅是那30%当中的一小部分,而是要在那100%当中开始重新分配利益,而这就是梦孤城那句话背后真正的潜台词。

    散会之后,梦孤城留下了狄飞惊,他之前只说了第一件事,而眼下他还要跟狄飞惊说第二件事。

    两人走在一梦孤城公会领地当中,会长和副会长的头衔在这里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而在过去玩家们很难看到梦孤城会陪同另一个人在领地里“观光”,而今天注定将是不平凡的一天,但是否能够载入到一梦孤城公会的史册尚未可知。

    “梦老大,我来了能做什么呢?”

    人走茶凉之后,狄飞惊终于还是问出了他心底的疑问,是啊,他就算当上了一梦孤城公会的副会长又能做什么呢,他能做的也只是委托而已,但是狄飞惊却能够明白另一个东西,那就是当他成为了一梦孤城公会的副会长之后,成为了一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后,说句不好听的话,他几乎就成为了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么样的一个角色,他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通过委托来达成的呢?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一梦孤城公会,不管我在不在,所有你想做的事都绝不会有人敢阻拦,哪怕他们觉得你说的不对做的也不对,你仍旧可以继续做下去,做到你心中想要达成的那种效果,至于后果如何,我不会在意,你也没必要在意!”

    梦孤城的这番话让狄飞惊一时间愣住了,这句话让他的心中感到很温暖,这几乎已经算是一种溺爱了,是那种年少时的亲兄弟之间才会有着宠溺之情。

    狄飞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感激梦孤城的信任,不过同样也对此感到纳闷,他毕竟不是梦孤城的亲兄弟,如果他真的做了一些事,而这些事让大多数人都难以接受的话,梦孤城还会独排众议力保他吗?

    也许是看到了狄飞惊脸上的犹豫不决,梦孤城当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

    “眼下时间还长,你就好生想一想,你打算做些什么。”

    梦孤城看来今天没什么事,倒是比起上次在帝王谷要宽松许多,狄飞惊顺着梦孤城的话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最终还是有些汗颜的笑道。

    “做委托。”

    梦孤城点了点头,这个答案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毕竟这就是狄飞惊唯一会做的一件事,也是梦孤城欣赏他的原因。

    “那你觉得你能做多大的委托呢?”

    梦孤城没有问他能做“什么样”的委托,而是问他能做“多大”,狄飞惊一时间没有听明白这两个词之间的区别,于是回答道。

    “只要是委托我都能做啊,而且如果能够什么都按照我的想法来,那我一定会成功的。”

    狄飞惊的这句大实话让梦孤城也笑了起来,不过并未持续多久,很快梦孤城收敛了笑容,随即表情严肃的摇了摇头,这让狄飞惊错愕不已,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以前你做的都只是小委托,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你在别人眼中更像是个**叔叔、好好先生,你通过周转给他人钱财来获取他人的好感,但实际上你自己也清楚,你做的那些事并不能真正的让他人记住你,不过正因为你和他都并没有将委托这种事当成是什么正经事来对待,所以一个完美的结局对你对他人而言不也恰好是必须的吗?”

    梦孤城说完后狄飞惊就愣住了,其实这番道理他也懂得,但他却从来不会这么去想,别人来找他要钱,而狄飞惊完成委托,最后双方都皆大欢喜,尽管对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演戏,在说一个看似悲惨却又漏洞百出的故事来欺骗狄飞惊,但狄飞惊自己难以就真的听不出来吗?并不是,其实狄飞惊也知道那些人当中绝大多数都是骗子,或许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倒更像是个傻子,但是狄飞惊却并不介意自己做傻子,他在意的是委托的过程,他喜欢做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