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433章 玉牌之剑

作者:连山易子 | 发布时间:2018-11-10 02:20 |字数:5613

    石台空间。

    颜青空拿着一枚玉牌,思索着如何利用内里的神力。

    在玉牌上面刻画图形,肯定是不行的,除非自己懂得符箓,又或者是阵法之类。

    “咦,符箓?”

    颜青空愣了一下。

    这个方向好像行得通,看来自己要抽空学习一下符箓。

    而且,在道教符箓使用十分广泛。

    有用于为人治病者,或丹书符箓于纸,烧化后溶于水中,让病人饮下;或将符箓缄封,令病人佩带。

    有用于驱鬼镇邪者,或佩带身上,或贴于寝门上。

    有用于救灾止害者,或将符箓投河堤溃决处以止水患,或书符召将以解除旱灾等。

    “好像都可以试试,应该有机会使用。”

    颜青空想到符箓的一些功能,就有些好奇起来了。在以前,世界没有灵气,属于末法时代,道法自然不显。

    但是现在不同了。

    还有,道士作斋醮法事,更离不开符箓,或书符于章表,上奏天神;或用符召将请神,令其杀鬼;或用符关照冥府,炼度亡魂……

    召神劾鬼,镇魔降妖!

    在天庭建立,册封诸神之后,倒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现在道家所留下的符箓制作之法,到底是对还是错,有没有效果,就难说了。

    但,这是一条思路。

    这时他倒是想到一个办法,就拿着玉牌引来一缕神力,而右手侧持着长生令,道:“吾之敕令,化剑。”

    他的声音刚落下,就出现“颜青空敕令”五个大篆,包裹着那一缕淡金色、如同丝线的神力,使之化为一柄小小的剑。

    颜青空见到,心头猛然一喜,还真可以?

    敕令!

    这两个字,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真是每用一次,就有一次的惊喜,让他有些自恋起来。

    “融!”

    他再吐言,已经化作小剑的神力,就没入玉牌中。

    他拿着玉牌仔细一看,隐隐看到玉牌中有一柄小剑的影子,但是小剑的影子很淡。

    如果不是他早已经知道,还真看不出来。

    ……

    ……

    稍后修改

    稍后修改

    石台空间。

    颜青空拿着一枚玉牌,思索着如何利用内里的神力。

    在玉牌上面刻画图形,肯定是不行的,除非自己懂得符箓,又或者是阵法之类。

    “咦,符箓?”

    颜青空愣了一下。

    这个方向好像行得通,看来自己要抽空学习一下符箓。

    而且,在道教符箓使用十分广泛。

    有用于为人治病者,或丹书符箓于纸,烧化后溶于水中,让病人饮下;或将符箓缄封,令病人佩带。

    有用于驱鬼镇邪者,或佩带身上,或贴于寝门上。

    有用于救灾止害者,或将符箓投河堤溃决处以止水患,或书符召将以解除旱灾等。

    “好像都可以试试,应该有机会使用。”

    颜青空想到符箓的一些功能,就有些好奇起来了。在以前,世界没有灵气,属于末法时代,道法自然不显。

    但是现在不同了。

    还有,道士作斋醮法事,更离不开符箓,或书符于章表,上奏天神;或用符召将请神,令其杀鬼;或用符关照冥府,炼度亡魂……

    召神劾鬼,镇魔降妖!

    在天庭建立,册封诸神之后,倒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现在道家所留下的符箓制作之法,到底是对还是错,有没有效果,就难说了。

    但,这是一条思路。

    这时他倒是想到一个办法,就拿着玉牌引来一缕神力,而右手侧持着长生令,道:“吾之敕令,化剑。”

    他的声音刚落下,就出现“颜青空敕令”五个大篆,包裹着那一缕淡金色、如同丝线的神力,使之化为一柄小小的剑。

    颜青空见到,心头猛然一喜,还真可以?

    敕令!

    这两个字,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真是每用一次,就有一次的惊喜,让他有些自恋起来。

    “融!”

    他再吐言,已经化作小剑的神力,就没入玉牌中。

    他拿着玉牌仔细一看,隐隐看到玉牌中有一柄小剑的影子,但是小剑的影子很淡。

    如果不是他早已经知道,还真看不出来。

    石台空间。

    颜青空拿着一枚玉牌,思索着如何利用内里的神力。

    在玉牌上面刻画图形,肯定是不行的,除非自己懂得符箓,又或者是阵法之类。

    “咦,符箓?”

    颜青空愣了一下。

    这个方向好像行得通,看来自己要抽空学习一下符箓。

    而且,在道教符箓使用十分广泛。

    有用于为人治病者,或丹书符箓于纸,烧化后溶于水中,让病人饮下;或将符箓缄封,令病人佩带。

    有用于驱鬼镇邪者,或佩带身上,或贴于寝门上。

    有用于救灾止害者,或将符箓投河堤溃决处以止水患,或书符召将以解除旱灾等。

    “好像都可以试试,应该有机会使用。”

    颜青空想到符箓的一些功能,就有些好奇起来了。在以前,世界没有灵气,属于末法时代,道法自然不显。

    但是现在不同了。

    还有,道士作斋醮法事,更离不开符箓,或书符于章表,上奏天神;或用符召将请神,令其杀鬼;或用符关照冥府,炼度亡魂……

    召神劾鬼,镇魔降妖!

    在天庭建立,册封诸神之后,倒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现在道家所留下的符箓制作之法,到底是对还是错,有没有效果,就难说了。

    但,这是一条思路。

    这时他倒是想到一个办法,就拿着玉牌引来一缕神力,而右手侧持着长生令,道:“吾之敕令,化剑。”

    他的声音刚落下,就出现“颜青空敕令”五个大篆,包裹着那一缕淡金色、如同丝线的神力,使之化为一柄小小的剑。

    颜青空见到,心头猛然一喜,还真可以?

    敕令!

    这两个字,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真是每用一次,就有一次的惊喜,让他有些自恋起来。

    “融!”

    他再吐言,已经化作小剑的神力,就没入玉牌中。

    他拿着玉牌仔细一看,隐隐看到玉牌中有一柄小剑的影子,但是小剑的影子很淡。

    如果不是他早已经知道,还真看不出来。

    石台空间。

    颜青空拿着一枚玉牌,思索着如何利用内里的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