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79章 谁的责任

作者:胭脂熊 | 发布时间:2017-07-18 05:29 |字数:3944

    ??夏飞他们回到净土白莲庵之后,大日魔菩树后悔的要死。www.00ksw.org更新最快

    因为它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夏飞、夏白和万年永寿身上发生的变化实在是太惊人了。如果他跟着一起去,或许分润好处的人就是它了。

    “靠!夏飞你必须得补偿我!”

    夏飞翻了个白眼道:“凭什么?”

    “你们出去偷腥的时候,是我在这里守护净土白莲庵的小尼姑,凭什么你们吃的嘴角流油,我却只能在这里喝西北风?”

    夏飞却道:“之前你吞掉智民、智成、智贤的时候,我们三个岂不是也在喝西北风?你说你好歹也是一颗活了十几万年的大破树,好歹有点前辈的风范好吗?别总搞的自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一样!”

    你妹!

    就在大日魔菩树十分不甘心的时候,有一个叫妙可的小尼姑过来禀报:“启禀庵主,梵轮静海禅寺的普海禅师上门道歉来了!”

    “哦?他一个人来的?”

    妙可道:“是的,一个人来的!”

    “那就放他进来吧!”

    “可是……”

    “可是什么?”

    “庵中有很多师姐师妹死在普海老秃驴的手中,如果把他就这样放进来,我怕其他的师姐师妹会忍不住上去跟他拼命……”

    夏飞不以为然地道:“那就让大家去找他拼命好了!我觉得既然普海老秃驴既然敢独自一个人登门道歉,肯定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谁要是想去揍他几拳,踹他几脚出气,就尽管去好了,老秃驴肯定不会还手的的,放心吧!”

    呃……

    妙可小尼姑惊呆了,怎么都没想到夏飞会发布这样的命令。

    不过,她还是依言去传达夏飞的指令。

    守护大阵打开之后,普海老秃驴低眉顺目地走了过来,沿途果然有一些小尼姑恨他恨的咬牙切齿,拿着手边的东西向他砸过去。

    老秃驴居然真的没有还手,一边走一边念佛,一直走到夏飞面前,已经变得灰头土脸了。其实以他的修为,只要稍微运功相抗,那些烂白菜鹌鹑蛋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砸到他脑袋上。

    但是他却甘心被砸自然是想表名他前来道歉的诚意。

    “阿弥陀佛!夏庵主,老衲这一次来,是特意送赔偿而来……”说着,他把随身空间内带来的各种财物、资源、丹药全都倾倒出来,很快就堆成了一座小山模样。

    “我们净土白莲庵伤亡的弟子呢?”夏飞问道。

    老秃驴递过来一面玉牌道:“已经送去轮回了,这玉牌上记载了他们轮回的地点和家世,等他们出世之后,请你们派人前去引渡她们入门,期间耗费的所有资源,都由本寺来承担!”

    夏飞接过玉牌,神识透入其中,果然看到一列列密密麻麻的人名,转世的时间,转世的家庭……

    看得出来,梵轮静海禅寺为了这件事确实耗费了不少心血。

    夏飞看了老秃驴一眼道:“你修炼了之后有什么感想?”

    “善哉!善哉!多谢庵主成全!”普海老和尚由衷地道,“若非庵主给我这个机会,只怕我至今仍然迷途而不知返!”

    夏飞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对更加警惕,他忽然觉得有些怀疑到底是不是渡厄禅师所创的。按理说,以渡厄禅师当年的修为来说,似乎是不太可能创造出如此霸道的功法的!

    甚至就连西天极乐世界的罗汉、菩萨果位的大能,都未必能创造这么诡异的功法,只要修炼过后,就自然被洗脑,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康庄大道……这尼玛简直太恐怖,比直接把人炼制成傀儡还要可怕,炼制成傀儡那是被强大的外力所迫,自己并不是心甘情愿的!但是修炼了这之后,却是心甘情愿觉得理所当然的,甚至还一心想要将这门功法传播下去。

    “你们梵轮静海禅寺将来有什么打算?”

    “老衲已经将寺中所有的事务都交给智聪师侄了,他会带着门中弟子暂时隐居,慢慢重建山门……至于老衲,则会去三十三天其余各界云游一番,用去渡化有缘之人,当作是洗刷我这些年犯下的罪孽吧。”

    好吧,夏飞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顺着他道:“也好,希望你早日到达彼岸!”

    “阿弥陀佛!”普海老秃驴再次诵念了一声佛号,告辞道:“此间事虽然未了!不过梵轮静海禅寺不会再失信于庵主!老衲就先告辞了……”

    “不送!”

    “止步!”

    夏飞眼睁睁地看着老秃驴缓缓离开了净土白莲庵,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夏飞敲响了召集众弟子的钟声。

    当当当……

    很快,净土白莲庵所有的女弟子都聚集在一起。

    夏飞看着她们道:“这一次山门被梵轮静海禅寺攻破,大家觉得是谁的责任?”

    小尼姑们面面相觑地看着他,有些搞不懂他说这句话的用意。

    夏飞本来也没指望她们能说出什么话来,他只是用这句话做引子而已。他继续道:“我觉得应该是我这个庵主的责任,如果不是我突然离开了梵度界,就凭梵轮静海禅寺那些秃驴,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攻破我们净土白莲庵的山门。”

    下面立即有人道:“这怎么能怪庵主呢?要怪也只能怪梵轮静海禅寺的秃驴太过于丧心病狂……”

    夏飞目光扫了一眼,继续道:“梵轮静海禅寺的秃驴确实丧心病狂,但是如果这一次来打破山门的不是梵轮静海禅寺的秃驴,而是魔门高手或者其他的门派呢?”

    呃……

    大家不吭声了!

    夏飞继续道:“或许这应该是前任老尼姑照淳师太的责任!”

    “这怎么能怪照淳庵主呢?”

    “她把这样一个烂摊子丢给了我,指望我来帮她照看你们,提携你们,保护你们……这实在是一件很不现实的事情,我固然能够照顾的了你们一时,难道还能照顾的了你们一世?你们也看到了,我现在已经修炼到第十境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证道飞升了,到时候,谁来照顾你们?”

    “这不是两位庵主的责任,是我们自己不争气……”

    终于有人说出了夏飞想听到的话:“这话也不错!你们确实不争气!所以,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好好的训练你们,让你们好好的争一口气!”