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六扇退让,又见妙公子

作者:风雪寒漠 | 发布时间:2018-07-13 05:54 |字数:4053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毁。

    这是孝道的根本,古人毒誓,死无全尸已是极致,可见身有多重要?

    死者为大,这是基本认知,人死烟消。

    而现在死人,还被解剖了,就算是为了办案,也难以接受。

    若是现代人虽然反感,但多少还能接受些,可这在古代,就不是说能接受的事情,而是生死之仇。

    没本事的,都要大声喊冤,一路告过去,且多半能得人同情,而像秦家庄这般武力不凡的,自然是直接抢人。

    就算是传到皇帝耳朵里面去,也是秦家占理。

    仵作验尸,除非是得到家人允许,否则只能通过体表特征来判断。

    可现在,沈若凡看到的是秦允益的上身一片的血肉模糊,心脏位置似乎是空的。

    沈若凡就不明白,验尸就验尸,你解剖干什么?这又不是什么正常的杀人案件,难道还想从尸体上看出什么中毒一类的,简直开玩笑嘛!

    这要搁在沈若凡自己身上,他也非得打上衙门不可。

    这边秦夫人在哭泣,外面萧如风脸色当即一一变,一脚踢开司马翼,又如疾风般带着秦婉容冲了进来。

    看着地上父亲血肉模糊的尸身,秦婉容泪珠止不住地滚滚落下,谁能想到上次一别就是天人永隔,而且再见的时候,竟然会血肉模糊,一个踉跄,直接扑在了秦允益的尸体上,大声哭泣,悲拗动人。

    萧如风听的心中大为难受,感知到后面司马翼和宋青瑶的到来,萧如风豁然转身,目光凌厉得犹如实质地看向二人,身上杀意大涨,纵然和秦允益没有太深感情,但也是他岳父,何况这事情的确不人道!

    司马翼和宋青瑶脸色微变,均觉萧如风的武功深不可测,更感觉棘手。

    都没有想过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被萧如风这些人撞上,他们其实也并不想到这一地步,但实在诡异,秦允益死了一天后之后身体才慢慢变硬,为了了解具体的情况,最好的方法就是看内里如何。

    宋青瑶去征求秦家庄意见,结果自然是不可,原本还拖着,但司马翼来了之后,却是不管直接执行,只想着日后补回去就是,哪里想到竟然刚好就在这时候打进来了。

    “司马翼,宋青瑶,这事情,我要一个交代,否则就算你们是六扇门的人,今日我也要让你们全部付出代价!”秦婉容站起身来,目光锐利地看着司马翼几人。

    “我们无意冒犯秦庄主遗体,但为求真凶,别无他法。”司马翼一抱拳道。

    “好个别无他法,就是这般推脱的,真是可笑的打紧。未经家属允许,就私自亵渎死者遗体,好个六扇门,难道不怕死后遭报应吗?”萧如风冷笑道。

    “你萧如风为贼都不受报应,我司马翼更加不会,一切秉公办理,以公事为重。何罪之有?”司马翼面色冷酷道。

    “何罪之有?老身信任六扇门的人,信得过郭侠为人,为求真相,这才迟迟不将先夫遗体下葬,不曾想反而让先夫遗体遭到了亵渎,老身就算是死后下了黄泉也无颜见先夫一面。”秦夫人也从秦允益的尸身上起来,一脸愧疚悲切的模样,宋青瑶心中过意不去,歉意道,“此事是在下的错,望秦夫人海涵,但此事并非毫无结果,经过验尸可得,已经死去两日的秦庄主他的五脏与常人五脏没有丝毫区别。”

    “这又怎样?你们还有别的线索吗?悬尸两日,都未曾下葬,却只换来如此,这般回报。今日就算郭巨在此,老身也要个交代,否则从今而后,我秦家庄遇见六扇门之人,皆不放过。”秦夫人目光一厉,斩钉截铁道,颇显刚烈。

    司马翼脸色微变,虽然此事他有错,但此时却绝不能退缩,自从南明北上中兴之后,朝廷和武林之间一直都各有龌龊,彼此相安,但朝廷一直想方设法地控制武林,否则就不会有六扇门和锦衣卫,如果真让秦家庄开始攻击六扇门,朝廷的威信必然受到挑衅。

    秦夫人一句话,几乎把这句话变成了立场问题。

    “秦夫人这是在挑衅朝廷。”司马翼威胁道。

    “老身没有此意,老身不过是一个妇道人家而已,但就算先夫去了,秦家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谁要来,那谁便付出代价。事后,老身自去请罪。”秦夫人道,秦家庄盘根错节这么多年,在朝廷上又岂会无人?又岂会怕?

    “今日老身就带先夫遗体回去下葬,我倒看看,谁敢拦?”秦夫人掷地有声,身后一帮弟子拿起刀剑,目光不善地看向司马翼等人。

    “不错。”

    说话间,外面还有一群人涌来,看着显然就是秦家庄的帮手。

    沈若凡看着几个带头的,心想这是秦夫人家中兄弟,兴化张家的张彦楚、张赫楚,还有子侄辈的几个小子。

    司马翼脸色不改,兴化张家算是武林世家,但充其量不过是归云门的层次,他一人就能灭了,根本不放在心里,只是这时一阵肃杀的琴音陡然响起,司马翼脸色终变,寒音先生也来了。

    目光思索,六扇门精锐大半在此,就算是面对秦家庄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拼个两败俱伤并没有意义,何况若是时间一久,其余几家未必不会出手,江南这些武林世家在面对朝廷的时候基本还是保持同气连枝状态的。

    “让。”

    最后,司马翼还是咬牙让开,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办法。

    “走。”

    秦夫人斩钉截铁道,弟子护卫扛起秦允益的尸首,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朝外走去。

    沈若凡微微摇头,人都走了,他自然也不好再留在这里,若再留下来,便该承受六扇门的火气了。

    飞檐走壁,沈若凡轻功身法运转到极致,一连跨过两三条街,到了个无人地才又下了来。

    今日这事,沈若凡总感觉有蹊跷,虽然他感觉六扇门做事不地道,但解剖尸体才没多久,秦家庄的人是怎么这么凑巧地就来了?时机掐得这么好,是真的是因为缘分,刚好这天萧如风两个回来了,所以要见秦允益尸体?还是有人通风报信,以六扇门得缜密,就算解剖,但最后一定也会缝上去,到时候穿着衣服,不一定能被发现。

    还有宋青瑶说秦允益尸体五脏与常人无异,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算上今日,秦允益已经死了足足三天,怎么也该有变化了吧。逍遥门的噬魂大法是这个样子的吗?

    说句不地道的话,沈若凡现在也有点想要把秦允益尸体拉过来研究,反正不该做的也做了,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

    当然沈若凡也就敢在这里想想,说,是半点不敢的,否则真会被秦家给撕裂的,思索间,沈若凡忽然看见妙公子身影,眼前顿时一亮,连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