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1032章 稳千禾

作者:李家大儿 | 发布时间:2018-11-10 00:53 |字数:7416

    京城、南苑机场。

    洗手间里,杨牧野一边洗这手一边冲身旁的李炎说道:“刚才那个空姐妹子叫什么来着?”

    “能翻篇吗?刚才你们又不是没看到那个空姐妹子非要扫我二维码加好友时候的场景。吴知霖和毕佩琳就好像把千年老陈醋缸都给踹翻了,那叫一个酸……”李炎嘀咕了一句。

    旁边的刀建鑫嘿嘿笑了笑说道:“酸?真的只是酸吗?我都觉得杀气弥漫了……对了,那个空姐妹子到底叫什么来着?”

    李炎苦笑着摇了摇头嘀咕道:“米什么来着?我当时一紧张,也忘了……”

    就在三人在洗手间里说之际,李炎刚刚开机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了起来。

    “嗯?”李炎甩了甩手上的水渍,看到来电提醒是王启华打过来的,皱了皱眉头接通了电话。

    “喂?”李炎刚支了一声,就听电话里王启华声音略显焦急的说道:“大盘又暴跌了,千禾味页里准备卖出的筹码多了不少!”

    “谁在卖?”李炎凝眉问了一句。

    王启华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下说道:“看样子是沉淀在里面的散户,数量都不多。但是蠢蠢欲动的数量很大。”

    李炎思索了片刻之后,只说了一句:“稳住千禾!”

    电话里的王启华没说话,几吸之后就听电话里传来了王启凌急切的声音说道:“稳?抛压盘很大!如果咱们接,不一定接的住。可是不接,势必会造成踩踏式的恐慌盘。稳?我看特么要稳不住了!”

    “就是因为快稳不住了,所以才告诉你们要稳啊!”李炎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

    李炎说完这话之后,王启华在电话里轻声斥责了自己弟弟一句,紧接着冲李炎说道:“如果要是想稳住千禾,弄不好咱们所有资金都要投进去。到时候可就连拉升千禾的资金都没有,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王启华说的话比较婉转,但是这婉转中却又向李炎传递了一个信号:套里面,你就只能向天求雨了。到时候真的就是靠天吃饭了,弄不好结果就是谁都出不去。

    李炎抿了抿嘴说道:“不要让千禾跌的太快,太难看。”

    “好!”王启华说完这话之后,挂断了电话。

    李炎说完话就往洗手间外走,而跟在他身后的杨牧野则小声嘀咕道:“刚刚还跟那个小米说,有回落就补仓。你说……这丫头要是傻了吧唧的买进去了……还跟人家说想办法借钱也要买……”

    “亏不了她的,只是短时间难受一些罢了。”刀建鑫耸了耸肩膀,小声嘀咕了一句。

    三人站在女洗手间外面等吴知霖和毕佩琳。

    男士的速度一般都贼快,可偏偏女士们却还在里面排着长队……

    杨牧野欠着脚朝女士那边瞄了两眼之后,嘴里忍不住嘀咕道:“不都说要稳金融吗?怎么大盘楞是不给面子?”

    “你刚才没听见吗?说稳,就是快稳不住了……不过要说救市……其实救市的目的是减少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最终的目的还是需要投资人对未来产生信心。信心已是不易得啊!”

    杨牧野了然的点了点头,苦笑道:“很多人现在都没信心。你说这信心怎么才能给弥补回来?”

    “李炎你说呢?”刀建鑫把问题抛给了李炎。

    李炎在旁边苦笑着说道:“信心?其实信心来自于两个方面,首先是我们的底子真好,有真金白银!如果底子不好,任你包装整容,最终还不是得露馅儿吗?所以说底子如果不好信心是建立不起来的!”

    “那在你看来,我们现在的底子到底好不好呢?”杨牧野其实心里是有答案的,说话中透着些许迟疑的还是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歪头看了看杨牧野,嗯了一声说道:“当然好喽!我们现在的资本市场又不是在六千点和市盈率五十倍的时候,我们现在的市盈率相较于太平洋那边的国际最大资本市场,也不是太高了。道琼斯工业指数平均市盈率是二十倍,我们的上证五零指数如果单独剔除出来也就只有十倍。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资产非常优质,利润率也很高。”

    杨牧野叹口气,想了想说道:“那你说,为什么咱们国家的投资人还是没有信心呢?”

    一句话把李炎问的有点尴尬,不过都是自己人李炎倒也没什么下不来台的感觉。

    “其实,上市公司应该大气一些,账面上的真金白银要拿出来回报给投资人,这样才能真正建立起市场信心。换句话说:你总拿着真金白银老是在我眼前晃晃悠悠的,就是偏偏不肯给我。我会怎么想你?”李炎冲杨牧野问了一句。

    杨牧野一皱眉,看着李炎苦笑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能怎么想?只能怀疑你是个小人呗!”

    刀建鑫在旁边嘀咕道:“其实,这里面已经有侵吞利润的可能性了,尤其是在上市公司并不能继续高速发展的情况下。”

    “有人说,本来资本市场的利润都是摆给别人看的。实际盈利没这么多,自然没钱分。”李炎说完这话,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我还是不太相信造假的说法,但是我知道,如果这钱我能拿来用,我自然是不想分给别人的……”

    三人对视了一眼,相互从对方眼中都看出了些许的无奈。

    李炎抬起手拍了拍刀建鑫和杨牧野的肩膀道:“如果是大盘,我没什么可说的。但是针对咱们千禾,我相信我能在凛冬之际做好一切准备,只待收获!”

    “其实,我觉得他现在越来越有大将之风了。”毕佩琳站在吴知霖身后,小声咕哝了一句。

    排队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每个人不是在补妆就是拿着手机滑动着屏幕,此刻毕佩琳的一句话,反而在此处显得有些突兀。

    吴知霖回头看了眼毕佩琳,脑海中却想到了徐盟主最后给自己发的那条信息:子弹全部打出,看不到打知春路抄底,终为憾事!

    捉妖盟的徐盟主,前些年时常指挥着捉妖盟的百亿资金进出厮杀。现在的李炎身上已经隐隐浮现出了徐盟主的影子。

    可是百战之后的徐盟主,此刻却离奇失踪不得不说是吴知霖心中时常如鲠在喉。

    吴知霖并不知道,此刻身材微微发福的徐盟主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四周高墙林立,电网摄像头环顾四周。

    徐盟主此刻正在枯禅苦修,倒是符合他一贯的作风,至于身上是爱马仕还是白大褂,在他自己看来可能真觉得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一件遮体的衣服罢了。

    “李炎就是一个券商的小员工,徐盟主虽然是华夏资本市场里最富有传奇的二级市场交易高手,但是他也是出身贫寒。十五岁的时候就带着三万块钱的资金入市,截止失踪的时候他积累了200多亿账面财富……”

    ……………………

    京城、南苑机场。

    洗手间里,杨牧野一边洗这手一边冲身旁的李炎说道:“刚才那个空姐妹子叫什么来着?”

    “能翻篇吗?刚才你们又不是没看到那个空姐妹子非要扫我二维码加好友时候的场景。吴知霖和毕佩琳就好像把千年老陈醋缸都给踹翻了,那叫一个酸……”李炎嘀咕了一句。

    旁边的刀建鑫嘿嘿笑了笑说道:“酸?真的只是酸吗?我都觉得杀气弥漫了……对了,那个空姐妹子到底叫什么来着?”

    李炎苦笑着摇了摇头嘀咕道:“米什么来着?我当时一紧张,也忘了……”

    就在三人在洗手间里说之际,李炎刚刚开机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了起来。

    “嗯?”李炎甩了甩手上的水渍,看到来电提醒是王启华打过来的,皱了皱眉头接通了电话。

    “喂?”李炎刚支了一声,就听电话里王启华声音略显焦急的说道:“大盘又暴跌了,千禾味页里准备卖出的筹码多了不少!”

    “谁在卖?”李炎凝眉问了一句。

    王启华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下说道:“看样子是沉淀在里面的散户,数量都不多。但是蠢蠢欲动的数量很大。”

    李炎思索了片刻之后,只说了一句:“稳住千禾!”

    电话里的王启华没说话,几吸之后就听电话里传来了王启凌急切的声音说道:“稳?抛压盘很大!如果咱们接,不一定接的住。可是不接,势必会造成踩踏式的恐慌盘。稳?我看特么要稳不住了!”

    “就是因为快稳不住了,所以才告诉你们要稳啊!”李炎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

    李炎说完这话之后,王启华在电话里轻声斥责了自己弟弟一句,紧接着冲李炎说道:“如果要是想稳住千禾,弄不好咱们所有资金都要投进去。到时候可就连拉升千禾的资金都没有,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王启华说的话比较婉转,但是这婉转中却又向李炎传递了一个信号:套里面,你就只能向天求雨了。到时候真的就是靠天吃饭了,弄不好结果就是谁都出不去。

    李炎抿了抿嘴说道:“不要让千禾跌的太快,太难看。”

    “好!”王启华说完这话之后,挂断了电话。

    李炎说完话就往洗手间外走,而跟在他身后的杨牧野则小声嘀咕道:“刚刚还跟那个小米说,有回落就补仓。你说……这丫头要是傻了吧唧的买进去了……还跟人家说想办法借钱也要买……”

    “亏不了她的,只是短时间难受一些罢了。”刀建鑫耸了耸肩膀,小声嘀咕了一句。

    三人站在女洗手间外面等吴知霖和毕佩琳。

    男士的速度一般都贼快,可偏偏女士们却还在里面排着长队……

    杨牧野欠着脚朝女士那边瞄了两眼之后,嘴里忍不住嘀咕道:“不都说要稳金融吗?怎么大盘楞是不给面子?”

    “你刚才没听见吗?说稳,就是快稳不住了……不过要说救市……其实救市的目的是减少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最终的目的还是需要投资人对未来产生信心。信心已是不易得啊!”

    杨牧野了然的点了点头,苦笑道:“很多人现在都没信心。你说这信心怎么才能给弥补回来?”

    “李炎你说呢?”刀建鑫把问题抛给了李炎。

    李炎在旁边苦笑着说道:“信心?其实信心来自于两个方面,首先是我们的底子真好,有真金白银!如果底子不好,任你包装整容,最终还不是得露馅儿吗?所以说底子如果不好信心是建立不起来的!”

    “那在你看来,我们现在的底子到底好不好呢?”杨牧野其实心里是有答案的,说话中透着些许迟疑的还是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歪头看了看杨牧野,嗯了一声说道:“当然好喽!我们现在的资本市场又不是在六千点和市盈率五十倍的时候,我们现在的市盈率相较于太平洋那边的国际最大资本市场,也不是太高了。道琼斯工业指数平均市盈率是二十倍,我们的上证五零指数如果单独剔除出来也就只有十倍。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资产非常优质,利润率也很高。”

    杨牧野叹口气,想了想说道:“那你说,为什么咱们国家的投资人还是没有信心呢?”

    一句话把李炎问的有点尴尬,不过都是自己人李炎倒也没什么下不来台的感觉。

    “其实,上市公司应该大气一些,账面上的真金白银要拿出来回报给投资人,这样才能真正建立起市场信心。换句话说:你总拿着真金白银老是在我眼前晃晃悠悠的,就是偏偏不肯给我。我会怎么想你?”李炎冲杨牧野问了一句。

    杨牧野一皱眉,看着李炎苦笑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能怎么想?只能怀疑你是个小人呗!”

    刀建鑫在旁边嘀咕道:“其实,这里面已经有侵吞利润的可能性了,尤其是在上市公司并不能继续高速发展的情况下。”

    “有人说,本来资本市场的利润都是摆给别人看的。实际盈利没这么多,自然没钱分。”李炎说完这话,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我还是不太相信造假的说法,但是我知道,如果这钱我能拿来用,我自然是不想分给别人的……”

    三人对视了一眼,相互从对方眼中都看出了些许的无奈。

    李炎抬起手拍了拍刀建鑫和杨牧野的肩膀道:“如果是大盘,我没什么可说的。但是针对咱们千禾,我相信我能在凛冬之际做好一切准备,只待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