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贰 第739章 不急

作者:千岛女妖 | 发布时间:2018-11-10 00:52 |字数:4302

    大理寺地牢的重犯越狱之事,没刻意压着,人多嘴杂的想压也难。

    养心殿内,只有牧莹宝一个人没压力,每天琢磨着三餐的花样。

    议政殿内,气氛就显得紧张了不少。

    文武百官们得知这件事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被再起什么风波了。

    好不容易有了国富民强的开端了,所有人都牟足了劲的辅佐皇上,可是,怎么就不如人愿呢?

    地牢里的人越狱,众百官没为了那位一品夫人担心,都是为皇上担心,为延国的百姓担心。

    “众位爱卿,莫要担心,朕是福星,又有你们忠心辅佐,怎么可能刚登基就完蛋呢。”辉哥感觉到这些大臣的不对劲,笑着对他们说到。

    辉哥知道他们为何会如此,也清楚他们恐怕没有几个担心自己的母亲。

    辉哥心里很不舒服,母亲是他最敬重的人,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了解她。

    自己也不能用皇上的身份,压着他们,都去尊重母亲。

    不是心甘情愿的,有什么用。

    辉哥现在也开始理解母亲为何那么洒脱,那么不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了。

    因为母亲的心里早就明白,她做的再好,对他这个皇帝,对延国付出再多,也不代表所有人对她都认可。

    只因为,她是个女子。

    女子比男人聪明,比男人厉害,有能力,那对他们来说,心里就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母亲索性不去计较,不去较真儿,只做她自己想做的,认为对的正确的事就好。

    辉哥是真的佩服母亲,看透世间种种,却不灰心,不厌世,亦不妥协。

    她坚持找的夫君,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她说了,虽然无法接受别的男人三妻四妾的,但是她找到自己称心的那个就足够。

    别人喜欢给男人做姨娘,做小妾,别的男人喜欢娶三妻四妾的,关她屁事儿。

    安抚了一下百官,边上的内监对着他们道,有本就奏,无本退朝。

    众百官看看时辰也不早了,有事今个也别说了。

    左右不是十万火急的那种,没必要拖着皇帝非得今天听。

    现在这位国君,别看年纪小,却是延国有史以来最最勤快的一位明君了。

    哪位皇帝会上朝一整天?还不只是偶尔的几天,而是一直的。

    大臣们递上去的折子,都是他亲自批阅的,白天一整天在殿上议事,折子肯定是回去晚上批阅的,要知道他还只是个才满十岁的孩子啊!

    所以,众大臣心疼自己的国君,齐声说无本可奏。

    退朝后,辉哥陶老头一起回养心殿,途中还在商量,怎么在她周围加暗卫。

    就算明知道这种事,根本就不用他俩操心,俩人还是不放心。

    “要不,我叫人去给卞家那爷孙俩?让他们过来帮忙?”陶老头跟辉哥商量道。

    辉哥听罢,停下脚步,很是认真的想了想,却摇头;“不妥,那样的话,别说父亲心里会不赞同,就是母亲也不会同意的。”

    虽然辉哥没明说父亲和母亲都什么原因不赞同,但是陶老头明白。

    孙女婿肯定是自尊心的问题,他的媳妇自己保护不了,要去求助别人?

    而孙女则是因为她根本就没觉得那越狱之人的后果会多严重,何必再去麻烦折腾卞家爷孙俩呢!

    “哎,洛逸那小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他该不会受不了你父亲母亲恩恩爱爱,趁此机会遁走,再也不回来吧?”陶老头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若真是那样,那他可真是个没出息的。

    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呢?

    他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没错,很是大义凛然的?

    那自己孙女婿薛文宇呢,人家也不耽误为国尽忠啊,不是照样把那丫头宠得无法无天了,都快一点底线都没有了。

    这样一对比,陶老头更觉得还是孙女明智啊,选了个最正确的人。

    一老一少的刚进养心殿的院门,就听见身后有动静,急匆匆的脚步声。

    俩人心里都忽悠一下,想着不会又是送来了什么不好的消息了吧?

    俩人同时回头,却看见传来这急促脚步声的不是别人,而是薛文宇。

    一看他脸上的表情,一老一少俩人彼此对视了一下,没事儿,就是某人不放心家里的媳妇,走的急了点!

    “父亲,可有什么进展?”辉哥等父亲近前了,就问。

    “进屋说去。”薛文宇脚步却未曾停滞,边说边继续保持刚刚那个节奏。

    已经越过一老一小的,先进了厨房。

    “回来了,呀?今个不错,三人一起回的啊。”灶台边系着围裙的牧莹宝,笑盈盈的说到。

    看着她还是这般没心没肺的样子,三人也都笑了。

    什么叫皇帝不急太监急,这就是了!

    “儿子,今个我做了你爱吃的,你先回去换掉龙袍,回来我再掀锅,不然会被他俩吃光的。”牧莹宝从这三人一进厨房,看自己的眼神里就知道,都在为自己担心呢。

    她是真的觉得那人对自己没敌意的,但是他们不信,她也没辙啊。

    “好的,母亲,儿子这就去,记得儿子没回来之前,千万别掀开那个盖子哦。”辉哥开心的回应着,转身就往外走,在母亲身边的感觉真好。

    “做了什么?”薛文宇说罢,对着冒热气的那口锅嗅了嗅,真的很香啊。

    说罢,抬手作势去掀锅盖,胳膊刚抬起来,就被抱住压了下来;“急什么,等儿子来了。”

    “行了,快点过来喝点茶吧,在这丫头的心里,辉哥才是她的心头肉呢。还总说做人要尊老爱幼,自己做到了么?”陶老头故意阴阳怪气的说到。

    薛文宇却没听他的话真去桌边坐着等,而是任由身边的媳妇搂着自己的胳膊跟老头斗嘴。

    “好,这是你说的,既然说我不尊老,那等下锅里的东西,你也别吃了。”

    老头一听,眼睛立马瞪得跟铜铃似的;“臭丫头,你是不是仗着有人宠溺,就真以为我不能奈你何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